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什么条件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什么条件

  “不行,国王陛下不缺火之烈焰,只是无法主动调度而已,在没有生机之力的情况下,必须用木之精华……”

  木助火势,夏侯炎体内的火之烈焰不受大脑控制,处于半停顿的状态。

  若是得到木之精华的催化,再辅以医者的疗伤手段,才能重新焕发火之烈焰的觉醒。

  单纯输入火之烈焰,不仅不能为夏侯炎疗伤,反而促成了阴柔之气的更加猖獗。

  牧星勉强达到战帅初阶的修为,能够做的就是保住夏侯炎的命,却对阴柔之气没办法。

  “我这就去请落英王国的国王陛下,他一定有木之精华……”

  战王爷一拍大腿,忽然想到了穆梓。

  尽管两人之间的交往不算太多,但彼此还是比较投缘的,穆梓修炼的就是木属性功法,本身又是战王级别的修为。

  “穆梓前辈不是医者,不知道如何掌控木之精华的释放数量,而且,木之精华只能激发火之烈焰,却对付不了阴柔之气。”

  见战王爷急得团团转,牧星又无能为力,逸尘只好开口说道。

  即使是杏老本人来此,也只有八成的把握,原因是杏老不能保证,受到伤害的夏侯炎所觉醒的能量,是否敌得过阴柔之气的侵扰。

  “那要怎么做才行?”穆通,牧星,战王爷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只有飘然一言不发,笑眯眯的看着逸尘。

  “战王爷,我有办法,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逸尘胸有成竹,只是不愿意轻易动手而已。

  “什么条件?只要能让陛下康复,我这条老命就送给你了!”

  战王爷一把抓住逸尘的胳膊,一双小眼睛闪烁着精光,如同将要溺毙者,发现了一根枯木,死死的抓住不放。

  “呃,痛……我要你的命干嘛?”

  逸尘胳膊吃痛,连声呼叫,总算让战王爷松了手。

  看看胳膊被攥得青一块紫一块的,逸尘咧着嘴,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着。

  这个战王爷的修为还真高,都一大把年纪了,居然力气这么大,要不是逸尘憋着一股劲,恐怕这只胳膊就要废了。

  “你想要什么,只要做得到的,我绝无二话。”战王爷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对于王族,对于夏离王国,夏侯炎都是极为重要的人物,战王爷自然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了。

  “很简单,表明立场,拒绝和幽阴门的所有往来。”

  “这……”

  “有问题吗?那就算了。”

  逸尘起身,准备往外走去。

  既然战王爷不肯接受这个条件,逸尘也就没必要和他继续谈下去了。

  毕竟,对于逸尘来说,能解除或者瓦解幽阴门的如何附属势力,都是一件值得做的事情。

  多年来,夏侯炎对幽阴门的态度不清不楚,导致朝廷官员们也跟着暧昧起来。

  这一次的逼宫,表面上看是驭兽府的秋不凡主导,实际上幽阴门也没少费心思。

  如果没有幽阴门的帮助,仅凭驭兽府以及附属势力的人马,就算能在某个局面占据优势,却做不到大范围的掌控。

  王城守军的中毒,贾副将的神魂遭侵,甚至栾司马的变节,都和幽阴门脱不了干系。

  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是谁,对逸尘来说不重要,但是,夏离王国朝廷对幽阴门的态度,则直接关系到天罗大陆的稳定。

  尽管不是天罗大陆最大的国家,兵力也算不上最强,不过,一旦夏离王国被幽阴门招揽,对其他几个王国造成的负面影响太大。

  盟友和敌人一经转化,便是双倍的利害关系。

  任何一个不愿意和幽阴门同流合污的势力,都是逸尘争取的对象,夏离王国也不例外。

  “等等,你听我说。”

  逸尘还没有迈开步子,战王爷就猛扑过来,挡在逸尘的身前,急赤白脸的解释道:

  “不是我不愿意,而是这事儿得陛下说了算……”

  战王爷告诉逸尘,他也曾经提到过有关幽阴门的事情,夏侯炎总是不肯明确表态。

  就算现在答应逸尘,如果夏侯炎不同意,战王爷岂不是不守信用了。

  不管怎么说,能够真正代表夏离王国的,还是国王陛下夏侯炎,而不是战王爷。

  “那,等国王陛下苏醒以后,你必须让他表明态度,否则,请恕我无能为力。”

  尽管战王爷不能代替夏侯炎,但逸尘至少要得到战王爷的保证。

  以战王爷的一贯为人,以及数十年来的口碑,逸尘可以给予他信任。

  逸尘和夏侯炎从未谋面,若是一开口,就触及到夏侯炎不愿面对的东西,恐怕难以取得效果。

  夏侯战乃夏离王国最大的功臣,有了他的承诺,事情或许会好办很多。

  “我说过,只要是我能做的,就一定会尽力!”

  见逸尘松了点口,战王爷脸色缓和了许多。

  虽然不敢确定,逸尘就真的能让国王陛下脱离危险,但战王爷知道,眼下除了逸尘以外,再也找不到能够诊治国王陛下的人了。

  逸尘是不是医者不要紧,能让国王陛下痊愈就行,战王爷绝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更何况,战王爷本人也不希望夏侯炎和幽阴门走得太近,免得被阴无为当成了炮灰,到时候弄得国破家亡身败名裂。

  “逸尘兄弟居然是医者?”

  一旁的穆通,看见逸尘和战王爷在谈条件,觉得十分惊奇,便悄悄的附到牧星耳边,轻轻的说道。

  记得那次无痕伤重,逸尘虽然参与了救治,却是和杏老,花飘零一起联手,才把无痕救活的。

  对于逸尘的修为实力,穆通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但若说逸尘是一位医者,穆通一时还难以接受。

  一般而言,医者都是有木属性体质的人,其他体质的要想成为医者,至少要多付出无数的艰辛,而且未必能够如愿。

  医者不同于单纯的修炼,无论什么体质,只要有足够的天赋,以及刻苦的精神,持之以恒的努力,总会取得一定的成就。

  但是,不管是疗伤还是治病,剖开表面的花哨,说白了就是对生机的夺舍。

  一个人拥有旺盛的生机,即使遭到重创,也有活下去的可能。

  相反,一旦生机缺失,就算没有伤病缠身,距离丧命也都不远了。

  对于常人来说,生机来自于先天拥有,往往是只减少不增加。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旺盛的生机就开始消耗,若不能得到及时的补充,身体的各项机能就会加快衰老。

  而木属性的人,则比常人多了一个拥有生机的机会,修炼到一定程度,体内就能凝聚出木之精华。

  木之精华是生命力的象征,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随意调动和控制自己体内的木之精华,除非达到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或者是医者。

  医者可以通过自己所掌握的疗伤手段,将木之精华输入到患者体内,在修复患者受损的生机之外,还能清除侵入到患者体内的阴邪之物,使患者重新焕发出旺盛的生机。

  其他属性的体质,除了本身用以维持生命机能的木属性元素外,难以凝聚出木之精华,在救人方面就存在缺陷。

  穆通虽然修炼的是木属性功法,却不是单纯的木属性体质,对于木之精华的凝聚,远不如牧星。

  所以,在医者这一行业中,穆通的成就注定不会超过牧星,甚至连接近都很难。

  穆通并没有感觉到,逸尘具有木属性体质,提出疑问就在情理之中了。

  “你忘了,我当时被震碎了心脉,逸尘都能让我恢复如初,就算不是医者,他的疗伤手段也远在我之上。”

  牧星对逸尘的情况了解的不多,但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判断出逸尘拥有一般医者所不能拥有的技能。

  嗡~~

  大殿内空气一阵氤氲,一个简易的结界阵法凭空出现。

  “飘然,你过来帮我。”

  逸尘轻声呼唤,等飘然靠近之后,让她把夏侯炎扶起。

  一掌抵于夏侯炎的胸口,另一掌则置于飘然后心,逸尘将体内的生机之力缓缓释放。

  夏侯炎所受的伤,与之前的飘遥一样,都是叶狂所为,同样侵蚀到神魂。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逸尘驾轻就熟,甚至不需要草儿设置结界,给夏侯炎提供灵气的滋养。

  咝咝~~

  相对于木之精华而言,生机之力更加充满生机,所起到的作用也更大。

  一丝生机之力,流进夏侯炎体内,稍经调整,便兵分两路。

  一部分运行至夏侯炎的丹田附近,以旺盛的生机滋润原本处于半停滞状态的火之烈焰。

  另一部分,直接逆行至夏侯炎的大脑周围,将侵入的阴柔之气,暂时笼罩起来。

  不过片刻之间,夏侯炎的身体开始有了变化,腹部一带逐渐有了起伏。

  精纯的能量,在生机之力的催动下,打通了夏侯炎被阻滞的血脉。

  火之烈焰受到生机之力的滋养,很快便回应起来,出现了复苏的迹象。

  轰~~

  浓郁的火属性能量,被激活以后,立刻就在夏侯炎的体内有序的运行。

  由于神魂受到了阴柔之气的侵扰,夏侯炎体内的火之烈焰,并不能完全接收到夏侯炎的意念。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813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