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仔细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仔细搜索

  “倒是我想请问黎大人,这大晚上的,你怎么也跑到王子殿下的府邸来了?”

  避重就轻,先撇开玉蚌和虾王的责任,再反戈一击,质问起黎大人来了。

  玄冰王国的副将,官职虽高,却不是王宫内的官员,按理说进入王宫,得经过通报,得到王子殿下的同意之后,方可成行。

  而且,在王宫之内,冰如风理论上有资格约束黎大人的活动范围。

  “废话!老子过来看看老朋友,用不着向你禀报!”

  黎大人冷哼一声,转而问道:“你这两位朋友好面生啊,呵呵,不会是外面来的吧?”

  确认了玉蚌和虾王的身份,黎大人想看看冰如风有什么解释。

  那天躲在矮墙后面偷看,应该没有惊动冰如风,否则,以冰如风的修为实力,黎大人是没有机会逃走的。

  “这……既然黎大人一定要问,如风也不想隐瞒,这两位是我江湖上的朋友,今天在宫中偶遇……”

  冰如风慢条斯理的告诉黎大人,原本想查岗之后,就送两位朋友出宫,却被黎大人撞见了。

  玉蚌和虾王二人来自冥河水族,冰如风自然知道,只不过,这二位平时极少出现,在回风岩也是改头换面,而且还是蒙着脸的。

  就算是曾经见过王者杀手,黎大人也不可能把他们,和眼前的二位联系在一起。

  黎大人和宫一波走得很近,却从未去过宫一冷的府邸,玉蚌去见宫一冷的时候,一般都是悄悄进出,理应不会被黎大人看见。

  只要没有牵扯到宫一冷,冰如风擅自带外人进入王宫腹地,最多也就是受到几句斥责而已,并不会有更重的惩罚。

  “不知道你查岗结束了没有?”

  “已经查完,正准备走呢。”

  “那好,慢走不送。”

  黎大人老气横秋的说道,想揭露出玉蚌和虾王的身份,又怕打草惊蛇,引起对方的警觉,只好忍住。

  “多谢黎大人解围。”

  等冰如风和玉蚌虾王三人走远,吓出一身冷汗的小孔,对着黎大人一躬到地。

  “不是查岗吗,你又没有擅离职守,有什么好解围的?”

  黎大人见小孔神色不对,安慰道:“幸好我及时出现,赶走了那两个……不明来历的家伙。”

  玉蚌和虾王的身份,暂时不宜说出去,但黎大人想不出,小孔干嘛吓得浑身发抖。

  “冰大人说我,和魁爷这样的匪类有勾结,还要治我的罪……”

  小孔心有余悸,把刚才的经过重新说了一遍。

  “放屁!老子也是魁爷的朋友,那又怎么了。”

  黎大人怫然不悦,愤愤道:“冰如风魁爷有江湖朋友,我们为什么就不行,说实话,魁爷是条汉子,却不是匪类。

  小孔,你放心,要是冰如风为这件事找你麻烦,老子对他不客气!”

  无论那一个朝廷,都不能完全制止官员与江湖人士交往,只要对方不是危害朝廷祸害百姓,就不会存在问题。

  当然,要是朝廷官员擅自参与江湖门派之争,或者是对抗官府,那可就犯了大罪。

  “有黎大人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小孔大喜过望,不住地对着黎大人鞠躬作揖,以示感谢。

  区区守卫队长,又没有后台靠山,能得到黎大人的支持,小孔深感幸运。

  “你带着属下先去休息,我帮你顶一会儿。”

  黎大人在石壁前找了块石头坐下,对着小孔挥挥手。

  “这……我还有半个时辰的值守时间呢。”

  “你是队长,提前半个时辰,没什么不可以的。”

  让小孔在这一带值守,是黎大人刻意吩咐的。

  尽管在冰如风的手下当差,但小孔也有队长的职权,小范围的调整值守位置,并不需要向冰如风禀报。

  黎大人不是小孔的靠山,却一直对小孔另眼看待,原因是黎大人知道,小孔做事认真负责,特别是对宫一波言听计从。

  把小孔安排在密室附近,相对比较稳妥,即使刚才差点被玉蚌和虾王钻了空子,可黎大人依然相信小孔。

  “恭敬不如从命,黎大人,小孔告辞了。”

  小孔没有问过黎大人,干嘛临时调动自己的岗位,只是根据黎大人的要求,做好本分之事即可。

  不过,小孔心里有过怀疑,这石壁附近必有古怪,否则黎大人就没有必要亲自蹲守了。

  “这个黎大人真够笨的,就跑到密室的入口处守着,不是明摆着让人怀疑嘛。”

  飘然看见黎大人背靠石壁,端坐在一块巨石之上,不由得有些紧张。

  “不用怕,就算冰如风发现了密室,也突破不了隐形结界。”

  逸尘抓住飘然的手,感觉到对方手心的汗水,便轻松的安慰道。

  很多时候,看戏的比演戏的还要投入,飘然就是那个看戏的人。

  明知道隐形结界能够阻止中阶战王的进入,但飘然却没来由的担心起黎大人来了。

  “老黎这个大笨蛋!”密室外间的宫一波,也狠狠地骂了一声。

  虽然看不见外面发生的事情,可黎大人的声音,以及和小孔的对话,都被宫一波听得清清楚楚。

  就连一屁股坐到巨石之上,引起的颤动,宫一波都能感觉得到。

  黎大人之前拍着胸脯保证过,一定要保证宫一波的安全。

  这下倒好,为了证明自己,黎大人干脆堵在了密室门口,还真是贴身保护呢。

  “好戏还在后头,咱们慢慢欣赏。”

  不管是宫一波的怒气冲天,还是黎大人的自鸣得意,逸尘都没有太大的兴趣。

  总感觉冰如风不会就这么轻易罢手,以黎大人的修为实力,根本不是冰如风的对手,能不能真的守住密室,还是未定之数。

  唰~~

  石壁前的灯光,忽然被一阵风熄灭,密室外的空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倏倏倏……

  夜空中隐约有几条黑影闪过,箭一般的直扑向石壁前的黎大人。

  “啊……”隐藏于暗中的守卫,有人发出短促的叫声。

  “谁……啊!”

  黎大人已有警觉,却只来得及问一句,就被惨叫声淹没了。

  “不好!”密室外间的宫一波,忽然惊叫一声。

  进入密室之前,宫一波就知道,黎大人不仅安排了小孔等人值守,还在石壁周围布置了暗哨。

  让宫一波没有想到的是,十余位暗哨居然在同一时间遭到袭击。

  是死是活暂时无法确定,但有一点,这些暗哨已经失去了作用。

  不仅如此,就连黎大人自己,也没能做出反应。

  石壁周围陷入了寂静,偶尔会传来一丝轻微的破空声,显然是有人接近了密室大门之外。

  “要不要把这些人全部斩杀?”

  “不行!这里是王宫,不能轻举妄动,我们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先找到密室的入口再说。”

  玉蚌和冰如风的声音先后响起,接着就是一阵悉悉索索。

  逸尘从漏斗形通道往外看去,却只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凭着感觉,密室外的翻动,是由冰如风和玉蚌虾王三人所为。

  假意离开,趁着黎大人放松之际卷土重来,冰如风不愧为老谋深算。

  “会不会不在这里?”虾王折腾了一番,似乎有点泄气,疑惑的问道。

  这一片就只有这些石壁,可偏偏找不到密室的大门所在,一个时辰的时间,说过去了就过去了,若是不能进入密室,岂不是功亏一篑。

  “仔细搜索,密室就在附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逸尘治好宫一波的病。”

  冰如风一边探寻着,一边信心满满的说道。

  黎大人看到玉蚌虾王接近石壁的时候,显得分外紧张,仅凭这一点,冰如风就有理由相信,密室就在这里。

  “按照冰大人说的,继续查探。”玉蚌相信冰如风的判断,并催促虾王动作快点。

  在水潭岸边,玉蚌和虾王联手对付飘然,眼见着就要得手,却被逸尘及时赶到。

  救了飘然不说,逸尘还同时击伤玉蚌和虾王,若不是二人迅速逃走,恐怕还要受到更大的打击。

  郁闷不已的玉蚌,责怪虾王办事不力,没有在逸尘现身之前,将飘然拿下。

  最可气的是,虾王放着自己的强劲手段不用,偏偏小儿科般的玩起了过河刺杀,给了飘然喘息之机。

  而虾王却不以为然,反过来讥讽玉蚌,说是索取太多,把虾王弄得筋疲力尽,这才没有一击制胜。

  两人都不服气,互相指责了一番,还是玉蚌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第一次在虾王面前妥协。

  逸尘的出现,给了宫一波康复的机会,尽管逸尘未必能弄到至阳药物,但总是一种威胁。

  要想消除隐患,就必须在逸尘治好宫一波之前,将逸尘斩杀,这样就能一了百了。

  于是,玉蚌和虾王找到了王宫侍卫长冰如风,说出了逸尘还活着的消息。

  早已认为逸尘和飘然死于冰极之川的冰如风,被玉蚌的话吓了一跳。

  事情的逆转,预示着宫一冷的危机,而冰如风站在了宫一冷这边,自然要设法为宫一冷扫清障碍。

  三人议论之后,达成一致意见,潜入王宫到宫一波府邸附近,把逸尘和飘然找出来。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291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