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章 无从查起

第一千五百章 无从查起

  “殿下是为了后山的事情?”冰如风没有从宫一波的脸上看出什么异常,便主动提起石壁被毁的事情。

  反正没有人见过,自己和玉蚌虾王一起轰塌石壁,冰如风的心里倒也不会紧张。

  “如风,这件事情明显是有人针对本王,你可要好好查,给本王一个结果啊。”

  宫一波显示出忧心忡忡,紧锁着眉头,似有惧怕之意。

  明知道是冰如风所为,却不能说出来,还得哄着冰如风帮自己查案。

  很少撒谎的宫一波,强忍着内心的纠结,尽可能的做出一副自然的姿态。

  “如风查过了,后山一处石壁,被强力轰碎,现场只有黎大人,但如风相信绝不是黎大人干的。”

  冰如风煞有介事,把石壁被毁说的玄乎不已,对密室却只字不提。

  一边观察着宫一波的反应,一边试探性的问道:“虽是殿下府邸附近,却也只是荒凉之处,怎么会是针对殿下的呢?”

  冰如风不动声色,心里暗自窃喜,好个宫一波,果然沉不住气,居然自己主动提出怀疑。

  这样也好,省得花心思琢磨,还不知道如何开口呢。

  “唉,如风啊,你知道王者杀手的事情,逸团长逃过一劫,可人家不肯放过,都追到王宫来了。”

  宫一波垂头丧气,瞄了瞄逸尘和飘然,继而说道:“本王原也不信,还是老黎给出了个主意,这不,后山就出事了。”

  看着冰如风疑惑的眼神,宫一波告诉他,黎大人故意坐在密室边的巨石上,目的就是引对方现身。

  宫一波临时藏匿,并没有告诉外人,造成一种进入密室治病的假象,让王者杀手扑空。

  自己却等黎大人的信号,到时候率兵包围,将王者杀手生擒活捉。

  “可是,并没有看见什么王者杀手啊?”

  冰如风一副无辜的表情跃然脸上,似有无限委屈:“殿下不信任如风。”

  设计引诱王者杀手,却没有告诉身为王宫侍卫长的冰如风,这事儿做的也太不地道了吧。

  冰如风心里狐疑不定,从表面上看,很难作出判断。

  自认为做事谨慎,不会被宫一波抓住破绽,冰如风原本的试探,由于宫一波不在密室之内,而变得无关紧要了。

  “这么多年了,本王对你怎么样,不用说你心里也清楚。但是,王宫守卫之中,一定有王者杀手安插的奸细。”

  宫一波神色黯然,紧攥的拳头,几乎捂出水来:“逸团长经过回风岩,只有守卫们知道,王者杀手能从守卫中间,认出逸团长和飘然姑娘,显然是提前得到了消息……”

  旧事重提,不是宫一波的本意,却是逸尘建议来一次敲山震虎。

  先把冰如风弄糊涂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会方便多了。

  不要说宫一波,就算是冰如风本人,若是处在宫一波的位置,同样也会怀疑到守卫中存在奸细。

  这是谁都能想到的,说不说都不会改变,但处在宫一波的角度,当然是自身安全最为重要。

  “如风虽有失职之处,却对殿下忠心耿耿,由于那一批守卫,大多在回风岩丧命,致使如风无从查起……”

  冰如风满腹冤屈难以说清,回风岩幸存的守卫,一共不过三位而已。

  其中的冬侍卫,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粗人,有过冒死保护宫一波的经历,自然不可能是奸细。

  余下的两位,都还没有回到王宫,就因为伤重死在了返回的路途中,线索就此中断。

  “这个,本王也知道,但是传递消息,未必是奸细本人,所以……”

  宫一波的目光很是镇定,一把抓住冰如风的手,诚恳的说道:“除了你和冬侍卫以外,本王谁都不敢完全相信。”

  以往,宫一波在冰如风面前,基本上自称‘我’,今天却口口声声本王,和之前大有不同。

  按照逸尘的提议,身为王子殿下,在下属面前偶尔客气一下可以,如果一直过于尊重对方,反倒失去了应有的身份。

  和黎大人相互之间随意玩笑,是基于多年的朋友情谊,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

  而一般的臣子,属下,原本就是朝廷官员,理应对王子殿下有足够的尊重,才符合为臣之道。

  果然,在冰如风眼里,改变了称呼的宫一波,似乎瞬间与自己的距离变大了许多。

  不再是平时那样‘推心置腹’,毫无芥蒂了。

  以宫一波的为人处世,从来没有这样强势过,难道是要给自己树立威信?

  冰如风一时猜不透对方的心思,只能以退为进,继续试探:“殿下,如果有什么对卑职不满的地方,请明示。”

  条件反射一般,顺着宫一波的本王,冰如风一下子就改称起卑职来了。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宫一波本来就是主子,尽管冰如风并没有把他当回事,可卑职永远是卑职,除非有朝一日时来运转。

  “何出此言?”宫一波像是没有料到,冰如风会有此一问,当即疑惑起来。

  “卑职有一事不明,能得殿下信任已属万幸,可要是提前通知卑职一声,恐怕那个破坏石壁的人,此刻已经被拿下了。”

  冰如风言辞凿凿,表现得既委屈又惋惜。

  以冰如风的修为实力,擒住一般的初阶战王,应该不算太难,他这样说确实有道理。

  “但是,有你在,王者杀手未必会出现……更重要的是,万一对方真的是……本王也不想伤他性命。”

  宫一波纠结着,犹豫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如风,你觉得大王子会杀了我么?”

  在冰天雪地的山洞中,冰如风亲口说出,王者杀手就是宫一鸣夫妇二人,这也是宫一波一直不愿相信,和不敢相信的。

  谁都知道,宫一波和宫一鸣一母同胞,历来兄友弟恭为人称道。

  如今因为储君之争,竟然反目成仇,实在是令人唏嘘。

  “不会,卑职认为,大王子宅心仁厚,只是所受刺激太大,以致于暂时迷失心性,这才……”

  冰如风的侍卫长之位,就是宫一鸣大力举荐的结果,就算是为报知遇之恩,也得帮宫一鸣说几句公道话。

  同时,冰如风也清楚,以宫一波的性格,断然不会对自己的大哥下手,即使承认对方王者杀手的身份,也不能改变。

  冰如风瞄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逸尘,见后者只管低头喝茶,似乎并不关注宫一波和自己的谈话。

  虽然逸尘是三英佣兵团的团长,又是一位医术精湛的医者,但他初次进入玄冰王国,连环境都很陌生,自然不可能了解王子之间的纷争。

  只要自己稳住心神,不被宫一波看出破绽,至少到目前为止,自己的身份还没有暴露。

  想到这里,冰如风不禁有些得意,故意帮着宫一鸣说话,就是为了麻痹宫一波,并得到他的信任。

  “唉……大哥下落不明,本王心急如焚,刚有了一点消息,却又是势同水火。二哥和本王为了储君之位,也没有了兄弟情谊,难道王族子孙,真的就要忍受孤独吗?”

  宫一波的眼圈红红的,显然是有些伤感。

  尽管努力的保持着王子殿下的威严,却总是显得有点不伦不类。

  冰如风看在眼里,笑在心头,要的就是宫一波这般纠结样子。

  当初选择立场的时候,冰如风不是没有考虑过宫一波,但是宫一波的优柔寡断和妇人之仁,使得冰如风下定决心投奔宫一冷。

  宫一冷冷酷暴戾,很多时候蛮不讲理,冰如风处处小心,也经常受到斥责和处罚。

  即便如此,冰如风也没有后悔自己站错了队,因为在他眼里,但凡有成就的,都必须心狠手辣,唯有宫一冷符合这样的条件。

  若是站在宫一波这边,平时受到的待遇一定很好,可宫一波最终会失败,冰如风则难逃被牵连的下场。

  就像现在,还没有见到王者杀手,宫一波就纠结万分,凭这一点,他就没有资格登上储君之位。

  “殿下,卑职乃奴才的身份,岂敢妄议主子们的事情。”

  冰如风一如既往,每逢宫一波提到王子之间的纠葛,他就会选择回避。

  说来也怪,冰如风回避的越干脆,宫一波倒越是愿意和他聊起这些。

  “也是,你从来都不掺和这件事,这也是本**任你的主要原因,可惜啊……”

  宫一波喟然长叹,大有不甘心之意。

  心里却在咒骂不已,好你个冰如风,表面上装着没事人一样,在密室外面简直就是一条疯狗。

  若不是逸尘拥有体内空间,又能施展隐身之术,宫一波能不能顺利离开密室,还是个问题。

  “殿下不必难过,虽然卑职不能参与到主子们的事情中去,但还是衷心希望,殿下的身体能早日康复。”

  冰如风言辞恳切,转而看向逸尘,说道:“逸团长安然无恙,殿下的康复指日可待。”

  不露声色的把话题转移到逸尘身上,迫使逸尘无法回避。

  冰如风此举,是想探探逸尘的虚实,特别是对于治疗宫一波,究竟有没有实质性的方案。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345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