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有啥说啥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有啥说啥

  “灰老头,这半个月,你归这小子管……”不等逸尘答话,十三那老气横秋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飘然是逸尘的女人,就算十三有一百个反对,也不敢阻止火儿帮飘然疗伤。

  更何况,飘然的修为提升,以及凤族血脉的觉醒,对逸尘有益无害,十三岂有不懂之理。

  “呃……好吧。”灰老头心有不满,又不便作,只好怏怏地说道。

  自从接受了日月空间园丁的‘重任’,灰老头就一直被十三压迫着。

  吆五喝六,呼来喝去,反正二爷的威风,该显摆的不该显摆的,灰老头早就领教过了。

  就像现在,有老大在根本轮不到十三说话,但人家就是抢先号施令,灰老头还不能说半个不字。

  “火儿,飘然就交给你了,这几天我哪儿也不去,有什么事随时吩咐。”

  火儿的中心,逸尘不会有丝毫怀疑。

  早在回势龙脉之内,火儿就曾经帮助过飘然,解除了凤族血脉的异动,并不顾路途遥远困难重重,把飘然送到极阳之地。

  要不是飘然急于离开,恐怕这个时候就不会生这样的问题了。

  “那倒不用,十天后,主人就可以从这里出去,飘然丫头的休养生息不会受到妨碍。”

  火儿将救助飘然的过程,以及逸尘的配合,都仔细的告诉了逸尘。

  山洞之内的平坦之地,逸尘端坐中央,按照火儿的要求竭力配合。

  距离玄冰山脉深处数百里之外的无名小城,一间客栈的小楼之内。

  “魁爷,这位是玄冰王国三王子殿下。”

  刚进门,黎大人就将宫一波介绍给魁爷。

  其余的几位随从,被黎大人安排在这家客栈周围巡视。

  和魁爷的义兵团分部一帮兄弟一起,随时关注着一切异动,以确保王子殿下的安全。

  “听说过三王子殿下仁德,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之龙。”

  魁爷乃江湖中人,不会朝堂上的三跪九叩,只是伸手抱拳,待之以江湖之礼。

  虽然人高马大,魁梧健壮,但宫一波眉宇之间除了英气之外,还让人感觉亲近和蔼,并无王子殿下的傲然姿态。

  只是初次见面,魁爷就对宫一波有了不少好感。

  “魁爷过奖了,常听黎大人说起,魁爷侠肝义胆,乃江湖豪杰,一波深感敬佩!”

  宫一波回礼,以虚对虚,却也是真情流露。

  若是放在几个月前,就算魁爷用八抬大轿迎接,宫一波也未必会前来无名小城。

  倒不是说宫一波架子大,主要是本分惯了,又恪守王族规矩,尽可能的不与江湖人士过多接触。

  也真是因为这样,才导致了宫一冷抢先下手,拉拢了不少江湖势力。

  黎大人不止一次的劝过宫一波,希望他不要落在宫一冷的后面,但宫一波总在犹豫中失去了先机。

  要不是被逸尘设计引出冰如风,让密室中的宫一波看清了眼前的局势,恐怕这一次,宫一波依然缩手缩脚。

  虽然逸尘离开玄冰王国王宫的时候说过,设法说服魁爷,让义兵团分部帮助宫一波,在储君之争中获得胜利。

  但是,宫一波接到的消息,是魁爷在无名小城恭候王子殿下,却没有逸尘的半点消息。

  本着求贤若渴的心态,宫一波在和黎大人商量之后,决定应邀前往。

  “魁爷,真没想到,你会给老黎这么大的面子……”

  黎大人满面春风,心情舒畅至极。

  没有逸尘的消息,就说明魁爷并不是在逸尘的劝说之下,才愿意帮忙的。

  看来,还是魁爷仗义,不忍心自己老是吃闭门羹,终于主动邀请王子殿下了。

  “切,你要是面子大,俺早就答应了……你就臭美吧。”

  看着眉开眼笑的黎大人,魁爷丝毫没有给他留半点情面,一句话差点没把黎大人噎死。

  一年多以来,黎大人只要一见到魁爷,就在他耳边叨叨叨的,让魁爷的耳朵都起老茧了。

  魁爷没有答应,一来是不愿意插手王宫之事,想当年,魁爷乃萨特王国江湖势力中,五魁谷的二当家,都懒得管理分内之事,真没有心思参与到玄冰王国的储君之争中去呢。

  当然,更主要的还是要等逸尘定夺,毕竟义兵团分部是逸尘的队伍,只要逸尘需要,魁爷干什么都行。

  “呃……那你请王子殿下来此,究竟是何用意?”

  咧开的大嘴,被魁爷硬生生的逼得合拢上,黎大人一脸尴尬。

  虽然跟宫一波肝胆相照,彼此之间亲如兄弟,但事关宫一波成败,绝非儿戏,黎大人吃不准魁爷的意图,不由得焦急起来。

  “谈合作啊,难道你们不愿意?”魁爷白了黎大人一眼,大咧咧的说道。

  要不是逸尘有令,魁爷还懒得和王宫中人打交道呢,要想让魁爷说出过分谦虚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

  刚才和宫一波的寒暄,看起来文绉绉的,实际上魁爷偷偷练了好几天,才勉强达到了过得去的效果。

  让一位五大三粗,行走江湖的莽汉,跟王子殿下咬文嚼字,简直比打他一顿还要难受。

  还不如干脆点,有啥说啥,这样来得痛快。

  “愿意,当然愿意!”黎大人收起脸上的不堪表情,堆着笑忙不迭的应道。

  魁爷的秉性,黎大人非常了解,嘴上说的话向来就不好听,但办事干脆,不藏着掖着。

  虽然说是合作,但至少表明了魁爷的态度,只要能帮助宫一波,其他的都好说。

  “咳咳,那个……魁爷,我想知道,你希望怎么合作。”

  宫一波满脸嫌弃的看了一眼黎大人,接过话头说道。

  好歹也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黎大人偏偏就是学不会镇定,魁爷的一句话,就能把他折腾得一惊一乍的,这让宫一波很没面子。

  谈判还没有开始,总不能在气势上输得对方,怎么说也要让魁爷把底牌亮出来,才好斟酌权衡吧。

  本来想问问魁爷,逸尘有没有来过北冥镇或者是无名小城,可黎大人的表现,使得宫一波实在忍不住了。

  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宫一波定了定心神,尽可能的显示出淡然心态。

  “王子殿下,你们临来之前,难道一点准备都没有么?”

  魁爷脸色不如刚才那般随和,似乎对宫一波说的话不太满意,板着脸质问道。

  所为谈判,谁能沉得住气,不暴露自己的底牌,并逼着对方说出条件,谁就占据了主导地位。

  魁爷有些莽撞,打打杀杀之类不存在半点含糊,若是动脑子,玩嘴皮子,那绝对是赶鸭子上架。

  被逸尘叮嘱一番,又背了好几天逸尘交代的话,魁爷总算没有露馅,在宫一波和黎大人面前失了气势。

  “有准备,魁爷,这些是三王子殿下特意送给你的……”

  和魁爷差不多,黎大人也是一位粗人,一听魁爷反问,立刻就把放在桌子旁边的几箱礼物,指给魁爷看。

  “无功不受禄,俺啥也没干,要这些干嘛。”魁爷义正辞严,一摆手就拒绝了。

  心里却在暗暗得意,同样是莽汉,自己按照老大的吩咐,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不仅是黎大人惊讶莫名,就连宫一波也被说的一愣一愣的。

  反观黎大人,没有得到宫一波的调.教,明显就差了许多,除了一脸的急吼吼,就剩下出洋相了。

  多年的交情,双方之间算得上知己知彼,一个有人指点一个没有,结果就变得如此滑稽。

  虚荣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魁爷想着,跟老大后面混,果然有出息,这不,几句话就把黎大人甩出了八条街。

  “魁爷误会了,初次见面奉上薄礼,聊表敬意,实在是一波想结交魁爷这样的朋友,并不存在功禄一说,还请魁爷笑纳。”

  宫一波端坐椅中,话虽说的恭谦,态度却是不卑不亢。

  毕竟是堂堂的王子殿下,就算是有求于人,也不能失了身份。

  无论是通过什么方式合作,自己该付出的就必须付出,这一点宫一波绝不含糊。

  何况这点东西,对于一位王子殿下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三王子殿下气度不凡,出手豪爽,俺就恭敬不如从命,收下了,哈哈……”

  装到现在,魁爷觉得脸上的肌肉都要僵硬了。

  见宫一波谈吐得体,稳重大方,魁爷心中暗暗赞叹。

  不再推辞,就接受了对方的馈赠,魁爷爽朗的笑了起来:

  “不过,俺并不是为了这些东西,才请你们过来的。”

  “这个自然,魁爷岂会贪图这点小利。”

  宫一波打着哈哈,见魁爷不肯直奔主题,顿了顿,接着说道:

  “既然魁爷愿意合作,不如咱们开诚布公,只要是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魁爷尽管说,一波尽力做到便是。”

  “对,王子殿下以仁德著称,绝不会亏待于你,你就干脆点,有啥说啥吧。”

  黎大人一旁帮腔,事情是自己撺掇的,成与不成总得说出来,也好让大家有个权衡。

  以魁爷的性格,不需要宫一波许以官职一类的诺言,财物资源什么的,或许更为恰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610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