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魁爷庇佑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魁爷庇佑

  有几家类似饭馆的热汤铺,远远望去便是热气腾腾,有的门口还挂着招牌,就是看起来不如路面那般整洁。

  往里走,人逐渐多了起来,路边两旁居然还有一些,卖着杂物的小店铺。

  大多没有招牌,在地面上铺上一张黑乎乎的,不知道是兽皮还是布的东西。

  上面再放上各色小玩意儿,就可以开始吆喝了。

  算不上稀罕之物,主要是一些较为普通的修炼资源一类,没有一株达到世杰级别的灵草。

  这并不重要,赶路的也好,经商的商队也罢,没有人指望着在这里能碰上天材地宝。

  但是,常用的容易损耗的随身物件,以及干粮药草之类,似乎很受欢迎。

  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交织在一起,不时的马鸣声响起,把整个无名小城弄得热闹至极。

  “热汤来了……”逸尘和飘然随便找了一家热汤铺坐下,还没有考虑好要吃点啥,小二就端上了热腾腾的肉汤。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吃这个?”

  看着汤碗里黑乎乎的一片,中间还杵着一根骨头,飘然不禁紧蹙秀眉,迟迟不敢下筷。

  “一看客官就是第一次来。”

  小二将一块毛巾往肩上一搭,一边笑着回答,一边将托盘从桌子上拿开。

  然后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盖子,对着桌上的两碗汤,轻轻的倒了倒,汤碗上面就浮现出一层黄黄的粉末状物质。

  “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见小二动作娴熟,飘然好像对眼前的热汤,没那么嫌弃了。

  取而代之的,是油然而生的好奇心。

  刚刚坐下不久,连话都没说,小二就能看出自己是第一次来,而且一定会喝这碗汤。

  “常来的都知道,我们无名小城一共就一种热汤,那就是乌獾汤……”

  小二咧嘴一笑,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

  显然,对于飘提出的问题,他早已回答了无数遍了。

  “就只有一种,还是……乌獾汤?”

  飘然恍然大悟,还以为小二聪明过人,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

  可乌獾这个名字,听起来就让人倒胃口,何况还是乌漆墨黑,提不起食欲的玩意儿。

  “对啊,这方圆百里之内,都没有第二种禽畜,当然除了客官们的马以外。”

  此刻不算太忙,小二便耐着性子,向飘然和逸尘介绍起来。

  无名小城处于北冥镇的南边,这一带原本没有店铺,只是行走疲累的商队,以及参与历练的修武者,偶尔停下来休整一下而已。

  远行的客商,都会提前准备,身上带足了吃用的物品,倒也不需要在无名小城添补。

  然而,十多年前有强盗团盯上了无名小城,趁着客商们停下歇息,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策马前来。

  以风卷残云之势,抢走客商们的货物,为了防止客商们纠缠,强盗们经常会大开杀戒,把反抗的客商斩杀。

  也有的时候,强盗们强行收走客商们身上的所有干粮点心之内,不顾客商们的哀嚎求饶,便扬长而去。

  如此一来,被抢走了所有物品的客商们,就算没有被斩杀,也要饿死在无名小城。

  曾经有一段时间,无名小城就是一个死亡之地,客商们必须经过,却又不敢经过,生怕遭到了强盗团的毒手。

  “那……怎么会有店铺开起来呢?”飘然歪着头,深感不解。

  既然被强盗团盯上,时不时的跑来洗劫一番,客商们能活着就不容易了,哪有心思开店铺赚钱。

  “最早的店铺,是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客商们开的……”

  开始的时候,有些客商不甘心被硬生生的饿死,便挣扎着出去找点吃的。

  可找遍这一带,只能见到极少数量的乌獾,个头还只有一尺来高,分量不足二十斤。

  尽管乌獾长得难看,即便烧熟了也是黑不溜秋的,肉糙汤涩难以下咽,但毕竟可以充饥御寒,好歹也能保住性命。

  慢慢的,有一部分客商,考虑到自己的本钱连同货物,都被洗劫一空,回去也很难交代。

  便只好勉为其难的留了下来,靠着一碗热汤活命。

  碰到有着同样遭遇,面临绝境的人,也会送上一碗热汤,挽救一条性命。

  一来二去,留下的人越来越多,热汤铺便由此形成。

  “原来是这样,可他们不怕被强盗团抢吗?”

  飘然总算弄明白了热汤铺的由来,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这些人除了一碗热汤之外,身无长物,强盗团避之唯恐不及,谁愿意跟他们纠缠……”

  很长一段时间,热汤铺是免费供应的,前提是只给遭到抢劫的客商们。

  逐渐发展下来,有的不曾遭遇强盗团的客商,也想喝一碗热汤暖暖身子,以便抵御寒风冰雪的侵袭。

  于是,热汤铺就有了收取费用的说法,大多也只是象征性的收取,或者是客商自己,愿意给多少算多少,并无统一定价。

  随着无家可归的客商加入,热汤铺便多了起来,有的是为了做好事,也有的想挣点回家的盘缠。

  对于这一点微不足道的钱财,强盗团根本就看不上眼,他们只抢拥有大批货物的客商,却不会过多骚扰热汤铺的‘老板’。

  不仅如此,自从有了热汤铺,强盗团的‘生意’也好做多了。

  原本抢劫时,客商都是以命抗争,没有了退路,就必须杀戮。

  尽管强盗团人多势众,可在客商们的拼死反抗下,也会存在伤亡的现象。

  但热汤铺的存在,给了客商生存空间的同时,也让客商们失去了拼命的勇气和动力。

  在尽可能减少伤亡的情况下,反而比以前更容易得手,强盗团发现这是一个不错的交易。

  从此以后,强盗团对热汤铺的老板们,不再存有敌意,甚至加以扶持。

  “呵呵,这也算共存吧……咳咳!”

  逸尘低头喝了一口乌獾汤,却被呛得眼泪直流。

  “这里加了**粉,御寒挺好,就是入口很冲。”

  小二见有客人进来,解释了一句之后,便张罗去了。

  “飘然,喝喝看,很热乎的。”

  虽然呛人,可一口热汤下肚,浑身通畅,体内的寒气都被**粉,和热气腾腾的乌獾汤给逼出来了。

  逸尘咬了一块乌獾肉,肉质很粗,颜色难堪,却没有异味,比干粮之类还是可口一些。

  “嗯,难看不难吃,还不错。”

  等逸尘吃到一半的时候,飘然才开始动手。

  好几天没有吃过热乎乎的饭食,尽管仗着自己火属性的体质,不致于被寒冷伤了身子。

  但是,干巴巴的食物,咽到喉咙里都想吐出来,哪有热汤这般滋润。

  一碗热腾腾的乌獾汤,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就一滴不剩的进入了腹中。

  逸尘和飘然觉得身上的热量也上来了,稍事休息便可恢复精神。

  陆陆续续的,又有几拨客人进入热汤铺,围坐着一边聊着天,一边等着小二上来。

  “刚才我看到了,有人在招兵买马,条件很诱人呢。”

  “不管他,先暖暖身子再说……”

  几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也不催促小二快点过来。

  “小二,快点,我们都要冻死了。”

  这时,热汤铺的门帘一动,进来一位黑脸大汉,身后还有两位随从。

  “张爷稍等,这就来。”

  小二正伺候着前面几位,暂时抽不开身,连忙跟黑脸大汉打招呼。

  “好嘞……对了,小二,把外面的马喂一喂,等会儿还要拉车赶路。”

  张爷大大咧咧的吩咐一声,便翘起了二郎腿,和两位随从一起,等着热汤的到来。

  “奇怪,这里不是强盗团出没之处吗,怎么会有这样满不在乎的客商?”

  飘然喝完乌獾汤,四下张望着,发现了院落中的马车。

  两辆马车,都堆满了货物,虽然都被蒙了起来,看不清楚里面的东西。

  但飘然还是能看出来,这辆车货物的分量不轻,估计价值不菲。

  “这位姑娘,你是不知道,这一年多了,无名小城基本就没出现过强盗团,再多的货物也是安全的。”

  那位被小二称着张爷的黑脸大汉,正巧将目光瞅到这边,便接过飘然的话头说道。

  “没有出现?”飘然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离开王宫之前,黎大人就重点介绍过,说是无名小城乃强盗团出没之处。

  到了张爷这儿,竟然就不是这个说法了。

  “姑娘说的是以前,自从魁爷的义兵团分部,在无名小城和强盗团打过几次以后,强盗团就越来越少了。

  特别是今年,我走了三次,每次都平平安安的,这完全是魁爷的庇佑啊……”

  说到这儿,张爷来了兴致,也不管飘然愿不愿意听,就叨叨叨的说的眉飞色舞。

  张爷原来是和朋友一起,贩卖一些皮毛,时常经过无名小城,没少被强盗团打劫。

  即使联合其他商队,以人多势众的方式,强行通过无名小城,也遭到了强盗团的袭击。

  直到前年年底,魁爷亲率义兵团分部的好汉们,在无名小城和强盗团经历了几个月的战斗,终于打退了多股强盗。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391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