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话中带刺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话中带刺

  小孔把目光投向冰如风身边的两人,见对方正往自己这边走来,便把手往空中一举,大声说道:“二位请留步!”

  冰如风的朋友也好,王子殿下的熟人也罢,只要没有出格的举动,小孔自然没有资格管。

  不过,看着对方移动的方向,和自己的值守任务,似乎有些冲突,小孔这才出手制止。

  “别疑神疑鬼的……小孔,我问你,你和那个什么魁爷,到底是什么关系?”

  冰如风并没有阻止那两位朋友的行动,而是面色一寒,厉声喝问道。

  “魁爷……冰大人,你怎么知道?”小孔一愣,犹豫着问了一句。

  原本以为,冰如风身为王宫侍卫长,要问的事情,一定和守卫的职责有关。

  却不曾想,冰如风一开口,就问到了小孔最不愿意回答的问题。

  “你不用我怎么知道的,把事情经过告诉我就行……我要的是实话!”

  小孔的慌乱神情,并没有逃过冰如风的眼睛。

  一般而言,属下只要没有犯错,冰如风是不会进行责罚的。

  但小孔的一本正经,让冰如风很是不爽,堂堂王宫侍卫长,在一个下属面前,居然连一点面子都没有。

  都说是自己的朋友,王子殿下的熟人了,这个小孔实在拎不清,偏偏吆五喝六的,毫无配合的意思。

  既然如此,今天就得让小孔尝尝得罪侍卫长的滋味。

  “魁爷是我兄弟的救命恩人,没有其他关系。”

  在冰如风凌厉的目光注视下,小孔低下头嗫嚅道。

  心里却在嘀咕,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怎么就传到了侍卫长的耳朵里。

  “说得轻松,那个叫魁爷的家伙,曾经杀过王宫守卫,你竟然偷偷和他勾结,该当何罪?”

  冰如风的声音忽然抬高了八度,把密室外间宫一波,耳膜,差点都震破了。

  不仅如此,就连面积的逸尘和飘然,也用手指往耳朵里狠狠地挖着。

  “声音怎么这么大,难道几尺厚的石壁,一点阻隔都没有?”

  飘然秀眉紧蹙,向逸尘翻了个白眼。

  知道逸尘在密室的墙上做了手脚,可飘然还是没弄清楚,即便是在冰如风面前的小孔,也不会被震得耳膜疼痛吧。

  “不是没有阻隔,而是被我故意扩大了声音,这才……”

  逸尘一脸无辜的看着飘然,支吾道:“我怕只看到他们的脸,却听不见声音,那样很难过的。”

  在进入密室之前,逸尘曾经修复过隐形结界,并通过特殊的手段,在结界阵法的中心处,打开了一个微小的漏斗形通道。

  把外面一定范围内的声音,由漏斗形通道传到密室之中,让里面的三人能及时了解外面发生的事情。

  只不过,第一次尝试,没有调整好角度大小,加上密室的封闭程度特别好,以致于造成了现在的效果。

  “怪不得,可宫一波只听见声音,却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估计急得够呛。”

  飘然促狭的朝逸尘做了个鬼脸,用手指了指密室外间。

  这个漏斗形通道,设在密室内间,逸尘和飘然可以轮流观看,而宫一波则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只能凭借声音去推测事情的进展。

  “好像说到魁爷了……”

  本来是想利用外面发生的事情,给宫一波一点刺激,顺便看看宫一波会有什么反应。

  可逸尘没有想到,冰如风和小孔谈到了魁爷,得好好听听才行。

  “冰大人,我连魁爷的面都没有见过,怎么会有勾结呢?”

  对于冰如风的指责呵斥,小孔委屈至极。

  平时也没得罪过冰如风啊,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扔过来一顶大帽子,而且还言辞凿凿的。

  “魁爷杀过王宫守卫,这件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听说过,可是,好像当时魁爷并不知道王宫守卫的身份……”

  “你回答就行,不要狡辩!我再问你,你是不是有个兄弟,在魁爷手下办事?”

  “是,魁爷救了他的命,又给他灵草,所以……”

  “你是官,魁爷是匪,官匪勾结该怎么处置,你知道吗?”

  “该斩……冰大人,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身为属下,小孔习惯性的对冰如风的问题,进行如实回答。

  但每一次回答,又不能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都被冰如风粗暴的打断。

  几番问答之后,小孔惊恐的发现,自己被冰如风绕给进去了。

  勾结匪类,其罪当诛,在王宫中当差这么多年,小孔当然知道这个基本常识。

  问题是,魁爷既不是匪类,自己也没有勾结,何来罪名一说。

  明明可以理直气壮地辩解,可小孔在冰如风凌厉目光的逼视下,忍不住冷汗岑岑。

  些许的能量威压,从冰如风身上释放,不会对小孔造成重创,却足以将他的全身修为困住,使其承受巨大压力。

  “嗬嗬,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了算……不过,看在你办事努力的份上,我倒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冰如风皮笑肉不笑的瞅了小孔一眼,脸上不自禁的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

  只可惜,正低着头诚惶诚恐的小孔,根本没有朝冰如风脸上看。

  “冰大人明鉴,小孔向来尽忠职守,兢兢业业,从未做过违反律法的事情……”

  尽管问心无愧,但小孔心里也清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只要冰如风一口咬定,小孔勾结匪类,即使事实并非如此,也改变不了最后的结果。

  对于冰如风所说的机会,小孔不是不想要,只是接受了对方提供的机会,就等于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权衡之下,小孔选择据理力争,没干过的事情坚决不承认。

  否则,一旦冰如风怪罪,将此事禀报上级,小孔全家都要面临绝境。

  先不管冰如风为什么要加害自己,但小孔宁愿掉了脑袋,也要保住家人的性命。

  “证据确凿,不承认也没用!”冰如风阴恻恻的声音,充满着杀气。

  “站住!我说的是你们两个……”

  忽然,伴随着一声暴喝,一个身影急速掠至密室外面的山边。

  “黎大人?”正被冰如风审问的小孔,闻声抬头。

  一愣之间,这才发现,原本跟随着冰如风身边的二人,已经靠近了身后的石壁。

  鬼鬼祟祟的,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听到黎大人的爆喝声,才勉强顿了顿,依然没有停下脚步。

  嘭~~

  黎大人身形未至,早已一拳轰出。

  一股劲风疾驰而来,蕴含着剧烈的能量涟漪,直奔那二位而去。

  “找死!”石壁前,身形较高的那位,嘴里嘀咕一声。

  暂停脚步,返身出掌,就要和黎大人战在一处。

  “住手!”

  冰如风一边喝止,一边面向黎大人说道:“误会,误会,黎大人息怒。”

  王宫侍卫长冰如风,在小孔面前威风八面,却对黎大人含笑抱拳。

  “冰如风,何来误会?”

  黎大人见那二人收手停足,这才收了战气,冷冷的问道。

  远远地就看见昏暗的灯光之下,冰如风正训斥着守卫队长小孔,黎大人本不该出现。

  毕竟人家是小孔的长官,教训属下实乃常事,外人不便干涉。

  但是,那两位靠近石壁的陌生人,显然不是王宫守卫,黎大人心里一急,便不顾一切的赶过来制止。

  “黎大人,我这两位朋友,只是想看看附近的风景,并没有其他意图。”

  冰如风对着石壁边的二人挤了挤眼睛,很轻随意的解释道。

  看着黎大人的紧张神情,冰如风心里暗自窃喜,当下有了计较。

  “不管有没有企图,这里是王子殿下的府邸附近,闲杂人等一律不许接近。你身为王宫侍卫长,不会连这么基本的规矩都不懂吧?”

  黎大人面露讥讽,话是对着冰如风说的,眼睛却瞄向石壁边的二人。

  即使是在白天,除了守卫们正常的巡值之外,其他人未经许可,也不能随意出入,更何况现在是晚上。

  “其实,也算不得闲杂人等……”被黎大人一番指责,冰如风脸上有点挂不住。

  好歹也是王宫侍卫长,尽管职位不如黎大人高,可在王宫之内,冰如风比黎大人的实权大得多。

  “哦……你的朋友,难道就高人一等?”

  黎大人不以为然,依然板着面孔,怒气未消。

  特别是看到了其中一位的面容,黎大人更是心生疑惑。

  数日前,黎大人曾经在宫一冷的府邸附近,见证过一场战斗。

  而眼前的那一位,就是和慧颖交手的战王强者,在遭到慧颖击杀之前,被冰如风出手相救,得以侥幸脱险。

  根据逸尘的说法,此人就是两位王者杀手之一,来自于冥河水族的虾王。

  不用说,和虾王一起靠近石壁,身材瘦削的那位,一定就是逸尘所说的玉蚌了。

  这两位王者杀手,常年截杀前往王宫的医者,此刻却跟在冰如风身边,混进宫一波府邸附近,必然有所企图。

  “黎大人虽是玄冰王国的副将,可王宫的安全,好像是由我负责……刚才我在教训属下,没有注意两位朋友的动向,仅此而已。”

  冰如风话中带刺,面露讥讽,并没有被黎大人的咄咄逼人所吓倒。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276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