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章 联系不上

第一千四百章 联系不上

  第一千四百章 联系不上

  “逸团长,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跟在逸尘飘然身后的战王爷,刚走出内宫大门,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尽管逸尘并没有刻意展现出疗伤圣手的神奇,但战王爷却从逸尘对伤情的查探分析中,判断出逸尘疗伤手段的高明。

  “战王爷是希望我救助国王陛下?”

  逸尘停下来脚步,看了看一脸期待的战王爷。

  夏侯山和秋韵的伤势,基本没有危险,能不能唤醒秋韵,完全是疗伤以外的问题。

  除了担心夏侯炎的安全,逸尘想不出战王爷,还有其他的要求。

  “没错,虽然有花木济世堂的医者坐诊,但国王陛下至今未醒,我怕……”

  身为一国之主,夏侯炎生死难测,自然急坏了战王爷。

  战王爷亲眼看见,逸尘能轻易的让夏侯山从昏迷中苏醒,惊呆了一旁束手无策的御医。

  特别是逸尘一语道破夏侯山的内心纠结,更是让战王爷有理由相信,逸尘一定能帮助国王陛下脱险。

  “花木济世堂的医者,乃天罗大陆最好的医者,有他们在,国王陛下应该没问题。”

  逸尘微微皱眉,夏侯炎有王族传承护身,按理说不致于伤得太重。

  但是,若是叶狂通过秘法,对他实施神魂创伤,花木济世堂的医者恐怕还真难以治愈。

  即便是杏老亲临,也得费一番周折,只不过,逸尘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究竟是哪位医者,在为夏侯炎诊治。

  “都快一个月了,陛下的伤势不见起色……你还是去看看吧。”

  战王爷向来豪爽乐观,这个时候却变得忧心忡忡。

  “也好。”逸尘点头,和飘然一起,随着战王爷同行。

  “逸尘兄弟,是你……”

  刚进王宫偏殿,逸尘就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

  随即,一个高大的身影猛扑过来。

  “穆通大哥,咳咳……”不等逸尘反应过来,就被壮汉穆通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给箍得喘不过气了。

  “呃,不好意思,原来弟妹也在。”

  数年未见,穆通还想腻歪一下,却发现飘然正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局促起来,赶紧放开逸尘。

  “你是……花木堡的穆大哥?”

  飘然忽然想起,眼前的这位就是花木堡堡主花飘零的大弟子穆通。

  当年落英王国与贾本国一战,飘然跟随师尊玄道,和玄天宗的百帅千将一同参战,曾经在花木堡待过一段时间。

  虽然和穆通少有接触,但逸尘经常在飘然面前提到穆通,说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血性汉子。

  “嗯,一时冲动,见笑了。”穆通面色一红,讪讪的解释着。

  飘然对穆通谈不上熟悉,可穆通却从无痕那儿,了解了不少飘然的事情。

  落英王国的小公主无痕,一直倾心逸尘,却由于飘然的缘故,屡遭逸尘拒绝。

  不要说穆通,就是整个花木堡,甚至放眼落英王国的王宫,但凡是认识无痕,或者见过逸尘的,都知道飘然的存在。

  “穆通大哥,杏老呢?”

  逸尘知道,穆通是花飘零的弟子,也是杏老的徒弟。

  花飘零传授穆通的修炼功法,使他在修为上迅速提升。

  而杏老则考虑到穆通的资质不错,便将他吸收到花木济世堂,成为一名医者。

  不过,根据逸尘的了解,穆通进入花木济世堂的时间不长,还不能独自处理特别棘手的伤者。

  夏侯炎乃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断然不会专程去花木堡,去请一个尚无独当一面资格的穆通。

  看样子,这次是花木济世堂的堂主杏老,亲自前来夏离王国,为夏侯炎诊治了。

  “杏老被玄冰王国的王子殿下请去已有半年,至今尚未回归。”

  穆通看着逸尘不解的神情,接着说道:“这次是我陪牧星一起,来夏离王国帮助国王陛下诊治的……”

  半年前,玄冰王国派来使者,说是王子殿下得了怪病,专程请杏老前去为其诊治。

  杏老以自己年老体迈为由,委婉的拒绝了使者,但人家铁了心,不管杏老以及花木济世堂弟子如何嫌弃,使者就是赖着不走。

  不得已之下,杏老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使者的要求,把花木济世堂丢给穆通和牧星打理,自己则远赴玄冰王国。

  战王爷差人去请杏老的时候,杏老根本就不在花木堡,自然没办法来到夏离王国。

  “牧星?”逸尘心里一凛,脱口问道。

  “对,就是那个眼睛里冒蓝光,把精铜棍弄弯的牧星。别看他拜师比我们晚,可他学到的疗伤知识,不知道比我们要强多少倍呢……”

  说起牧星,穆通不禁眉飞色舞,乐不自禁。

  杏老亲自说过,自己所有徒弟中,唯牧星资质和悟性上佳,假以时日,将有一番大作为。

  穆通也从各方面,对牧星予以查探,觉得牧星跟自己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尽管拜师至今不足五年,但牧星所学到的医治手段和技巧,甚至远超同时期的师兄弟们。

  更为重要的是,牧星的记忆力超群,只要杏老稍加点拨,他便记得清清楚楚。

  “我说,外面风大,我们能不能进屋说说?”

  战王爷请逸尘来,并不是让他和穆通叙旧,而是要救治国王陛下的。

  这俩一见面,就家长里短的聊个没完,无形中,就把战王爷晾在一旁,急得直跺脚。

  “对对,战王爷说的对……”

  一看到战王爷红里带黑的那张脸,以及上嵌的两只樱桃核大小,还带着忧郁的眼睛,穆通就很是内疚。

  专程从花木堡请来,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这都过去半个多月了,国王陛下依然还在昏迷。

  作为医者,不能替患者解除痛苦,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尽管战王爷说过,无论什么结果都能接受,但那明显是客气话,不能当真的。

  “穆师兄,你帮我和师尊发个求救信吧……”

  正低着头为夏侯炎诊治的牧星,听到脚步声,知道是穆通来了。

  一边说着话,一边抬头,一见到逸尘,就激动的叫道:“逸尘……恩人!”

  顾不得旁边站着许多人,牧星跪倒在地,纳头便拜。

  牧星在花木堡,别来自西元大陆的战帅强者埃尔法打成重伤,奄奄一息之际,幸遇逸尘出手相救。

  以水晶头像的蓝光笼罩,以及日月空间的灵气滋润,牧星得以痊愈。

  逸尘将牧星交给杏老的时候,牧星还处在朦朦胧胧之中,只是知道逸尘救了自己,却没有来得及亲口说一声谢谢,逸尘就已经离去。

  今日得见,牧星自然是激动万分,唯有磕头拜谢,方可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逸尘伸手把牧星拉起来,淡然说道。

  无意中得知,牧星曾经眼放蓝光,逸尘怀疑他是墨亚后裔,这才将他放置在日月空间。

  等牧星痊愈,杏老主动将他收为弟子,与逸尘并未有过接触,但牧星心中,从来就没有忘记逸尘的救命之恩。

  “咳咳……你们几个,能不能别矫情了,国王陛下还躺在那儿呢。”

  战王爷忍无可忍,上前打断了逸尘的话。

  先是穆通,再是牧星,战王爷不知道,这个逸尘究竟都有哪些往事。

  要是这样没完没了的下去,国王陛下的命恐怕要被他们给耽误没了。

  “对了,我正要向战王爷禀报,国王陛下的伤情……”

  牧星脸上一红,赶紧调整心绪,把心思转到正事上来。

  根据牧星的查探,国王陛下是被蕴含阴柔之气的火属性功法所伤。

  由于被偷袭,国王陛下的王族传承施展得慢了一点,并没有直接驱除凶手的阴柔之气,导致伤重。

  国王陛下虽然通过王族传承的防御,侥幸逃过了对方的必杀,却也因此给医者带来了治疗上的不便。

  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牧星确保国王陛下的生命不会失去,但苏醒和恢复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究其原因,是因为国王陛下的王族传承,将侵入体内的阴柔之气困住,却又不能消灭和驱除。

  阴柔之气在无法冲破王族传承的阻隔之际,只能在国王陛下的身体各处纵横冲撞,甚至有一部分渗透到国王陛下的大脑之中。

  “牧星,杏老已经很久没回音了,估计是传信玉出了问题,暂时联系不上。”

  几天前,穆通就将夏侯炎的伤情以及牧星的治疗方案,向杏老作了汇报。

  只不过,到目前为止,并未得到杏老的答复。

  “那怎么办?我的修为不够,无法释放出足够精纯的木之精华,帮助国王陛下唤醒体内的防御力量。”

  听穆通一说,牧星顿时眉头紧皱,一副焦急模样。

  由于阴柔之气侵扰了夏侯炎的神魂,仅凭他本人的应激反应,不足以对抗阴柔之气。

  只有以战王强者的木之精华输入到夏侯炎体内,强行激发他的神魂之力,方能一举成功。

  “这……本王倒有火之烈焰,能不能给陛下补充?”

  战王爷修炼的是火属性功法,并不能释放出木之精华,对于夏侯炎的伤势是有心无力,但火之烈焰有的是,只管拿去用就行。

  本来自 &# /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812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