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不在密室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不在密室

  坚硬牢固的石壁,在剧烈的能量漩涡面前,显得摇摇欲坠,似乎下一刻就要被强行摧毁。

  “逸团长,飘然姑娘,你们两个带着大嫂,赶紧出来,躲到大门后面的角落。”

  预感到不妙的宫一波,对着密室内间大声叫喊:“等冰如风进来,我缠住他,你们趁机逃出去,永远不要回来!”

  尽管不能亲眼见到,冰如风等三人的攻击力量,但宫一波相信,石壁大门很快就会倒塌,密室将无法容身。

  宫一波心里清楚,冰如风主要的斩杀对象就是逸尘,只有除去逸尘,才能杜绝王子殿下的康复希望。

  殊不知,此刻的宫一波早已将药物服下,病症完全解除,剩下的就只是恢复的快慢而已。

  以自己王子殿下的身份,和冰如风周旋,给逸尘和飘然寻求脱逃之机。

  若能顺利成功,逸尘和飘然远离玄冰王国,就不会遭到冰如风的追杀,而宫一波本人,则可以在对方不再关注的情况下完全康复。

  “宫一波,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你不会死,我们也不会死!”

  话音未落,逸尘和飘然手牵手的走出密室内间,笑嘻嘻的来到宫一波面前。

  “你们……”宫一波两眼往密室内间瞄了瞄,很意外的说道:“大嫂呢?”

  从逸尘和飘然的脸上,根本看不出半点紧张的样子,也没有疲劳过度。

  相反,神清气爽,神态自若,仿佛没有意识到即将降临的重大危机。

  说是给慧颖治病,除了那天看到了慧颖垂死时的影像之外,宫一波压根就没见过慧颖本人。

  尽管怀疑逸尘身上有储物戒指一类的东西,可慧颖是活生生的人,断然不是储物戒指能够隐匿的。

  “放心,慧颖的伤已经没事了,还需要一段时间恢复,暂时不宜和你见面。”

  逸尘淡淡一笑,解释道:“等慧颖完全好了,要是愿意见你,自然会去找你。”

  宫一波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在外间提心吊胆,逸尘和飘然却在内间轻松潇洒。

  冰如风攻击石壁大门,早在逸尘的意料之中,别看他来势汹汹,一时半会儿之间,是不可能轰开石壁的。

  即使隐形结界被冰如风三人联手破解,逸尘也有脱逃之策。

  轰~~

  又是一声巨响传出,逸尘和宫一波的头顶,落下许多碎石尘土。

  整个密室烟雾腾腾,地面剧烈颤动,石壁更是出现松动。

  合三人之力,对石壁全力攻击,冰如风三人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逸尘布置的隐形结界,阻拦一位中阶战王或许不成问题,但加上两位初阶战王助阵,结界的能量就稍有欠缺了。

  如果一开始,逸尘就催动日月空间内的能量,给隐形结界加以补充,还可以让石壁支撑更多的时间。

  但是,逸尘并没有补充能量的意思,只是静静地关注着事情的进展。

  “你有办法逃出去?”宫一波将信将疑,用狐疑的目光看向逸尘。

  虽然逸尘和飘然两人都是战王强者,而且还比宫一波的实力高出不少。

  但是,冰如风可是中阶战王,面对三五位初阶战王,也能轻松获胜。

  在冰天雪地的时候,逸尘曾经近距离的见识过冰如风的修为实力,理应不会如此不屑一顾。

  除非,逸尘另有手段,从冰如风眼皮底下溜走。

  “不急着走,你先过来看看……”

  逸尘把宫一波拉到密室内间,让他顺着漏斗形通道往外面看去。

  灯光被冰如风熄灭之后,仅仅从天空中稀疏的星星,传出的亮光中,勉强看见一点动静。

  黎大人如同睡着了一般,卧在巨石之上,不远处,则正是拼尽全力对石壁发起进攻的冰如风三人。

  尽管纷纷落下的碎石泥土,经常遮住了宫一波的眼睛,但他还是依稀目睹了冰如风的恶行。

  “你早就知道冰如风要来?”

  宫一波不清楚,逸尘是用什么办法弄出这么一个观察通道的,可他知道,逸尘一定是提前准备,才会如此镇定。

  “猜的,正好猜中了,碰巧吧。”逸尘不置可否,胡乱的应付着。

  心里却在预测着,自己修补过的隐形结界,究竟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很久以来,逸尘从未真正检测过自己布置的结界阵法,所能达到的攻击和防御程度。

  今天遇到冰如风和玉蚌虾王,也算了却了逸尘一桩心愿。

  轰隆隆——

  石壁大门,在经受了半个多时辰的连续攻击之后,终于出现了大面积的松动。

  连番的能量冲击,使得没有能量补充的隐形结界,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逸团长,现在怎么办?”或许是被逸尘和飘然的淡定感染了情绪,此刻的宫一波,展现出王子殿下该有的笃定。

  尽管仍然一头雾水,猜不出逸尘意欲何为,但宫一波的神色,已经恢复到正常状态。

  不管面临什么样的结局,宫一波都能坦然面对。

  说话间,一阵吱嘎乱响,隐形结界消耗掉最后一丝能量,宣告瓦解。

  与此同时,石壁大门颓然倒地,激起大片烟尘。

  “咳咳……”首当其冲的冰如风,狠狠地咳嗽着,将冲入喉咙的烟尘吐出。

  “果然有密室……”石壁大门倒塌的一瞬间,玉蚌和虾王二人,不顾烟尘呛鼻,就一头钻了进去。

  虽然有两方石壁遭到摧毁,可残垣断壁之间,密室的轮廓依然清晰。

  毫无疑问,这里就是一间密室,而且一定是宫一波用过的密室。

  “找人!”冰如风一声令下,先不管玉蚌和虾王是否服从,自己便沿着石壁破碎露出的大门进入。

  “冰大人,要是见到宫一波,我们要不要……”虾王一边用手扒开挡在身前的岩石,一边回过头问道。

  原则上讲,沙光之皇曾经吩咐过,可以对宫一波实施伤害,却不许他们将其斩杀。

  否则,玉蚌和虾王将会受到严厉处罚,甚至有丧命之忧。

  玉蚌和虾王二人,对此非常不解,以自己战王强者的修为实力,斩杀区区人类,应该算不上违反生存规则。

  不过,他们并没有因此而违抗沙光之皇的命令。

  玉蚌在能够斩杀宫一波的情况下,仅仅是利用自身的阴寒之气,将对方重创,原因就是不敢抗命。

  “杀!”冰如风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

  “啊……”虾王问话的原意,只是想知道,要不要将宫一波打晕,或者实施伤害,让他对密室内发生的事情记不清。

  却不曾想到,冰如风倒是很干脆的动了杀心,想将宫一波置于死地。

  “啊什么啊,我们今天的做法,已犯谋逆之罪,如果被宫一波发现,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只有杀人灭口,才能万无一失。”

  冰如风冷笑着说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既然身份暴露,就不能留下后患。

  “要杀你杀,我们可不敢。”玉蚌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神情跃然脸上。

  和冰如风不一样,玉蚌跟虾王都是冥河水族的人,必须无条件的服从沙光之皇的命令。

  即便在危急时刻,也不能破坏沙光之皇的计划,冰如风的话,玉蚌是不会听的。

  “哼,事情败露,你们俩可以逃回冥河水域,我可没地方逃。”

  冰如风冷哼一声,阴恻恻的说道。

  身为王宫侍卫长,冰如风拥有一定的权势,却无力对抗整个玄冰王国的朝廷。

  就算宫一冷愿意保全,也断然不会公然与老国王作对。

  “先找到逸尘,杀了再说,至于宫一波,你看着办就行。”

  玉蚌态度明确,自己的任务是斩杀医者,杀了逸尘就完成任务,她可不想节外生枝,给自己惹麻烦。

  “对,人都没见着,有什么好吵的。”虾王顺着玉蚌的意思,在破烂不堪的密室中寻找着。

  冰如风嘴上没说,心里却暗自打定主意,只要宫一波发现了自己的恶行,就必须将其斩杀以绝后患。

  尽管夜色中光线极暗,但三人但是战王强者,即使不用眼睛,仅凭精神力,也能探知密室内的情形。

  悉悉索索了一阵之后,三人原本热切的心,逐渐变得凉意十足。

  没人?怎么可能?

  密室范围之内,除了断裂的石壁,以及乱糟糟的碎石之外,居然没有半个人影。

  即便施展精神力,也找不出逸尘等人的行踪。

  “他们不在密室?”玉蚌紧蹙眉头,不甘心的问道。

  冰如风经过打探,曾信誓旦旦的保证,宫一波和逸尘一定是躲到密室疗伤去了。

  只要查找出密室所在,就可以将逸尘斩杀,这才使得玉蚌和虾王,以江湖朋友的身份,混入宫一波府邸附近。

  可现在,辛苦了大半夜,消耗了大量的能量,却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看见。

  “再找找……”冰如风的声音有点虚,明显是底气不足。

  以他的修为实力,已经可以确定,逸尘和宫一波根本就不在密室之内。

  从轰开石壁开始,冰如风就没有打探到密室内存在的人类气息。

  就算逸尘凝神静气,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之内,也不可能逃脱冰如风的精神力搜索。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306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