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岂敢放肆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岂敢放肆

  蹬蹬蹬

  来人不像打探消息的夜行人那般鬼鬼祟祟,而是龙行虎步堂堂正正的,从逸尘和飘然身前的不远处经过。

  没有掠过宫墙,只是到了府邸大门前站住,往周围稍一张望。

  “冰如风”

  飘然吐了吐舌头,暗自庆幸。

  如果不是逸尘提醒,飘然只要稍微有点动静,就一定会被冰如风现。

  “是来打探消息的。”

  逸尘传音道,以壮汉等守卫的修为实力,以及所处的地位,根本没有资格在半夜闯入宫一波的府邸。

  但是,冰如风身为王宫侍卫长,肩负着王宫安全重任,半夜巡查属于职责范围之内,不会有人对其产生怀疑。

  “冰如风求见二王子殿下,烦请通报。”

  冰如风站在门前,对着紧闭的门内叫道。

  声音不大,却浑厚有力,即便身处两里开外的逸尘和飘然,都听得清清楚楚。

  尽管有着侍卫长的身份,但冰如风半夜求见,还是态度诚恳。

  面对职位低于自己的府邸守卫,依然表现出足够的礼貌。

  “侍卫长大人,请稍等。”宫殿门内有声音传出,随即响起脚步声。

  显然,冰如风的到来,引起了守卫的重视,在第一时间前往宫一波处通报。

  冰如风不是头一夜间求见,以往遇到紧急事务,他也曾这样做过。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就算已经睡下,宫一波都会起来一见。

  稍过片刻,宫门‘嘎吱’一声,打开了一道缝隙。

  “侍卫长大人请进”

  “多谢通报。”

  冰如风迈开大步,从宫门的缝隙中穿过,随后,宫门迅被关得严严实实。

  “如风,这么晚了,有什么急事吗?”

  府邸之中,宫一波披着外衣慵懒的坐在椅子上,疑惑的看着冰如风。

  “殿下,如风确有消息前来禀报。”

  冰如风弯腰施礼,抬头坦然迎向宫一波的目光。

  “哦莫非找到了逸团长?”

  宫一波蹭的一声从椅子上窜起,盯着冰如风问道。

  逸尘在冰天雪地中,失踪已有数日,宫一波派出几拨侍卫前去寻找,至今没有进展。

  “属下无能,没能保护好逸团长,罪该万死!”

  从宫一波的目光中看到了急切,冰如风微微低头,不敢正面对视。

  和雪猿一战,冰如风肩上受了点伤,不致于丧命,却任由雪猿攻击逸尘。

  当时的情况,宫一波并不是十分清楚,处于半昏迷之中的宫一波,只知道逸尘遇险。

  冬侍卫的汇报,使得宫一波心里疑虑颇大,却苦无证据不好作。

  只是责成冰如风加派人手,不管花多大的代价,都一定要把逸尘找来。

  “我没有追究责任,当时,逸团长因我失踪,如果不能找到,就是我害死了他。”

  宫一波内心纠结,话前言不搭后语,却兀自一个人自责:

  “为了我的病,死了许多医者,现在逸团长夫妇二人又下落不明,我心里愧疚啊。”

  根据冬侍卫的法,冰如风的修为实力并不在雪猿之下。

  即使冰如风不敌雪猿,要保护逸尘和飘然,也不算什么难事。

  可冰如风护主心切,把精力都放在宫一波所处的马车上,忽略了逸尘遭到雪猿攻击的事实。

  虽有失职却难以问责,宫一波除了黯然伤神之外,一时也找不出更好的办法。

  “殿下言重了,逸团长身为医者,当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即使不是殿下有恙,遇到其他患者,逸团长也会尽力医治。”

  冰如风出言安慰,神色中夹杂着一丝不明意味。

  和雪猿这样的六阶魔过手,冰如风认为,以逸尘和飘然的初阶战王境界的实力,要想击败修为接近中阶战王的雪猿,几乎不太可能。

  把雪猿引到逸尘的马车边,目的就是通过雪猿的手,除掉能够治愈宫一波病体的逸尘。

  既能完成任务,又可以把自己置身事外,可谓一箭双雕。

  在此之前,冰如风是动了一些脑筋的,特别是在如何激怒雪猿的事情上,他付出了受伤的代价。

  现在看来,自己的冒险行动非常值得,确认逸尘已经丧命于冰极之川,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逸团长夫妇。”

  在宫一波眼里,逸尘和飘然就是一对夫妻,原本能够过的逍遥快乐,却由于自己而惨遭不测。

  “如风竭尽全力,也要完成任务。”

  冰如风表面上信誓旦旦,实际却在暗自得意。

  逸尘已死,怎么找也不可能找到,先稳住宫一波再,具体怎样操作,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对了,如风,你还没有出半夜求见的目的呢。”

  宫一波装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心里却在咒骂着。

  很明显,逸尘和飘然的失踪,就是冰如风设下的圈套。

  就算冰如风找到逸尘,恐怕也会设法将其除掉,以绝后患。

  除了冰如风之外,宫一波还私底下派出自己的心腹,前往冰天雪地打探逸尘和飘然的下落。

  宫一波和冰如风这一对主仆,彼此敷衍着,看似一团和气,却是各有算盘。

  “我看殿下心事重重,不忍提及”

  冰如风神色黯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奉主子之命到宫一波府邸查探,冰如风本以为能有一丝线索出现。

  可见到了宫一波之后,顿时失去了希望。

  以他对宫一波的了解,王子殿下房中的伤者,不会和宫一波产生关联。

  看样子,这一趟算是白跑了。

  “公事要紧,吧。”

  宫一波知道,冰如风不是为了逸尘的消息而来,却不清楚冰如风的实际企图。

  只有出言试探,看看冰如风有何动向。

  “一个时辰之前,王宫出现不明身份的闯入者,我接到禀报之后,亲自前去捉拿,却被对方抢先一步逃逸。”

  冰如风一边编着谎话,一边悄悄关注宫一波的神色。

  “逃到了什么地方?”宫一波一愣,王宫守卫森严,一般刺客即便闯入王宫,也很难逃出去。

  冷冷的看着,宫一波觉得冰如风所,不符合事实,只是没有当面点破罢了。

  “我没有见到,但有人看见此人掠过殿下府邸的围墙,然后就没有了踪影”

  冰如风现编现演,倒也顺理成章,既然来了就得找个理由,不然的话,会引起宫一波的怀疑。

  事情没办妥,就被抓住了把柄,这是冰如风无法接受的。

  “如风,你赶紧再叫一些侍卫,把府邸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消除隐患。”

  宫一波像是有些害怕,连忙给冰如风提出要求。

  若是矢口否认,反而会加深冰如风的疑心,倒不如大大方方的,任由冰如风搜查来的爽快。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宫一波主动要求检查,给了冰如风巨大压力。

  毕竟是王子殿下的府邸,没有国王陛下颁的搜查令,即便是侍卫长冰如风本人,也没有资格强行搜查。

  越是得轻描淡写,就越是把冰如风往坑里拉,宫一波的以退为进,把冰如风置于尴尬的境地。

  “殿下,万万不可”

  冰如风连连摆手,一个劲的求饶:“如风胆子再大,也不敢在殿下面前放肆。

  深夜前来,主要是和殿下通报一声,防范于未然,希望殿下理解。”

  冰如风想找一个借口,快点离开宫一波的府邸,以便继续查寻伤者的下落。

  宫一波在接受逸尘的治疗之后,身体状况有所好转,但还没有完全恢复,目前所能施展的实力,最多达到鼎盛时期的六成。

  玄冰王国王宫之内强者众多,可宫一波向来孤傲,不屑于拉帮结派,几乎不会威逼利诱,迫使强者就范。

  所以,冰如风断定,宫一波手上的强者,要想在壮汉等守卫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带走伤者,想都不要想,根本就做不到。

  “那我就不勉强了,如风,有了医者的消息,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

  此话一出,就等于宫一波下了逐客令,等着冰如风提出告辞了。

  莫名其妙的编上一段谎话,想来套出什么消息,宫一波甚至认为,冰如风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查探逸尘的行踪。

  “保护殿下的安全,乃如风分内之事,既然殿下这里没有问题,我还要到别处看看。就此告退。”

  冰如风态度恭敬,却将精神力展开,在宫一波的府邸内查探一番。

  虽然感觉到有一些气息存在,但都没有达到王者的级别,想来并非自己要找的人。

  心里有事,冰如风不再逗留,此行之后匆匆离去。

  “老黎,你怎么不小心被冰如风的手下现了?”

  等冰如风走远,宫一波对着内屋责怪道:

  “要不是逃得快,恐怕我又得出面担保了。”

  “嘿嘿,这一次你错了,冰如风根本就没有察觉,因为他当时的目标不是我,也没心思管我。”

  话音未落,内屋出来一人,正是被逸尘治愈病躯的黎大人。

  冰如风求见之时,黎大人刚到宫一波府邸不久,还没来得及寒暄,就接到了守卫的通报,是冰如风来了。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各种任你观看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115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