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不露破绽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不露破绽

  看着毫无知觉,缺乏生气的慧颖,孤零零的躺在地上,宫一波心里十分难受。 .

  慧颖是大哥宫一鸣这辈子唯一深爱的女人,为此不惜与国王陛下闹翻。

  闻听慧颖一家惨遭灭门,宫一鸣性情大变,并从那个时候开始,玄冰王国的大王子,原本既定的储君,就当初人们的视线,至今下落不明。

  正是由于宫一鸣的离开,才有了储君之争的可能。

  从某个意义上,目前的宫一波和宫一冷之间的明争暗斗,皆是由大王一鸣引起。

  宁要美人不要江山,在很多人眼里是个笑话,却事实存在于玄冰王国的王宫之中。

  若是慧颖有个三长两短,只怕等宫一鸣知道,会掀起更大的波澜。

  宫一波自认为,自己决定和二哥宫一冷竞争储君之位,一来是为了玄冰王国的长治久安,另外一点,也期盼着有朝一日宫一鸣回到王宫,自己愿意将储君之位拱手献上。

  可现在,储君之位胜负难料,慧颖又落得如此下场,宫一波觉得无法向大哥交待,遂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逸尘。

  “还记得我过的杏老吗?”逸尘没有回答宫一波的问题,反而淡淡的问道。

  “花木济世堂的杏老,我一直派人寻找,却没有消息……”

  宫一波一愣,转而恍然大悟。

  杏老是一位医术高,仁心仁德的医者,在天罗大6都是赫赫有名。

  只可惜,宫一波晚了一步,杏老被其他人捷足先登,不知请到哪里去了。

  这些天,宫一波在寻找逸尘的同时,也没有放弃对杏老下落的打听。

  “逸团长,你是……只有杏老才能救王子妃?”

  黎大人也明白了逸尘的意思,连忙出言询问。

  到目前为止,黎大人率领属下,通过各种渠道搜集逸尘,飘然,以及杏老的消息,却并未见到成效。

  若是慧颖的伤,只有杏老能治,这件事就很麻烦了。

  “也不完全是,我可以让慧颖苏醒过来,并将她断裂的骨骼接好,不会留下疤痕。

  但要是到恢复容貌,还是杏老最为可靠……”

  逸尘告诉宫一波和黎大人,杏老的医术精湛自不必,他老人家最为拿手的绝活,便是让‘毁容’患者恢复原有的容貌。

  花木济世堂的易容之术,乃天下一绝,并非单纯以药物涂抹脸上,造成表面上的改变。

  杏老体内拥有木之精华,可以利用医术,将之输入到患者体内,使得患者自身拥有‘改头换面’的能力。

  慧颖面容受损早已过了五年以上,即便是晋升到战王强者的级别,自己也很难塑造一张令人满意的脸庞,以及精巧的五官。

  一般而言,冲王成功之后,修武者有一个选择,是保留自己冲王时相对年轻俊美的面容,还是任其自然衰老,或者根据别人的脸型改造。

  前两样对于慧颖来,根本没有实质性的意义,因为模糊的面容,不管是年轻还是苍老,都没有太大的差别。

  而脸型改造,则需要具备精湛医术的医者来完成,慧颖本人没有这个手段。

  在逸尘所认识的医者之中,唯有杏老达到这样的要求,即便是逸尘自己,都做不到让慧颖恢复到曾经的美丽容颜。

  “这样啊,唉……”

  宫一波和黎大人同时叹了一口气,显得极为沮丧。

  都希望慧颖好起来,拥有绝世容颜,与宫一鸣厮守终身。

  只可惜,杏老身在何处,是否遭到王者杀手的斩杀,他们根本就不清楚。

  如此一来,即使慧颖恢复了健康,也没有办法恢复姣好的容貌,这对慧颖和宫一鸣来,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别急,我知道杏老在什么地方。”

  “在哪儿?”

  “宫一冷的府中。”

  “什么?”

  二人大吃一惊,对着逸尘疑惑的问道。

  寻找逸尘和飘然也好,打探杏老也罢,宫一波和黎大人只把目标放在王宫之外。

  却没有想到,杏老却在宫一冷的府邸,所谓的灯下黑莫过于是。

  “我亲眼所见,宫一冷想请杏老救治慧颖,但慧颖被我偷走。”

  逸尘听杏老和宫一冷谈话的口气,判断出杏老似乎不愿意长期留在王宫。

  但宫一冷以求教医术之名,强行留住杏老,或许是怕杏老落入宫一波手中。

  “二哥居然要救大嫂,这怎么可能?”

  宫一波大感意外,宫一冷什么时候对医术开始感兴了,还要杏老当他的面救治慧颖。

  “你忘了,冰如风过,让宫一冷利用慧颖牵制你和宫一鸣,如果慧颖死了,拿什么威胁呢?”

  逸尘蹙起眉头,提醒道。

  只有活着的慧颖,才会对宫一鸣产生作用,一旦慧颖死了,宫一鸣只会拼死报仇,反而给宫一冷带来麻烦。

  “干脆,我们去把杏老抓来……”

  黎大人的想法比较直接,既然慧颖的容貌需要杏老才能恢复,那就控制杏老逼其就范。

  “得容易,杏老是二哥的客人,若是被他知道大嫂在我这里,岂不是更加不利?”

  对于宫一波来,最重要的是慧颖活着,其次才是容貌恢复。

  逸尘好不容易把慧颖救出来,消除了可能存在的隐患,要是走漏风声,恐怕宫一冷会想尽一切办法,重新夺回慧颖。

  再者,杏老已成宫一冷的坐上嘉宾,多半已经身处宫一冷的阵营,绝不会轻易帮助敌对的竞争者。

  “未必,杏老忠于自己的国家,却不愿意干涉别人的家事,在他眼里只有患者,只要诚意足够,他会尽力的。”

  逸尘对杏老比较了解,当年落英王国和贾本国之战,杏老就曾经和花飘零一起率花木堡弟子,与来犯之敌厮杀。

  杏老本人,面对来自于西元大6,修为实力远高于自己的帕隆王者,和逸尘等人联手出战。

  等落英王国击退贾本国的侵略军之后,杏老依然回到花木济世堂,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医者,为众多病患消除痛苦。

  却没有因为自己对落英王国有功,而出任国王陛下赐予的高官,甚至连赏赐都推辞不受。

  在此之前,沦落为野人的古梵天,和杏老有过多次战斗,当他神志不清之际,杏老设法将其救至回势龙脉,并和逸尘一起为古梵天疗伤治病。

  仅凭这些,逸尘就可以断定,杏老并不像宫一波怀疑的那样,帮助宫一冷来对付其他竞争者。

  “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杏老医术高,医德高尚,乃天罗大6德高望重之人,只不过,我二哥却非善于之辈……”

  宫一波脸色一红,为自己的胡乱猜测赶到羞愧。

  但是,对于宫一冷的为人,他比逸尘要清楚得多。

  表面上看起来,宫一冷除了好色之外,就是脾气暴躁不可理喻,被大臣们背后称为头脑简单之人。

  而实际上,这是宫一冷刻意为之,通过表象给人一种毫无城府的样子,希望竞争对手放松警惕。

  宫一波知道,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二哥,城府极深,心狠手辣。

  曾经为了身边宠妃的一句失言,不顾多年恩爱,将其全家上下数十人尽数斩杀,并嫁祸于对方原本的仇家。

  尽管这件事被老国王强行压下,没有对外透露实情,但宫一波还是知晓的。

  宫一冷的狠辣还不止于此,等这件事情逐渐淡出人们视线,又暗中派人把被冤枉的所谓‘仇家’灭了族。

  暴戾凶残已经很可怕了,而像宫一冷这样阴险的人,则更加令人畏惧。

  即使杏老愿意帮忙,有宫一冷在旁阻挠,事情也会变得复杂起来。

  “对,千万不能给二王子现,否则只怕王子妃有危险。”

  黎大人永远都会站在宫一波这边,既然宫一波要救慧颖,黎大人自然坚决支持。

  “到目前为止,除了你们俩,以及我和飘然,就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见宫一波和黎大人一脸谨慎,逸尘缓缓道:“之前冰如风深夜求见,就是受宫一冷委派,前来查探慧颖下落的。

  看样子,他暂时不会怀疑到这里了……”

  冰如风来的时候,就连宫一波自己,也不知道生了什么。

  躲在内屋的黎大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哪里会想到冰如风是为慧颖之事而来。

  正是由于他们的原本不知情,才没有露出破绽,让狡猾的冰如风嗅出点蛛丝马迹。

  宫一冷虽然不知道慧颖的具体身份,但玉蚌的强调,会给他一种暗示。

  那就是慧颖存在,将会关系到储君之争的最终结果。只有把慧颖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最为妥当的。

  现在慧颖突然消失,宫一冷坐卧不安,一定会在短时间内,动一批批人马四处寻找。

  冰如风虽然离去,但宫一波府邸外的一干守卫,还在奉命蹲守。

  只要是宫一波府邸出现一丝可疑情况,守卫们必然立刻向宫一冷汇报。

  也就是逸尘,施展了隐身之术,又是悄悄跟在冰如风后面,完全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

  所以,哪怕是蹲守的守卫们,在府邸外等上十天八天,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也不可能现逸尘的行踪。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154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