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酒醉心明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酒醉心明

  “放肆!你难道不知道三殿下和大殿下,是一母同胞么?”

  黎大人后知后觉,总算弄明白了大概意思。

  看来小丘没有投靠宫一冷,而是为宫一鸣打抱不平。

  黎大人清楚宫一波的心思,但小丘不可能理解,所以才会如此敌对。

  “正因为是一母同胞,大殿下顾念兄弟之情,不忍心做出伤害三殿下之事,可三殿下为了抢夺原本属于大殿下的储君之位,不惜勾结二殿下,将王子妃一家残忍杀害,害得大殿下与陛下反目成仇……”

  小丘抱了必死之心,本想宁死不屈啥也不招供,大不了身死魂灭,也算是对大殿下一片忠心。

  但是,黎大人的一句话,让小丘悲从中来,忍不住与之辩解一番。

  所谓亲人,哪有比同胞兄弟更为亲近的,宫一鸣和宫一波虽然排行老大和老三,却是嫡亲的两兄弟。

  反而是夹在中间的宫一冷与二人同父异母,稍微隔了一点点。

  在宫一鸣府中当差多年,小丘曾经亲眼目睹了,宫一鸣和宫一波之间的兄弟情深。

  有时候为了不让宫一波受罚,宫一鸣将原本是宫一波犯的错扛到了自己身上,并因此遭到国王陛下的责罚。

  只要是宫一波喜欢的东西,不管贵贱,宫一鸣都尽可能的让给弟弟,就算自己同样爱不释手,也绝不抢夺。

  宫一鸣曾经说过,让给宫一波想登上储君之位,他宁愿放弃钦定的储君,助宫一波上位。

  当时宫一波明确表态,自己绝没有非分之想,甚至信誓旦旦,即便自己成为一位普通百姓,也坚决拥护大哥。

  然而,从王子妃慧颖的一家遭难开始,宫一鸣性情大变,及至现在,宫一波高调竞争储君之位,在小丘眼里完全是违背了当初的誓言。

  不仅如此,宫一波至今都没有公布,当年由他主导的,调查王子妃慧颖一家灭门惨案的进展和结果。

  “你是怀疑,大嫂一家灭门是本王所为?”

  即便是强忍住激动,但宫一波的身体依然颤抖着,连说话的声音都很怪异。

  最近两年来,江湖上确实有传言,说是慧颖一家被杀,和竞争储君之位的两位王子有关。

  为了打击宫一鸣,让他失去钦定的储君之位,宫一波和宫一冷二人联手,斩杀了慧颖一家数十口人。

  遭此打击,宫一鸣性情大变,不仅与国王陛下生冲突,而且还不顾玄冰王国王族的规矩,擅自离开王宫。

  如此一来,国王陛下自然会剥夺了宫一鸣即将到手的储君之位,给了宫一波和宫一冷竞争的机会。

  但是,传言毕竟是传言,并没有人去核实也无法核实,宫一波更是秉着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态度,从来没有解释过半句。

  没想到,小丘却认准了宫一波,就是制造了慧颖一家惨案的幕后主使,这使得宫一波悲愤莫名。

  “不是怀疑,有人掌握了二殿下和三殿下密谋的证据,还有,三殿下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参与竞争,是因为和二殿下产生了矛盾……”

  话既然说出口,小丘就没有准备收回来,只要不怕死,就没什么是不敢说的。

  根据小丘的说法,宫一波和宫一冷之间必然存在某种交易,在消除了宫一鸣这个共同的敌人之后,双方的利害冲突逐渐显现。

  之前,或许是宫一波觉得自己势单力薄,不敢参与竞争,又或者是他和宫一冷有过协议,让宫一冷成为储君人选。

  至于后来,宫一波为什么又和宫一冷针锋相对,为了储君之位彼此较量,小丘并不清楚。

  “什么证据?”

  “无可奉告。但有一点我亲耳所闻,那就是事之前几天,大殿下请你和二殿下喝酒,离开大殿下府邸的时候,你跟二殿下说过的那句话。”

  “哪一句话?”

  “咱俩一起上,一定能把大哥干趴下,哼!”

  “啊……”宫一波闻言身躯一震,踉踉跄跄的晃了几步,回到椅子旁,颓然坐下。

  用手指摁住两边的太阳穴,使劲的揉着,满脸的痛苦模样。

  “放屁!酒后醉语,岂能算数?”

  黎大人一声断喝,把旁边的逸尘和魁爷吓了一跳。

  眼见宫一波沮丧至极,黎大人义愤填膺。

  他和宫一波是最好的朋友,别人或许会误会宫一波,但黎大人不会。

  这几年来,宫一波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最为敬重的大哥宫一鸣,由于一场灭门惨祸变得神志不清。

  不仅失去了储君之位,就连生死都无法查明,身为同胞兄弟,宫一波竭尽全力,派人到处查探宫一波的行踪,并调查慧颖一家惨案的真相。

  但是,无论宫一波怎么努力,都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调查一事毫无进展。

  尽管宫一波从未放弃,却遭遇了冥河水族的袭击,自身难保之际,又听闻截杀医者的王者杀手,乃是宫一鸣夫妇二人。

  身心俱疲的宫一波坚信,大哥大嫂绝不会是王者杀手,却苦于证明的机会。

  要不是遇见逸尘,恐怕宫一波到现在,都还处于纠结之中。

  就连参与储君之争,也是在黎大人的极力劝说之下,宫一波才勉强答应,并声明只要宫一鸣愿意回到王宫,自己将把储君之位还给宫一鸣。

  正是由于这些原因,使得宫一波在储君之争中,失去了先机,面临惨败的危险。

  这样一位重情重义的人,被小丘看成是忘恩负义,黎大人简直都要气疯了。

  “酒后吐真言,酒醉心里明……”

  小丘并没有被黎大人的气势吓唬住,倔强的嘀咕道。

  说实话,从进入宫一波府中的那天开始,小丘就想弄清事情的原委,揭穿宫一波的虚伪面目。

  可惜,几年的时间,小丘根本就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证明自己推测的根据,相反,还差点被宫一波的坦然所感动。

  如果不是前些天的一件事,改变了小丘的看法,说不定此刻,小丘和黎大人一样,会帮着宫一波说话。

  “那句话不算是酒后醉语,但绝不是小丘说的意思!”

  宫一波长叹一声,神情萎靡,对着小丘缓缓说道:

  “那天,我们兄弟仨喝酒,都是一起干,大哥酒量好,我们俩输了,可心里不服。

  回家的路上,二哥说下次得换个方式赢回来,就是我和二哥轮流陪大哥喝,以我俩的酒量加起来,一定能把大哥喝趴下……”

  原本只是喝酒争胜的一句话,到了小丘那里,就变成了合谋对付宫一鸣,甚至把慧颖一家惨案的罪魁祸,都加到了宫一波的身上。

  刚才的颓然,并不是被小丘揭穿谎言,宫一波心里有愧,而是宫一波觉得自己太窝囊。

  尽管小丘冤枉自己,但至少他对宫一鸣忠心耿耿,反观自己的属下,除了黎大人之外,还真难找出小丘这样的忠诚之士。

  “听到了没有,这是他们三兄弟之间的酒话,你凭什么就给三殿下按上罪名,简直是死有余辜!”

  黎大人为了宫一波,都可以舍弃自己的生命,哪里能够忍受小丘对宫一波的诬蔑。

  几番抬掌要将小丘斩杀,却又不能违背宫一波的意图,只有咬牙切齿的对着小丘一顿臭骂。

  “呵呵,事情过了,怎么说都行,就像前些天王子妃闯入王宫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三殿下一定会说什么都不知道。”

  小丘连连冷笑,却把讥讽的目光投向宫一波。

  嘴巴长在人家身上,宫一鸣又不在现场,就算小丘认准了又能怎么样。

  但是,这件事情却是不久前生的,连侍卫长冰如风都知道,宫一波应该没有抵赖的机会了吧。

  “王子妃……你说哪个王子妃?”不等宫一波开口,黎大人就抢先问道。

  玄冰王国有很多王子,达到成年的也有好几个,只要是王子殿下的结妻子,都可能会被成为王子妃。

  黎大人没有仔细体会小丘的话中之意,却只纠结于小丘所说的王子妃究竟是哪一位。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已经没有活路了,干脆明说吧。”

  小丘似乎被激怒了,显示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朗声说道:

  “大王子妃慧颖,在二殿下府邸附近遭到围攻,据说被侍卫长打伤,落入二殿下手中,却又莫名其妙的消失……”

  有人告诉小丘,慧颖在灭门惨案中并未死去,而是面容遭毁,曾潜入王宫找两位王子殿下报仇。

  由于遇上王宫侍卫长冰如风,一番较量之后身受重伤,先是被送往宫一冷府邸,后遭宫一波派人劫走。

  虽然冰如风夜探宫一波府邸,但并未找到慧颖,如今已有一段时日,依然不见慧颖踪迹。

  传言说,三殿下为了隐藏自己的罪行,将慧颖杀人灭口,并毁尸灭迹。

  小丘在宫一波府邸之内暗中查寻过,没有现任何可疑之处,如果不是跟随宫一波来到无名小城,他一定还会继续追查下去。

  “小丘,你还想知道什么,一并问出来,本王会给你一个说法。”

  短暂的沮丧之后,宫一波很快恢复了镇定,看向小丘的目光,也和顺了许多。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622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