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说明白点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说明白点

  只不过,这确实不是北冥镇,即使在大院之中,张爷也能很清楚的辨别的出来。

  院子的大门已经关上,门口有一队由二十余位守卫。

  “张爷,货物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络腮胡子率领着五六位同伴,笑容可掬的跟张爷打招呼。

  一挥手,身边的同伴便走上前来,拉着缰绳,就把马车带往大院左侧的一处库房。

  “不是说交给义兵团分部的库房总管吗?”

  张爷一头雾水,勉强松开了手里的缰绳,却是疑虑重重。

  “张爷是吗,我就是库房总管老宋。”

  一位满脸横肉的老者,两只眼睛盯着张爷,嘴角咧了咧,算是自我介绍。

  “我已经把张爷的义举,跟老宋说了,你儿子的事情,也打过招呼了。”

  络腮胡子跟在老宋身边,一边说着,一边指挥着同伴。

  不等张爷完全反应过来,两车上好的皮毛,就变成了他人之物。

  “各位新来的兄弟,赶紧到屋里歇歇,喝口热茶……”

  又有一批汉子,将走出马车的报名者们,半是拥簇半是推搡着,走向院内的一间大房子。

  “这么荒凉的破地方,一点也没有义兵团分部的气派,感觉好奇怪啊。”

  飘然本来还想观赏一下北冥镇的景色,却被一群人催促着,不由得兴趣索然。

  想象中的情景不存在,既没有义兵团分部的热情,也没有魁爷等人出来接待的场景。

  “丫头,这里是义兵团分部下面的后勤库房,并不是北冥镇的义兵团分部。”

  络腮胡子有点不耐烦的解释道:“在无名小城的时候,我就明确说过,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可你明明说的是北冥镇,要知道是这个鬼地方,我才不会报名呢。”

  飘然见络腮胡子态度很不友好,当下柳眉一竖,拉着逸尘的手说道:“挂羊头卖狗肉,咱不奉陪,走了……”

  抱着好玩的心态,却弄得一肚子火气,飘然的脾气立马就上来了。

  “站住!来都来了还想走,没那么容易!”

  络腮胡子一声大喝,旁边就围拢过来十几位,挡在逸尘和飘然的前面。

  “想打架,姑奶奶的手正痒痒,来吧——”

  本来也就是牢骚,和逸尘离开便是,反正要去北冥镇,从这里走估计也不会太远。

  但被一群人围住,还要将自己强行留下,就算飘然脾气再好也无法忍受。

  “让她住手,我们摸清楚情况再说。”站在逸尘身后的李达,轻轻用手捅了捅逸尘。

  刚刚进入大院,咋回事儿都不知道,就这样打一架走人,似乎不太合算。

  “那个……小然,既来之则安之,先进去看看。”

  说话的同时,逸尘向飘然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稍安勿躁,等进入大房子再见机行事。

  尽管大院内有大房的百十来号人,最差的修为也都接近于战帅强者的级别。

  有几位实力强的,比如老宋和络腮胡子,都达到了战帅巅峰级别的修为。

  但在逸尘和飘然眼里,这些人根本不堪一击,要走随时都行。

  只是心里还有些疑问,没有找到答案,就这么走了,或许就不存在答案了。

  既然和义兵团分部有关,哪怕不是李达提醒,逸尘也不会袖手旁观。

  只有到了大房子里面,听听对方的意图,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才能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都说魁爷的义兵团分部,是一支纪律严明的队伍,现在看来简直是徒有虚名!”

  飘然气鼓鼓的叫道,似乎抹不开情面,扭扭捏捏的接受了逸尘的建议。

  逸尘和李达昨晚的谈话,飘然并没有听见,可逸尘目光中的暗示,她看得清楚,意思也很明白。

  心念电动之间,飘然就改变了态度,和逸尘李达一起,按照络腮胡子的要求走进大房子。

  “欢迎各位加入义兵团分部,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亲眼见过魁爷?”

  络腮胡子等大家到齐,咳嗽两声,打着官腔说道。

  “这些都是山野村夫,哪里会见过魁爷的真面目……”

  不等大家开口,随后赶来的老宋,就抢在大家的前面回答了。

  这二位像是说好了似的,各自站在大门一边,跟两尊门神一样,封住了门口通道。

  “老宋说的没错,魁爷岂是随随便便就露面的,今天就由我代替魁爷,给大家布置一下任务。”

  一位大腹便便,满脸红光的高个汉子,凭空出现在众人面前。

  “战王强者!”

  “他是怎么进来的……”

  “啊……”

  随着高个汉子同时出现的,还有一股滔天威压。

  尽管只是一闪而逝,却也将在场的大多数人压制得透不过起来。

  几乎没有人觉,高个汉子是从哪儿进入大房子的。

  只是感觉到心中一滞,逆血上涌,只顾着说话的几位,已经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其余的众人,赶紧闭嘴运功,以便稳住心神。

  “各位,这里是义兵团分部的后勤供给部门,主要任务是为义兵团分部提供财物上的保证。”

  高个汉子收敛了威压之后,环顾四周,侃侃而谈:

  “所谓财物保证,我想大家应该明白,就是设法弄到足够的财物,给义兵团分部的兄弟们吃饱穿暖……”

  以王者之气震慑全场,然后说出报名者们要完成的各项任务。

  说白了,这个后勤供给不过是虚名而已,并无实质性的物资,所有的财物来源,都得靠大家一起创造。

  “为了保证魁爷,和其他兄弟们安心拼杀拓展疆土,给义兵团分部一个广阔的空间,我们必须尽可能的创造财物,为前方的兄弟们免除后顾之忧。”

  高个汉子说到一半,便把目光投向老宋,心领神会的老宋赶紧顺着对方的话,继续作出说明。

  “创造……能说明白点吗?”

  短暂的停顿之后,报名者中有人怯怯的问道。

  无论是高个汉子还是老宋,都说的振振有词,却又含含糊糊,弄得大家一头雾水。

  后勤供给,一般都是将总部的财物,按照一定的方式,根据上面的要求分配给大家。

  可是,从进入大院到现在,除了见到张爷的那两车皮毛之外,大家并没有看见其他的物资。

  更让人捉摸不透的是,高个汉子和老宋都强调了‘创造’这两个字。

  要不是被王者之气震慑,恐怕大家早就提出疑问了。

  “呃……”

  和大家一样疑惑的还有飘然,刚要准备质问,就被逸尘的目光制止了。

  “先看看他们在玩什么花样,弄清楚了再说。”

  逸尘暗中传音,既是给飘然一个解释,也是告诉飘然接下来要干什么。

  李达的提醒,让逸尘多了一份沉稳,不致于一上来就冲动行事。

  飘然看了看逸尘,以及逸尘身后的李达,虽有疑问却也没有多说。

  既然逸尘这样说了,就肯定有他的理由,在这个时候刨根问底,反而会妨碍到逸尘的计划。

  不管怎么说,义兵团分部都是逸尘的队伍,若是出现问题,逸尘责无旁贷,飘然能做的就是竭力配合。

  “难道还没说明白吗,创造就是从没有变成有,就像那两车皮毛一样,已经放到库房里,这就是创造!”

  老宋从满脸的横肉中,努力的挤出一点微笑,却让人感觉比哭还要吓人。

  自以为解释得很到位,不等别人夸赞,老宋便讨好的看着高个汉子。

  “张爷那是捐赠的,我们从哪儿找到这样的金主啊?”

  “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做呢?”

  越解释越糊涂,大家叽叽喳喳的一番议论,依然没有头绪。

  这跟之前络腮胡子说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原本以为某了个好差事,却不料连自己该噶没什么都不知道。

  “大家都是聪明人,办法我就不说了,我们只要结果,不要过程,凡是能带回财物的,根据数量的多少论功行赏。”

  老宋见高个汉子阴着脸,一时拿不定主意,便只好按照对方事先要求的口径说下去。

  “顺便提醒一下,经过这一带的商队,近期多了起来,你们可以让他们效仿张爷,适当地捐赠一些财物……”

  高个汉子嫌老宋说得不够明确,进一步解释道:“像张爷这样的朋友,多多益善,我们非常欢迎!”

  说话的说话,还不忘对着张爷给出一个笑脸,以示敬意。

  “哪有这么多客商,像张爷这样客气的?”

  “要是人家不给,我们怎么办?”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哗然。

  这两年,随着魁爷赶走了强盗团,过往的商队确实比往年多了不少。

  可那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东西,将本求利,凭什么就轻易‘捐赠’了。

  张爷或许是感恩义兵团分部,才把两车皮毛拱手送上。

  更多的客商,嘴上也对魁爷的仗义大加赞赏,但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未必就真的舍得。

  如果说,魁爷打跑强盗团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收敛钱财,岂不是连强盗团更加不如。

  “问得好!”

  高个汉子夸张的拍了拍手,对着老宋说道:“你教教他们,该如何操作。”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421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