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忠心可嘉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忠心可嘉

  冰如风是怎么认出慧颖的,为什么之前没有动手,非得等慧颖潜入王宫之后。

  慧颖的容貌,连她自己都不清楚,是如何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别人岂能轻易认出。

  更何况,慧颖在王宫内,与王者杀手交手时,并没有开口说话,就算冰如风对慧颖非常熟悉,也不可能一眼就识破了她的身份。

  “也许,侍卫长和我一样,从身形以及动作上判断的……”

  小丘在宫一鸣府邸待了好多年,和慧颖比较熟悉,冰如风当年和宫一鸣走得很近,自然不会对慧颖陌生。

  只不过,相对而言,冰如风见到慧颖的次数,还不及小丘一半多。

  若是说,冰如风从外形或者感觉上认识慧颖,稍有牵强却也不是不可能。

  “这几年我一直以男人的模样出现,杀手的训练让我改变了原来的动作习惯,冰如风绝不会一眼就能识破。”

  慧颖摇摇头,打断了小丘的话。

  回忆一下自己的行踪,慧颖确信,从灭门惨祸之后,到潜入王宫之前,不曾和冰如风打过照面。

  冰如风能认出自己,绝非偶然,而是另有原因。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侍卫长制造灭门惨祸时,故意留下你,以便在适当的时候,牵制大殿下。”

  既然认为冰如风是惨案的炮制者,小丘就有理由相信,一切都在冰如风的掌控之中。

  甚至怀疑,慧颖的面容被毁,就是冰如风所为。

  也只有这样,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这些都是猜测,还没有证据,灭门之仇不共戴天,我不会放过仇人,也不希望滥杀无辜。”

  慧颖觉得,除了冰如风之外,应该还有人知道真相。

  否则,自己就不能从江湖上打探出这个消息,更不会把冰如风列为罪魁祸。

  但这只是慧颖下一步需要查证的事情,没必要和小丘解释的太多。

  “三殿下会不会……”

  慧颖打探到的消息,小丘并不太清楚,不过,他听到的是另一条消息。

  有人说,宫一波和宫一冷曾经有过合作,并顺利把宫一鸣弄出了王宫,也失去了储君之位的资格。

  就算没有找到证据,小丘也宁愿选择相信,宫一波不像他表现出的那么无辜。

  能见到慧颖,是小丘这几年来最高兴的事,如果不把自己的疑虑说出来,只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即便是冤枉了宫一波,也必须给慧颖提个醒,免得到时候被动。

  小丘打定主意,也不管宫一波和黎大人在场,就直筒筒的‘言无不尽’。

  “住嘴!幸好除了我和你之外,谁也听不见,否则,就这一句话,你的命就没了。”

  尽管身体虚弱,连说话都有些吃力,但慧颖还是厉声喝止,不允许小丘把话说完。

  见小丘一脸不甘,慧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宫一冷和冰如风脱不了干系,至于宫一波么,我还是那句话,没有证据就不能定罪。

  包括你,也不要胡乱怀疑,很多事情只有结果出来,才让人恍然大悟,在此之前,你可尽本分即可……”

  传言不负责任,想怎么添油加醋都行,但慧颖坚持自己的行事方式,可以怀疑任何一个人,却不会轻易下结论。

  对于小丘的‘善意’,慧颖很是纠结,她不知道以后,小丘该如何面对宫一波,或者说还有没有可能在宫一波府邸待下去。

  “王子妃是说,三殿下和黎大人看不见你?”被慧颖呵斥的小丘,不仅没有半点委屈,反而流露出欣喜的神色。

  他和慧颖的行事方式相反,先认定宫一波有问题,然后设法找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判断是对的。

  但是,小丘心里清楚,无论宫一波是不是自己判断的那样,慧颖和自己的谈话,都会让宫一波和黎大人有所触动。

  万一宫一波真是凶手之一,慧颖的这些话,就给了宫一波更多的应对空间。

  担心慧颖遭到宫一波暗算的小丘,得知慧颖和自己的谈话,别人听不见的时候,立刻显示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这是逸尘使用了秘法,我的身形只是虚影,声音也只会传到你的耳朵,其余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不见也听不见。”

  慧颖要求逸尘帮忙,不想让宫一波和黎大人干扰到她和小丘,以免带来某种隐患。

  逸尘则通过帅又奇送的幻影镜,将日月空间内的慧颖身形,显示在小丘的面前。

  实际上,慧颖的身躯,依然停留在日月空间之中,连说话都是由幻影镜传递。

  密室内的其他人包括逸尘,都从空气氤氲的那一刻起,就陷入了朦胧状态,对慧颖和小丘之间的谈话内容一无所知。

  在萨特王国的说话,逸尘就利用幻影镜的奇妙,让阴无为相信,幽阴门总护法阴无法的死,与祥将军脱不了干系。

  幽阴门门主阴无为,修为已经达到了中阶战王的境界,都不能从窥出幻影镜的奥秘。

  宫一波和黎大人,以及魁爷,不过是初阶战王的修为实力,当然不会察觉到幻影镜的存在。

  “那就好,那就好。”小丘情绪激动,嘴里喃喃道重复着。

  他不知道,逸尘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秘法,也不清楚慧颖和逸尘之间的关系。

  但有一点,逸尘既然愿意帮助慧颖,就不可能出卖她。

  最关键的是,只要宫一波和黎大人,没有听见慧颖的话,宫一鸣就和慧颖就多了一份安全。

  “小丘,你忠心可嘉,但行事鲁莽,以后要多加小心,管住自己的嘴免得惹祸,到现在为止,我还是相信宫一波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慧颖想了想,接着说道:“我活着的事很少有人知道,我必须从这些人中找出泄密者,才有可能查出当年真相。

  所以,我跟你说的话,和我的任何消息,都不能透露出去,防止有人钻空子……”

  不希望给宫一鸣带来危险,却很想让宫一鸣知道事情的真相,慧颖原本就处于纠结之中。

  被小丘一阵胡乱猜测,慧颖更加心烦意乱,觉得身体越来越疲倦了。

  她没有问小丘,告诉他宫一鸣没死,以及宫一波和宫一冷勾结,谋害宫一鸣这件事的那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不是不想知道,慧颖是怕小丘一旦暴露出那个人的身份,小丘的命可能就保不住了。

  以慧颖的性格,一定会顺藤摸瓜,迟早会惊动那个告密者,如此一来,那些别有企图的人们,就会将小丘杀人灭口。

  “王子妃放心,小丘知道该怎么做。”小丘没有拍着胸脯保证,也不曾信誓旦旦的立下誓言,只是平平静静的回答。

  关于慧颖和宫一鸣的事情,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小丘几乎全知道了。

  王子妃能够这样看得起自己,把自己当成可信之人,小丘已经知足,不再有其他想法。

  “那就好,多保重……”慧颖的声音越来越轻,身影越来越淡。

  “小丘祝大殿下和王子妃一切顺利!”

  小丘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心里默默地为慧颖和宫一鸣祝福。

  慧颖的身影逐渐消失,小丘呆呆的看着密室的空中,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

  “小丘,能告诉你的,我都告诉你了,想得通想不通的,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密室中,恢复了原本的状态,逸尘正和小丘说话。

  魁爷站在一旁看着,而宫一波和黎大人,则坐在椅子上,把目光投向逸尘这边。

  “多谢逸团长的点拨,我想通了。”

  从逸尘的眼神中,小丘明白了,这是慧颖在委托逸尘这样说话,才不会引起宫一波和黎大人的怀疑。

  当下顺着逸尘的话,就接了过去,配合的非常不错。

  “想通了就行,我所知道的也就这些了。”

  逸尘退后两步,坐回到椅子上,不再搭理小丘。

  慧颖不希望小丘因为几句话,惹恼了宫一波和黎大人,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便求逸尘出言缓解,尽可能的化解宫一波的怒气。

  逸尘所说,其实是在暗示小丘,向宫一波认错求饶,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

  毕竟,宫一波之前说过,看在小丘对宫一鸣一片忠心的份上,不会将其斩杀,只要小丘服软应该不会有问题。

  “三殿下,小丘错信留言,罪该万死……”小丘转身面对宫一波,又是叩头谢罪。

  既然慧颖选择相信宫一波,小丘就没必要继续纠缠。

  平心而论,他宁愿是自己怀疑错了,也不希望宫一波真的谋害过宫一鸣。

  “算了,起来吧。本王向来尊敬大哥,也不会因为你的怀疑而改变。”

  宫一波松开揉着太阳穴的手指,打断了小丘的话,淡淡的说道:

  “但是,你躲在门外偷听犯了大忌,处罚是必须的……”

  王宫有王宫的规矩,虽然这里不是玄冰王国的王宫,但宫一波身为王子殿下,处罚犯错的小丘实属正常。

  只不过,让宫一波头疼的是,该如何惩罚一位对大哥赤胆忠心的侍卫。

  “小丘,你可知罪?”黎大人深知宫一波犹豫的原因,便抢先问。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641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