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丧失能力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丧失能力

  随着潜入的深度变化,逸尘感觉到自己,像一张扁平的树叶,在碧波荡漾的潭水中翩翩起舞。

  抛开可能被人发现的隐患,此刻的逸尘倒也身心舒畅,并没有因为水流的冲击,以及深度的加剧而存在压抑。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没有完全做到隐形,却享受到了与陆地上不同的轻松。

  唰唰唰~~

  逸尘身体的周围,偶尔出现一些个体不算太大的鱼类。

  和寻常水域的鱼类不同,水潭中的鱼类大多颜色鲜艳,长得也奇形怪状。

  或许是没有见过逐波漂流的巨大树叶,一群花哨的鱼类蜂拥而至,把逸尘围在中间。

  由于气息的收敛,鱼类并不能感觉到逸尘的躯体存在,只是随着忽长忽短的身影,前后拥簇着,有的还试图用嘴来触碰逸尘。

  倏~~

  被群鱼包围,看起来很惬意,实际上并非如此。

  群鱼阻隔了水流的运行速度,使得逸尘不动用体内能量的想法几乎落空。

  无奈之下,逸尘暗运战气,将靠得太近的鱼类迫开,给自己留下前进的通道。

  尽管没有动用太多的战气,也没有释放战王强者的威压,但这些低等的鱼类,还是被冲击得四下逃窜。

  一路上,逸尘不止一次的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是靠释放战气解决。

  虽然有些繁琐,也延缓了逸尘行进的速度,不过,倒也不曾引出更大的鱼类,以及宫一波口中所说的水族强者。

  影子般的身躯不断的下潜,所经之处,逸尘都将周围出现的景象牢记在心中,免得下一次又得重新打探。

  “嘻嘻……”

  忽然,一阵尖细的声音传出,逸尘不由得心里一凛。

  左下方不远处,有一个隐秘的洞穴,面积不大,却是水花全无。

  洞口被两片硕大的壳状物覆盖,若不是传出声音,逸尘恐怕还不会发现此处隐藏着洞穴。

  “玉蚌?”尽管嬉笑声经过水流的干扰,传到逸尘的耳中已经不太真切。

  但是,逸尘留存于玉蚌身上的千里追踪散,散发出的特殊味道,还是将玉蚌的身份暴露出来。

  “对,这原本就是冥河水族出入的地方。”

  刚刚升起的疑问,转眼间就得到了解释,逸尘知道,是自己闯入水潭,而不是玉蚌不该出现在这个地方。

  嗡~~

  逸尘不知不觉的接近了这个隐秘的洞穴,还没有窥探里面的风景,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威压,从洞口往外扩散。

  一个半透明的结界阵法,巧妙地笼罩在壳状物的上方,尽管看不真切,但威压的波及还是将这一片水域,变得充满了能量。

  在回风岩和玉蚌交手的时候,逸尘并没有承受如此大的压力,而此刻的结界阵法,即便不能困住逸尘,可要是想破解,似乎也有些棘手。

  正如胖熊所告诫的那样,水族强者在水域中的实力,要超出陆地上的数倍。

  眼前看似弱不禁风的结界阵法,却蕴含着超出初阶战王的能量,这才是玉蚌真正实力的显现。

  逸尘初探水潭,无意与玉蚌等水族发生纠缠,还是绕开较好。

  “蚌妹,你真要为宫一冷那个傻货生儿子吗?”

  就在逸尘准备离开之际,洞穴内传出一个沙哑的男声,听起来有些耳熟。

  “虾王?”前几天在王宫,逸尘跟踪过虾王,也听过虾王和玉蚌的谈话,和洞穴中的男声一样。

  虽然两股千里追踪散的特殊气味混在一起,很难分辨出到底是一位还是两位,但虾王和玉蚌都在洞穴内,这是不争的事实。

  本想绕道前行,可逸尘又忍不住悄然蛰伏在结界阵法的外围,展开精神力,往洞穴内打探。

  无意插手储君之争,不代表逸尘对宫一波的事情毫不关心。

  虾王提到宫一冷,还以傻货称之,逸尘按耐不住好奇心,便临时起意做了一回‘偷听者’。

  “这话你也信,咯咯……”玉蚌抿嘴笑道,半是嗔怪半是得意。

  “难说,蚌妹妖娆动人,哪个男人看了不动心呢,就连白熊尊者这样的老家伙,也……”

  虾王的沙哑声中,透露出一股酸味。

  一阵悉悉索索声传来,洞穴内的动静比刚才大了一些。

  “瞎虾,你跟老娘听着,少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大白熊怎么了,要不是他顽固不化,哪里轮得到你哟。”

  显然是虾王的吃醋时机不对,惹得玉蚌失了兴致,喝骂的同时,还不忘揶揄着对方。

  “那是,白熊尊者和你毕竟在我之前,可宫一冷算什么玩意儿,居然敢趁着水族帮他,而觊觎你的美色,我不服!”

  虾王并没有意识到玉蚌的不悦,依然像个孩子似的不依不饶:

  “明明我们俩才是郎才女貌,却偏偏要偷偷摸摸,搞得跟偷人一样,亲热一下还得布置结界。”

  进入水潭的水族,极少有超出战王强者修为的,虾王弄不明白,玉蚌干嘛如此谨慎,非要用结界阵法把洞穴笼罩。

  “你懂个屁,虽然没有超级强者出入,但其余的水族来来往往,若是把我俩的事情传到宫一冷的耳中,岂不是坏了大事?”

  玉蚌盛气凌人,对着虾王大呼小叫,幸好有结界阵法阻隔,即便逸尘展开精神力,也只能听见很小的声音。

  “你怕宫一冷?”

  “不怕!”

  “那为什么?”

  虾王被玉蚌的话,说的有些迷糊。

  无论从哪个角度,玉蚌和虾王都是在帮助宫一冷夺取储君之位,而且宫一冷根本不敢得罪冥河水族。

  要说怕也是宫一冷才对,失去了冥河水族的支持,玄冰王国的储君之位,怎么说也落不到宫一冷的头上。

  可听玉蚌的意思,居然还对宫一冷心存忌惮,要不是怕宫一冷,就一定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傻货。

  “你动点脑子想一想,玄冰王国的老国王对储君的基本要求是什么……子嗣,就是儿子!”

  玉蚌恨铁不成钢,非得把事情摊开来讲,虾王才能听得明白。

  瞎虾,这个无意中的昵称,果然叫得没错,这混蛋就是瞎,不是眼瞎而是心瞎!

  “那又怎么样,他女人一大堆,难不成还要你帮他生儿子?”

  本来还以为玉蚌是随口一说,哄骗宫一冷的,可现在看来,似乎真有其事。

  虾王一阵悲哀,自己忍辱负重,把玉蚌送到宫一冷的怀里,已经是最大的底线了。

  如今,玉蚌张罗着和宫一冷生孩子,把虾王放到了什么地方?

  “是啊,这不找你帮忙了吗。”玉蚌气急反笑。

  “这忙……我能帮吗?”虾王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要不就是玉蚌的脑子坏了。

  “瞎虾,你难道不知道,宫一冷没有生育能力?”

  “怎么可能,那傻货精力充沛,比我还强!”

  有几回,虾王不甘寂寞,躲到宫一冷府邸听壁角,玉蚌的娇呼连连,让他又是嫉妒又是心痒痒的。

  “我只是将阴柔之气打入宫一波的体内,他就失了阳刚,更何况宫一冷和我交媾多次……”

  玉蚌冷笑着,告诉虾王,天罗大陆的人类,只要与冥河水族交媾,就会丧失生育能力。

  “好像是有这么一说,可宫一波不是在找医者诊治吗?”

  虾王有些怀疑,为了阻止宫一波病体痊愈,自己和玉蚌化身王者杀手,要是此病无解,何必大费周章。

  “如果拥有极品壮阳之物,宫一波的病还是可以治好的,不过,我们扮成王者杀手,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嫁祸,这个以后慢慢告诉你。”

  或许是觉得虾王傻的可爱,这一次玉蚌没有生气,反而得意洋洋的说道:

  “但宫一冷不行,我已将冥河水族特有的阴柔之气,渗透到他的五脏六腑血脉筋络,就算辅以极品壮阳之物也难以回天。”

  从和玉蚌交欢的那一刻起,宫一冷就注定了这一辈子,不会生下一儿半女。

  如果强行滋补壮阳之物,其体内将遭受阴阳交战,不等身体痊愈,就已经变成废人了。

  “原来是这样,可是,你为了帮助宫一冷登上储君之位,把我当成牺牲品,也太不公平了吧。”

  虾王依然想不明白,凭啥自己要做这个冤大头。

  “公平……等你坐上玄冰王国的太上皇,就知道公平了。”

  玉蚌一语道破缘由,给了虾王一个意外的解释。

  玉蚌的计划,是将自己和虾王的儿子冒充成宫一冷的子嗣,并因此助宫一冷获胜。

  如此一来,玄冰王国迟早会落到,玉蚌和虾王的儿子手中,到那个时候,玄冰王国就和宫一冷没有任何关系了。

  “那得多少年以后的事情啊?”

  被玉蚌的宏伟蓝图,弄得神智混乱的虾王,张大着嘴巴,呆呆的看着一脸憧憬的玉蚌。

  儿子还没影呢,就算计着玄冰王国的改朝换代,这玉蚌想得也太天真了吧。

  以往也只是听说过,沙光之皇野心勃勃,要称霸于冥河水族甚至整个世界,却没想到玉蚌一个小小的水族成员,居然也有这么远大的志向。

  和这样的对象待在一起,虾王不知道是该庆贺呢,还是该提心吊胆。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185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