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恩将仇报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恩将仇报

  眼前的这位确实是慧颖,但慧颖似乎隐藏了什么,让小丘觉得很奇怪。

  “小丘,看你一片忠心,我就实话告诉你,冰如风就是制造灭门惨案的罪魁祸,这件事究竟牵扯到谁,我还没有完全查清……”

  慧颖经过多方查探,终于从一位江湖上的强者那儿,得到了一些线索。

  当年的冰如风,曾经被认为是大王*一鸣的心腹,在王宫中的地位非常高,就连二王*一冷,都对他颇为忌惮。

  慧颖一家被杀之后,冰如风信誓旦旦,说一定要查出行凶之人,却没有付诸行动。

  不仅如此,冰如风还在宫一鸣面前,不断地提到慧颖一家的惨状,血糊糊的尸体,没有留下活口的残酷等等。

  宫一鸣疯般的寻找慧颖未果,又是冰如风鼓动宫一鸣去责怪国王陛下,说国王陛下为了让宫一鸣断了念头,刻意不允许官员们配合宫一鸣。

  致使宫一鸣势单力薄,即便竭尽全力,也根本找不到可能活着的慧颖,甚至怀疑这件事情跟国王陛下有关。

  悲愤过度的宫一鸣,听信了冰如风的劝说,进入王宫和国王陛下大吵一顿,扬言要和王宫脱离关系。

  对宫一鸣宠爱至极的国王陛下,虽然严厉呵斥宫一鸣,却没有对他施加任何惩罚,反而让侍卫长冰如风暗中看住宫一鸣,防止他做出冲动的事情。

  然而,冰如风阳奉阴违,告诉宫一鸣说慧颖已死,消息是从国王陛下身边的侍卫提供,更加激怒了宫一鸣。

  当宫一鸣怒气冲冲要去找国王陛下理论时,冰如风又假惺惺的劝解,并说出为了防止消息泄露出去,他已经将那位侍卫悄悄斩杀,就算宫一鸣去了也是死无对证。

  以宫一鸣的头脑,原本是不会相信这些谎言的,但受到的刺激太大,一时乱了方寸。

  加上冰如风表现得非常热情,深得宫一鸣信任,这才能够将谎言继续编下去,直到将宫一鸣弄得神志不清。

  宫一鸣打伤王宫侍卫离开王宫,流落到江湖之上,以宫大少自称,这些都没有逃过冰如风的眼睛。

  一直以来,冰如风都是欺上瞒下,对国王陛下说宫一鸣下落不明,或许早已不在人世,却又时不时的给宫一鸣传递一些消息,加剧宫一鸣和国王陛下之间的矛盾。

  而事实上,冰如风正是仗着宫一鸣的信任,偷偷溜出王宫,策划并主导了慧颖一家惨案的生。

  把矛头指向国王陛下,既能掩盖自己的罪行,也可以点燃宫一鸣和国王陛下父子之间矛盾的导火索。

  宫一鸣的储君之位被剥夺,宫一冷和宫一波开始竞争,这一切都在冰如风的算计之中。

  慧颖原本怀疑冰如风的动机,认为只有宫一鸣登上储君之位,才是对冰如风最为有利。

  毕竟这些年来,宫一鸣处处维护着冰如风,就连王宫侍卫长的职位,也是宫一鸣力荐的结果。

  但是,这次的王宫之行,慧颖才真正弄清楚了,原来冰如风早就站在了宫一冷的阵营之中。

  处心积虑赶走宫一鸣,冰如风的目的就是为了宫一冷,能够顺利上位。

  而且,那两位王者杀手,也是宫一冷的人,冒充宫一鸣和慧颖,故意扰乱视线,把宫一波引向宫一鸣的对立面。

  当然,到目前为止,慧颖并不能确定,灭门惨案是不是和宫一波存在关联。

  “那王子妃进宫,大殿下怎么没有同往?”小丘知道宫一鸣没死,但慧颖一人实力有限,多半不会成功。

  以宫一鸣对慧颖的感情,不可能放心让慧颖独自涉险,这其中必有缘故。

  “你怀疑我说的不是真话?”慧颖反问道。

  “王子妃误会了,小丘岂敢胡乱怀疑,只是觉得王宫局势复杂,如果大殿下轻易露面,恐怕……”

  从宫一鸣离开王宫之后,二王*一冷的机会就来了,不说能全盘控制,至少也掌握了大势。

  余下的空间,也被宫一波设法占住,虽然活动的范围不大,却也是竭力腾挪。

  就算宫一鸣出现,对于目前的局势也缺乏改变的能力,甚至会遭遇不测。

  但是,在小丘看来,宫一鸣并非懦弱之辈,任凭慧颖深入险地而不作为,不像宫一鸣的风格。

  “一鸣不知道我进入王宫……实际上,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

  慧颖迟疑了一会儿,幽幽的说道:“我就是从一鸣身边走过,他也认不出我来。”

  在辛戈杀气试炼场的试炼通道内,慧颖女扮男装,又刻意改变自己的声音,瞒过了宫一鸣。

  尽管屡次为宫一鸣东奔西跑,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与笑面虎一战,但慧颖都是在宫一鸣不知情时所为。

  时至今日,慧颖都没有在宫一鸣面前暴露出自己的身份,闯入王宫自然与宫一鸣无关。

  “啊,怎么会这样……”小丘一时语塞,愣愣的看着慧颖。

  都知道宫一鸣和慧颖感情深厚,愿意为彼此付出一切。

  可这么多年过去,这二位既能侥幸活着,就应该相互扶持才对。

  按照宫一鸣的性格,绝不会为了慧颖的面容遭毁,就对她不闻不问。

  而慧颖也断然不可能,会嫌弃宫一鸣的神志不清。

  骤然听到慧颖说出这样的话,小丘简直不敢相信,究竟生了什么事请,使得原本情深义笃的情侣,变成了陌路之人。

  “在没有弄清楚事实真相之前,我不希望一鸣被牵扯进来。”

  慧颖感觉到小丘的疑惑,便出言解释。

  根据慧颖的‘师尊’所言,灭门惨祸的背后,涉及到的人太多,更有庞大的势力在背后操控。

  并不是慧颖和宫一鸣二人,随随便便就能应付得来的。

  要是贸然行动,恐怕还没有查清真相,就早已落入别人的圈套。

  特别是宫一鸣的身份敏感,做事又非常执着,弄得不好连性命都难以保全。

  ‘师尊’一次次的交待,让慧颖不要打听当年的事情,而且尽可能的离宫一鸣远一点,这才是保全双方的唯一办法。

  慧颖不怕死,为了给父母亲人报仇,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但是,她不能给宫一鸣带来隐患,更不愿意让宫一鸣为了自己的家事遭遇不幸。

  所以,每一次帮助宫一鸣,都要看准时机,不能被他现,只要宫一鸣好好地活着,慧颖就很开心。

  仗着自己的面容被毁,除了‘师尊’和逸尘之外,没有人能认出来,慧颖决定潜入王宫查探一番。

  尽管有人告诉过慧颖,说冰如风和王子殿下勾结,制造灭门惨案,就是为了刺激宫一鸣。

  可慧颖不愿意相信,冰如风在宫一鸣面前表现出的,完全是一副赤胆忠心的模样,应该不会陷害宫一鸣吧。

  将信将疑的潜入王宫之内,原本是想找到二王*一冷,了解一些当年的情况,并确定传言的真实程度。

  父母亲人惨死大仇必须要报,但慧颖不想滥杀无辜,只有查出真凶并将其斩杀,方可告慰慧颖一家数十口人的在天之灵。

  谁曾想,慧颖还没有真正接近宫一冷的府邸,就遭遇了一伙不明身份的强者袭击。

  而为的那位,居然是潜伏在回风岩截杀医者的王者杀手,也就是冒充宫一鸣的那位。

  慧颖报仇心切,没有顾及到王宫的规矩,当下就和那位王者杀手战在一处。

  经过了杀手训练的慧颖,面对同阶别的对手,基本不会处于劣势,就算王者杀手身边还有数位助力,依然没有对慧颖造成威胁。

  然而,就在慧颖即将获胜之际,王宫侍卫长冰如风悄然出现,救下了王者杀手的同时,对慧颖施以重创。

  以冰如风的修为实力,斩杀慧颖并非难事,但他并没有那样做。

  而是通过释放中阶战王级别的王者之气,将慧颖全身骨骼几乎全部摧毁。

  表面上看起来,慧颖像是受伤不重,或者没有受伤,而实际上,慧颖周身上下,都找不出一块完整的骨头。

  当时的慧颖,还没有弄清楚冰如风的动机,直到冰如风亲口说出,要让宫一冷利用活着的慧颖,牵制宫一鸣和宫一波二人。

  骨骼寸断的慧颖,颓然的现,冰如风比传言中更加凶残,不仅没有顾念宫一鸣的举荐之恩,反而恩将仇报。

  从冰如风说那句话的时候开始,慧颖就确认,自己的身份已经被冰如风知晓。

  明知慧颖是玄冰王国的王子妃,照样以残忍的手段将其重创,就足以说明,冰如风投靠宫一冷的事实。

  冰如风是王宫侍卫长,为了个人的利益,选择一个值得为之奋斗的人,作为自己的主子,这一点无可厚非。

  毕竟,就算冰如风保持中立,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也不一定能在混乱的局势中独善其身。

  但是,冰如风对慧颖痛下杀手,将她变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实在太过分了。

  慧颖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一个更大的疑问,又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6337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