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无耻至极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无耻至极

  冰如风与雪猿激战,目的应该是为了保护宫一波周全,却不能得到宫一波的一个赞赏。

  即便渴望痊愈,也不能把所有的危险都加在冰如风一人身上,宫一波这样做,似乎与王子殿下的身体难以匹配。

  “以冰如风的修为实力,对付雪猿绰绰有余,不用宫一波操心。”

  逸尘微微一笑,轻声向飘然解释道。

  作为旁观者,逸尘从之前的战斗中,看出了冰如风的实力。

  到目前为止,雪猿几番攻击,都没有占据上风,而冰如风似未倾力而为,仅仅施展出部分功力而已。

  两相比较,逸尘认为冰如风的实力远在雪猿之上,若是放手一搏,击败雪猿不算难事。

  “可……冰如风和雪猿同时受伤,看起来还是冰如风的伤势更加严重一些。”

  飘然不解,长剑王兵刺中雪猿左掌,不过是皮肉之伤,但没入冰如风肩胛的坚冰,显然制约了他的发挥。

  即便是局面上,双方也处在势均力敌的境地,飘然看不出冰如风的胜机。

  “冰如风留有余力,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和飘然的单纯不同,逸尘对冰如风的表现颇有怀疑。

  如果说,冰如风是为了宫一波的安全,就应该速战速决,将雪猿击退方为上策。

  但是,迄今为止,冰如风所施展出的,无非是一般切磋时的漫不经心,绝不是生死一搏的态势。

  以冰如风的修为实力,要是把全身功力全部施展开来,加上品级不错的长剑王兵,早就能获得胜利。

  令人意外的是,冰如风像是有意戏弄雪猿,并激发雪猿的斗志和怒火。

  事实上,逸尘的推测很有道理,冰如风和雪猿的较量,根本就不是表现在大家面前的样子。

  怒气冲天的雪猿,越来越狂躁,特别是见到流淌着的血液之后,更是歇斯底里。

  红黑相间的眼珠,只要瞥到左掌的殷红,雪猿庞大的身躯就会莫名颤动,眼里闪现出厉色,大有一举吞下冰如风之势。

  反观冰如风则不急不缓,在造成了双方鲜血淋漓的事实后,并未有进一步的凌厉攻势。

  而是以逸待劳,等雪猿挥舞着双掌,咆哮着扑来,才被动的应战。

  “啊……”忽然,冰如风发出一声惊呼。

  或许是过于轻敌,冰如风稍有不慎,就被雪猿的掌风波及。

  尽管双方相距数十米,但雪猿身高臂长,释放出的能量涟漪甚是强劲。

  趁着冰如风漫不经心,雪猿的巨掌挟裹着战王强者的能量威压,如同泰山压顶般的轰然而至,将冰如风笼罩在能量范围之内。

  嗡~~

  即便是实力弱于冰如风,雪猿照样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战机,对冰如风实施绵延不断的连续攻击。

  掌风激荡起的冰雪,在旷野中形成一道巨大的能量漩涡,星星点点的光芒,刺得冰如风眼花缭乱。

  不经意间,冰雪的碎末劈头盖脸的,把冰如风紧紧包围,阴森森的杀气侵蚀着他的面颊,就像利刃划过引起阵阵刺痛。

  嗖~~

  雪猿的不懈努力,终于得到回报,身为玄冰王国王宫侍卫长的冰如风,也难以承受雪猿的猛烈攻击。

  只能将身形一掠,用了个逃字诀,从雪猿的巨掌控制范围内强行冲出。

  “飘然小心——”逸尘用身体挡在飘然的身前,掀开马车的布帘。

  时刻关注着事态发展的逸尘,意外的发现,冰如风慌不择路之下,居然把身躯大得如同小山般的雪猿,引到了自己所在的马车附近。

  逃跑中,冰如风甚至扭头看了看,雪猿跟进的速度以及方向,却没有选择好路线,径直的冲向逸尘和飘然。

  轰——

  一声巨响过后,行驶着的马车戛然停下。

  地面上出现了红白相间的色彩,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

  修为达到战帅级别的车把式,以及长期奔波于冰天雪地的健壮马儿,都被跟随冰如风而来的雪猿击毙。

  “好凶的孽畜!”冰如风一边没命的狂奔,一边恨恨的骂道。

  饶是冰如风实力强劲,也架不住雪猿蛮不讲理的强攻,仗着皮糙肉厚抗击打能力超强,雪猿硬是把冰如风逼得乱了方寸。

  在逸尘和飘然所在的马车附近东躲西藏,依然不能摆脱雪猿的紧追不舍,无奈的冰如风,唯有背靠马车将自身功力尽数释放。

  经过了一番追逃,冰如风凭借着速度快于对方,占据了有利地形,并借助于雪猿对车把式袭击的空隙,调整好心绪。

  嘭!

  毕竟是中阶战王的实力,虽处慌乱之中,冰如风也能尽可能的展示出凌厉的手段。

  一股浑厚汹涌的能量涟漪,自冰如风体内溢出,在马车前形成一道坚实的屏障,与雪猿巨掌所激荡起的滔天威压,进行了正面接触。

  一阵地动山摇,距离马车不远处的坚硬地面,赫然呈现出一个直径达到数丈的大坑。

  凝聚在地面的冰层,以及地下的随时泥土,都随着能量涟漪的肆虐,而飞到空中。

  原本空旷无垠的冰寒之地,就这样被‘迷雾’覆盖,无数细小的微尘,竟然散发出令人生畏的森森杀气。

  即便是身处马车之中,逸尘和飘然也明显感觉到了一丝阴冷。

  呜嗷~~

  雪猿的一声嚎叫,和马车的粉碎几乎同时发生。

  两股纵横激荡的能量涟漪,波及到逸尘和飘然所在的马车,以竹木结构为主的马车,根本经不住王者之气的侵袭,被毁已是无法避免。

  但是,马车并非被能量涟漪轰碎,而是逸尘有意为之。

  尽管不清楚冰如风为何从优势转为劣势,却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冰如风将雪猿引过来,绝不是为了自己逃命那么简单。

  正常情况下,就算冰如风不敌雪猿,也完全有从容离去的机会,没有必要仓惶逃遁,以致于危及到逸尘和飘然。

  雪猿性情狂躁,攻击力强,面对一般的初阶战王,当然胜券在握,但在冰如风这样的强者面前,能够自保已属不易。

  若不是被激怒之后失了心性,雪猿断然不敢毫无防守的倾力进攻,使得冰如风趁隙对其实施伤害。

  按理说,冰如风有过对阵雪猿的经验,应该不会重蹈覆辙,把雪猿的最强实力激发出来。

  可实际上,冰如风不仅利用雪猿对鲜血的敏感,调动起狂野的兽.性,不管不顾的发动攻击。

  而且还恰到好处的被雪猿击伤,从而狼狈逃窜,顺便把逸尘和飘然拉到战局中来,以达到冰如风的某种目的。

  “冰如风,你个卑鄙小人,无耻至极!”逸尘一掌摧毁马车,和飘然一起掠入空中,嘴里还不屑的骂道。

  如果换成冬侍卫,即使竭尽全力也难与雪猿抗衡,逃到马车附近寻求逸尘的帮助,倒也说得过去。

  但冰如风乃中阶战王,对战实力不如自己的雪猿,居然四下逃窜,显然不合常理。

  吼——

  逸尘的喝骂没有得到冰如风的回应,却引起了雪猿的浓厚兴趣。

  如塔般的身体,高高的矗立在逸尘和飘然面前,硕大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着,闪烁出盛怒之下流露出的狂暴之气。

  “这家伙找不到冰如风,看样子要把气撒到我们头上了。”

  逸尘把飘然轻轻往后一拉,环顾四周,早已不见了冰如风的踪迹。

  “这……我们去找冰如风,顺便把雪猿带过去……”

  被逸尘一说,飘然没来由的就是怒气上升,嘀咕道。

  明明是冰如风招惹了雪猿,自己却逃之夭夭,将战火引到这里,如此混账的家伙,简直出乎了飘然的预料。

  天真的飘然,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雪猿的攻击目标,重新转移到冰如风身上。

  “冰如风是中阶战王,真要离去的话,我们谁也阻止不了……也罢,就让我来见识见识雪猿的实力吧。”

  逸尘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

  从雪猿现身的那一刻起,逸尘就冷眼旁观,对冰如风的举动多有疑虑。

  调动冬侍卫,在第一时间赶着马车远离险境,又刻意惹怒雪猿,偏偏没有出手将其击退,反而尽可能的火上浇油,使得本就缺乏理智的雪猿,更加神智混乱。

  种种迹象表明,冰如风没安好心,或许是想借雪猿的巨掌,对逸尘和飘然实施攻击。

  怒过,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解决眼前的危机。

  倏~~

  逸尘身形一动,抢在飘然之前,冲向雪猿。

  通过观察,逸尘确信雪猿的修为不到中阶战王的级别,若是小心应对,或许能有一战之力。

  嗖嗖……

  与此同时,失去了冰如风这个目标,雪猿便把一股怒气撒向逸尘。

  双掌交错之间,一片冰雾涌出,以铺天盖地之势,向逸尘笼罩而来。

  生活在北方的寒冷冰原,雪猿修炼的自然是带有水属性的功法。

  虽是轻描淡写般的举手投足,但雪猿的眼神中,依然充满了浓浓的杀气。

  一粒粒指甲盖大小的冰珠,经过了雪猿的酝酿之后,显示出无比的威力,大有轰杀逸尘之意。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5627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