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不好交代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不好交代

  看李达的样子,不像是奸恶之徒,一身修为也达到了战帅高阶的级别。

  尽管络腮胡子有些疑惑,并没有完全判断出李达的具体修为,但逸尘精神力超强,自然一目了然。

  “这年头世道太乱,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请,你们俩年纪轻轻就有帅级修为,何苦要搅这趟浑水?”

  李达面无表情,意思却说得非常明显。

  乱世之中,危机四伏,能太太平平过日子,才是最大的幸福。

  为了好玩冒险,弄得不好把命丢了,实在是不值得。

  “谢谢李兄提醒,不过,这趟浑水我们蹚定了。”

  逸尘微微一笑,很平静的说道。

  “李兄,这么多战将高手都能加入义兵团分部,我们为什么不能,你也太危言耸听了吧?”

  飘然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顺便还白了李达一眼。

  好不容易得到逸尘的同意,悄悄加入义兵团分部,到时候看看魁爷的反应,应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到了李达嘴里,却变成了趟浑水送命,听起来就不舒服。

  “对于战将高手来说,五阶灵草的诱惑力太大,争相报名还算正常,不过,你们俩的修为至少达到了战帅中阶的境界,恐怕……”

  言下之意,五阶灵草对战帅中阶以上的修武者来说,尽管有一定的滋养作用,却不是非用不可。

  李达看了看逸尘和飘然,心里腹诽不已。

  以二十余岁的年纪,就已经是战帅中阶强者了,要么就是天赋过人,要么就是体质绝佳,最不济的也是名门大派的公子小姐,靠无数修炼资源支撑。

  无论是哪一种,应该对五阶灵草都不会存在太大兴趣,如果不是另有企图的话,那就只能说这两位的脑子出了问题。

  “你都是战帅高阶了,岂不是更不需要五阶灵草,何必……”

  面对李达的解释,飘然并不认同。

  不过,飘然没有在修为境界上与对方争辩,反而对自己收敛气息的手段,感觉到很满意。

  明明是战王初阶,而且都达到了中层级别,却被李达看成了战帅中阶,这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

  “我嘛……权宜之计,得找个地方立足才行啊。”被飘然反问,李达稍经犹豫,讪讪的说道。

  “你有你的打算,我们有我们的想法,谁也不用劝谁。”

  虽然好奇心很重,但飘然并不喜欢打听别人**,见李达支支吾吾,便不再纠缠。

  江湖上什么事儿都会发生,一个好端端的人,说不定就遇到了麻烦。

  至少在飘然眼里,基本认定了李达是一位落难的战帅强者,加入义兵团分部不是为了得到奖赏,而是暂时过渡一下。

  “小兄弟,你这是要去哪儿?”

  “张爷,我去义兵团分部。”

  路边过来两辆马车,跟逸尘说话的,就是热汤铺里遇到的张爷。

  或许是看见逸尘和飘然,跟在一帮子人后面,觉得有些奇怪,便停住马车探头询问。

  尽管只是一个生意人,与逸尘毫不相干,但之前很热心的介绍无名小城,以及魁爷和强盗团之间的情况,让逸尘对他颇有好感。

  逸尘也放缓了脚步,如实的说出‘加入’义兵团分部的事儿。

  “那……这些都是要加入义兵团分部的人?”张爷指了指逸尘前面的二十几位,惊讶的问道。

  “当然,你不会也想加入义兵团分部吧?”

  逸尘还没开口,就被随后而来的络腮胡子抢了先。

  打量了一下张爷身边的马车,络腮胡子露出微笑。

  “我老了,就不给你们添乱,可我家小儿子,听说过魁爷和义兵团分部的事迹,非缠着我说是要加入义兵团分部……”

  张爷从马车上跳下来,走到逸尘和络腮胡子身边,很诚恳的说道:“二十五岁,战将四品的修为,如果够资格的话,我下次就把他带来。”

  常年行走于北冥镇一带,经历过多次强盗团袭击,是魁爷的义兵团分部,将无名小城的强盗们赶走,张爷这两年才挣了不少晶币。

  本以为,义兵团分部总是打打杀杀,即便感恩也不敢让儿子涉险。

  刚才听说,这批新加入的人,都是干一些后勤供给之类的活儿,想必没什么危险,张爷便有些动心。

  若是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让儿子多些历练,还能享受到义兵团分部提供的修炼资源,当然是求之不得的。

  “这辆车货物,是你的?”络腮胡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歪着脑袋反问道。

  看看马车堆得满满的,里面的货物一定不少,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物件儿。

  “是我的,上好的皮毛,可以用来御寒。”张爷如实说道。

  要是前两年,张爷绝不会随意说出货物名称,以防被人惦记。

  可时局变了,这里根本就没有打劫的强盗,面对的又是魁爷的属下,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你们这些生意人,哪个不是受到义兵团分部的庇佑,才能赚得钵满盆满,可魁爷啥也没捞着……”

  络腮胡子似有不甘,说起话来阴阳怪气,目光却始终围着那两辆马车转悠。

  “这位爷说的是,魁爷大义是人所共知的,我曾经捐赠一车皮毛给义兵团分部,却被魁爷以市场价格买下。”

  张爷想起来还觉得惭愧,怎么就连一点心意都表达不了呢。

  “天寒地冻,义兵团分部的兄弟们,也缺衣少食啊。”

  络腮胡子长叹一声,幽幽的说道:“魁爷顾及面子,兄弟们只好受苦了……”

  看样子,络腮胡子对魁爷的某些做法不满,却又不敢说的过于直白。

  但在张爷这个老江湖的眼里,已经很清楚对方的意思了:

  “这位爷要是不嫌弃,张某的这两车皮毛,就算是送给义兵团分部兄弟们的一点心意……”

  生意人以利为重,却也懂得感恩,张爷受了义兵团分部的恩惠,能适当地表示一下感谢,也是真心诚意。

  “这……只怕魁爷知道,不好交代啊。”

  络腮胡子挠挠头,面露为难之色,眼里却闪烁出一道精光。

  希望得到张爷的馈赠,将这两车价值不菲的上好皮毛拉走,可有有些犹豫。

  毕竟,义兵团分部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任何成员在没有取得魁爷许可的情况下,擅自收受任何馈赠,违者将被逐出义兵团分部。

  “这个好说,不告诉魁爷便是。”

  既然是有意捐赠,张爷就不会出尔反尔,甚至帮着络腮胡子出主意,怎样才能瞒过魁爷。

  张爷是货主,他只要不说,络腮胡子自然不会主动找麻烦,那魁爷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说得好听,万一到时候你说出去,我岂不是倒楣……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好处。”

  络腮胡子想了想,继而说道:“要不这样,张爷和我一起将皮毛送到北冥镇,趁着这几天魁爷不在,你当着库房总管的面捐赠,我就不用背黑锅了。”

  想要皮毛又怕受到责罚,络腮胡子果然老奸巨猾,逸尘在一旁看着,暗自腹诽。

  “好,没问题。”对于络腮胡子的提议,张爷觉得很不错,当下就爽快的应承下来。

  “对了,你儿子的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保证不会让他参加任何形式的战斗。”

  投桃报李的事儿谁都会做,络腮胡子收获了两车皮毛,立马便拍着胸脯说道。

  这一次的招兵买马已经结束,络腮胡子张罗着,将三十位新加入者,分别安置在三辆盖着大蓬的马车中。

  张爷则依然和自己的随从,赶着两辆载着皮毛的马车,和另外三辆装满了新加入者的马车,先后上路。

  络腮胡子和七八位同伴,则骑着马前后照应着,还有一辆空马车,走在队伍的最后头。

  这辆马车是专门给络腮胡子,以及同伴轮换休息用的,刚上路的时候,自然没人坐在里面。

  “这么小的马车,居然挤下了十个人,闷死了。”

  飘然嘀咕着,顺手将马车的皮帘掀开了一条缝,让外面的冷风吹进来。

  幸好是严寒天气,马车内还不致于汗味熏天,冷风吹过,空气倒也不算浑浊。

  “这才刚开始的,最近的路也要一天一夜的行程,有你受的。”

  李达也在这辆马车里面,虽然没有和飘然坐在一起,说话却都能听见。

  从无名小城到北冥镇,走路一般需要两天左右,但马车在一昼夜时间便能抵达。

  “李兄对这一带的路径很熟嘛。”逸尘靠在马车上,半眯着眼,懒洋洋的说道。

  原想在无名小城逗留一两天,陪飘然兜兜转转,却由于飘然的心血来潮,报名加入义兵团分部,导致和许多陌生人一起,窝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

  不过,逸尘和飘然此行的目的就是北冥镇,比起二人边走边问,坐上马车倒也便捷多了。

  “那当然,我本来就是……在这一带历练。”

  李达面露得意,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妥,便停滞了一下。

  “历练……有什么好玩的,说来听听。”

  飘然眼睛一亮,盯着李达催促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4048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