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幕后黑手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幕后黑手

  “原来是这样,我……”魁爷张大着嘴,一副惊讶莫名的表情。

  都说幽阴门圣姑性情暴躁杀人如麻,只要是看不顺眼的,就直接斩杀,根本不给对方辩解或者逃脱的机会。

  即便是圣姑手下的两位侍女,一位叫夺命赤练,一位叫银须摄魄,都是响当当的名头。

  一般的江湖人闻听这二位名头,吓得连门都不敢出,更何况实力更强的圣姑呢。

  实际上,田青即使是在失去记忆之后,也很少杀人,所谓的恶名,主要都是翠儿和银儿所为,被世人想当然的强加到田青头上而已。

  “幽阴门圣姑这个恶名,看来我还得背下去。”田青无奈的苦笑着。

  “我听说,田姑娘拜了一位世外高人为师,此人曾经在天罗王国的都城,显露过掌劈山峦的绝技,把温特家族的温特雷,都吓得魂不附体。”

  魁爷身边的李达,若有所思的说道。

  田氏家族和肖家一战,温特雷有意偏袒肖家,在田涛受到威胁之际,据说是田青的师尊出手解围。

  这件事情被穿的沸沸扬扬,身为情报人员的李达,自然曾有耳闻。

  “哦……水姐姐救过我大哥?”田青一愣,自言自语道。

  虽为师徒,但水映月要求田青,不要以师尊称呼自己,免得把自己叫老了。

  “我当时在场,水姐姐没有露面,仅仅是以意念摧毁山峦,震慑了温特雷……”

  逸尘告诉田青,经过当年一战,田氏家族已经成为都城家族势力中的前三存在。

  加上三英佣兵团团长的身份,田涛可算是天罗王国江湖上的风云人物。

  “那我就放心了……”

  田青跟随水映月去了玄冰王国,心里却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大哥田涛。

  总想找个机会,回到天罗王国的都城,看看大哥以及田氏家族的情况,却遭到了水映月的拒绝。

  按照水映月的说法,既然拜师就得听从师尊的安排,不得擅自离去。

  至于田氏家族以及田涛,水映月曾经答应过田青,适当的时候,给予必要的帮助,让田青不用过多挂念。

  尽管心有不甘,但田青还是乖乖的跟在水映月的身边,潜心修炼,顺利突破到战王强者的级别。

  由于对幽阴门的怨恨太深,田青想水映月提出,自己的一切历练,都要针对幽阴门展开,得到水映月的应允。

  一次偶然的机会,田青在雪地深处的四犀谷,现了死气的存在。

  她怀疑死气与幽阴门有关,便一直暗中观察,以期弄清楚事情真相。

  上次与魁爷交手,田青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单纯的救助魁爷。

  而是怕魁爷破坏了自己对死气源头的查探,才阻止魁爷的。

  包括这一次出手,也跟死气有关,第二次救魁爷,纯属举手之劳。

  “那个黑影……有没有追上?”逸尘犹豫了一会儿,试探性的问道。

  亡灵王告诉过逸尘,源头死气停止释放的时候,四犀谷深处有一道黑影闪过,度迅疾无比。

  当时听到过田青的娇喝声,而且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间,田青并未出现在四犀谷内。

  很显然,田青追逐过黑影,只是不知道结果如何。

  “太快了,我怎么追也追不上……”田青摇了摇头,沮丧的神情溢于脸上。

  经过长时间的查探,田青认准了四犀谷内有死气源头,和辛戈杀气试炼场内的气息非常相似。

  田青下定决心,一定要弄清楚源头的幕后黑手,这关系到自己心里的一个疑问。

  进入幽阴门后,田青的部分记忆被抹去,对于往事几乎全部忘记。

  就连传授自己战技,以及修炼秘诀的‘恩师’,都记忆模糊。

  到目前为止,田青都记不起,所谓‘恩师’的容貌,更不知道对方究竟是谁,在幽阴门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自从得到逸尘的救助,恢复了记忆之后,田青就隐约感觉到,所谓的‘恩师’,或许就是谋划掳走自己的那个人。

  无法回忆起面容,并不代表田青就失去了所有线索。

  辛戈杀气试炼场,试炼通道内的死气,就蕴含着那位‘恩师’的气息,只不过,那时候的田青,受到对方的控制,一切行动都不能完全由自己决定。

  离开辛戈沙漠,田青就感觉不到那股气息的存在,曾经问过水映月,却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

  这件事情纠缠了很长时间,给田青带来了巨大困惑,并阻碍了修为实力的进一步提升。

  四犀谷内的死气,给了田青新的希望,每一次查探,都由于死气的若有若无,或者是收放自如,没有留给田青更多的活动空间。

  多次的无功而返,使得田青更加谨慎,宁愿潜伏不动,也不肯轻易出手,以便引起对方的警觉。

  逸尘和飘然被困于幕墙之内,田青是有所感觉的,只不过时机未到,她只能继续忍耐,不敢贸然现身。

  或许是逸尘和飘然的实力,出了对方的想象,加上亡灵王吞噬死气的度飞快,才惹得幕后黑手频频催动死气。

  给幕墙补充能量的同时,又将四只白犀牛牢牢地控制起来,对逸尘和飘然二人施加更大的压力。

  魁爷率众救援,并强势斩杀傀儡似的三爷,使得四犀谷内的死气浓度达到最大。

  田青终于等到了自己的机会,适时的现身出来,顺手救了魁爷之后,便急掠向死气是源头处。

  堵住死气释放的同时,希望能查出真正的幕后之人,田青的计划安排的非常缜密。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黑影的逃逸度,远远出了田青数倍,结果令人沮丧。

  “对方是级强者的实力,你追不上很正常,以后还会有机会……”

  逸尘出言安慰,根据亡灵王的判断,死气源头处的幕后黑手,或许只是一丝神魂或是一个意念,但至少达到了初阶战皇级别的修为。

  以田青目前的度,要想追上黑影,简直是痴心妄想。

  “这么说,爆冰强盗团跟幽阴门有关联?”

  对于田青的解释,魁爷基本接受,但他没有承认自己错怪了田青,更不想向她道歉,反而把话题转移到幽阴门上。

  以义兵团分部的实力,能够在大家的帮助下,剿灭了四犀谷的一个分部,就已经是非常大的成就了。

  若是将矛头指向爆冰强盗团总部,魁爷自问实力差距太大,能求自保实属不易,击溃对方更是奢谈。

  问题是,一旦确认幽阴门和爆冰强盗团有牵扯,魁爷就给自己树立了两个无法撼动的敌对势力,义兵团分部的危机或许就要降临了。

  “严格说起来,幽阴门几乎控制了爆冰强盗团……”

  经过几个月的查探,李达对爆冰强盗团总部的情况,有了一定了解。

  尽管接到的任务,是摸清扒皮周的行踪动向,但李达潜伏在爆冰强盗团的势力范围之内,所打听到的不仅是扒皮周的消息,更现了一个重大秘密。

  “什么秘密?”逸尘,魁爷,田青,不约而同的问道。

  对于逸尘来说,爆冰强盗团虽然可恶,却不过是江湖败类之一,在不能铲除的情况下,尽可能的遏制对方的势力扩张,把危害降低到最小程度,也算是一种权宜之计。

  但是,和幽阴门搅在一起,爆冰强盗团的势力范围,恐怕会不断的展,单纯的遏制效果不大。

  魁爷则关心义兵团分部,会不会遭到幽阴门和爆冰强盗团的联合打压,若果真如此,局势将变得难以收拾。

  相对而言,田青最为放松,她不在意江湖势力之间的吞并倾轧,只要能解开心底的那个疑团,就心满意足了。

  “爆冰强盗团的团长,人称爆冰王,中阶战级别的修为,基本不以真面目示人……他极有可能是幽阴门的一位长老,但具体姓甚名谁暂时还不得而知。”

  据李达了解,即便是爆冰强盗团总部成员,也很少有人见过爆冰王的真面目,甚至都不知道他的来历。

  江湖传言,爆冰王早年长期隐居玄冰山脉北麓的某个荒僻之处,不与外界接触。

  直到二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位独行大盗爆冰强者,以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实力,大肆抢夺玄冰王国的商队,并视人命如草芥。

  刚开始的时候,这位爆冰强者与夏离山脉的屠戮狂魔叶狂的做派非常接近,都是杀人越货不留后患。

  遭受了江湖义士,以及玄冰王国官兵的数次追杀之后,爆冰强者忽然间销声匿迹,很多年不再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有人认为爆冰强者单枪匹马,无法与江湖义士和官方势力抗衡,便逃到玄冰王国以外的地方去了。

  也有人认为所谓的爆冰强者,实际上就是夏离山脉的屠戮狂魔,一南一北,只是爆冰强者的故弄玄虚而已。

  不然的话,怎么屠戮狂魔遭到围攻消失以后,爆冰强者也就没了人影呢。

  没有人能够提出令人信服的理由,证明爆冰强者和屠戮狂魔是同一个人,同样谁也找不出反对的证据。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545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