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赶紧放手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赶紧放手

  事关重大,玉蚌不能给胖熊和雪豹将军之间,有过多的交流。

  来此之前,胖熊和雪豹将军一定不会知道,玉蚌是为两位医者而来,自然不存在提前准备。

  “蚌……不错,一男一女,说是医者,可我不信。”

  尽管是低着头,但雪豹将军还是斜着眼睛,悄悄往上看,瞄了一眼胖熊之后,才回答玉蚌的问题。

  “为何不信?”

  “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类,有初阶王者的修为,已经属于奇迹了,怎么可能还是医者呢?”

  “那……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他们嚣张狂妄,对我大肆讥讽,实在忍不住了,所以才……”

  雪豹将军告诉玉蚌,逸尘和飘然坠落之际,他以冰柱困住二人,本想将二人交由白熊尊者处置。

  却不料,这两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小辈,居然讥笑雪豹将军人不人豹不豹的,简直就是不伦不类。

  雪豹将军向来脾气暴躁受不得气,闻听此言当即怒不可遏。

  几番警告无果,反而引得二人越发狂妄,把雪豹将军连同整个冰极之川都骂了个遍。

  是可忍孰不可忍,雪豹将军气急之下,还保持着一丁点的冷静,准备废去逸尘和飘然的修为,以示惩罚。

  然而,逸尘趁着雪豹将军撤回冰柱的空隙,不自量力的发动进攻。

  “所以你就把他们杀了……尸首呢?”

  玉蚌顺着雪豹将军的话说下去,却冷不丁的转移话题。

  “被我一怒之下,轰成齑粉了。”

  雪豹将军被玉蚌的思维跳跃吓了一跳,幸好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否则就露馅了。

  在被将领带来宫殿的路上,雪豹将军就接到了胖熊的暗中传音,要他按照指令行事,不得胡言乱语。

  尽管暂时还不明白胖熊此举的意图,但雪豹将军连问都没问,就老老实实的配合起来。

  “轰成齑粉,嗯,以你的修为实力,确实有这个能耐,那……你身上的伤,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个……”雪豹将军可怜巴巴的,把目光转移到胖熊脸上,犹豫着。

  面对玉蚌东一榔头西一棒式的质问,雪豹将军有点头大,好在有胖熊作为后盾,还不致于乱了阵脚。

  雪豹将军犹豫的态度,也是胖熊要求的,如果应答过于轻松,不符合雪豹将军莽汉的性格。

  “是我打的。”胖熊很淡定的接过话头,很自然的说道。

  从玉蚌要见逸尘的那一刻起,胖熊就在琢磨着应对之策,出于对玉蚌的了解,能考虑到的都考虑到了。

  只要雪豹将军配合一点,胖熊相信,瞒过玉蚌不算太难。

  “哦?”听到胖熊这样说,玉蚌慢慢抬头,看了看雪豹将军,又看了看胖熊。

  身为冰极之川的主人,胖熊的脾气也是十分暴躁的。

  虽然以爱护下属著称,但偶尔为了惩罚放错的将士,痛揍一番也在情理之中。

  只不过,玉蚌有些好奇,雪豹将军伤痕累累,明显是被下了重手,这与胖熊的惩罚手段,似有不同之处。

  “雪豹这个混蛋,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若是轻饶,岂不是坏了规矩。”

  胖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目光中还存留着一丝严厉。

  先是不服从安排,胖熊考虑到雪豹将军原本就来自冥河水族,就让雪豹将军将那些海洋生物收为部下,这样便于管理。

  但是,雪豹将军推三阻四不愿意接受,一会儿嫌海洋生物们修为太低,一会儿又说海象海豹们讲不出人类语言,交流起来非常麻烦。

  就这一件事,足以让胖熊大发雷霆,还没有处罚呢,雪豹将军又无视胖熊的命令,擅自轰杀两位医者。

  两罪并罚,雪豹将军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尊者,属下不敢了……还请尊者开恩,帮我恢复修为……”

  雪豹将军诚惶诚恐,磕头如捣蒜。

  虽说雪豹将军头大无脑,这时候却灵光乍现。

  被逸尘释放出的碧寒牌能量击伤,雪豹将军硬生生跌落一阶修为,就算是闭关修炼,怎么着也要花上几十年的时间。

  以胖熊的性格,是不会轻易帮助一个犯错的属下恢复修为的。

  雪豹将军当着玉蚌的面提出,就多了几分希望,好歹自己也在配合胖熊糊弄玉蚌,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更为重要的是,胖熊对玉蚌旧情难舍,当然不愿意在玉蚌面前丢了这个面子。

  “恢复修为?”

  玉蚌闻言一愣,伸出小手,轻轻地搭在雪豹将军的腕上。

  “哼!咎由自取,打落一阶修为,只是给你一次警告,下次再敢违抗命令,你的脑袋保不齐就没了。”

  出乎雪豹将军的预料,胖熊一口回绝自己的请求。

  “果然……大白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玉蚌收回手,媚眼忽闪,轻启朱唇:“雪豹是你的属下,修为跌落对你没有好处,不如给我一个面子,饶过雪豹吧。”

  言辞恳切,媚态十足,玉蚌心里却在思索着。

  雪豹将军浑身血污,有的地方的血迹已经干涸,显然不是新鲜伤口,看来不像是胖熊设圈套骗人。

  加上雪豹将军的修为确实受损,而且并非自残,感觉像是受到超级强者的能量冲击,才造成了这样的惨状。

  之前的怀疑瞬间没有了依据,玉蚌觉得自己谨慎得过了头,对胖熊多加防范,似乎有些不公。

  “这……斩杀两位医者,坏了我的名声,难道不该严惩吗?”

  胖熊似有为难之意,声音却不再洪亮,低着头嘀咕着。

  “我知道,你死要面子,其实你应该感谢雪豹,帮你处理了麻烦。”

  玉蚌巧笑嫣然,放下心中石头的感觉真好,以致于愿意为自己最讨厌的雪豹将军求情:

  “如果不是雪豹轰杀了两位医者,此刻你就要亲手将他们斩杀,岂不是更加为难……所以,雪豹不仅无过反而有功,应该奖赏才是。”

  连玉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学会了拉拢人心,而且是在拉拢冥河水族的叛将。

  一直以来,除了对胖熊以及沙光之皇和颜悦色之外,玉蚌几乎没有给过其他人好脸色。

  今天能够顺利完成沙光之皇交给的任务,即使看着雪豹将军那张血迹斑斑的臭脸,也比平时顺眼的多。

  “既然玉蚌妹妹开口,胖熊恭敬不如从命,雪豹你先退下,等哪天有空,本尊亲自帮你恢复修为。”

  胖熊从善如流,顺便把雪豹将军支走。

  “多谢尊者!多谢蚌……玉蚌姑娘!”

  忍着浑身的疼痛,如蒙大赦的雪豹将军,忙不迭的磕头致谢,继而转身离去。

  幸好玉蚌没有继续追问,否则雪豹将军不敢保证,会不会露出马脚。

  是非之地不能久留,尽管修为跌落,可雪豹将军心情舒畅之下,步履却也矫健至极,只是眨眼之间,就从宫殿的门口消失。

  “玉蚌妹妹,不知道沙光之皇还有什么吩咐?”

  不只是雪豹将军庆幸,就连胖熊自己也是暗呼好险。

  想不到,平时傻不里叽的雪豹将军,关键时刻十分机灵,把玉蚌的注意力吸引到修为跌落上来,从而淡化了医者被杀的细节。

  仅凭这一点,胖熊也必须好好的奖赏雪豹将军,恢复修为只是小事一桩。

  “大白熊,除了带来沙光之皇的旨意,我就不能来冰极之川么?”

  玉蚌一脸娇笑,目光顾盼流转,仿佛要把胖熊融化其中。

  “这……我说错话了,该打。”

  胖熊目光一滞,心念电动之下,不等玉蚌反应过来,就抓住玉蚌的纤纤玉手,往自己脸上打去。

  柔若无骨的小手,拂过胖熊面颊,淡淡的幽香传入鼻息,胖熊如坠美梦之中。

  “谁要打你了,赶紧放手,免得被你的属下看到。”

  话虽如此,玉蚌却没有收手的意思,任凭胖熊紧紧握住。

  两人原本就是老相好,偶尔亲昵一下也不算什么,何况这里是冰极之川,外面的人是不能随意进出的。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敢踏入宫殿一步。”

  胖熊刚要将紧贴上来的玉蚌拢入怀中,却忽然止住了行动,脸色有些尴尬。

  好不容易糊弄过去,一时兴起,竟然把逸尘和飘然偷窥的这一茬给忘了。

  要不是玉蚌无意中提醒,胖熊只怕忍不住,就要把宫殿当成洞房,与玉蚌成其好事了。

  “算了,我还有事,回头再来看你。”

  玉蚌没有在意胖熊的态度,对于她而言,目前的胖熊,不过是旧识而已。

  新欢有的是,要不是为了医者的事情,玉蚌可没兴趣老往冰极之川跑。

  “玉蚌妹妹,沙光之皇一定要插手玄冰王国事务吗?”

  胖熊见玉蚌告辞,正合心意,却又试探着问道。

  “大白熊,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沙光之皇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

  玉蚌停住脚步,粉面微嗔,警告道:“上次的事情,我已经在沙光之皇面前竭力为你开脱,要是再有下一次,恐怕我也保不住你了……”

  为了是否强留和斩杀医者,胖熊和玉蚌起过争执,虽然最后双方各退一步达成共识,但玉蚌在中间到底发挥了怎样的作用,胖熊不得而知。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5924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