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为我自己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为我自己

  尽管王者杀手由于实力不够,没有完成对逸尘的斩杀,但是,莫名其妙的惹上杀手,对逸尘和飘然来说,绝对不是好事情。

  而皮三则冠以保护的名头,给逸尘和飘然施加恩惠,从而迫使逸尘答应治病。

  “实际上,王者杀手背后的势力,若是对你下达必杀令,即便整个玄冰王国压上,也不能救你于危难之中……”

  皮三神色凛然,见逸尘置若罔闻,立即话锋一转:“不过,我相信,逸团长和飘然姑娘愿意参与医术测试,绝不是抱着为我治病的目的。

  如果逸团长帮我解除病痛之苦,我答应帮你找到你想找的东西。“

  身为三英佣兵团的团长,逸尘并没有带一位随从,就和飘然双双踏入玄冰王国,显然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逸尘配合虚云,取得医术测试的成功,其所要去的地方,必然是玄冰王国的王宫。

  皮三乃玄冰王国的王子殿下,在整个玄冰王国都是高高在上。

  要想打听什么,比绝大多数人要容易得多,至少比初来乍到的逸尘,更容易得到消息。

  “都说北方人直爽,可你比南方人还要心机深重,呵呵,就不知道你有什么值得我在意的东西。

  还有,我会不会帮你治病,根本就不取决于你,而是由我自己决定!”

  面对不像北方人的皮三,逸尘暗暗提防,在对方没有拿出底牌之前,自己只要虚与委蛇即可。

  冰如风追踪王者杀手之前,说到过对方可能是某位王子,而那人的身形与皮三非常接近。

  既然皮三怀疑王者杀手是自己的兄弟,就说明皮三本人就是一位王子。

  王子殿下有恙,可不是一件闹着玩的事儿,即便举一国之力,寻找医术高明的医者为其医治,也不算过分。

  问题是,那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王者杀手,为何拦路斩杀医者,他与皮三之间到底存在怎样的恩怨。

  这些似乎不关逸尘的事,但逸尘想通过皮三进入王宫,从而设法探寻全往冥河的路径,就得多了解一些情况,以便早作防范。

  “你想要知道什么,不会跟王宫有关吧?”皮三弄不清楚逸尘的意思,便试探着问道。

  就算是直接以三英佣兵团团长的身份,逸尘若是提出参观玄冰王国的王宫,也有可能得到满足。

  毕竟,王宫并不是一间房屋,只要某些至关重要的位置,不给逸尘进去,其他的地方不会给王族带来危害。

  可如果不是跟王宫有关,逸尘就更没有必要以医者的身份参与测试了。

  “你怀疑我觊觎你的王子之位,我没那么无聊。”

  见皮三纠结,逸尘没好气的说道。

  “那倒不是,玄冰王国王子众多,再说了王子之位,不过是一种称呼罢了,别人可能会觊觎,但逸团长不会。”

  皮三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否定了逸尘的揣测。

  王子之位,说的很好听,实际上只要是国王陛下的儿子,都可以称为王子殿下。

  一国之君妻妾成群,就是生出几十上百位的王子,也不算稀奇。

  相对而言,朝廷中的某些官职,却只有一个两个人在位,反而比王子殿下这个名头来得实惠。

  逸尘连落英王国的国师都不愿意做,又岂会介意一个王子之位,更何况,逸尘和玄冰王国的王族,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但是,你想做玄冰王国的储君……”

  逸尘目光一凛,冷不丁说道:“而那位王者杀手,就是要阻止你登上储君之位。”

  正如皮三所说,玄冰王国的王子殿下众多如果没有成就,王子殿下这个称呼仅存虚名而已。

  不过,任何一个国家,国王陛下只有一个,储君也只能有一位。

  王子殿下越多,储君的位置就越显得重要,十几个甚至是几十个王子,为了得到自己的利益,储君之位必然抢夺激烈。

  皮三要请医者,王者杀手要杀医者,不用想也知道双方水火不容。

  “除了极少数不够资格的以外,其余的王子都想成为储君,这一点本身没错,但如果因此去打击对方,甚至暗中陷害,却就令人不齿了。”

  皮三冷冷一笑,说道:“我不否认想做储君,可我从来没有残害过其他兄弟……”

  储君基本上就是下一任的国王陛下,乃一国之主的候选人,无论是权利,还是享受,都是整个国家第一无二的。

  皮三不是国王陛下的长子,也算不上最能干的王子,按理说储君之位根本就轮不到他。

  但随着几年前发生的变故,原本不抱希望的皮三,被推到了竞争储君之位的最热门人选。

  俗话说,出头的橼子先烂,皮三莫名其妙的在一夜之间,变成了诸多王子的眼中钉心头刺。

  先是被人重创,留下难以治愈的疾病,后又有王者杀手,专门对付医者,使得皮三的病情一直得不到医治。

  更让皮三气愤的是,根据所掌握的线索分析,斩杀多名医者的王者杀手,居然很有可能是皮三的大哥,也就是几年前发生变故而离开玄冰王国王宫的王子。

  皮三无法面对这一切,既不能派兵围剿王者杀手,又不能置之不理,任由众多医者命丧玄冰王国。

  思来想去,皮三只能启用王宫侍卫长冰如风,希望王者杀手被冰如风的势头所震慑,放弃斩杀通过测试的医者。

  然而,事实证明,王者杀手根本就不理这一套,照样潜伏在回风岩,对逸尘和飘然实施斩杀行动。

  若不是逸尘和飘然的本身修为实力,毫不逊色于对方,恐怕皮三又一次失去机会。

  即便如此,二十位侍卫也基本丧命于王者杀手之手,对方还是大获全胜。

  “你亲手将几位伤不至死的侍卫轰杀,也是不伤害?”

  逸尘无意介入玄冰王国的储君之争,却不屑于皮三残杀下属的行径。

  那些侍卫明知不是王者杀手的对手,却在对方攻击逸尘和飘然的时候舍身阻拦,可谓对皮三忠心耿耿。

  虽然被皮三轰杀的那几位,已经受到重创,能否活命尚未确定。

  但皮三亲手剥夺他们的生命,怎么说也难以让人接受。

  “护送医者前往王宫,就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侍卫之中一定有人和王者杀手存在勾结……”

  按照皮三的说法,逸尘治好了黎大人的病,这个消息被严密封锁起来。

  黎大人本人,为了皮三都愿意牺牲生命,自然不会泄漏消息。

  而王者杀手能够在众多侍卫中间,毫不费力的找出逸尘和飘然两位医者下手,显然有悖常理。

  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有人提前和王者杀手有过联系,皮三据此推测,侍卫队伍中存在奸细,似乎理由充分。

  身为玄冰王国的王子殿下,皮三为了自保,即使错杀几位侍卫,也算不上多大的事儿。

  更何况,侍卫们伤重,本来就很难活下去。

  当然,皮三并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所有死去的侍卫,都会被当成战死沙场的英雄看待。

  “宁可错杀,也不放过,呵呵,冰如风和冬侍卫迟早也会落得同样下场。”

  逸尘讥笑道,王子殿下的生命,比侍卫们的生命金贵,至少在当权者来说,是无可置疑的。

  “不会,死去的侍卫,看见我出现在回风岩,即便是蒙着面,他们也认得出,所以……”

  侍卫们经常出入王宫,和皮三非常熟悉,仅仅从气息上,就能确认皮三的身份。

  如果再一次泄露消息,万一被王者杀手背后的势力知道,逸尘和飘然同样面临重大危机。

  “这么说……你是为了我们?”

  皮三的解释,也不完全是狡辩,杜绝隐患,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有错却能够理解。

  “说到底,是为我自己,到目前为止,就只有你能帮我治病。”

  皮三的眼中有一丝无奈,不管是不是王子殿下,谁都不会放弃可能存在的机会:

  “如果不能痊愈,我只剩下不到半年的生命。逸团长,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此刻的皮三,根本就没有王子殿下的气势,只有一位濒临死亡的患者对生命和健康的渴求。

  “看起来你身强体壮的,有这么严重吗?”

  尽管皮三态度诚恳,不像是开玩笑,但逸尘真的没发现,他竟然到了生命垂危的地步。

  “你是医者,一查便知。”

  皮三苦着脸,心里却恨恨然的,要是好好的,有必要拿自己性命开玩笑么。

  也不管逸尘愿不愿意,就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一副不信自己瞧的样子。

  逸尘将信将疑,搭住皮三的腕脉,做一个初步检查。

  “怎么会这样?”

  不到半盏茶时间,逸尘就皱起眉头,意外的问道。

  乍看之下,皮三的血脉运行与黎大人差不多,所受到的侵扰也类似。

  虽然不是同一人所为,却也属于同一类属性的伤害。

  但是,与黎大人不同的是,皮三体内隐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能量,不注意根本查不出来。

  这股能量一般不会妨碍到皮三自身的血脉运行,也没有压制他的修为实力发挥。

  只不过,一旦皮三强行冲击被封住的某个部位,就会遭到这股能量的吞噬。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5599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