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啥也没说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啥也没说

  侍卫长乃是王族的奴仆,就算冰如风胆子再大,也断然不能对王子动手,否则便是以下犯上罪该万死,更何况,冰如风的侍卫长职位,还是大王子力荐的结果。

  当冰如风看清王者杀手的面容时,除了放任对方离去,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真是我大哥和大嫂,如风,你不会看错吧?”

  宫一波的身体晃了晃,大有体力不支之势,瞪大着双眼,死死的盯住冰如风。

  “千真万确!卑职长期在王宫中当差,对大王子的容貌记得很清楚,哪怕是再过十年八载,也不会忘记大王子的模样。”

  冰如风神色凛然,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

  在冰如风眼里,王子殿下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嫡亲大哥,以王者杀手的身份,三番五次的截杀医者,阻止医者前往王宫。

  但是,冰如风必须要让宫一波打消幻想,面对现实,只有认清对方的面目,方有应对之策。

  “怎么可能……”宫一波神色黯然,嘴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似乎不愿意相信。

  “王子殿下,卑职也不愿意相信,可这是事实啊,卑职不敢隐瞒。”

  冰如风看着颓然的宫一波,悲愤的说道:“大王子原本可以获得储君之位,却由于王子妃一家惨遭灭门,以致于悲伤过度,导致了神智混乱。

  现在王子殿下对储君之位志在必得,也是大有希望,大王子心存嫉妒也是人之常情。”

  所有玄冰王国的人都知道,宫一波和大王**一鸣,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感情好得没话说。

  若不是大王子神智混乱,先是冲撞国王陛下,接着又公然脱离王宫,长达数年之久,国王陛下根本就不会重新考虑储君的人选。

  “不……即便本王夺得储君之位,也是暂替大哥而已,只要大哥回来,他依然是玄冰王国的储君,这一点不会改变!”

  宫一波伤心欲绝,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脸色却越来越狰狞恐怖。

  “王子殿下,冰大人说得对,大王子神志不清,绝对不会明白你的良苦用心,反而阻止王子殿下治病,这件事真令人寒心啊……”

  一旁的冬侍卫,最不擅长劝人,即使是说出口,让人听了也不是宽慰之语:“只有尽早将大王子捉拿归案,才能确保无忧。”

  对于大王**一鸣的遭遇,冬侍卫也表示过同情,甚至还央求宫一波设法查清慧颖一家被杀的真相,给宫一鸣和慧颖一个公道。

  然而,当两位王子殿下处于对立面的时候,冬侍卫觉得他们彼此之间,必须要有一个了断。

  “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们两个听好了,谁要是说出去,谁就犯了灭门大罪!”

  宫一波挣扎着坐起来,强忍着身体上和精神上的折磨,态度坚决的警告道。

  在任何时候,宫一波都没有想过,要对自己的大哥下手,不管事实真相如何,都不能被其他人知道。

  不然的话,宫一鸣极有可能会面临丧命的危机,事情将变得不可收拾。

  “是,卑职遵命。”冰如风和冬侍卫二人,跪倒于地,郑重的应道。

  尽管有朝廷律法,但说到底这是人家兄弟之间的纠葛,与其他人无关。

  无论是冰如风,还是冬侍卫,都没有理由违背宫一波的意思,将王者杀手的事情公之于众。

  “起来吧。如风,你们俩去准备一下,等我稍稍恢复一点,两天后回王宫。”

  宫一波打了个手势,就把冰如风和等我打发走了。

  “逸团长,你觉得冰如风的话……”

  等二人走后,宫一波寻思了一会儿,决定和逸尘聊聊。

  “你怀疑我说的?”逸尘不动声色,淡淡的说道。

  关于王者杀手的身份问题,逸尘和冰如风的说法截然相反,不可能同时存在。

  “我信你说的,只是不清楚冰如风为什么要撒谎。”

  宫一波苦着脸,无奈的耸耸肩。

  从感情上说,宫一波无法接受宫一鸣是王者杀手。

  从掌握的情况看,逸尘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欺瞒宫一波。

  但是,冰如风说的有鼻子有眼,而且还强调是亲眼所见,似乎很有说服力。

  “虽然宫一鸣不招人喜欢,可慧颖是我兄弟,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取悦你,或者想获得什么,而是看在你对宫一鸣的兄弟之情上。

  至于冰如风干嘛要谎言欺骗,好像跟我没啥关系吧。”

  官场上的事情最为复杂,远不如江湖上恩怨分明,或许冰如风有难言之隐也未可知。

  逸尘无意插手玄冰王国的王子争斗,自然就没兴趣揣摩冰如风的用意了。

  “那倒不一定,你有没有想过,冰如风根本就不认识你,凭什么就能揭穿你的身份?”

  力竭虚脱的宫一波,深知自己处在某个阴谋之中,只有通过看似无关的人,提供的意见和建议,才能做到冷静沉着。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自古以来,往往最难以做到的,就是脱离困局之中,以旁观者的目光去分析问题。

  “我的身份迟早会有人知道,再说了,我用小逸这个名字,只是不希望应酬有些事情,并非招摇撞骗……”

  话虽如此,逸尘也对冰如风一口叫出自己名字颇感惊讶,毫无交集的人,冰如风又是王宫侍卫长,竟然在短短的几天内,把逸尘的身份摸清楚,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是不是招摇撞骗我不知道,但一个医者而已,冰如风哪儿来的那么大兴趣,除非你跟他有仇。”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宫一波就是要从冰如风查探逸尘身份这件事,找到冰如风欺骗的原因和目的。

  “我倒认为,冰如风和王子殿下有仇。”一向不愿意多嘴的飘然,忽然开口说道。

  从冰如风进入山洞开始,飘然就一直在打量着冰如风。

  尽管双方的修为实力相距甚远,但飘然有了木丹果转化成的几十年功力,释放出的精神力探知,并不弱于冰如风。

  更重要的是,冰如风的注意力击中在宫一波和逸尘身上,没有精力来感应到飘然的查探。

  冰如风指认宫一鸣和慧颖是王者杀手时,脸上有过短时间的反常表现,飘然一点不落的尽收眼底。

  “飘然姑娘,怎么说?”宫一波被飘然说得一愣,随口问道。

  “冰如风查探逸尘的底细,要么是为了王子殿下你,要么就是为了他自己,如果这两者发生冲突,会怎么样呢?”

  飘然说到一半,没有继续解释,而是把问题返回给宫一波。

  身为王宫侍卫长,冰如风不可能不关注储君争夺,而且,极有可能会给自己选择一位主子,以便谋求更好的发展。

  若是选择宫一波,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双方之间的利益不会冲突。

  反之,冰如风的动机,可就没那么单纯了。

  “你是说,冰如风他……”宫一波从来也没有想到过这些,被飘然一提醒,不由得沉思起来。

  数十年的官场经验,使得冰如风对每一位王族成员都非常尊重。

  在官员中,冰如风的口碑很好,也是诸多官员的膜拜对象。

  宫一鸣没有离开王宫的时候,冰如风对大王子言听计从,却并没有伤害过其他王子。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冰如风感恩于宫一鸣的推荐,所做出的一份报答。

  即使是宫一鸣失踪之后,冰如风也不止一次的寻找大王子的下落,虽是无功而返,却赢得了同僚的交口称赞,齐夸冰如风知恩图报,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近几年,宫一波和二王子竞争储君之位,冰如风并未像朝中众多大臣那样,选择哪一位王子殿下作为主子,从而为其出谋划策。

  相反,冰如风对二王子和三王子,基本做到了一视同仁,绝不会参与到这哥俩的争斗之中。

  宫一波差遣冰如风很容易,但若是涉及到二王子,冰如风就坚决推脱拒绝,即使受到宫一波责罚也坚持立场。

  同样的,冰如风有几次告假养伤,据说都是二王子怀疑冰如风和宫一波勾结串通,而出手惩治的。

  即便如此,冰如风依然高调的保持中立,做好王宫侍卫长的本职工作。

  就拿王者杀手这件事来说,冰如风在对方逃离之后,还紧追不舍,就是在履行王宫侍卫长的工作职责。

  一旦发现王者杀手是‘大王子’,冰如风再一次选择回避,可见其态度之坚决。

  “我什么也没说,你是王子殿下,如何判断和我无关。”

  飘然伸出白皙的小手摇了摇,不再给宫一波提供意见。

  有些话点到即可,说多了反而不美,聪慧的飘然岂能不懂。

  “冰如风一进山洞,就大声叫喊王子殿下,说明他早就怀疑你躲在这里了。

  还有,你说这个山洞隐秘,除了宫一鸣之外无人得知,但实际上,冰如风是有备而来,所以……我啥也没说。”

  等飘然停下,逸尘又火上浇油,给宫一波加加温。

  冰如风肯定有问题,这一点毫无疑问,否则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疑点了。

  至于他的具体立场,绝不会是倾向于宫一波这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56161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