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等着看戏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等着看戏

  “咳,我不是那个意思。”宫一波急忙辩解。

  心里却暗自腹诽,虽然燥热难当,可好歹咱也是玄冰王国的王子殿下,岂能对别人的女人想入非非。

  “慧颖的疗伤,并不是我一个人就行的,特别是有些部位接骨,得由飘然完成。”

  逸尘在密室内间找个位置坐下,强忍住笑,绷着脸说道。

  疗伤接骨早已完成,可逸尘却表现出一本正经的样子,不让宫一波看出破绽。

  “那倒也是……要不要我帮忙?”

  宫一波想想也对,虽然说逸尘是一位医者,眼里只有病人而没有男女。

  但是,逸尘也是一个男人,总不能在大嫂身上到处摸捏吧。

  看起来这小子还算是正人君子,把飘然带在身边,就足以说明,人家没有非分之想。

  “你要帮忙也可以,只不过,必要的时候,要把慧颖的衣服脱掉……”

  “呃……我也不懂疗伤,就不添乱了。”

  宫一波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一直觉得逸尘刚刚过了小屁孩的年纪,却不料,一句话能把人憋死。

  慧颖是自己的大嫂,不要说脱掉衣服,就是平时,自己也不能盯着她的脸看,否则,就算僭越了。

  宫一波弄不明白,这个逸尘是怎么回事,不过几个时辰不见,态度变得恶劣至极,简直是莫名其妙。

  “你要是不放心,就把脑袋凑过来,看看我们有没有对慧颖施加伤害。”

  逸尘的声音依然很平淡,听不出有什么怪异之处。

  但是,听到宫一波的耳朵里,就特别不舒服。

  堂堂王子殿下,怎么可能会做出偷窥之事,何况人家还是在为自己的大嫂疗伤。

  “你……”想要和逸尘计较一番,却又怕耽误慧颖的康复,宫一波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转念一想,不对呀,进入密室之前,逸尘曾经对隐形结界加固过。

  就连中阶战王级别的冰如风,都不能破解隐形结界,干嘛还要自己在密室外间看守。

  这事儿有点不太对劲,宫一波拍了拍脑袋,偏偏又找不出说服自己的理由。

  郁闷至极的宫一波,只好一个人坐在密室外间的石凳上纠结不已。

  也难怪,这几天遇到的事情太多,一下子很难接受,好在自己的病体痊愈,和宫一冷的竞争还在继续。

  只要再恢复一段时间,宫一波就能重振雄风,尽快弄出一个小王子来,便有了击败宫一冷的机会。

  然而,宫一波不知道,宫一冷的子嗣计划,进行到哪一步了。

  如果被宫一冷抢了先,生出了小王子,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原本很有期待的冰如风,已经成了宫一冷对手的坐上嘉宾,加上冥河水族的背后支撑,宫一波觉得困难重重。

  “逸尘,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飘然莞尔一笑,轻抿嘴唇,问道。

  慧颖的伤已经没有大碍,只需要静静地呆在日月空间,接受能量滋养,便可以逐步恢复了。

  飘然的消耗,也被灰老头用日月空间的资源予以补充,此刻不再有半点疲惫。

  逸尘更是生龙活虎,根本不用躲在密室内间休养生息。

  虽然逸尘的三言两语,把宫一波唬得一愣一愣的,却瞒不过飘然的眼睛。

  只不过,没事儿跑到这个并不宽敞的密室,总不致于就这么无聊的大眼瞪小眼吧。

  “等着看戏就行。”

  逸尘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把脑袋靠近飘然,轻轻地说道:

  “估计过不了一会儿,就有人闹腾了。”

  进入密室已有五个多时辰,正常的话,外面的行动差不多要开始了。

  “这里面密不透风,怎么看戏?”

  “嗯,等等……”

  在飘然的提醒下,逸尘像是想起了什么。

  一猫腰,在密室内间的墙壁上鼓捣着,尽管没有声音传出,但飘然见到密室内墙的某处,有些粉尘飘出。

  紧接着,逸尘的身影倏忽不见,墙壁上除了洒落的粉尘之外,并无异样。

  “切……”飘然知道,逸尘又施展了隐身之术,潜入密室的墙壁之中。

  整个密室虽然隐蔽,却距离外界不远,最近的位置,也就是一堵厚实的石壁而已。

  既然逸尘说是看戏,飘然就相信,他一定能弄出点看戏的味道,便静坐一旁等着。

  不过半盏茶时间,逸尘又回到了飘然面前:“天已经黑了,该上场的都在准备……”

  上午进的密室,经过帮慧颖的疗伤接骨,等宫一波打坐运功出来,已是夜晚时分。

  按照逸尘的预计,白天王宫内来来往往的人太多,就算有人想干点事情,也不敢明目张胆。

  晚上就不一样了,借着夜幕的掩护,以及守卫的困顿,办事就方便多了。

  “那……宫一波呢?”

  飘然有些好奇,逸尘把宫一波弄到外间,啥也不要他干,自己两人却干着疗伤以外的事情,要是被宫一波发现,一定会罗里吧嗦。

  “我把槅门中间布置了一道隔音结界,他的话我们能听见,但我们说话的声音,可以让他听见,也可以让他听不见……”

  也就是说,如果需要,逸尘随时能和宫一波交流,如果不需要,宫一波就只能自言自语了。

  “不明白。”看戏可以,可为什么把宫一波排除在外呢。

  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玄冰王国的王子殿下,王宫内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与他有关。

  既然要‘考察’宫一波,就得给他选择或者发挥的空间,否则,一切都是白瞎。

  “宫一波只要听就可以了,看不看的无所谓。”

  以宫一波对王宫守卫的熟悉程度,只要听见一点声音,就能判断出对方的身份。

  但逸尘和飘然不行,得看得见听得着,才可以弄明白一些事情。

  “好吧……”飘然噘着嘴,低声应道。

  尽管认为逸尘是在故弄玄虚,或许啥事情也不会发生,可飘然还是很期待。

  密室外间的宫一波,已经耐不住寂寞,在密室中来回溜跶,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谁也听不清楚。

  考虑到密室内间,有逸尘和飘然在帮慧颖疗伤接骨,宫一波倒是十分守规矩。

  每当靠近槅门,他就立即转身,往另一个方向溜跶而去,绝不会出现半点犹豫。

  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来回溜达,宫一波觉得过了几十年一样,时间就是不肯过去,慧颖的伤势好像还没有治好。

  异常郁闷的宫一波,几次想开口询问,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却又怕影响了逸尘和飘然,只能又咽回去憋在心里。

  “什么人?”就在宫一波孤独寂寞之际,耳边忽然听见一声大喝。

  “小孔?”宫一波揉了揉耳朵,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可紧接着疑问就来了。

  这里是密室,距离外面不远,却被厚实的石门阻隔,即使小孔的声音能够穿过石门,传入密室之中,也不致于有这么大的声音吧。

  宫一波嘴里的小孔,事实上就是在传送阵出口,专门接待各处前往玄冰王国医者的那个孔大人。

  孔大人的身份,是王宫侍卫长冰如风属下的一名守卫队长,和黎大人关系不错。

  被黎大人调到宫一波的府邸值守,倒也不算意外,也不应该靠得密室这么近啊。

  这间密室的具体位置,黎大人不可能会告诉小孔,或许是小孔无意中巡逻到了这边吧。

  而此刻的小孔,好像是在喝问什么人,这倒让宫一波有点疑惑。

  算算时间,虽不到半夜,却也是夜色已深,除了当值的守卫以外,还会有谁在王宫中行走呢。

  “小孔,是我,冰如风。”

  外面传来冰如风的回答声,让密室外间的宫一波心里一凛。

  “这么晚了,冰大人还没有休息?”

  “休息?干外面这一行的,哪敢随便休息,我怕兄弟们打瞌睡,过来查查岗。”

  冰如风一边应着,一边靠近小孔,随口说道:“顺便找你聊聊……”

  “冰大人若有吩咐,小孔自当遵从,可现在是当班时间,我不敢……”

  按照王宫守卫的职责,轮值时不能脱离岗位,更不能和人闲聊,否则以玩忽职守论处。

  冰如风乃王宫侍卫长,不仅管理着普通的王宫守卫,还掌管着王公贵族的近身侍卫,理应懂得规矩才对。

  小孔正疑惑间,忽然见冰如风身边,有两个陌生面孔,便连忙问道:“冰大人,这两位是?”

  长官查岗,一般会带两个随从,但必须具有一定级别的官职,小孔作为守卫队长,偶尔也会陪同冰如风查岗。

  但是,从冰如风身边走出来的两个人,既不是守卫的装扮,也不是三王子身边的侍卫。

  这里是三王**一波的府邸附近,原本就有侍卫巡守,尽管灯光有些昏暗,可小孔还不致于认错人。

  “哦,他们是我的朋友,也是王子殿下的熟人,随便走走。”

  冰如风轻描淡写的解释着,却又神秘兮兮的说道:

  “小孔啊,说和你聊聊也不是闲聊,是有事请问你。”

  “冰大人请讲。”小孔站在原地不动,但态度很恭谦。

  长官有话要问,作为下属,小孔必须好好回答,这跟闲聊无关。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276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