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花容失色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花容失色

  在夏离山脉以内,逸尘若遇到危机,可以将软玉琼膏抛入空中,重明鸟一旦发现,定会帮助逸尘脱离危险,前提是不违反天罗大陆的生存法则。

  九尾狐王属于七阶魔兽,不在天罗大陆生存法则的保护之内,无论重明鸟做出怎样选择,都不会触犯法则。

  “你难道是……”看着逸尘似笑非笑的眼神,九尾狐王一阵紧张。

  一个不好的预感,在九尾狐王的脑海中浮现。

  软玉琼膏是重明鸟的至爱,凡有软玉琼膏出现的地方,重明鸟很快就会降临。

  九尾狐王忽然想到,逸尘祭出软玉琼膏的目的,并不是向自己展示宝贝,而是要招来重明鸟。

  咯咯……

  就在九尾狐王疑惑之际,空中传来母鸡下蛋般的声音。

  一个娇小的火红色身影,从虚空中一闪而至。

  轻轻地啄食了一口软玉琼膏,又将剩余的软玉琼膏叼在嘴里。

  三尺长的身躯,却拖曳着丈余的尾羽,重明鸟那特有的形象,赫然降落至逸尘跟前。

  倏~~

  重明鸟长喙一甩,软玉琼膏便落入逸尘手中。

  逸尘也不推辞,顺手将软玉琼膏丢进日月空间。

  重明鸟吸食软玉琼膏,向来只是一口而已,绝不会将整个软玉琼膏占为己有。

  “逸尘,想我了?”

  重明鸟扇动着翅膀,在逸尘眼前盘旋,略带孩子气的声音,清脆悦耳:“你有没有见到毕方?”

  上次一别,已有数月,重明鸟相信,以逸尘的决心和毅力,一定是到过极阳之地的中心地带了。

  “见到了,有惊无险……”

  逸尘实话实说,没有故作姿态。

  他知道,重明鸟曾经劝阻自己,不要擅自寻找毕方,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全。

  既然已经全身而退,逸尘也没有必要瞒着重明鸟。

  “那就好,难得有一位初阶战王,能涉足极阳之地的中心地带,对了,你找到那位受伤的朋友了吗?”

  重明鸟很好奇,逸尘是通过什么方式和毕方接触的,又不好意思出言询问,毕竟自己还给逸尘泼过冷水。

  于是,只好旁敲侧击,想了解逸尘在中心地带的情况,若是有机会,重明鸟自己也想去中心地带看看。

  “找到了……”

  逸尘将进入中心地带的大致经过,有选择的简明扼要的讲了讲,紧接着说道:

  “只可惜,我们都被妖狐困住,难以脱身,只好请你出手了。”

  要不是十三提醒,逸尘还真想不出这个主意的。

  都说重明鸟天生神力,一般的凶兽之类,对其十分惧怕,九尾狐王虽不是凶兽,却也是妖兽一类,相比重明鸟也有对付的办法。

  “重明鸟,逸尘,你们……”

  逸尘和重明鸟的对话,一字不漏的传入九尾狐王的耳中。

  巨大的震撼,让九尾狐王浑身颤栗,‘花容失色’。

  对重明鸟惧怕,仅仅是一方面,怎么说这千年之内,少说点也和重明鸟见过好几次面,双方谈不上多有好,却也不存在敌对一说。

  真正令九尾狐王感到震撼的是,逸尘居然也去过极阳之地的中心地带,这可是一般的战皇超级强者,都不敢轻易涉足的。

  更有甚者,听逸尘的意思,不仅见到了毕方这样类似于大帝级别的存在,而且还是‘有惊无险’。

  这个逸尘到底是什么来头,身具五行之体,和重明鸟像老朋友似的,还能出入让人望而生畏的极阳之地……

  “九尾狐,你这是干什么?”刚见到逸尘,又吸食了软玉琼膏,重明鸟根本就没有在意,这里还有其他人。

  经过逸尘的提醒,重明鸟这才转过身,把内宫大殿打量了一遍,看到了九尾狐王。

  “呃……我……”

  被重明鸟一问,九尾狐王有点语塞。

  靠吃人提升修为,并逐渐往变形方向发展,是九尾狐王的正常修炼途径。

  但在重明鸟看来,这是一种投机取巧,不值得提倡,并多次劝阻甚至警告九尾狐王,要她好自为之。

  尽管不愿意放弃自己现有的修炼途径,可九尾狐王总感觉,在重明鸟面前有点自卑。

  要她开口说出,禁锢众人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实在是提不起勇气。

  “嘿嘿,你不会是想老狐啃嫩草吧?”重明鸟粲然一笑,揶揄道。

  九尾狐王在夏离山脉深处,修炼何止千年,期间干过的风流韵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若是看中逸尘属于帅哥猛男一类,心中向往,九尾狐王设法诱使逸尘就范,简直就是稀松平常之事。

  “我……没有!”尽管有些犹豫,但九尾狐王还是底气十足的答道。

  和逸尘的约定中,确实删除了‘那个啥’这一条,自然就不存在老狐啃嫩草了。

  只不过,遭到重明鸟的揶揄,九尾狐王不由得俏脸通红,整个脑袋都深深的低垂下去。

  “没有最好,这种事情要你情我愿的,收手吧。”

  重明鸟见怪不怪,态度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恶劣,只是轻描淡写的告诫:

  “逸尘是我的朋友,既然我来了,就不会让你得逞。”

  和上次对待凿齿獠牙兽不一样,面对九尾狐王,重明鸟尽量说的委婉。

  “可是,我……”

  九尾狐王暗自腹诽,你重明鸟不也是为了一口吃食,见逸尘手中拥有软玉琼膏,才千里迢迢的赶过来吗。

  每个物种都有自己的活法,无所谓对错,谈不上无辜,只要没有刻意残害,应该算不上罪该万死吧。

  九尾狐王嘀咕着,却不敢说出口,她怕惹恼了重明鸟,自己不仅无法达成心愿,连自身安全都受到威胁。

  “没什么可是的,我知道你变形的条件,但这不是强迫别人的理由,不如你放了这些人,或许,我可以帮你一起想想办法。”

  重明鸟叹了一口气,用同情的口气说道:“唉,生来就是九尾狐,偏偏不愿意要那些尾巴,想变成人形,也真难为你了。”

  千年修炼,只能给九尾狐王带来修为上的提升,却始终不能变形,这对于九尾狐王来说,是一件既痛苦又期待的事情。

  修为提升得越高,九尾狐王对变形的渴望越大,符合要求的人类却越少。

  一方面,九尾狐王吃人之后会遭天谴,似乎是天理昭昭,在维护天罗大陆的生存法则。

  另一方面,每一次的雷霆之击,又在关键时刻放过九尾狐王,给了她继续触犯法则的机会。

  重明鸟知道,眼前的九尾狐王并非十恶不赦之徒,在大多数时间,她还是尽力克制,避免伤害人类的。

  只有到了修炼瓶颈,凭借自身能量难以突破的时候,九尾狐王才会寻找符合要求的人类,通过吞食的方式,为自己提供能量补充,以求顺利晋级。

  若是平时,九尾狐王基本不会伤害人类,甚至还懂得报恩,对秋不凡的付出,就足以说明了九尾狐王的报恩之心。

  “我也想像你那样,只吸食一口绝不贪多,可这一口……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九尾狐王对重明鸟的吸食方式颇为赞赏,哪怕是饥肠辘辘,即使是软玉琼膏就在面前任由享用,但重明鸟永远都是浅尝辄止,以确保软玉琼膏不会枯竭。

  只不过,九尾狐王需要的不是天材地宝,而是活生生的人类,吃与不吃只能进行单项的二选一。

  尽管见到逸尘之后,九尾狐王有了第三种选择,在不伤害逸尘的情况下,吸**血,从而得利。

  可惜,逸尘坚决不肯就范,甚至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弄得九尾狐王是左右为难。

  “逸尘,如果让你耗费一些能量,来换取这些人的平安,你可愿意?”

  重明鸟不再理睬九尾狐王,而是把目光转向逸尘。

  在重明鸟眼里,九尾狐王迟迟不能变形,着实可怜,但她经常魅惑人类,甚至吞食具有特殊体质男人的行为,又令人不齿。

  “如果你感觉有危险,就不要勉强,这妖狐答应我的条件不能反悔……”

  逸尘招来重明鸟,就是为了对付九尾狐王,可现在重明鸟啥也没做,反而帮起了九尾狐王,和自己谈条件。

  “我没有反悔,耗费能量,并不是我和你那个啥的……”

  见逸尘误会,九尾狐王连忙上前解释。

  精血或许是身体中最为珍贵的能量,重明鸟的话说得不够清楚,给逸尘造成了歧义。

  “逸尘,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重明鸟也知道自己表达的不够清楚,便刻意解释道:

  “整个夏离山脉深处,存在各种生灵,他们都有自己的修炼之法,不一而足……”

  重明鸟告诉逸尘,九尾狐王是出于自己生存的本能和需求,才做出那些在人类看起来伤天害理的事情,并不是和人类有仇,也谈不上残害人类。

  只不过,人类斩杀过的魔兽,甚至自己的同类数量,远远比九尾狐王要多得多,也不见有谁会觉得自己在残害生灵。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魔兽的命未必比人类更贱,人类的残酷或许比魔兽更甚。

  重明鸟不愿意说教,只是在逸尘面前,说出自己的看法而已。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788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