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这有点绕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这有点绕

  “白熊尊者闭关修炼,我们必须要等他出关之后,才有离开冰极之川的机会。.”

  牧星两手一摊,无可奈何的道:“虽然这里有免费的食物,和上好的修炼资源,但我还是希望,尽快出去寻找师尊。”

  冰极之川虽好,终究是别人的地盘,寄人篱下的感觉暂且不,牧星和穆通二人挂念着杏老的安全,人在冰极之川,心早已飞了出去。

  所以,相对于其他医者,二人的修为长进只能是差强人意,根本算不上突飞猛进。

  “穆大哥,牧星,你们好好修炼,等有机会出去,再找杏老不迟。”

  逸尘没有戳穿胖熊的谎言,便笑着安慰二人。

  如果真的出真相,或者放他们出去,反而害了穆通和牧星的性命。

  以穆通和牧星的修为实力,无论哪一位王者杀手,都能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将二人轻易斩杀。

  到时候,杏老还没有找到,穆通和牧星二位,却先命丧黄泉了。

  “逸尘兄弟,飘然姑娘,以你们俩的修为,居然也被地陷给弄进来了,不如,我们住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穆通大大咧咧,原本就欣赏逸尘,即便是一同落难,也希望接近一点。

  “穆通师兄,逸尘和飘然可是两口子,怎么可能和我们……”

  牧星见逸尘面露难色,心下了然。

  “咳……看我这脑袋,就是转不过来弯儿。”

  穆通羞赧的挠了挠头,讪讪的道。

  这二位哪里知道,冰极之川的将士们,所的那一套纯粹就是糊弄人的。

  白熊尊者压根就没有闭关修炼,所谓的引力,正是白熊尊者所为。

  隐瞒真相,使得被困于冰极之川的所有医者,都把白熊尊者当成了天底下最豪爽的好心人。

  “我们另有住处,准备明天闭关修炼一段时间,特意在今天出来走走,能遇见你们俩真的很开心。”

  不等逸尘话,飘然就主动给穆通解释。

  在这个时候,要是实话实,反而不好,越是回避却越是太平。

  “嘿嘿……你们俩是战王强者,受到的待遇果然要好很多,我们这里都是十几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

  穆通自嘲的道:“好在房间宽敞得跟宫殿似的,倒也不算拥挤。”

  向来就老实的穆通不会想到,像飘然这样俊秀靓丽的女孩子,居然也能面不改色的撒谎。

  “那……我们先走了。”

  逸尘心不在焉的应付着,牵着飘然的手,向穆通牧星二人告辞。

  既然确定杏老没有进入冰极之川,也就没有什么好查探的了。

  “怎么样,见到朋友了吗?”

  见逸尘和飘然的情绪有点低落,胖熊也就感觉到了结果。

  “你准备如何处置这些医者?”逸尘答非所问。

  胖熊一愣,随即答道:“先让他们在此修炼,等安全了再送出去。”

  “什么时候会有安全?”

  “这……”

  实话,胖熊自己也不知道,这些医者会不会还有安全。

  按照玉蚌传达的意思,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最好将所有医者全部斩杀。

  是胖熊极力反对,才争取来目前的局势,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冰极之川没有人会伤害到他们。

  至于沙光之皇所的一两年时间,谁知道是不是托辞,万一到时候沙光之皇变卦,这些医者仍然逃不出沙光之皇的手心。

  “你希望他们安全吗?”

  “废话,我好生伺候着,就是怕他们想着离开,以致于遭到不测。”

  胖熊很奇怪,逸尘明知道冰极之川对这些医者照顾的很到位,干嘛还要这样问。

  “白熊尊者,送我们出去。”逸尘突然话锋一转,近乎命令的口气。

  “什么……你想死我还不想惹麻烦呢。”

  胖熊两眼一翻,瓮声瓮气的吼道。

  才把玉蚌糊弄走,要是逸尘出去被玉蚌现,岂不坏了事儿。

  “我的命我自己做主,牵连不到你这个胆小鬼。”

  被胖熊一吼,逸尘也火气上头,态度反而更加坚决了。

  “那也不行!你是宫主的人,我得保护你。”

  胖熊毫不相让,梗着脖子阴着脸,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碧寒牌在逸尘手上,是唯一能够联系得上水映月的信物,若是轻易放走逸尘,以后要想找到水映月就难了。

  “你知不知道沙光之皇为什么要杀医者?”

  “跟玄冰王国有关,具体什么不清楚,也不想过问。”

  胖熊打定主意,在没有弄清沙光之皇的行动计划之前,绝不会轻举妄动。

  尽管也派出一些属下外出打听,可至今并无确切消息。

  “我出去以后,就能让医者们安全,你信么?”

  “不信!”

  “你……”

  逸尘气急,遇到胖熊这样固执的家伙,实在是让人头疼。

  “你什么……一个初阶战王,敢和沙光之皇叫板,简直不知好歹。”

  胖熊余怒未消,若不是看在碧寒牌的面子上,他早就对逸尘不客气了。

  自己身为级强者,都不是沙光之皇的对手,逸尘和飘然两个加起来,也不够沙光之皇一个小指头的。

  “那个……白熊尊者,你先听听逸尘的打算,再做决定好不好?”

  见逸尘和胖熊二人剑拔弩张,谁也不肯退让,飘然只好上前劝解。

  无论逸尘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只要自己和他在一起,就不会反对。

  但先要搞定胖熊,否则连冰极之川都出不去,可就啥也干不了了。

  “嗯,还是飘然姑娘懂事,我就给你一个机会,看吧。”

  胖熊也不想和逸尘闹僵,只是自认为‘职责所在’,不敢懈怠而已。

  有了飘然的劝解,胖熊便就坡下驴,勉为其难的稍作退让。

  “口口声声对宫主忠心,你有没有想过,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为水姐姐分忧?”

  逸尘依旧气鼓鼓的,脑袋瓜子一转,干脆拿水映月事,打击胖熊的嚣张气焰。

  “为宫主分忧……你到底什么意思?”

  这一下,轮到胖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水映月都一万年没有现身了,和医者有啥关系。

  总觉得逸尘危言耸听,却又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只能让逸尘自己解释了。

  “医者无非就是帮别人治病的,沙光之皇斩杀医者,自然是不希望那个病人康复……”

  一边着,逸尘一边关注着胖熊的反应:“如果那个病人已经痊愈,沙光之皇就没有必要继续和医者过不去了。

  如此一来,沙光之皇插手玄冰王国事务的计划,一定会受到干扰,这对于你和水姐姐,难道不是好事?”

  逸尘脑子灵活,很容易就把两件看似关系不大的事情,给联系到一起,听起来还像那么回事儿。

  “好像有点道理,嗯,不对,医者和玄冰王国怎么能扯到一起去……”

  胖熊仔细的听着,分析着,觉得逸尘的话得云山雾罩:“那个病人是谁?”

  回味了好一阵子,胖熊终于现了问题所在,只要弄清病人的身份,就能明白沙光之皇的目的了。

  “病人就是玄冰王国的王子殿下宫一波,或许就是沙光之皇要对付的那个人。”

  逸尘也是听到玉蚌的话,做了一些推测,是否准确暂时不得而知,但懵一懵胖熊,应该问题不大。

  宫一波的伤又是水族强者所为,而沙光之皇又要求胖熊斩杀医者,显然,宫一波不是沙光之皇选择的那个人。

  一旦医者被困,宫一波无法痊愈,受益的必然是宫一波的竞争对手,也就是沙光之皇要扶持的一方。

  只有治好宫一波,让他和竞争对手继续竞争,才能阻碍沙光之皇的计划实施,至少也可以延计划实施的进度。

  “有点绕……宫一波,沙光之皇,玄冰王国,冥河水族,逸尘,你的仔细点行不行啊。”

  别看胖熊的脑袋比斗还大,可里面装的智商少得可怜,被逸尘一番言语给弄得晕乎乎的。

  不过,有一点他听清楚了,那就是阻碍沙光之皇的行动,这是最重要的。

  “沙光之皇插手玄冰王国的事务,有两种方式,一个是直接抢夺王位控制玄冰王国,还有一个就是,找一个能够为己所用的傀儡,助其登上王位,然后把玄冰王国的决定权握在自己手中……”

  逸尘放缓了语,尽可能的让胖熊听明白,可还没有完,就被胖熊给打断了。

  “沙光之皇不可能直接抢夺王位,那样他会受到天谴的!”

  胖熊那天罗大6的生存法则,来提醒逸尘。

  冥河与玄冰王国之间,分属两个空间,原则上是彼此不得干涉对方。

  实际上,玄冰王国根本就没有资格和实力,去插手冥河水族的事情,而沙光之皇却有能力打压,甚至控制玄冰王国。

  根据法则,在冥河水族,级强者可以斩杀战王强者以及以下修为的人,而且不会违反法则。

  但是,如果冥河水族在玄冰王国的范围之内杀人,就必须遵循天罗大6的生存法则,违者必遭天谴。

  沙光之皇的级强者,绝不敢为了抢夺玄冰王国的王位,而触犯生存法则。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017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