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潜入水潭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潜入水潭

  宫一波府邸是第一个被宫一冷怀疑的,经过了冰如风的造访,以及守卫的蹲守之后,反而变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逸团长得对,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只要我们自己镇定,二王子是看不出破绽的。”

  黎大人赞同逸尘的分析,脸上的神经稍微松弛了一些。

  “可杏老不来,大嫂不能痊愈啊。”虽然对逸尘极为信任,也极为感激,可宫一波依然纠结于慧颖的容貌。

  “慧颖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才能接受容貌的再造,一时半会儿还不需要杏老出手。”

  逸尘摆了摆手,解释道:“我告诉你们这些,是给你们一个提醒,不管储君之争展到什么程度,都不要伤害杏老。

  听杏老的口气,并不知道所谓的储君之争,而且,他早就想离开玄冰王国的王宫,只是没有机会而已。”

  像杏老这样的医者,是天罗大6百姓的一大财富,逸尘不希望杏老被卷入到储君之争中,至少不能被当成炮灰。

  把慧颖的容貌恢复,和杏老紧紧连在一起,逸尘的初衷是为了保全杏老。

  但实际上,只要杏老出手为慧颖治病,就已经介入到储君之争中,尽管杏老或许因为救人要紧而不会在意。

  “你放心,杏老只要不插手我们兄弟之间的事情,就算他不愿意帮助大嫂恢复容貌,我也绝不会为难他。”

  宫一波郑重的表态,给逸尘吃下一颗定心丸。

  杏老是医者,救死扶伤是天职,但人家也有拒绝的权力。

  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厢情愿,就强迫杏老就范,这一点宫一波还是能够理解的。

  “那就好。过几天,我就要给慧颖疗伤了,你帮我准备一间安静安全的密室,等我从水潭回来,即可着手疗伤。”

  杏老的事情已经有了法,逸尘便对宫一波吩咐道。

  慧颖伤得太重,只是勉强保留一口气在,若是立即疗伤,恐怕还没有处理好寸断的骨骼,她就会体力不支面临丧命的危险。

  暂时将慧颖留置于日月空间,灰老头可以调动各种能量,维持慧颖的生机不失。

  同时,在适当的时候,补充一些恢复慧颖体力的能量,以便支撑即将开始的疗伤。

  “逸团长要去水潭?”宫一波闻言一惊,失声问道。

  在受伤之前,宫一波经常去水潭洗澡,并没有觉得有何异常。

  但那次被水族袭击,给宫一波心里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只要一提起水潭,宫一波就条件反射般的警觉起来。

  “逸团长,我听水潭之内,常有水族出没,而且大多实力不凡。虽然你是战王强者,却也不能大意。”

  黎大人不想看到逸尘出现危机,便善意提醒。

  他为了帮助宫一波,特意请水族强者将自己打伤,而这位水族强者,就是从水潭来到玄冰王国的。

  听这位水族强者,每隔一段时间,冥河水族都会开启路径通道,届时会有一大批水族蜂拥而出,进入玄冰王国。

  逸尘的实力出宫一波和黎大人,这一点没有问题,能够从宫一冷府邸救出慧颖,却不惊动一干守卫,更是明逸尘有着出常人的手段。

  但是,一旦进入水潭,生活于天罗大6的人类,修为实力就会大打折扣。

  水域的环境,以及未知的威胁,比6地上更加不可预知。

  同样修为的水族,到了6地之上,要比人类弱一些,可要是进入水潭,瞬间就变得实力大增。

  万一在水潭内,遇上具有战王强者实力的水族,逸尘的处境堪忧。

  “我会小心的,不过,飘然这几天要留在府邸,还请你们多加照顾。”

  看到宫一波和黎大人紧张自己的安全,逸尘心里一阵感动。

  “逸尘,我和你一起去水潭。”飘然抓住逸尘的手,央求着。

  “不是好了吗,我去去就回,不会有事的。”

  逸尘拍了拍飘然的小手,笑着道。

  “是好了,可我不知道水潭有那么危险啊。”飘然撅起小嘴,辩解道。

  前两天,逸尘提出查探水潭的时候,飘然以为没有什么,就答应了。

  刚才被黎大人一,又看见宫一波神色紧张,飘然忽然间感觉到一阵恐慌。

  让逸尘一个人独闯水潭,在飘然看来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于是她想反悔。

  “我就是查看一下地形,顺便找找看,有没有能够根治宫一波的药物。”

  逸尘神色自若,安慰着飘然:“我过,只要查探到通往冥河的路径,就和你一起进入冥河。

  如果连水潭都不敢闯,就算踏入冥河,我们又怎么能全身而退呢?”

  即便不是宫一波和黎大人提醒,逸尘也从胖熊那儿了解了一些有关冥河的情况。

  一般情况下,从水潭进入玄冰王国的水族,修为不会过战王强者的级别。

  因为水族的级强者,要是出现在玄冰王国境内,就已经有违反法则之嫌。

  没有哪一位级强者,愿意甘冒如此风险,仅仅是为了到玄冰王国一游。

  “逸团长,如果你有其他事情,我不能阻拦,但是,你要是为了寻找药物给我治病,还是从别处下手吧。”

  不等飘然话,宫一波就强过话头,劝逸尘放弃水潭之行。

  在冰天雪地的山洞之中,宫一波接受的只是初步治疗,离痊愈还有一定的差距。

  尽管这段时间偶展雄风,但宫一波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还不能做剧烈运动。

  特别是涉及到养儿育女的种子,更是囊中羞涩,行云可以布雨却难。

  按照逸尘的法,在没有找出对宫一波施加伤害的凶手之前,虽有药物治疗,但不敢保证没有副作用。

  医者讲究对症下药,逸尘不希望宫一波冒险,便将身上的药物暂时留住,没有交给宫一波。

  “其实,也算不上寻找药物,我只是需要证明,自己的判断是否准确,如果不能亲身到水潭中感受一番,又怎么能‘对症’呢。”

  逸尘哈哈一笑,一脸轻松的道。

  “既然如此,明天我就从王宫中,挑选几位水性好修为高的强者,陪你一同进入水潭。”

  要不是修为尚未恢复,宫一波甚至想亲自为逸尘护驾保航,以确保逸尘安全。

  “不用,人多了反而不好,我一个人见机行事,不行的话就退回来。”

  人多势众,心理上能得到安慰,却也目标太大,原本可以避开的危机,不定就正面撞上了。

  逸尘不敢在水潭中,能够战死如入无人之境般潇洒,至少也有足够的把握。

  只要没有级强者出现,自己的安全就有保障。

  在进入通往冥河的路径之前,水潭属于玄冰王国境内,依然受到生存法则的约束。

  而真正的踏入冥河地界,才是危机的开始,没有了生存法则作为倚仗,冥河水族的级强者,可以随手将逸尘斩杀,却不会受到法则的处罚。

  “那你保证,即使现了通往冥河的路径,也不要一个人进去。”

  飘然见逸尘态度坚决,只好退而求其次,给逸尘设置条件。

  对于逸尘的实力,飘然很有信心,但这建立在受到法则保护的前提下。

  “飘然,我答应你。”逸尘迎着飘然的目光,严肃的下了保证。

  看着飘然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关心和担心,逸尘一阵心软。

  本来还想着,是不是趁着自己一个人,深入到水潭内部查探路径之后,尝试着踏入冥河地界一探究竟。

  可眼下,逸尘打消了这个念头,飘然的柔情融化了逸尘的心。

  他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所做的一切决定,都要把飘然算进去,不能一个人擅自行动。

  在逸尘的坚持下,宫一波只好勉为其难的,带着逸尘和飘然,来到了王宫内的水潭边。

  “逸尘,不管结果如何,只要现危险,就立即返回,我在这里等你。”

  飘然眼里噙着泪花,柔柔的道。

  这样的情景,不是飘然第一次遇到。

  当年在依兰圣山,逸尘被四阶魔兽刺背魔鳄追击,跌入寒潭,飘然也是在水潭边焦急的等待。

  那次幸好有火儿相助,有惊无险之际,在五行帝尊的帮助下,让火儿认主。

  而这一次,尽管逸尘的修为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级别,却是独自一人面临未知的危险。

  飘然的心里更加没底,唯有暗自祈祷逸尘的平安归来。

  哗

  逸尘告别飘然和宫一波,只身潜入水潭之中。

  冰凉的潭水,让逸尘浑身一颤,禁不住打了个激灵。

  好在逸尘早有准备,并不会被潭水所伤。

  当下施展隐身之术,将身体继续下潜,以便悄无声息的进行查探。

  然而,逸尘沮丧的现,隐身之术似乎没有达到预想中的效果。

  气息能够顺便收敛,但身躯却依然出现在水波之中,仅仅是隐匿了部分。

  暗念咒语,催动能量调动周围的水属性元素,逸尘希望做得更好。

  经过几次努力,逸尘的身躯基本隐匿成功,只不过,留下了一条人影,始终无法消除。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164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