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心结难解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心结难解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心结难解

  弓老等人还打探到,除了阿林家族以外,驭兽府的其他附属势力,都接到过同样的命令,有不少势力或迫于驭兽府的压力,或原本就想讨好驭兽府,答应照办的不在少数。

  而王城那边的刘副参将,也捎信给柳浩,请柳浩到王城一见。

  由于刘副参将受到逸尘的牵连,被勒令不准离开王城,无所事事的刘副参将,无意中得到了类似于弓老打听到的消息。

  柳浩本来就是血腥汉子,自己兄弟的家族被驭兽府血洗,已是忍无可忍,只不过义兵团分部的实力过于孱弱,一时难以觅得良机为兄弟报仇罢了。

  从刘副参将那儿了解到,驭兽府将会聚集大批人马,在王子殿下大婚之日,对王城实施破坏。

  尽管还不知道有纵火一事,但柳浩但是就向刘副参将表明,亲率义兵团分部的兄弟前往王城,和刘副参将一起,阻止驭兽府的阴谋实施。

  没有想到的是,驭兽府竟然纠集了近三万人马,除了纵火坑害百姓以外,还在王城各大街道,以及人流多的路段,对官兵发动攻击。

  “王城乃夏离王国国都,怎么只有一万官兵出战?”

  逸尘暗自疑惑,驭兽府的大批人马,在一两天之内集结王城,守城官兵应当早已发现才对。

  而且,王城的官兵少说也有十万之多,对付区区三万乌合之众,简直是易于反掌。

  但实际上,逸尘所见到的官兵,最多不超过一万人,刘副参将所率的,不过五百人而已。

  “这应该是贾副将的责任……”

  柳浩也向刘副参将问过同样的问题,却得到令人吃惊的答案。

  在驭兽府人马纵火之前,刘副参将就把搜集到的情报禀告了贾副将,遭到了贾副将的漠视。

  贾副将警告刘副参将,这段时间不准外出,不准参与争斗,更不许危言耸听,否则将受到严惩。

  无奈之下,刘副参将只能联络自己的老部下,勉强调动一队人马,交由刘副参将指挥。

  即使是事情发生以后,贾副将也没有在接到报告的第一时间,组织官兵将叛贼镇压,而是慢慢吞吞的派出不到两千人的队伍,前往火海查探。

  等到驭兽府叛军得势,贾副将才如梦初醒,返回军营调兵。

  然而,王城的十万守军,在一夜之间,集体吃坏了肚子,一个个的排在茅厕门口。

  不管是出来的,还是进去的,都拉得精疲力竭,几乎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好不容易凑齐了万余人,还有一小半走出营门的时候,还提溜着裤子,一副死不拉几的样子。

  正是由于官兵的无所作为,才使得王城的百姓饱受折磨,死在火海之中的不下万人。

  很多家庭因此支离破碎,妻离子散,无家可归。

  “可恶的贾副将……”逸尘很想把贾副将重新斩杀一次,方解心头之气。

  堂堂镇守王城的将军,竟然让自己的十万属下集体中毒,如果贾副将不是驭兽府的助力,就显然是防范不周所导致。

  这样的将领,简直是夏离王国的耻辱,甚至比驭兽府的叛贼更要可恶。

  “老大,我听说贾副将原来并不是这样的。”

  柳浩在夏离王国待了一段时间,又有刘副参将这样的官员朋友,对王城的情况也算比较熟悉。

  贾副将虽然没有战王强者的修为,却忠于朝廷,只是办事死板,有点官僚主义。

  刘副参将在得知守城官兵集体拉肚子之后,曾经哀叹一声说,贾副将被人毁了。

  “被人毁了?我看他修为实力不弱,也不像是替驭兽府办事的啊。”

  逸尘斩杀贾副将,并不是怀疑他串通驭兽府,而是恨他罔顾百姓性命,阻止刘副参将灭火救人。

  “前些日子,有人见过驭兽府的一位驭兽师,曾经和贾副将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差点大打出手……

  从那以后,贾副将的行为举止,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只是由于他的职位较高,其他官员不敢查问而已。

  谁知道,今天就除了这么一档子事。”

  柳浩看了看逸尘,颇为惋惜的说道:“刘副参将怀疑,那个驭兽师一定在贾副将身上做了什么手脚,才让贾副将浑浑噩噩的。”

  贾副将头脑僵化,办事却一丝不苟,出现如此致命失误,绝非正常表现。

  “唉,贾副将已死,就别胡乱猜测了。”

  逸尘心里清楚,柳浩说的那位驭兽师,就是屠戮狂魔叶狂。

  趁着和贾副将冲突的时候,通过秘法对贾副将施以神魂干扰,让贾副将处在神智混乱之中。

  “善待战死的兄弟们家属,安抚伤者,这里有一些灵草,你拿去给兄弟们吧。”

  这一战,尽管挽救了数万处在火海中的王城百姓,却也让义兵团分部损失了数百位兄弟。

  逸尘拿出一个储物戒指,交给柳浩,让他处理好义兵团分部的善后事宜。

  等草儿将那些伤重的百姓,从死亡线上就回来之后,逸尘便把剩下来的事情,交给刘副参将,以及飘遥夫妇。

  自己则和飘然一起,返回夏离王国王宫。

  经过了秋不凡逼宫事件,逸尘进出王宫不再受到盘查,只是守卫们代为通报即可。

  “逸团长,你够狠!”

  王宫偏殿门口,等待着逸尘的战王爷,一开口便揶揄道:“你斩杀一名副将,有人都告到我这儿了。”

  当着近万官兵的面,逸尘一掌轰杀贾副将,在震惊了官兵的同时,也有人心里不以为然。

  跑到退居幕后的战王爷那儿告状,说是逸尘斩杀朝廷官员,有藐视国法之嫌。

  “当时情势紧急,唯有斩杀贾副将,才能给受困的百姓一条活路……”

  在逸尘眼里,数万百姓的性命,远比朝廷的一个副将重要。

  “不错,王城守卫官兵,原本就承担着保护百姓的重任,贾副将该死,却不完全是他的过错。”

  从官兵口中,战王爷基本判断出贾副将是受到了某种控制。

  虽然死得有点可惜,但若不是逸尘当机立断,恐怕丧生火海的百姓数量,还要增加许多。

  “战王爷不会是要我抵命吧?”

  “言重了,你帮助夏离王国平定叛乱,王族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让你抵命呢。”

  战王爷看似爽朗的笑声中,隐藏着一股忧郁,尽管竭力克制,那双小眼睛却泄露了秘密。

  “战王爷,我韵姐怎么样了?”

  飘然和逸尘一起,主要目的就是想看看秋韵的情况。

  被王者之气所伤,又是心痛若死,秋韵能不能撑得住,谁也不敢保证。

  “唉……叛乱虽平,可还有很多棘手的事情,王子殿下夫妻二人,或许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心结难解啊。”

  战王爷摇头叹气,一脸的愁容:“陛下依然昏迷不醒,花木济世堂的医者也是束手无策……”

  秋不凡降低了修为,自然没有逃脱的可能,战王爷和虞大将军将秋不凡父子拘押起来。

  经过简单的审讯,秋叶落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部老老实实的交代,以求活命。

  在秋叶落的指认下,被玄道率领的玄天宗弟子们,堵在外宫偏殿的宾客中,连同虬髯大汉在内的三十多位江湖人物,被朝廷捉拿。

  而那些接应或者配合过驭兽府的官员们,也被秋叶落供出了不少,都已落入虞大将军手中,听候发落。

  至于秋不凡,则一言不发,没有说出任何有价值的消息。

  和秋不凡沆瀣一气的栾司马,痛恨秋不凡卸磨杀驴,主动把自己所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只可惜,栾司马并没有掌握其他官员,和秋不凡勾结的消息,所提供的情报基本毫无价值。

  就目前而言,夏离王国朝廷所能做的,就是肃清已经暴露的奸细,其余的隐藏较深,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处理干净的。

  特别是少数官员,既和秋不凡打得火热,又跟幽阴门眉来眼去,但没有确切证据,只能静观其变多加防范了。

  这些事情对于战王爷来说,算不上特别重要,毕竟一个国家肃清内奸,原本就是一件细活,交由朝廷相应的官员去做就行,用不着战王爷多操心。

  但是,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夏侯炎,至今未能从昏迷中醒来,就连战王爷特意从落英王国请来的医者,也一筹莫展。

  而王子殿下夏侯山,则醒过一次,见秋韵游走于生死边缘,不禁悲从中来,又选择性的继续昏迷。

  偌大的夏离王国,居然没有主事之人,以致于退居二线的战王爷,不得不为了国事操心。

  “逸尘,你……能救救韵姐吗?”

  得知秋韵一直昏迷,飘然心急如焚,当着战王爷的面,就直接向逸尘发问。

  事实证明,秋韵和秋不凡逼宫事件并无关联,最多只能说,是秋不凡利用了秋韵和夏侯山成亲的时机,将酝酿了多时的反叛计划付诸实施罢了。

  飘然和秋韵情同姐妹,当然不愿意看到秋韵香消玉殒魂归黄泉。

  “秋韵师姐如果想活,我一定会救,只不过,哀莫大于心死,我能疗伤,却不能……”

  逸尘想说的是,秋韵面对逼宫的父亲和大哥,早已一心求死。

  本来自 &# /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8079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