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看谁求谁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看谁求谁

  “你们和冥河有过节,不愿意把那些海洋生物纳入自己的部属,所以……”

  逸尘很有耐心,很配合的等着雪豹将军做完这一切,才冷冷的说道。

  雪豹将军一露面,就对海象海豹等言语粗暴,凶神恶煞的,明显不像长官对下属的态度。

  “这……你怎么知道?”

  虽然贵为雪豹将军,可在逸尘面前还是显得幼稚,被逸尘冷不丁的破坏了雅致,雪豹将军一脸愠色。

  却又条件反射般的范围一句,心里还暗暗吃惊。

  这小子第一次进入冰极之川,还是被强行弄进来的,却能一眼看出自己的内心所想,雪豹将军不禁对逸尘刮目相看。

  “你也是从冥河逃出来的,被人收留之后,却不肯接受其他同类,遭到那个收留你的人呵斥,你觉得委屈……”

  逸尘不理睬雪豹将军,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知道的还有很多,只不过懒得说出来而已。”

  雪豹将军的脸色变化,一点都没有瞒过逸尘。

  以逸尘的闯荡经历,很轻易的就判断出对方心理,特别是雪豹将军的自然流露,更加让逸尘心里有底。

  “你认识白熊尊者?”

  雪豹将军一愣,随即否定道:“不可能,如果真认识,白熊尊者就不会把你们俩抓到冰极之川了。”

  白熊尊者收留自己的事情,外界很少有人知道,逸尘初来乍到,没理由对这件事如此清楚,除非是白熊尊者告诉他的。

  但是,雪豹将军曾听白熊尊者亲口说过,谁也不能随意泄露这个秘密,否则一旦被冥河的强者发现,冰极之川将会面临重大危机。

  雪豹将军圆瞪豹眼,疑惑的打量着冰柱中的逸尘,暗自揣测着。

  “别乱猜了,告诉我白熊尊者是谁,现在在哪儿,我就把知道的说给你听。”

  逸尘忍住笑,一本正经的把雪豹将军往沟里带:“不过,你未必知道这些。”

  顶着一颗硕大的豹头,却缺乏足够的灵智,被逸尘三言两语一忽悠,立马就泄露了许多秘密。

  收留雪豹将军的是白熊尊者,这位白熊尊者究竟是冰极之川中的何种存在,为什么要将逸尘和飘然抓来。

  逸尘和白熊尊者素未谋面,当然不存在恩怨纠葛,莫名其妙的落入冰极之川,总该有个交代吧。

  “谁说我不知道?白熊尊者是冰极之川的主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一般人根本见不到……”

  雪豹将军顺着逸尘的话就往下说,忽然觉得不太对劲,连忙调转话头反问道:

  “赶紧说,你还知道什么,比如,你是怎么得罪白熊尊者的。”

  在冰极之川,谁都知道白熊尊者是这里的主人,这一点不算秘密。

  让雪豹将军奇怪的是,逸尘都是阶下囚了,为啥还要问这些。

  “我不就是跟雪猿打了一架嘛,又没有斩杀雪猿,就被你弄到这里,你还装着无辜……”

  除了雪豹将军主动提供的线索之外,逸尘对冰极之川以及雪豹将军的情况一无所知,哪有对方需要的消息。

  见雪豹将军追问得急,逸尘只好临时找个理由搪塞。

  毕竟雪猿和雪豹都是生活在北方的物种,说不定会有些牵扯,就算彼此毫无关联,逸尘也没有说谎。

  “切!就凭你也是雪猿的对手……把你们弄下来也不是我干的,是白熊尊者……”

  话未说完,雪豹将军瞬间变脸,龇牙咧嘴的暴怒起来:

  “可恶的人类,搞了半天你啥也不知道,该死!”

  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雪豹将军总算明白过来,逸尘仗着伶牙俐齿,把自己骗得团团转,该说的不该说的,一股脑儿的都交出去了。

  和雪猿交手,根本就不会惊动白熊尊者,何况以逸尘和飘然的修为实力,基本不可能从雪猿那儿讨得便宜。

  再说了,地面撕裂,逸尘和飘然坠落冰极之川,原本就是白熊尊者所为,跟自己没有半个金币的关系。

  被逸尘欺骗,雪豹将军深感屈辱,不由得涨红着脸,将手掌提至空中,对着禁锢逸尘和飘然的冰柱,就要采取行动。

  “慢着——”逸尘见势不妙,只能出言制止。

  “死到临头,你还有什么话说?”话虽如此,雪豹将军的手掌还是缓了缓,并没有立即释放能量。

  眼神中的愤怒没变,但表情在犹豫,似乎要考虑周全以后,方可下手。

  “你不也是啥也不知道么,岂不是和我一样该死?”

  逸尘嘴里狡辩着,却暗中和十三交流,想要化解眼前危机。

  遇到这样的莽汉,光靠三寸不烂之舌,恐怕难以蒙混过关。

  随手一挥,就能用冰柱禁锢逸尘和飘然,足以说明,雪豹将军的修为实力远在雪猿之上。

  若不谨慎应对,根本没有逃脱的希望。

  “我当然知道,虽然白熊尊者说过,留下医者而不斩杀,但是……”

  被逸尘质问,心里难免生气,一生气老毛病就犯了。

  雪豹将军怒气冲冲的吼道:“你招惹我了,必须承担后果,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这就废去你的修为,让你永远记得教训!”

  有了白熊尊者的命令,雪豹将军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要了逸尘的命。

  不过,遭到逸尘戏弄,这口气得出,雪豹将军犹豫再三,决定给逸尘‘小惩大诫’,保留性命,废去修为。

  “原来是这样,你居然敢忤逆白熊尊者,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到了这个时候,逸尘才知道是医者的身份出了问题。

  好在雪豹将军不敢违抗白熊尊者的命令,逸尘和飘然二人的性命算是保住了。

  逸尘有些纳闷,白熊尊者是冰极之川的主人,按理说不会和宫一波扯上关系,更没有理由参与到阻拦医者的行动中去。

  雪豹将军的修为实力,都已经达到了战王高阶的境界,正常情况下,白熊尊者应该是超级强者才对。

  堂堂一方之主,又是超级强者,白熊尊者犯不着去讨好玄冰王国的任何一个人,即使是玄冰王国的国王陛下,也没有资格调动白熊尊者为自己办事。

  然而,雪豹将军的话不像是信口胡诌,若没有白熊尊者的指令,以目前雪豹将军的恼羞成怒,只怕一掌劈死逸尘也不为过。

  逸尘吓唬雪豹将军,只不过是为自己争取时间而已,并没有打算改变对方的决定。

  “只要不杀你,就不算抗命,嘿嘿,怕了吧……告诉你,怕也没用!”

  果然,觉得清醒过来的雪豹将军,根本就不吃逸尘这一套。

  尽管长着人类的身体,但雪豹将军毕竟还是兽类,向来有仇必报,废去逸尘的修为,既没有违抗命令,又为自己报了仇。

  如此一举两得的办法都能想得到,连雪豹将军自己,也差点翘起大拇指,夸赞自己一番。

  “你……”不等逸尘再辩,雪豹将军就已经动手了。

  吱吱嘎嘎……

  雪豹将军手掌微动,逸尘和飘然就觉得身上一紧,冰柱的密实度迅速提升。

  被困于冰柱之中的二人,眼见着深蓝色光芒的萦绕在冰柱周围,刺骨的寒冷,以及紧密的压榨,使得他们浑身酸痛。

  “啊……”虽然强忍着痛苦,不愿给逸尘增添负担,但飘然还是不小心叫出了声。

  “雪豹,既然你不肯放过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逸尘咬牙切齿,将意念集中,释放热量保护飘然的同时,对着雪豹将军吼道。

  “不用客气,好好享受吧,再过百八十年,或许你还有跻身王者行列的机会,哈哈……”

  看着逸尘想要困兽犹斗,却又无计可施,只能逞口舌之能,雪豹将军畅快的大笑着。

  一边催动着深蓝色光芒,继续加强对逸尘的禁锢,一边期待着逸尘叫苦求饶的那一刻:

  “要不,你求我吧,说不定我一高兴,就放过你了。”

  雪豹将军头脑简单,原本就和逸尘无冤无仇,只是逸尘太可恶,屡次欺骗自己,这才结下梁子。

  如果逸尘真的低声下气求饶,让雪豹将军的心理得到平衡,说不定就可以化解眼前的危机了。

  “那就看看谁求谁吧!”

  即便面临绝境,求饶也不是逸尘的风格,更何况他已有了应对之策。

  啪——

  下一刻,禁锢在逸尘和飘然身体周围的冰柱,毫无征兆的爆裂。

  一粒粒深蓝色的碎冰,如同天女散花般的铺天盖地,在冰极之川的空中飞溅。

  一道淡淡的光芒闪过,粗壮的冰柱缤纷瓦解,逸尘和飘然二人的身体,忽然间恢复了自由。

  “啊……噗!”

  没有预料到局势突然反转的雪豹将军,被破碎的冰粒击中全身。

  那颗硕大的豹脸,瞬间变得鲜血淋漓,满天繁星般的冰粒嵌入脸皮,雪豹将军的麻脸由此形成。

  不仅如此,遭到能量反噬的雪豹将军,咽不下冲到喉咙里的逆血,只得大口大口的喷将出来。

  光洁平滑的地面,变得丰富多彩,鲜血喷洒在冰面,画出一朵朵鲜艳的红色花朵。

  雪豹将军的身形剧烈颤动,一双豹眼直勾勾的,像看怪物似的瞪着逸尘,甚至忘记了运功抵抗。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56426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