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白熊坑我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白熊坑我

  若不是苍木神魂催动苍木剑,以逸尘的修为实力,一边用苍木剑制造伤口,一边祭出五行能量团催杀冥河蠕虫,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即使逸尘一心二用,也能发挥自身的最强实力,恐怕都无法阻止,冥河蠕虫在被杀之前伤口愈合。

  不要说接连斩杀三条实力达到六阶魔兽级别的冥河蠕虫,是一条也够逸尘喝一壶的。

  “我也没有进入过冥河,在水映月管理碧寒宫的时候,冥河很少与外界接触,除非有重大事件发生。”

  苍木见逸尘神情寂寥,连忙安慰道:“不过,蠕虫倒不仅仅生活在冥河水域,其他地方也有很多……”

  蠕虫种类繁杂,对生活环境几乎没有要求,凡是有生命的地方,都有可能生活着蠕虫。

  只是蠕虫极少抛头露面,多隐藏在暗处,不为人类关注罢了。

  像水潭深处一下子出来蠕虫庞大数量的冥河蠕虫,苍木也是第一次遇见。

  幸好苍木曾经和类似的蠕虫打过交道,否则,只怕逸尘面临的处境更加险恶。

  “那……苍木前辈,对付冥河蠕虫的最好办法是什么?”

  被超级蠕虫堵住了冥河入口,逸尘没有办法进入,得想个辙才行。

  “无所谓最好办法,至少我不知道,实战而言,之前斩杀三条体型等的冥河蠕虫,是很不错的战斗方式。”

  苍木实话实说,按照目前的情势,这一条超级蠕虫,根本不是逸尘能够对付得了的。

  超级蠕虫的实力达到了人类超级强者的级别,无论逸尘的天赋多高,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还是无能为力。

  “可是,我答应过金大圣,让他和帅又二魂融合……”

  帅又帮助逸尘寻找息壤,自然不会超出冥河地界,而逸尘所知道的,也眼前的一个入口而已。

  即使其他地方也有通往冥河的路径,沙光之皇同样会派出实力超强的守卫堵住入口。

  如果连冥河入口都进不了,何谈涉足冥河深处,找寻帅又的行踪。

  “老大,大圣爷还能支撑一些时日,别急于求成,慢慢来,总会有办法的。”

  沉寂多时的金大圣,忽然开口说道。

  在日月空间待了这么长时间,金大圣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但是,起之前的虚弱,要明显好了许多,这都得益于日月空间内的各种资源。

  “金大圣说得对,只要我们一起努力,进入冥河并非不可能,但不是现在。”

  苍木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却没有说出来。

  尽管脱离了超级蠕虫的控制范围,可逸尘毕竟处在水潭深处,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新的危机。

  为今之计,只有先回到岸,才是最为妥当的。

  “金大圣撑得住,可以想好了办法再来。”

  听到金大圣的声音,逸尘稍稍放松了一点。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盲目的冲动只能给自己带来失败。

  倏~~

  逸尘听取了大家的意见,将身形往水面方向移动,准备回到陆地再作打算。

  水潭深处所发生的事情,都被水流阻隔,身处水潭岸边的飘然,是一点也不知情。

  从逸尘潜入水潭的那一刻起,飘然的心一直悬着,担心着逸尘的安全。

  水面偶尔掀起一些波澜,却没有所谓的惊涛骇浪,飘然一会儿跑到水边,甚至将小手伸进水里,以便感受水流带来的信息。

  如果不是逸尘再三交代,飘然早不顾一切的潜入水,尾随着逸尘查探路径入口了。

  但是,飘然知道,自己不能为逸尘增添负担,至少目前要乖乖的等在岸边,期待着逸尘的归来。

  精纯的火属性体质,最忌讳涉足莫名水域,一则水能克火,飘然若是进入水潭,最多只能施展出一半的修为实力。

  不仅不能给逸尘提供帮助,反而可能牵制逸尘的精力。

  再说了,飘然在水域,很难做到完全收敛气息,如此一来,会吸引更多的水族注意,从而增加隐患的发生。

  逸尘答应过飘然,这只是一次查探,即使找到路径入口,也不会进入冥河,这才让飘然稍稍放心一点。

  焦急的等待,使得飘然心烦意乱,连宫一波派来的几位强者,也被飘然赶回去了。

  自己本身是战王强者,不管是不是遇到危险,都用不着一干战帅强者保护,宫一波的好意,飘然可以心领,却实在不愿意弄这么一帮子人,陪在自己身边。

  飘然的想法没错,可有的时候,人多也有人多的好处。

  至少现在,需要有人前往宫一波府邸报信,因为飘然遇到了危机。

  “丫头,你是谁?”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在飘然的面前响起。

  逸尘久等不来,让飘然有点郁闷,正坐在水潭边,低着头胡思乱想的时候,水面忽然泛起波涛。

  嗖~~

  波涛的心,窜出水面数丈,两条身影从高高的浪头出现。

  一位身背两扇蚌壳,间显出人形,乃是风姿绰约的女子。

  另一位,则半人半虾,头顶巨大盔甲,数条长须披挂而下,盔甲的端顶着一柄闪烁着寒光的扁刺。

  “啊……”飘然一愣之间,赶紧起身后退,双眼紧紧地注视着踏浪而来的二位。

  “蚌妹,这不是回风岩的那个……”

  “不错,她是和那个叫逸尘的医者,一同前往玄冰王国王宫的飘然。”

  “不是说死了吗?”

  “大白熊骗我……”

  “怎么办?”

  “瞎虾,堵住她,逼逸尘现身!”

  来者正是被水潭深处动静,给搅了好事的玉蚌和虾王。

  在水域巡视一番,并未发现异常情况,玉蚌怀疑闯入者已经逃到了岸,便拉着虾王一起,前去看个究竟。

  这才刚刚露出水面,看见了低头坐在水边的飘然,玉蚌不由得惊喜交加。

  得到冰如风的传讯,说是逸尘和飘然,在冰天雪地与雪猿交战之际,忽然发生了地陷异象,二人下落不明。

  当时的玉蚌,连想都不用想,直接跑到冰极之川求见白熊尊者。

  玉蚌知道,冰天雪地地面之下,是冰极之川的地界,归白熊尊者胖熊掌管。

  而强留医者,更是胖熊答应沙光之皇的一项任务,逸尘和飘然坠入地下,一定是落入了胖熊之手。

  然而,胖熊却遗憾的更是玉蚌,逸尘和飘然遭到雪豹将军的轰杀,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看着雪豹将军被胖熊‘责罚’得不成样子,玉蚌相信了胖熊的话,认为逸尘和飘然真的已经死去。

  和胖熊有过多年的‘感情’,也了解胖熊的秉性,玉蚌绝不会怀疑,胖熊居然会恶意欺骗。

  可眼下,飘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看样子,逸尘也不曾命丧,或许刚才水潭内的动静,是逸尘折腾出来的。

  亏得自己还在宫一冷面前吹牛,说逸尘被杀,再也没有人能帮助宫一波恢复健康。

  要是被宫一冷知道,逸尘不仅没死,而且还嵌入了玄冰王国的王宫,玉蚌的面子算丢光了。

  恼羞成怒的玉蚌,将飘然一人怅然若失,不由得恶意顿生。

  “你们俩……回风岩的王者杀手,玉蚌和虾王?”

  飘然回过神来,指着对面包抄而来的二位,疑惑的说道。

  尽管此刻的玉蚌,只是一个半人半蚌的怪物,和回风岩的蒙面杀手不太一样。

  但是,这些天逸尘经常谈起王者杀手的事情,说是玉蚌和虾王故意冒充王者杀手,以宫一鸣和慧颖的身形出现,以便嫁祸给对方。

  如此看来,玉蚌口的瞎虾,一定是那位冒充宫一鸣的虾王。

  “既然知道了秘密,留不得你了!”

  虾王狞笑一声,率先向飘然攻去。

  身为冥河水族成员,虾王奉沙光之皇的命令,潜伏在玄冰王国,帮助宫一冷扫除障碍,从而达到控制玄冰王国的目的。

  迄今为止,在玉蚌和虾王的眼里,除了宫一冷和冰如风,知道部分内情之外,整个玄冰王国没有一个人,会把王者杀手和冥河水族联系起来。

  这个秘密如果泄露出去,对于沙光之皇计划的实施,无疑增添了难度。

  杀人灭口,或许是一箭双雕之计,既可以消除宫一波看富的希望,又能保守之计身份的秘密,进一步实施沙光之皇的称霸计划。

  寒光凛冽,杀气森森,虾王身形一晃,从正前方扑向飘然。

  在回风岩的阻截战斗,虾王没有和飘然有过真正意义的交手,并不知道飘然的修为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

  看着飘然柔弱的身躯,以及不曾泄露的王者之气,虾王觉得自己能够轻易将其拿下。

  一出手,是虾王的绝活——过河刺杀!

  说起这个绝活,还是虾王年轻时从人类孩童游戏悟出,屡试不爽。

  生活在河边的孩童,偶尔会抓住大虾,有调皮者以此戏弄同伴。

  一人牵着虾须,一人抓住虾身,美其名曰‘牵虾过河’,实际握住虾身的孩童,趁着对方不察,顺势将虾头的尖刺,狠狠地刺入对方的手指,从而达到戏弄的目的。

  本来自 /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212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