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太丢脸了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太丢脸了

  玉蚌曾经说过,如果逸尘能够得到罕见的至阳之物,或许有机会治好宫一波。

  当然,前提是逸尘诊断正确,而且对症施药,稍有差池,不仅难以治愈,反而会让宫一波身体的其他部位遭到重创。

  黎大人为了宫一波,不惜以身犯险,原以为这是对宫一波的最大帮助。

  实际上,帮助黎大人达成心愿的那位冥河水族,根本就没有玉蚌特殊的阴柔之气。

  尽管症状差不多,甚至看起来黎大人的病情更为严重。

  但是,如果逸尘完全按照治疗黎大人的方法,对宫一波诊治,将会适得其反。

  “冰大人抬举了,我这次来,就是想告诉王子殿下,暂时无法达到根治的目的。”

  逸尘端坐椅中,神情淡然。

  “哦?逸团长不是已经治好了黎大人的病吗,难道……”

  冰如风心里一喜,却流露出遗憾的表情。

  “黎大人的病是刻意为之,而王子殿下的病,则天生就有,两者看似相同,实则毫无关联。”

  早已料到冰如风有此一问,逸尘自然是胸有成竹对答如流。

  故意说的玄乎一点,看看冰如风有何表示。

  “如风,事关储君之位,千万不要说出去。”宫一波顺着逸尘的话往下说,顺便警告冰如风。

  “殿下放心,卑职绝不会透露半个字,不过,逸团长说的暂时,是什么意思?”

  既然无法根治,又说什么暂时,分明是一种托词。

  冰如风并不相信逸尘的话,只是不便质问,只好装着漫不经心的随口一问。

  “我已将王子殿下的病情禀告给师尊,他老人家说,尽可能在两年之内,找出根治的办法,只是……不敢抱太大希望。”

  逸尘告诉冰如风,宫一波的病症并非受伤所致,乃是生下来就存在男精缺乏,难有子嗣,受伤只能算是诱因。

  玄冰王国王子众多,除了未成年的以外,最年长的三位王子殿下,均无一儿半女,这不完全是巧合。

  “有这等事……逸团长开玩笑吧。”

  冰如风心里疑惑,却不敢说出宫一波的病因。

  明明是被玉蚌偷袭所致,到了逸尘嘴里,却变成了与生俱来,简直是胡言乱语。

  大王**一鸣,离开王宫的时候尚未成亲,没有子嗣实属正常。

  二王**一冷,纵欲过度,精力不足,未有所出也有说法。

  眼前的三王**一波,原本就看淡女色,几乎未曾染指过女人。

  等国王陛下话之后,便遭到玉蚌袭击,造成了现在的样子。

  无论哪一位王子,都不像逸尘所说的那样,生来就有了病根。

  “我也怀疑,但师尊不会说错,在他老人家研制出有效的药物之前,我无能为力……”

  逸尘两手一摊,并无做作的迹象。

  越是看到冰如风一头雾水,逸尘就越说的煞有介事。

  其实,逸尘在水潭深处听见玉蚌和虾王的谈话,就已经确定,连玉蚌自己都不能肯定,自己能完全治好宫一波。

  既然如此,会还不如将局势搅乱,把宫一冷也拖进来,让冰如风难以判断。

  “逸团长的师尊,想必是一位神医。”冰如风瞪大着双眼,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等逸尘说完,也不提出反对意见,只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本能的怀疑逸尘的话,但冰如风相信,以逸尘的年纪来说,如果没有医术高的师尊,他不可能成为一名医者。

  据说,黎大人身边的女人已有新近怀孕的,显然是病体痊愈了。

  逸尘治好了黎大人的病,这一点毋庸置疑,说逸尘是一位医者,倒也不是信口开河。

  “师尊淡泊名利,隐居山林之中,只为救死扶伤,却难为外人所知。”

  逸尘老神在在,信口胡诌,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有这样的世外高人。

  “冰某孤陋寡闻,只是希望能早日帮王子殿下解除病痛之苦。”

  有没有所谓的神医,对冰如风来说并不重要,关键是能不能真的弄出药来,才涉及到储君之争的结果。

  被逸尘一番胡说,冰如风反而有些忧心忡忡了。

  宫一冷身边的女人很多,确实没有见过谁生过孩子,有了玉蚌以后,宫一冷便不再宠幸其他女人。

  这几个月来,玉蚌的身材日益苗条,显然是宫一冷的种子还没有生根芽。

  养尊处优的宫一冷,从未受到过袭击之类,也没有出现什么病症,按理说,早就该子女绕膝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既然是生来就有,本王倒也不急了。”

  宫一波似乎接受了逸尘的说法,只要宫一冷没有生出子嗣,自己就不会输掉储君之位。

  理论上说,到目前为止,两位竞争的王子殿下,都处在同一起跑线上。

  至于最后的赢家是谁,那就要看个人的造化了。

  “殿下,到了查岗时间,卑职告辞。”

  这一次求见宫一波,获得的信息太多,冰如风需要花点时间慢慢理顺。

  值得庆幸的是,宫一波并没有现,是自己带着玉蚌虾王,将黎大人以及暗哨控制,并联手轰开密室大门的。

  本来还怕宫一波难,自己难以应付,冰如风还特意向宫一冷请示过,希望得到宫一冷的帮助。

  现在看来,这个顾虑不存在了,而且是否斩杀逸尘,好像也没那么重要。

  另外,逸尘毕竟是三英佣兵团的团长,若是被这样的势力当成敌人,冰如风就算修为实力再强,恐怕也没好日子过。

  “冰如风,你来干什么?”

  刚刚出了宫一波府邸大门,冰如风就遇到了匆匆赶来的黎大人。

  一脸的怒容,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黎大人用目光横了冰如风一眼。

  “呵呵,黎大人早已把如风排除在外了吧?”

  想起黎大人端坐巨石上的情形,冰如风就一肚子的火气。

  要不是黎大人来这么一招,冰如风三人也不至于折腾了半夜,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能量,却一无所获。

  “你是说……哈哈,老子要是不瞒着你,那帮家伙又怎么会出来呢?”

  黎大人得意的大笑起来,却又幽怨的说道:“可惜,老子被那帮王八蛋弄晕了,没能抓住!”

  到现在为止,黎大人还不清楚,生在密室外面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离开密室附近的时候,黎大人总觉得有人跟在自己后面,就没有去宫一波的府邸,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和冰如风所说的,也都是逸尘通过传音的方式,提前吩咐过的说辞。

  “以黎大人的修为实力,都被弄晕了,就算如风在场也未必管用。”

  冰如风说的谦虚,脸上露出来的却是讥讽之色。

  当时弄翻黎大人,不过是举手之劳,黎大人连一点感觉还没有,就晕乎乎的睡过去了。

  要不是不敢随意在王宫中杀人,恐怕冰如风就顺手将黎大人给收拾了。

  “冰如风,你他么混蛋,少拿修为说事儿!”

  黎大人怒不可遏,捋起袖子就要和冰如风算账。

  别看实力不如对方,但黎大人要是动起手来,冰如风还不一定敢还手呢。

  “黎大人大人大量,如风告辞……”

  不等黎大人动手,冰如风告饶一句,立马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跟黎大人这样的草包,没啥好计较的,冰如风从来就没有把黎大人,看成是自己的对手。

  “算你跑得快。”

  黎大人一边嘟囔着,一边就往宫一波的府邸门口走过来,连通报都免了。

  白天出入宫一波的府邸,黎大人从来就没有通报的习惯,就算有时候被宫一波责骂,也一笑了之。

  “老黎,你还好意思来?”

  没等黎大人的身体完全进门,宫一波就一声喝骂。

  口口声声,信誓旦旦,黎大人说保证密室安全,可实际上,密室大门被轰的时候,黎大人还在做着美梦呢。

  “吓死我了,太特么丢脸了……”

  黎大人老脸一红,低着头径直闯进大厅,跑到逸尘和飘然的中间,找了把椅子坐下。

  嘴里只喘着粗气,还拿眼睛偷偷的左右扫描着。

  “你睡得好舒服,还要脸干嘛?”

  看着黎大人半吊子样,宫一波的七就不打一处来。

  要是指望黎大人护法,宫一波和逸尘飘然,早就遭到了冰如风的毒手。

  没有出手狠狠地揍他一顿,就是宫一波的仁慈了。

  “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密室明明被轰得稀巴烂,你们却一个个的都安然无恙,哪个混蛋干的?”

  不敢直面宫一波,黎大人只能把目光投向逸尘,想弄明白当时的情况。

  见逸尘转过脸去不搭理,黎大人又把目光看向一旁的飘然,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大大的白眼。

  “连你这个大护法都不知道,我们在密室里面,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逸尘本不想说话,可黎大人总是对飘然挤眉弄眼的,看得逸尘心里直冒火。

  失职失到姥姥家了,这家伙还敢大呼小叫的直嚷嚷,脸皮估计比密室外面的石壁还要厚。

  “嘿嘿,我不是睡着了么……不对,我是被暗算的,这件事真的不怪我,反正你们也没事儿,就不要计较了吧。”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345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