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逼上绝路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逼上绝路

  就地斩杀也好,生擒活拿也罢,只要阻止逸尘为宫一波治病,就是万事大吉。

  得到了宫一冷的许可,底气十足的冰如风,将玉蚌虾王二人,以江湖朋友的身份带入到宫一波府邸附近。

  早年就听说过,宫一波的府邸附近,有一处密室,但冰如风从未进去过,并不知道确切的位置。

  故意找小孔的麻烦,冰如风就是想让玉蚌和虾王,趁机靠近石壁查找密室的所在。

  不过,狡猾的冰如风,在威逼小孔的同时,感知到了黎大人的气息。

  不露声色,佯装和小孔纠结勾结匪类的罪名,冰如风的真正目的,是要把黎大人引出来。

  在王宫混迹了数十年,冰如风当然知道,黎大人和宫一波的交情。

  只要宫一波有难,黎大人必定会全力以赴,即使面临绝境,也觉不退缩。

  黎大人以身犯险的事情,冰如风早已知晓,也正是黎大人的痊愈,让冰如风感觉到逸尘的可怕。

  在护送逸尘和飘然前往王宫的途中,冰如风将消息透露给玉蚌和虾王,甚至连逸尘和飘然所穿的衣服,也详细的告诉了对方。

  回风岩一战,王者杀手无功而返,冰如风借口追杀,实际上是和玉蚌虾王二人商量对策。

  冰如风以前没有护送过医者,并不清楚冰极之川截留医者的事情。

  是玉蚌有意识的透露出一些消息,让冰如风做出了挑逗雪猿的举动。

  以中阶战王的能量威压,由冰天雪地传递到雪猿的藏身之处,却没有将雪猿一举击溃,反而逼迫雪猿现身一战。

  及至雪猿出现,冰如风更加刺激对方,刺穿雪猿的掌心,将雪猿的怒火点燃。

  见时机成熟,冰如风佯装不敌,把雪猿带到逸尘和飘然的身旁,使得雪猿将怒火发泄到逸尘身上。

  若是逸尘和飘然,死于雪猿之手,宫一波基本就失去了痊愈的希望。

  即使逸尘侥幸从雪猿掌下逃生,还有玉蚌提供的另一个方案。

  那就是通过冰极之川的白熊尊者,强行将逸尘留住,从而无法进入玄冰王国的王宫。

  计划看似天衣无缝,特别是玉蚌得到雪豹将军的亲口承认,说是把逸尘和飘然轰成了齑粉之后,冰如风终于长吁了一口气。

  可计划没有变化快,还没来得及庆幸,逸尘现身的消息,就把冰如风拉回到现实中来。

  与其漫无目的的寻找密室,还不如让黎大人自己暴露。

  打定主意的冰如风,表面上率领玉蚌虾王离开了王宫,实际上又半路折回,悄然潜伏在宫一波府邸附近。

  见黎大人端坐巨石之上,没有挪位的打算,冰如风确定这里便是密室的所在。

  嗵嗵嗵……

  虾王几番查探之下,未能找到密室入口,急得挥起拳头,将石壁擂得山响。

  碎石纷飞,山峦震动,声势浩大。

  “别弄那么大动静,先用精神力感知,瞅准了再动手!”

  冰如风喝道,这个虾王就是鲁莽,一味的蛮干,只能引来王宫守卫,却给自己带来麻烦。

  虽然黎大人以及附近的暗哨,已经被冰如风控制,但是,偌大的王宫,不可能只有这几位守卫。

  好在冰如风利用职务之便,适当的调走了大部分守卫兵力,又亲眼看见小孔一行人,乐滋滋的提前下班,这才没有被虾王折腾出的动静吸引过来。

  “瞎虾,你能不能动动脑子?”玉蚌也觉得虾王太不理智,帮着冰如风一起教训他。

  冥河水族向来看不起人类,玉蚌也不例外,即便是冰如风诡计多端,她也没有半点敬佩。

  无非是为了自己的野心,做一些为人不齿的事情罢了,冰如风和自己一样,都是沙光之皇的一颗棋子。

  若不是沙光之皇要求,玉蚌和虾王在玄冰王国储君之位的争夺战中,服从冰如风的命令,她根本不会正眼看一下冰如风。

  白天的时候,二王**一冷就派人去宫一波的府邸打探过,宫一波不在府中,没有人告知他的下落。

  很明显,逸尘已经和宫一波会合,并躲到什么地方治病去了。

  玉蚌和虾王在回风岩截杀逸尘失败,没能完成任务,要是被逸尘溜进王宫,治好了宫一波的病,玉蚌少不了要被沙光之皇责罚。

  出于将功折罪的心理,玉蚌勉为其难的,冒充冰如风的江湖朋友,乖乖的跟在冰如风的身边,目的就是斩杀逸尘,断绝宫一波痊愈的一线希望。

  “以黎大人所坐的位置为中心,两边各两里的范围之内,一定会有密室的大门存在。”

  冰如风以前就听说过密室,而黎大人和宫一波是死党铁哥们,必然会为宫一波的治病,提供最强的保护。

  周围的暗哨,也只在周边两三里之内,远处并未发现暗哨的行踪,冰如风对自己的判断非常肯定。

  将玉蚌和虾王分别遣往两边,冰如风自己则从中间开始,三管齐下,对着密室可能存在的位置进行查探。

  “冰如风,你个王八蛋,吃里扒外……”

  密室外间的宫一波,咆哮着,吼叫着,只可惜外面的冰如风压根就听不见。

  要不是怕妨碍到逸尘的疗伤接骨,宫一波早就想冲出密室了。

  早上的时候,黎大人还特意问过宫一波,冰如风会不会亲自动手,被宫一波摇头否定。

  按照冰如风的性格,在没有完全的把握之前,绝不会轻举妄动。

  就像之前把宫一波蒙在鼓里一样,冰如风依然会不露声色,或者派出手下的得力干将,或者制造混乱,以期达到浑水摸鱼的企图。

  然而,令宫一波意外的是,冰如风居然趁着月黑风高,将黎大人等守卫力量尽数瓦解,迫不及待的寻找密室。

  “宫一波急了。”

  听着宫一波抓狂般的嚎叫,飘然赶紧伸手捂住了耳朵。

  宫一波曾经以为,自己只要愿意竞争储君之位,宫一冷根本就没有机会得逞。

  仗着朝廷官员对自己的偏向,宫一波并没有特意的培植自己的力量,除了有黎大人这样的朋友,帮他笼络一些江湖人士之外,基本还是空白。

  相反,宫一冷抢先动手,不仅得到了冥河水族的支持,甚至还把宫一波信任的冰如风,给争取了过去。

  “急过了,就会冷静一些。”逸尘淡淡的说道。

  让宫一波看清眼前的情势,明白自己的不足,才能改变被动的局势,和宫一冷战斗到底。

  冰如风和玉蚌虾王的对话,已经完完全全的暴露了,他们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宫一波治病。

  如果说,前些时间,逸尘告诉宫一波,说玉蚌既是王者杀手,又是宫一冷的女人,宫一波还是将信将疑的话。

  密室外正在发生的事情,让宫一波彻底相信,逸尘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千真万确的。

  “怎么会这样……二哥,你真的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吗?”

  宫一波的手指插入头发之中,狠狠地抓扯着,一脸的悲愤莫名。

  尽管一直都知道,宫一冷暴戾残忍,做过许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念在兄弟情份上,宫一波从未在自己的父王面前,打过一次小报告。

  甚至在宫一冷遭到国王陛下严惩时,宫一波还为自己的二哥求情,请国王陛下赦免宫一冷。

  即使是储君之位的竞争,宫一波刚开始也不准备参与,后来被人提醒,一旦玄冰王国落入宫一冷手中,恐怕整个国家就要走向覆灭的境地了。

  勉强参与竞争,宫一波心里却惦记着,玄冰王国的储君,应该是宫一鸣才对,自己只不过先替大哥拿住了而已。

  然而,宫一波的优柔寡断,却给了宫一冷的机会,先是让玉蚌重创宫一波,接着又抢先把天罗大陆最具盛名的医者杏老,悄悄‘请入’自己的府邸。

  面对其余的医者,宫一冷冷酷的判了他们的死刑,并由玉蚌和虾王这两位战王强者担当刽子手。

  同时被宫一冷判了死刑的,其实还有宫一冷的弟弟,三王**一波。

  要不是逸尘命大,屡屡摆脱危机,宫一波这辈子也无法摆脱病躯的折磨。

  或许,等宫一冷登上储君之位,宫一波就会被莫名其妙的‘寿终正寝’了。

  到了现在,宫一波才算是真的明白了,这场储君之争,不可能做到想象中的君子之战。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唯有毫不留情的击溃对方,自己方有胜机。

  宫一波如同困兽一般,在密室这个牢笼之内,从一位理想者变成了现实中的人物。

  今后的路,或许就从现在开始改变。

  “你们俩过来!”

  宫一波的纠结万分,并没有阻碍密室外面,冰如风等人的查探进程。

  随着冰如风充满欣喜的声音传出,玉蚌和虾王二人,箭一般的掠到冰如风的身边。

  “冰大人,找到密室入口了?”虾王一脸期待的看着冰如风。

  “在哪儿呢?”玉蚌一边施展精神力,一边疑惑的问道。

  听冰如风的声音,显然是发现了密室所在,可玉蚌并没有感知。

  “你们对着这块石壁,使劲的轰……”

  冰如风抑制不住欣喜,吩咐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291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