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肯定不是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肯定不是

  这一路之上,除了寒风以及雪花之外,几乎连一只小兽都没见到。

  飘然想到之前和逸尘在回风岩附近的冰天雪地,见到雪狼甚至雪猿,尽管危机重重,却也长了不少见识。

  到了冰极之川,又是雪豹将军,又是胖熊,还有海狮海象之类的海洋生物,更是眼界大开。

  眼下虽是白天,马车外却是白茫茫的一片,里面横七竖八的斜躺着一群汉子,飘然觉得很是枯燥。

  “能有什么好玩的,偶尔会遇到一两只乌獾,只有到雪地深处,才会有大型兽类出没,可一般的战帅强者是不敢轻易涉足的。”

  李达有点不屑,雪地深处的兽类体型较大,达到六阶魔兽级别的也不在少数。

  以他战帅高阶的修为实力,遇到五阶魔兽尚能应付,却坚决不敢招惹六阶魔兽。

  “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去雪地深处看看,弄几颗六阶魔兽的魔核也挺不错的。”

  飘然往逸尘身上靠了靠,饶有兴致的说道。

  两位初阶战王,即便是碰到六阶魔兽,只要不是一群,就应该有能力一战。

  飘然在飘府的时候,曾经和六阶魔兽鬣狗交过手,似乎没占到太多的便宜。

  究其原因,乃是屠戮狂魔叶狂,将几只原本属于五阶魔兽级别的鬣狗,通过秘法强行升级并控制其神智,造成了只有进攻没有防守的六阶魔兽。

  与这样的鬣狗对战,飘然明显吃亏,若不是逸尘出手,恐怕她和自己的父母,都要遭受鬣狗的重创。

  更可气的是,斩杀了鬣狗之后,却没有一颗六阶魔核到手,都被轰成齑粉了。

  飘然憧憬着,有机会和真正的六阶魔兽,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即便不敌落败也在所不惜。

  “傻猫行不行?”逸尘嘴角上翘,不怀好意的说道。

  日月空间里面,就有两只现成的六阶魔兽,而且实力非常强劲。

  无论是傻猫,还是烈焰魔鹰,实力都要过飘然,可人家两口子,压根就不愿意和飘然较量。

  飘然是老大的女人,傻猫和烈焰魔鹰自然不敢将其重创,要是漫不经心,被飘然击败,又怕失了面子。

  于是,不管飘然如何折腾,傻猫和烈焰魔鹰,就是不肯出手。

  “不行,那家伙眼里除了大鸟以外,就只有你一个,对我没兴趣。”

  飘然打了一个哈欠,将头埋到逸尘的怀中。

  “睡吧。”逸尘轻轻的拍着飘然的后背,像哄孩子似的让飘然进入梦乡。

  尽管路面比较平坦,但一天的颠簸下来,飘然也很累了,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睡去。

  马车内的汉子们,大多也昏昏欲睡,即将到手五阶灵草的诱惑,以及对义兵团分部的憧憬,使得这些人更加睡得安稳。

  夜深人静之际,马蹄触碰坚硬地面的声音,以及车轮碾过冰层出的吱嘎声格外清晰。

  逸尘没有睡,他在思考着,总觉得哪儿不太对劲。

  虽然没有见识过,魁爷领导下义兵团分部招兵买马的过程,但对于络腮胡子的举动,逸尘很是疑惑。

  且不说,义兵团分部不致于饥不择食,莫名其妙的招揽一些修为低下的修武者,就是对张爷两车皮毛的处置,也让逸尘大为不满。

  照理说,络腮胡子并没有私吞皮毛的意思,或许义兵团分部的兄弟们,真的欠缺御寒的衣物,继续这两车皮毛。

  但是,张爷曾经有过捐赠的行为,被魁爷属下照价买下,断然不会出现无端收受馈赠的道理。

  而络腮胡子偏偏将张爷连人带车,一同带往北冥镇,此举实在有悖常理。

  “小逸兄弟,你有没有觉得古怪?”

  逸尘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忽然听见李达将脑袋凑过来,以类似传音的方式出极为微弱的声音。

  马车内没有灯光,地面的冰雪反射出的光亮,也被皮帘阻隔。

  逸尘只是凭借自身的精神力,将目光投向李达,隐约看出对方的面容。

  “李兄有何指教?”逸尘同样的轻声回应,即便是靠近李达身边的人,也听不见逸尘说什么。

  以战帅高阶的修为实力,加入到义兵团分部,只为获得一个后勤供给的名额,李达似乎另有企图。

  “下午走的,是通往北冥镇义兵团分部的路径,但一个时辰前,马车拐到了另外一条岔道……”

  李达压低声音,防止马车外面络腮胡子的同伴听见。

  根据李达的说法,马车拐过现在的岔道之后,络腮胡子才进入那辆空马车中休息。

  而这条岔道,必须要经过雪地深处,花上两天以上的时间,方可抵达义兵团分部。

  以络腮胡子的修为实力,遇到雪地深处的六阶魔兽,或许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其他的那些同伴,修为最高的只不过是战帅中阶级别,更没有实力与六阶魔兽一战。

  既然是义兵团分部成员,就一定会知道,雪地深处的六阶魔兽威力巨大,走这条路简直就是送死。

  奇怪的是,络腮胡子有意选择这条危机重重的路径,好像没把六阶魔兽放在眼里。

  “你是说,他们根本就不是去义兵团分部?”逸尘觉得李达说的话,应该是在向自己暗示着什么。

  这次义兵团分部在无名小城招兵买马,确实有些不正常,但如果不是魁爷的人,干嘛要冒名顶替呢。

  借着义兵团分部的名头,大肆收敛钱财,或许还可以解释,可偏偏络腮胡子又没有收取报名者的一个晶币。

  就连张爷的两车皮毛,也是他自己主动奉送,期间络腮胡子还出言拒绝过。

  至少到目前为止,逸尘还没有看出对方的真正企图。

  “肯定不是……具体要干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李达也在怀疑,同样缺乏证据。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难道不怕?”逸尘冷不丁的反问道。

  彼此素不相识,李达就将这样的消息透露出来,要是逸尘向络腮胡子告密,李达岂不是自找苦吃。

  “以你们的修为实力,到哪儿都能过上好日子,却和一帮莽汉抢着报名,一定是另有目的……

  其实我也是,虽然我们的目的未必一样,但是有一点我想提醒你,如果对方不是魁爷的人,希望我俩不要为敌。”

  尽管看不出李达此刻的表情,不过,逸尘能感觉到他的急切和诚意。

  在没有弄明白逸尘和飘然的来历之前,李达就承认自己别有用心,无非是表明态度,以期得到逸尘的支持。

  “那……这些人呢?”

  “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让他们脱离险境,当然,如果真有危机的话,我需要你们俩的帮助。”

  “你究竟是谁?”

  “李达。”

  逸尘很想知道,李达的真实身份,混迹于众多报名者中,想要做的事情。

  但李达似乎不太在意,逸尘和飘然的来路,只希望双方能够合作。

  这二人各怀心思,又彼此试探,却没有敌对的状态出现。

  一番私底下的交流之后,两人基本达成共识,暂时不追究彼此的真实身份,在遇到危机时都站到保护大家的同一立场上。

  二人不再说话,整个马车内除了偶尔出现的梦话声,并没有其他的动静。

  李达好像也睡了,至于有没有睡着只有他自己清楚。

  逸尘则将身上的外衣脱下,轻轻盖到熟睡中的飘然背上,自己暗运能量御寒。

  后半夜的时候,逸尘听到马车外的说话声,应该是络腮胡子休息好了,和同伴换班继续引着几辆马车前行。

  嘎吱——

  就在逸尘迷迷瞪瞪的半睡不睡之际,马车突然停住了。

  “到了,大家下车吧。”

  络腮胡子等人的声音再一次传来,紧接着是一阵脚步声。

  “不是说一天一夜吗,怎么这么快……”

  飘然像是被络腮胡子的叫声惊醒的,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嘟囔着。

  一伸手掀开皮帘,便有一道光芒射进马车的大蓬之内。

  天已经大亮了,寒风依然刺骨,好在睡了一宿的众人,基本都充满了精力。

  “下去再说。”逸尘说话的同时,用目光瞄了瞄对面的李达,后者也正好往逸尘这边看过来。

  两人无声的眼神交流,仅仅维持了瞬间便分开了。

  “这是什么地方?”

  “不是北冥镇啊……”

  “会不会搞错呢?”

  睡眼惺忪的报名者们,下了马车之后,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个个的出疑惑的声音。

  虽然没有进入过义兵团分部,但有不少人到过北冥镇,对于那里的基本环境还是比较了解的。

  “离北冥镇还有几百里地呢,你们这是……”

  亲自押运皮毛的张爷,现大家都进入了一个面积巨大的院子中,感觉跟奇怪,便出言问询。

  对于张爷来说,从无名小城到北冥镇这一带,不敢说每条岔道都走过,却不会在风雪之中迷失方向。

  一个晚上的时间,张爷基本都是呆在车篷里面,并没有关注马车行进的方向。

  反正这两车皮毛,已经送给义兵团分部了,就算路上遇见打劫的,把马车抢了去,也和张爷无关。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404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