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狐王现身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狐王现身

  “呃……”

  逆血上涌,几乎要冲出喉咙,幸好有灰老头在日月空间内,迅调动能量运行,强行将逆血压制下去。

  逸尘被气浪弹出,如同遭到铁锤猛击,踉踉跄跄的退了好几步,方才站稳身形。

  大坑的两边,共有五位战王强者。

  曹副将面朝泥土背朝天,焦黑破损的背部裸露在大家的面前,若不是从泥土中传出,哼哼唧唧的声音,谁也不敢相信,曹副将居然还没死。

  虞大将军端坐地面,如同老僧入定一般,面色乌紫,一看就知道在使劲的憋着,显然也受到了重创。

  战王爷高大的身躯,只剩下半截,大腿以下的部位,深深地插入泥土之中。

  原本红脸白须,现在变成了焦枯黄黑,尽管只剩下半绺胡须,在迎风飘荡着。

  张嘴喷出一口黑烟,战王爷努力的睁着眯眯眼,却总是难以看清对面。

  伸手一揉,却弄得两眼一抹黑,更加的迷糊了。

  以四对一,在能量叠加的基础上,还输入了部分循环之气,竟然出现了这样的结果。

  除了逸尘有日月空间和灰老头的保护,没有大碍以外,其余的三位战王强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

  “为什么会这样……我不会输……”

  大坑的对面,一个焦黑的身形,从泥土里慢慢爬出,每移动一点距离,就得趴在地上歇一会儿。

  好在话的力气还有,让众人从声音上能够确认,那个黑乎乎的人形,便是驭兽府的府主秋不凡。

  此刻的秋不凡,虽然还能勉强爬动,但身体已经遭受重创。

  阻滞在喉咙口的郁结,一经打通,随之而来的是大口的鲜血喷射而出。

  体内的能量几乎耗尽,就连王者之气也难以催动,是寸步难行也不为过。

  九尾狐王明明过,以秋不凡施展的血红之瞳,足以将瞬间实力提升到战王中阶的中层境界,对付区区的两位中阶战王,以及两位初阶战王,根本不费力气。

  大不了在击溃对方之后,秋不凡要面临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能量枯竭。

  为了一击制胜,秋不凡孤注一掷,将自己所有的功力,尽数融入这一击之中,以求获得成功。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逸尘释放出的循环之气,破坏了血红之瞳的挥。

  交战的双方一共五位,谁也没有躲过两股强横能量的波及,这样的结果,对秋不凡来不能接受。

  秋不凡知道,目前的伤势并不会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但所达到的效果,远不如想象的那样圆满。

  不要逸尘看似毫无损,即便是虞大将军和战王爷,伤势也比秋不凡稍轻。

  两相比较,还是秋不凡吃的亏更大一点。

  更让秋不凡无法忍受的是,就算对面这四位无力再战,那些四下闪避的官兵,以及数位王爷,也有足够的能力,将伤势沉重的秋不凡擒获。

  还有飘遥夫妇和飘然,正虎视眈眈的关注着,随时都有可能落井下石,给秋不凡致命一击。

  以秋不凡仅存的实力,连一位初阶战王都打不过,更别一下子来三位了。

  只不过,飘遥夫妇并不像秋不凡想的那样乘人之危,而是冷眼看着狼狈不堪的秋不凡。

  “岚妹,你得对,秋不凡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我们就没必要弄脏了手。”

  飘遥从秋不凡的状态中,窥出了对方的底细,能坚持着不倒下去就很不容易,再想动手恐怕是力不从心。

  尽管心中的恨意难平,但飘遥自认为光明磊落,不会在秋不凡无力抵抗之际,去击杀对方。

  “秋不凡作恶多端,自有人收拾他,我是看在秋韵姐的面子上,毕竟……”

  宁岚感念于秋韵对飘然的姐妹之情,不忍心对秋不凡下手。

  飘遥和飘然父女俩,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秋氏一族最坏的就是秋不凡和秋叶落,但秋韵却从未干过伤天害理之事。

  即便在内宫大殿之上,秋韵依然拒绝和秋不凡同流合污,宁愿死在夏侯山面前,也要表明心迹。

  “希望韵姐不会有事。”飘然不知道,被王者之气所伤的秋韵,能不能活下去,只能在心中祈祷着。

  秋不凡这样的父亲,秋韵这样的女儿,如果飘遥一家不是生活在驭兽府的地界上,恐怕都不敢相信,秋不凡和秋韵是真的父女俩。

  飘遥一家三口在纠结,逸尘也在犹豫,有了灰老头帮忙,逸尘的伤势很快就能恢复。

  即使现在直接对秋不凡下手,逸尘也有绝对的能力,将秋不凡斩杀于内宫大殿之上。

  但是,正如飘然一家所想的那样,不管秋不凡有多么可恶,他毕竟是秋韵的父亲。

  还是把秋不凡的生死,交由夏离王国的朝廷来决定吧。

  看着缓缓起身的虞大将军,以及捋着胡须正要站起来的战王爷,逸尘静静地站在一旁。

  “嗬嗬……想抓我,没那么容易!”

  秋不凡连爬起来都费力,嘴里却依然不服输。

  自顾自的念叨着,却不能阻止虞大将军和战王爷的步步逼近。

  这两位都是夏离王国举足轻重的任务,修为实力也出类拔萃,如果不是秋不凡施展血红之瞳,恐怕早就被他们拿下了。

  尽管拖着伤躯,步履也十分缓慢,但虞大将军和战王爷,依然保持着旺盛的斗志,一定要将反贼绳之以法。

  “你还有什么绝技,赶紧拿出来,免得后悔!”

  虞大将军冷笑着,很不屑的看着秋不凡。

  大家都是战王中阶的修为,对方有没有受伤一看便知。

  秋不凡的惨状,根本不是能装出来的,而是本身确实伤得太重,连话都是强行咬着牙齿。

  虽然此刻出手,有乘人之危的嫌疑,但职责所在虞大将军不会拘泥于这些节。

  “秋不凡,本王看你可怜,再给你一次机会,求饶吧……”

  灰头土脸的战王爷,见秋不凡颓然至极,似乎心有不忍。

  不管怎么,秋韵是夏侯山这辈子唯一爱上的女孩,就算是秋不凡犯了十恶不赦之罪,按理也能从轻处罚。

  即便死罪难逃,只要秋不凡认罪态度好,秋氏一族或许还可以保全。

  若是一意孤行负隅顽抗,按照夏离王国的律法,秋不凡的罪名可以株连三族。

  战王爷想给秋不凡一个机会,实际上也是顾全秋韵和夏侯山的颜面,却不料,人家秋不凡根本就不稀罕。

  “求饶?哼,当然有人要求饶,不过,那不是我,而是你们!”

  秋不凡狞笑着,伸手擦去嘴角的鲜血,猛地对空中大喊一声:“请狐王现身……”

  “死到临头,还故弄玄虚,简直是不知所谓!”

  战王爷怒喝一声,鼓起战气涟漪,向秋不凡掠去。

  明眼人都知道,秋不凡已是强弩之末,哪怕是一位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都有可能将他拿下。

  战王爷深信,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够救走秋不凡。

  至于秋不凡嘴里所的狐王,谁也不会相信,无非是走投无路的一种幻想罢了。

  “呃……”

  虞大将军一言不,身为夏离王国的大将军,必须要亲手抓住逆贼秋不凡,方能显示自己的威风。

  否则,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然而,刚刚掠至虚空,准备飞跃大坑的虞大将军,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悬于空中,上不上下不下,前不能前后不能后了。

  “级禁锢?”

  几乎在同一时间,战王爷的身躯也被定格在半空,除了一张嘴还能动弹以外,身体其余的部位都遭到了控制。

  没有来由的一股滔天威压,凭空出现,绝对不是秋不凡所为。

  不仅仅是虞大将军和战王爷二人,只要是处在内宫大殿范围之内的所有人,都被限制了自由。

  这是级强者实施的禁锢,无论是在场的哪一位,都没有能力摆脱。

  “咯咯……”

  忽然,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一道白色的光影,突兀出现在内宫大殿的上空。

  声音出的时候,感觉还在千里之外,等笑声落下,却已现来者近在咫尺。

  唰~~

  众人眼前一亮,一只类似白色野狐的身影,从空中飘落而下。

  银白色的毛,如同皎洁的月光轻轻洒下,通体上下连同身体上的绒毛,都一尘不染,洁白的令人目眩。

  一双血红色的大眼睛,透着灵气,正四下扫视着内宫大殿中的众人。

  唯独让人感觉到不太协调的,便是野狐的身体后半截,居然一下子露出了七八条长刷般的狐尾,把身体的一半左右都覆盖遮掩。

  “这是什么玩意儿……”

  逸尘身体遭困,却能清晰的看见野狐的降临,刚要暗自揣测野狐的来路,却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一身银白的野狐,在移动中出‘沙沙’的声音,逸尘一不留神,就看到了一位美艳绝伦风情万种的美女脸庞。

  再一眨眼,逸尘看见的却又是银白的野狐,红彤彤的眼睛依然让人感觉到恐怖。

  倏~~

  空气中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随着野狐的袅袅飘荡,而显得异常耀眼。

  (l~1`x*>+``+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775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