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拿出手段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拿出手段

  虽然虞大将军稍占优势,但若想一时半会儿拿下秋不凡,也是不太可能。

  即便秋不凡落败,只要没有羁绊,仍然有从容逃走之机。

  以秋叶落牵制秋不凡,给虞大将军提供速战速决的机会,也可以早一点恢复王宫的安宁。

  “想得美,还不知道谁该投降呢?”

  秋不凡狞笑一声,一股能量涟漪倾泻而出,朝着虞大将军一阵猛攻。

  秋叶落被抓,秋不凡当然知道,只不过他不能顾及而已。

  目前的局势,表面上看对秋不凡不利,但是,叶狂在场面上并不输于逸尘和飘然,甚至还略有主动。

  而秋不凡自己,确认不会落入虞大将军之手,即便不能取胜,自保没有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秋不凡还有倚仗,无论是驭兽府兽阵,还是派遣出去的黄爪鬣犬,只要有一方成功,胜利就依然握在自己的手中。

  在这样关键的时刻,秋不凡不可能会因为秋叶落的失手被擒,而放弃自己即将到手的胜利。

  “爹爹,救……”

  秋叶落从秋不凡的语气中预感到一丝不妙,却还是抱着一线希望,颤抖着叫喊道。

  “混账!男子汉大丈夫,当能屈能伸,抖抖索索算什么好汉!”

  秋不凡一边和虞大将军周旋,一边破口大骂:“把眼泪抹干,昂首挺胸,别给老子丢脸!”

  “是……”被秋不凡一骂,秋叶落本能似的回应道。

  努力的挺起腰杆,却偏偏两条腿不听使唤,整个人摇摇晃晃,像喝醉酒了一般,怎么也站不直。

  想昂起头,可脖颈太软,似乎顶不住脑袋的重量,只能耷拉着。

  秋叶落知道自己父亲的秉性,正如他常说的一句,成大事者不怕牺牲,只要取得最后胜利,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可不是嘛,秋韵已经生死不明,秋不凡却连搭理的意思都没有,依然我行我素。

  秋叶落心里忽然悲凉起来,难道自己也会成为父亲争权夺利的牺牲品吗。

  梦寐以求的储君之位还没有到手,秋叶落就感觉到自己,已经被秋不凡遗弃了。

  “这就是你的爹爹,禽兽不如的东西,哈哈,生不如死吧?”

  曹副将冷冷说道,轻轻用力,将一股能量输入到秋叶落的体内。

  “啊……”

  秋叶落一声惨叫,浑身似乎被炽热的能量烤焦。

  身体里的水分,随着能量的侵入迅速减少,肌肉逐渐干燥,在灼热的侵袭下,有一种被剥离的感觉。

  流淌着的血液,慢慢变得黏稠,运行十分缓慢,秋叶落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我就不信,你老子就真的舍得让你死……”

  秋叶落的生不如死,完全是曹副将的杰作。

  以战王强者的烈焰能量,吸干秋叶落体内的水分,却不会让他丧命。

  而身体的干渴,使得秋叶落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煎熬。

  一声声的哀嚎,一声声的求救,不仅没有打动秋不凡,反而让秋不凡转过身去,根本就不往秋叶落这边看。

  没有半点犹豫,更没有半点停顿,秋不凡依然按照自己的节奏,和虞大将军极力对抗。

  面对实力不弱于自己的虞大将军,秋不凡没有奢望即刻获得胜利,只要坚持下去,拖一段时间,距离成功就不远了。

  “秋不凡,让那小子闭嘴!”和逸尘飘然激战的叶狂,忙里偷闲,对秋不凡大吼一声。

  秋叶落的鬼哭狼嚎,没有改变秋不凡的意志,却把叶狂搅得心烦意乱,差点被飘然的赤霞剑刺中。

  “嘿嘿,有用,那就再来……”曹副将只管对秋叶落下手,挑最残酷的招数伺候,只要保证秋叶落活着就行。

  “逸尘,这声音太瘆人了。”飘然微皱眉头,对逸尘说道。

  虽然秋叶落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人,还曾经想过要娶飘然,但遭受折磨发出的嚎叫声,却让善良的飘然感觉到一丝不忍。

  “小心!”

  逸尘一拳轰出,身形激闪,来到飘然身前。

  就在飘然一愣神的瞬间,叶狂趁虚而入,能量威压差点将飘然笼罩起来。

  若不是逸尘保持着冷静和谨慎,恐怕飘然就要受伤了。

  “好险……”飘然心里一凛,连忙凝神应对,把所有精力完全投入到战斗中去,和逸尘联袂攻向叶狂。

  轰隆隆——

  忽然,一股强横无比的能量,从叶狂身上倾泻而出,将内宫大殿的上方屋顶,轰开了一个大洞。

  却是叶狂承受不了秋叶落的哀嚎声,而采取的逃避措施。

  对于叶狂来说,从来就不怕对方实力强劲,即便遇到修为实比自己稍高的对手,也敢于一战,而且凭借自己的秘技,往往能取得胜利。

  但是,他最不愿意听到类似求饶喊冤的嚎叫声,哭哭啼啼的像催命一样。

  想当年,叶狂双手沾满了人类的鲜血,有不少就是因为受不了,那些过往客商在被抢夺了货物,生命又受到威胁时,所发出的求饶声,从而将对方轰杀。

  面对逸尘和飘然,叶狂觉得很有信心,否则他就不会专程和逸尘约战了。

  如果秋叶落不是秋不凡的儿子,恐怕叶狂会冒着被逸尘的五行能量团击中的危险,也要将其斩杀。

  只不过,就目前而言,叶狂和秋不凡之间毕竟还有合作关系,若是一掌劈死了秋叶落,造成秋不凡情绪失控,必然影响到战局,以及最后的胜利。

  呼啦啦~~

  屋顶被掀,落下的纷乱杂物,以及烟尘弥漫着整个内宫大殿。

  无论是秋不凡,还是虞大将军,甚至是曹副将等人,都被笼罩在一片雾蒙蒙之中。

  歘~~

  叶狂身形一动,迅速升至虚空,避开内宫大殿内的嘈杂,以便集中精力与逸尘飘然一战。

  “上!”逸尘和飘然尾随着叶狂,将身体急速上窜。

  嘭!

  上升的途中,逸尘先以五行能量团开路,防止叶狂实施偷袭。

  果然,一阵能量碰撞发出的沉闷声响起。

  叶狂偷偷释放的能量威压,被五行能量团化解,双方各自消耗了不少。

  “好小子……”叶狂很意外,想不到逸尘居然在匆忙之中,还能保持谨慎,在年轻人中殊为难得。

  只可惜,今天是生死之战,不存在惺惺相惜,不然的话,叶狂倒要和逸尘好好聊聊了。

  叶狂升空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避开秋叶落的干扰,还有一个顾虑,便是秋不凡的处境,对叶狂并无半点帮助。

  相反,一旦曹副将和那些夏离王国的王爷,联手加入战局,协助虞大将军一起对付秋不凡,那么落败的就一定是秋不凡。

  果真如此,秋不凡势必要向叶狂求助,使得叶狂遭受牵制。

  叶狂为人,向来心狠手辣,而且狂妄无比,绝不会随便帮助别人。

  要是由于营救秋不凡,给自己造成困境,岂不是得不偿失。

  “叶狂,上次被你逃脱,祸害不浅,今天我要将你神形俱灭!”

  逸尘伫立虚空,言语铿锵,似乎已经有了十成的把握。

  “哈哈哈哈……好一个恬不知耻的小子,比老子还要狂妄,既然如此,就拿出你的手段来吧!”

  叶狂怒极反笑,即便在石锦镇那次,叶狂的修为停留在战王初阶中层级别,也有实力以一对三。

  若不是傻猫突然插手,使得叶狂措手不及,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而现在,叶狂得到了唐狼这个非常合适的宿体,通过秘法将自己的修为,硬生生的提升到了战王中阶的层次,比起上次要强出十倍不止。

  虽然逸尘差不多有初阶中层的修为,但飘然却稍有逊色,两个人加在一起,距离叶狂的实力还相差甚远。

  叶狂引而不发,一来是惧怕逸尘的五行能量团,毕竟初阶在这个上面吃过大亏。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明知道逸尘释放的五行能量团,未必能对自己造成致命的威胁,但是有了阴影的存在,叶狂显得特别小心。

  再者,叶狂强行提升修为之后,体内的能量运行似有不稳,必须循序渐进,方能稳固修为。

  指使鬣狗到飘府捣乱,并约战逸尘,并不是叶狂故弄玄虚,而是要摸清逸尘的实力。

  以叶狂的修为,斩杀飘遥一家也不在话下,而且按照他以往的性格,也确实会那样做。

  但这一次,叶狂没有主动去飘府大开杀戒,并不是动了恻隐之心,或者是改邪归正,而是另有因由。

  引逸尘前来,以逸尘的修为实力,帮助叶狂稳固修为,通过不断的施加压力,迫使逸尘施展自己最大的能力,从而为叶狂提供足够的能量补充。

  叶狂强行提升五阶魔兽鬣狗的级别,主要目的就是要利用鬣狗的能量,给自己稳固修为。

  但是,那些缺少灵智的鬣狗,在被也叶狂控制以后,根本就不能正常与叶狂进行拼死搏杀,而是过于懦弱,达不到叶狂的要求。

  看到逸尘和飘然的修为,正好满足自己的需要,叶狂便刻意把逸尘和飘然激怒,以便达到自己的目的。

  如果一上来,就将逸尘斩杀,叶狂未必能获得最大利益,至少,对于自己的修为稳固并无半点帮助,说不定还会引起体内的能量反噬。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744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