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前来领罪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前来领罪

  从离开密室以后,宫一波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红着双眼,坚持要对冰如风下手。

  是逸尘强行拦住,这才勉强把他弄回府邸,却难以打消宫一波的心头之恨。

  “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还要什么证据?”宫一波兀自不服,梗着脖子应道。

  明目张胆,公然行凶,还将数十位暗哨禁锢,就连堂堂的玄冰王国副将,都被控制起来,冰如风此举太不把宫一波这个王子殿下放在眼里了。

  “有谁能证明,黎大人,还是那个小孔?”

  逸尘伸手示意,让宫一波坐下,再慢条斯理的分析着:

  “以冰如风的修为实力,来去匆匆,守卫们根本就没有看见他的一举一动,黎大人明知是冰如风所为,却苦于没有证据只好含糊过去……”

  小孔率守卫赶到密室附近,人家冰如风和玉蚌虾王随即遁去,连个人影都没有留下。

  黎大人懵懵懂懂醒来,也只是看见密室遭被破坏,却不曾看见是谁所为。

  仅凭宫一波的一面之词,如何给冰如风治罪?

  “那又怎样,我就不信弄不死他!”

  尽管逸尘的分析很有道理,但在宫一波看来,即便冰如风无罪,自己想要灭了他也是轻而易举。

  更何况,冰如风帮助宫一冷,对作为竞争对手的宫一波是毫无情意,这样的恶贼,早点除去早点省心。

  “如果是以前,我赞同你的做法,但现在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准备帮你夺取储君之位。”

  “你说……真的?”

  宫一波上前一步,双手抓住逸尘的胳膊,狠狠地推搡着。

  之前明明听说,逸尘对王子之间的储君之争毫无兴趣,为此,宫一波还失落了好一阵子。

  忽然得知逸尘改变了主力,激动之下的宫一波,瞬间就忘记了心中的不快,一张脸涨得通红。

  和逸尘认识以来,每每遇到问题,都是逸尘奋力化解,宫一波深知眼前这个年轻人,无论是修为实力,还是处事能力,都远在自己之上。

  即便抛开三英佣兵团团长的身份,逸尘也是一位值得深交的朋友。

  若是能得到逸尘的帮助,宫一波觉得自己的胜算要大了许多。

  “宫一波,既然逸尘说了,就一定不会骗你,不过,你得听得进不同意见才行。”

  一旁冷眼旁观的飘然,笑吟吟的站起来,轻声细语的说道。

  通过密室中的试探,飘然和逸尘一样,觉得宫一波并非一般纨绔那般令人不齿。

  相反,宫一波在关键时刻,能提出让逸尘和飘然逃离,自己则抢在前面缠住冰如风。

  尽管事情并没有展到那样的程度,但宫一波的态度,已经摆在那里。

  “好,好……可是,冰如风太过嚣张,不趁早除掉,我怕养虎为患啊。”

  确认了逸尘的态度,宫一波心情大好,却又顾虑重重。

  毕竟冰如风是中阶战王,论修为实力,自己这一边几乎没人能过他。

  如果不借助朝廷的势力,想要除掉冰如风,恐怕十分困难。

  “你说的没错,就是养虎,不过未必是患。”逸尘结果宫一波的话头,纠正道。

  冰如风是一只猛虎,而且是能够伤人的猛虎,其主人究竟是宫一冷,还是冥河水族,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冰如风一定不是宫一波的人,不会做对宫一波有利的事情。

  但是,要想杀掉这只猛虎,必须要考虑周详,决不能意气用事,以免招惹更大的麻烦。

  “怎么说?”宫一波微微一愣,脱口问道。

  就目前而言,宫一波感觉威胁最大的,倒不是玉蚌和虾王两位冥河水族,而是冰如风。

  冰如风仗着王宫侍卫长的身份,可以随意出入王宫,即便是一些隐秘之处,他也有资格进入。

  而且,他还能冠冕堂皇,无需偷偷摸摸,甚至当着王族成员的面,大摇大摆的来去自由。

  如此一来,宫一波的府邸附近,恐怕都在对方监控之中,稍有风吹草动,宫一冷那边就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情报。

  这样的危险分子,一味的任其逍遥,到头来,倒楣的就只有宫一波这个王子殿下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想过没有,杀掉冰如风不难,但因此带来的危机,必然妨碍到你的储君之争。”

  逸尘一把推开宫一波抓住自己的手,正色道:“以宫一冷的为人,他让冰如风寻找密室,就是有了放弃对方的打算。

  你要是借着冰如风图谋不轨的由头将其斩杀,正中了宫一冷的奸计……”

  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宫一波对冰如风下手,作为竞争对手的宫一冷,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联络朝中大臣,给宫一波扣上一顶目无王法的帽子,就算是老国王有心偏袒,也难犯众怒。

  毕竟冰如风是王宫侍卫长,在内宫中算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肩负着这个玄冰王宫的安全重任。

  即使是握有确凿的证据,也必须经过国王陛下的肯,方可将其治罪,否则都有僭越之嫌。

  一旦宫一冷借此大做文章,其他的大臣又心生忌惮,宫一波的储君之争,还没有开始就要面临失败的结局了。

  所以,逸尘给出的建议是,不杀冰如风,装着什么事儿都没生,甚至‘善待’他,然后加以利用。

  “太复杂了,有点晕……”宫一波从小养尊处优,几乎没有经历过复杂的事情,一下子很难消化逸尘给他的‘进补’。

  双手捧着个脑袋,陷入了沉思状态。

  是该好好的想一想了,虽然参与储君之争,但宫一波几乎没有真正的进入状态,一直都是处于被动的境地。

  原本以为,只要恪守本分,以理服人,以诚待人,就能获得朝中大臣的大力支持。

  可实际上,宫一冷提前动手,占据了有利资源,并在实力上获得了巨大优势。

  不仅有冰如风这样的中阶战王辅佐,又利用了侍卫长的职权方便,还和冥河水族勾结,宫一冷的胜势似乎不可动摇。

  要么认输投降,要么奋起还击,宫一波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逸团长,你的三英佣兵团,能不能……”

  良久之后,宫一波抬起头,对着逸尘问道。

  “不能,你想得美。”

  逸尘面色一寒,不屑的说道:“区区一个储君之争,还用不着三英佣兵团。”

  三英佣兵团实力虽强,却扎根于天罗王国,若是大规模的进入玄冰王国,势必会惊动朝廷。

  届时,谁也不会相信,三英佣兵团闯入玄冰王国的目的,仅仅是帮助宫一波获胜,倒不如说强行逼宫更为合适。

  “那……我拿什么和二哥斗?”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让宫一波心里没底,黎大人联络的江湖好汉,至今没有明确答复,据说是要等候通知。

  放眼玄冰王国的江湖,有不少已和宫一冷打得火热,余下的势力还有一部分属于强盗团之类,宫一波宁愿失败,也不会和这些势力搅到一起。

  “展自己的势力,靠妇人之仁不行,该用的手腕还是要用的。我既然答应帮你,就不会袖手旁观……”

  等宫一波稍微冷静一点,逸尘又耐心的向他剖析了目前的状况,也给宫一波提供了一些具有建设性的意见。

  “禀王子殿下,侍卫长冰如风求见。”

  宫一波府邸之外,有人隔门通报。

  “冰如风……”宫一波一听就火冒三丈,刚要作,就被逸尘制止了。

  “既然来了,就见见呗。”逸尘若无其事的说道。

  “那……你们俩怎么办?”宫一波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逸尘。

  无论是玉蚌和虾王,还是冰如风,最想做的就是将逸尘斩杀。

  宫一波不愿意让逸尘出现在冰如风的面前,免得自己担心逸尘的安全。

  “没事,我自有办法应付。”

  逸尘附到宫一波耳边,如此这般的说了几句。

  “让冰如风进来。”宫一波对着门口说道。

  赶紧回到椅子中坐好,翘起二郎腿,静等冰如风进门。

  “殿下,如风前来领罪。”冰如风刚进大门,便扑通一声跪下,以头抢地。

  “如风起来,何罪之有?”宫一波嘴里说着,身体却窝在椅子中没有动弹。

  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冰如风,一脸的茫然之色。

  “谢殿下,如风失职,未能尽到守卫职责,还请殿下恕罪。”

  冰如风打着官腔,慢慢抬起头来,却一眼看见了坐在宫一波旁边的逸尘和飘然。

  不由得一惊,失声说道:“逸团长,飘然姑娘,你们……”

  折腾了大半夜,就是要找到逸尘和飘然,却不料这二人正笃悠悠的坐在王府中做客呢。

  难道真的是自己判断失误,逸尘根本就没有在密室内,帮助宫一波治病?

  “如风啊,你来得正好,本王还正想去找你呢。”

  宫一波慢吞吞的放下脚,给冰如风做了个手势,让冰如风坐下,嘴里很热情的说道。

  要不是逸尘连哄带吓,给宫一波清洗了头脑,恐怕他现在就要叫人把冰如风抓起来了。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333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