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虚影出现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虚影出现

  区区一个侍卫,尽管宫一波对他不错,可也不可能打听到这么多消息,就算是宫一波本人,除了近期生的事情以外,其他的都知之甚少。

  更重要的是,慧颖面容被毁这件事,要不是逸尘说出来,宫一波到现在都蒙在鼓里。

  按照逸尘的说法,慧颖从未将自己的身份告诉过逸尘以外的人,就连宫一鸣都不例外。

  如果小丘凭空捏造,绝不会说得如此真实,看来,小丘的背后隐藏着很大的秘密。

  冷静下来的宫一波,不再纠结自己是否被冤枉,而是希望通过小丘,找出那位提供线索之人。

  宫一波忽然感觉到,当年的慧颖一家灭门之祸,并不是传说的江湖寻仇那么简单。

  这中间一定存在阴谋,想查出炮制这场惨案的真凶,小丘背后的那个人,或许就是关键人物。

  “三殿下以仁德著称,无论是对属下,还是对朋友,甚至对待自己的竞争对手,都能做到仁至义尽。

  我一直很矛盾,每当我想到大殿下的遭遇,就恨不得当面揭穿三殿下的假仁假义,但是三殿下的所作所为,又让我怀疑自己判断错误。

  其实,我真的很希望,三殿下还是原来那个三殿下,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大殿下的事情……”

  小丘的脸色忽阴忽晴,似乎在经受着内心的煎熬,悲愤中流露出一丝不甘:“可事实证明,我把三殿下想得太完美,或者是三殿下太会伪装了。

  我已经没什么好问的了,就算想问,也不会得到真实的答案。”

  哀莫大于心死,小丘进入宫一波府邸的目的,是想弄清楚宫一波究竟有没有参与灭门惨案。

  尽管有很多不利于宫一波的传闻出现,但小丘的内心还是希望,宫一波是清白的,至少没有传言中的那么恶毒。

  如果真是这样,宫一波或许还能念在兄弟之情,帮助流落在外尚未丧命的宫一鸣,回归王宫登上储君之位。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宫一波并没有在实际行动中,表现出让小丘认为满意的地方。

  不仅如此,慧颖闯入王宫莫名失踪的事情,终于给了小丘一个承重打击,心底的一丝侥幸随之消失。

  面对一位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小丘为宫一鸣不值的同时,也想尽自己最大的力量,破坏宫一波的竞争之路。

  只可惜看,消息还没有传递出去,就连宫一波和黎大人来到无名小城的真正目的,都没有弄清楚,小丘就被逸尘扔进了密室。

  “或许……这个问题我能给你答案。”

  静静地呆在一旁,听小丘说完这些,逸尘不急不缓的说道。

  虽然小丘这样对待宫一波属于犯上,但作为宫一鸣的侍卫,在宫一鸣失势并失踪之后,依然能如此忠心,逸尘不由得暗暗赞叹。

  面对小丘的怀疑,不管宫一波心里怎么想,都没有办法做出合理的解释。

  毕竟,对于那些空穴来风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不作任何说明,谣言止于智者,总有一天真相会水落石出。

  可问题是,在真相没有浮出水面之前,谣言若是被人利用,宫一波就算浑身是嘴,也完全说不清楚。

  有一句话叫越描越黑,过多的辩解往往被认为是心虚的表现。

  特别是先入为主的小丘,根本听不进去宫一波的解释,反而只会更加觉得宫一波虚伪。

  好在这件事情,逸尘是当事人之一,说明一些情况,也许能让小丘放弃执念,也给宫一波解围。

  “你是……”小丘疑惑的看着逸尘,轻声问道。

  逸尘进出宫一波府邸多次,大多是悄无声息,即便小丘几乎天天都在当差,也没有正面见过逸尘。

  就连刚才的偷听被逸尘现,小丘也不曾看清逸尘的面孔。

  但是,小丘知道,宫一波和黎大人这次来到无名小城,绝对跟逸尘有关。

  “三英佣兵团逸尘,你应该听说过。”

  在小丘面前,逸尘没有必要太谦虚,而且,报出这个名头,便于接下来的事情。

  “三英佣兵团的逸团长……听过,只是不知道,逸团长要给我什么答案?”

  得知了逸尘的名头,小丘震惊之余,反倒轻松下来。

  虽然身处王宫之内,从未涉足天罗王国,但逸尘的名头太响,小丘早就听说过。

  天罗王国炎大将军的刻意宣传,以及江湖上诸多关于逸尘的传说,使得逸尘在天罗大6成为风云人物。

  随便找一位江湖人士,甚至的普通百姓,问他玄冰王国的几位王子殿下叫什么,恐怕很多人说不出来。

  但是,只要提到逸尘,几乎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这些年逸尘所干过的事情,以及各种传闻。

  玄天宗弟子,帮助落英王国击败来犯之敌;幽阴门副门主辛不仁极力招揽,却不为所动;为了天罗王国都城的百姓,只身闯入温特家族的地下空间,控制住沟壑鬼气……

  这些都足以说明,逸尘是一位年少有为,令世人敬仰的大英雄,小丘虽是第一次见到逸尘本尊,却也深为其英雄事迹折服。

  “慧颖既然面容已毁,谁能认出她的本来面目?就算此刻慧颖站在你面前,你又怎么知道是她?”

  逸尘不理会小丘的目光闪烁,只是淡淡的说道:“你想要结果,却根本就没有办法确定结果的真实性,岂不是白说。”

  慧颖落入宫一冷之手,被逸尘偷偷救出,当时应该没人知道。

  如果提供消息的那个人,真的能够确定慧颖的去向,直接把逸尘推出去就行,何必要绕个大圈子,把宫一波拉进来。

  再说了,要是宫一波为了安抚或者是欺骗小丘,随便找个人冒充慧颖,不就能搪塞过去了。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认出大王子妃的,但我只要见到大王子妃,听她说一句话,就一定能认出来!”

  小丘颇为自信的说道,慧颖在和宫一鸣订婚的那段时间,没少出入宫一鸣的府邸。

  小丘是宫一鸣的亲信,自然会经常见到慧颖,而且还接受过慧颖的赏赐。

  他相信,即便慧颖面容有变,但身材以及说话的声音,甚至一些习惯动作,还会保持下来。

  就凭这几点,小丘要认出慧颖并非难事,可逸尘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好,如果我告诉你,慧颖是我救的,你信么?”逸尘不动声色的问道。

  像小丘这样的人,一般都会认死理,哪怕把命搭上,也不会轻易改变自己性格。

  如果一味地纠缠对错,就不能让小丘相信,斩杀小丘对于逸尘来说,简直就是举手之劳。

  但是,逸尘并不希望,像小丘这样的‘忠臣’,死在自己面前。

  就算小丘一定要死,也得让人家死得心服口服,死得明明白白。

  “以逸团长的身份,能和我这样的将死之人说话,理应坚信不疑,不过,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希望逸团长能拿出让我相信的理由。”

  小丘目光中闪烁出一丝精光,很快又黯淡下去了。

  这句话若是换成宫一波或者黎大人说出来,小丘是不可能相信的。

  可逸尘这样的人物,在天罗大6百姓心中的地位,明显比宫一波高得多。

  小丘很想从逸尘那儿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却又不清楚,这个结果究竟是什么。

  “我先让你见个人……”

  逸尘说话的同时,伸手在空中轻轻一挥。

  密室中的空气一阵氤氲,一个面容模糊的苗条身影,出现在空中。

  半睁着眼,目光看向小丘,像是疲惫至极。

  “王子妃……”小丘一见,失声叫道。

  尽管看不清楚面容,但熟悉的身影,以及不曾改变的眼神,都让小丘确定,此人便是宫一鸣的未婚妻慧颖,自己的女主人。

  “小丘,谢谢你还记得我。”慧颖的声音很轻,却如同雷鸣般在小丘的耳中震动。

  还是那么的平易近人,一点没有王子妃的架子,即便在做奴才的属下面前,也是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

  “小丘这一辈子,任何人都可以忘记,就是不会忘记大殿下和王子妃!”

  翻身下跪,一边磕头一边问道:“不知道王子妃为何是以虚影出现,难道是三殿下……”

  无论是声音还是身影,都是慧颖无疑,但小丘总觉得,眼前的一切很不真实。

  虚弱的慧颖,并没有显示出实质性的躯体,连气息都感觉不到,就是一幅画一样,在密室的上空中飘荡着,若有若无。

  “不是,我被冰如风所伤,是逸尘救了我,这件事情和宫一波没有关系。”

  在得知小丘指责宫一波之后,慧颖虽然没有康复,却强烈要求逸尘让她出面解释。

  如果不是慧颖主动请逸尘帮忙,就算逸尘同情小丘,恐怕也不便插手这件事。

  “是侍卫长……可侍卫长跟二殿下三殿下都走得很近,不然的话,怎么会把你交给二殿下呢?”

  小丘不明白,冰如风知道慧颖的身份,怎么敢出手伤人,可如果不知道,在打伤慧颖以后并没有斩杀,反而把慧颖交到宫一冷手里。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630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