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我能挺住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我能挺住

  放弃威力巨大的匕首王兵,用一柄威力不够强的短剑,去面对修为实力超出自己的对手,绝不是一位杀手所为。

  当然,还有一点没说,那就是慧颖在认出逸尘之后,是断然不会对逸尘下手的。

  毕竟,逸尘对于慧颖和宫一鸣,都有救命之恩,而这二人又并非忘恩负义的小人。

  “不是就好……可我大哥的行踪,又无处可寻了。”

  听了逸尘的分析,宫一波既欣喜又失落。

  王者杀手不是宫一鸣和慧颖,让宫一波的心里放松了许多。

  尽管一直在疑惑,甚至暗中祈祷,千万不要和大哥发生冲突,但冰如风的消息,以及自己远远看着王者杀手的背影,宫一波很难淡定。

  既然逸尘说的理由充分,宫一波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王者杀手一定是另有其人。

  此刻的宫一波,没有心思去追究王者杀手的真实身份,却挂念着宫一鸣和慧颖。

  “我在辛戈杀气试炼场的试炼通道,认识了宫一鸣和慧颖,对了她告诉我的名字是灰影……”

  被宫一波的情绪感染,逸尘说出了认识宫一鸣和慧颖的经过。

  “他们真的参与了辛戈杀气试炼场的试炼……大哥,你死得好惨啊……”

  焦虑的宫一波,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病症,打断了逸尘的话,捶胸顿足的吼道。

  辛戈杀气试炼场的大爆炸,吞噬了绝大部分试炼者,不管是幽阴门弟子,还是来自于天罗大陆各处的青年才俊,得以幸免的微乎其微。

  宫一波专程赶往辛戈沙漠,也没有发现宫一鸣的踪迹,当时曾经心存侥幸,希望传言有误。

  然而,逸尘的证实无异于一盆冷水兜头浇下,给了宫一波一个透心凉。

  如果说宫一鸣就是王者杀手,宫一波会非常难受,但至少能确认大哥还活着。

  而逸尘的证实,在宫一波看来,就是宣判了宫一鸣的死讯。

  “瞎叫唤什么,谁说宫一鸣死了,你才快死了呢!”

  宫一波的嚎叫,把逸尘吓了一跳,一个大男人,刚才还满脸欣喜的,忽然间就变得泪流满面,这变化也实在是太快了吧。

  “你是说,我大哥没死……可那个大爆炸的威力,怎么可能?”

  宫一波的目光狠狠地定在逸尘的脸上,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沮丧:“你就别安慰我了,我能挺住!”

  身为玄冰王国的王子殿下,宫一波由于挂念大哥的消息,对江湖上的各种传言都十分在意。

  从大爆炸中逃生的,到目前为止,能够确认的就只有逸尘一人。

  正因为这样,幽阴门的副门主辛不仁,才想方设法的拉拢逸尘,这一点,江湖上早已传开。

  除此之外,宫一波并没有听说过,还有其他人活着出来。

  “挺你个大头鬼呀,宫一鸣和慧颖都没有死在大爆炸中,至于离开辛戈沙漠以后死没死,我就不太清楚了。”

  事实上,宫一鸣伤重,慧颖抢夺笑面虎的魔核,和傻猫还有过冲突。

  是逸尘帮助宫一鸣驱除了体内的戾气,让他摆脱危机的,如果顺利的话,宫一鸣和慧颖二人,现在已经晋升到王者级别的修为了。

  “绝对不会!大爆炸威力那么大,大哥大嫂都能安然无恙,其他的危机根本不算什么。”

  见逸尘说得一本正经,宫一波顿了顿,忽然破涕为笑。

  是啊,天罗大陆这么大,虽然处处可能出现危机,但以宫一鸣和慧颖两位战王强者的实力,应该足以应付。

  “你为什么没有怀疑,王者杀手是二王子呢?”

  逸尘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宫一波宁愿纠结于,王者杀手是不是宫一鸣和慧颖,却不会把二王子和王者杀手联系起来。

  按照常理,两位竞争对手之间,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加害于对方,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在没有见到王者杀手之前,我怀疑过,二哥心机深重,残暴狠辣,但是,他一定不是王者杀手。”

  宫一波告诉逸尘,众多王子之中,只有宫一鸣和宫一波的身材最为高大,而且长得也很像。

  二王子虽然修为实力高深,却身形矮小,比宫一波要低半个脑袋,和王者杀手的身形根本没有半点相似。

  再说了,这半年来,二王子深居简出,极少露面,把主要精力放在繁衍子嗣上,其他的事情基本不过问,哪有心思去阻截医者前往王宫。

  “原来是这样,不过……”

  “不过什么?”

  “没什么,你们兄弟之间的纠葛与我无关。”

  不管作何推测,终究是逸尘自己的想法,至于王者杀手究竟是谁,迟早会有定论。

  “对了,逸团长,那个虚云医者没死。”

  宫一波的思维跳跃之快,完全出乎了逸尘的预料。

  说话间,就能把话题扯开,而且扯得太远。

  “你跟踪我?”逸尘眯着眼,淡淡的问道。

  “我只是在驿馆外见到过虚云医者而已,你和冰如风离开驿馆,本来就是我安排的,不存在跟踪一说。

  明知会有王者杀手伏击,你怕虚云医者涉险,便故意将其‘斩杀’,做得天衣无缝啊。”

  尽管以调侃的语气,但宫一波流露出的,却是敬佩的神情。

  “虚云前辈本性淳良,不该让他遭遇危机,你不会杀人灭口吧?”

  逸尘目光凌厉,刺得宫一波浑身不自在。

  被人窥破心机,逸尘当然高兴不起来,说出的话也带着火药味。

  “我没有那么不堪,只不过给了虚云医者一些钱财,让他早点离开是非之地。”

  逸尘和飘然,随着冰如风等侍卫们走后不久,虚云就缓缓醒了过来。

  所谓的斩杀,实际上是逸尘为了保全虚云,才刻意释放循环之气,将虚云的血脉运行完全封住。

  以冬侍卫的修为实力,根本查探不出虚云假死,更不会怀疑到逸尘,居然通过这种手段瞒天过海。

  虚云在遭到逸尘攻击的同时,曾经接收到逸尘的暗中传音,以致于苏醒之后,并不感到奇怪。

  虽然不能前往王宫,参与诊治王子殿下的病症,但逸尘给了虚云这辈子都梦寐以求的东西。

  手指上的一枚储物戒指,内装一株极品六阶灵草,只要虚云选择合适的时机,进行闭关冲王,就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成功。

  虚云做了一辈子的医者,上山采药的次数早已数不清,却从来没有采摘到一株五阶灵草,更别说是六阶的了。

  一大把年纪,依然停留在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虚云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更高的修为提升。

  没想到,逸尘给了虚云一个意外的惊喜,使得他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冲王有望。

  宫一波是在虚云隐藏了储物戒指,走出草丛之后,才看见他的。

  见证过逸尘诊治黎大人的事实,宫一波对虚云的去留并不在意,而虚云也坦然告诉宫一波,自己对黎大人的病症束手无策。

  并把自己临时收徒的事情说出来,让宫一波知道,医术高超的医者就是逸尘。

  拿着宫一波送给的大批财物,和逸尘的六阶灵草,虚云喜滋滋的离开了。

  宫一波则由于这一耽搁,赶到回风岩的时候,王者杀手已经准备逃离,双方没有正面接触。

  “花木济世堂的杏老,几个月前被请到了玄冰王国,你能告诉我,他在哪儿吗?”

  逸尘心里一动,冷不丁的问道。

  算起来,杏老失踪也有一段时间了,穆通牧星现在何处,有没有找到杏老,逸尘也不太清楚。

  如果是宫一波派人请来的杏老,就不应该让他接受医术测试。

  以杏老在医者中的名声,宫一波没有理由怀疑他的医术,但到目前为止,宫一波的病情没有得到遏制,又似乎没有经过醒来的诊治。

  “这也是我弄不懂的地方,花木济世堂的弟子说过,杏老曾经被玄冰王国的人请走,可我并没有见到他……”

  身为王子,宫一波自然不会亲自去落英王国,却也不会在请走杏老之后,再派人前往花木堡。

  可问题是,杏老不仅没有为宫一波治病,甚至根本就没有出现在宫一波面前。

  在逸尘诊治黎大人之前,宫一波几乎把杏老列为,最有希望让自己痊愈的医者。

  得知有人捷足先登,宫一波很不甘心,设法在整个玄冰王国境内,查找杏老的下落,却始终没有消息。

  即使动用侍卫长冰如风在江湖上的关系网,也打听不到半点有价值的线索,这让宫一波非常恼火。

  “你是玄冰王国的王子,只要继续查探,迟早会有结果,我只是担心,如果我真的有能力治好你的病情,你就没有心思去查找杏老的下落了。”

  初来玄冰王国,逸尘对各方面都很陌生,就算要找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得到线索。

  相反,如果杏老还在玄冰王国,宫一波的办法总比逸尘要多。

  “不管你帮不帮我,我都要找到杏老,因为这背后一定存在阴谋。”

  宫一波认为,有人刻意抢先请走杏老,目的就是为了不让杏老给自己治病。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5606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