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动员医者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动员医者

  救人如救火,数万灾民性命攸关,逸尘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冰极之川的数百医者身上。

  “救人?你还是先救救我吧。”胖熊耐着性子听逸尘说完,却一脸的怒意。

  留下医者,这可是玉蚌带来的,属于沙光之皇的旨意,好说歹说才保住了他们的性命。

  岂能凭逸尘一句话,就把人给放了,要是沙光之皇追究起来,只怕是不好交差。

  原以为,逸尘会说一些有关宫主水映月的情况,或者是了解一下逸尘阻止玉蚌他们的进展。

  “这就是救你帮你呀。”逸尘很郑重的说道。一点也看不出忽悠的意思。

  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带走这里的医者,逸尘就算被胖熊痛打一顿,也心甘情愿。

  不过,逸尘心里清楚,这件事对于胖熊而言,意味着什么。

  毕竟,从一开始,胖熊就不是真心归顺沙光之皇,这一点,老奸巨猾的沙光之皇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沙光之皇并没有戳穿胖熊的心思,大家各自为了自己的利益,打着不同的算盘。

  说白了,沙光之皇要胖熊留下医者,也就是一个试探而已,医者的生死和冥河水族并无关联,和冰极之川也没什么瓜葛。

  这也是沙光之皇答应胖熊,留下医者却不伤及他们性命的主要原因。

  沙光之皇可以通过,胖熊对医者的处置方式,来判断胖熊对自己的敬畏程度。

  如果胖熊擅自放走数百位医者,从理论上来说,就是公然违背沙光之皇的旨意,应该受到严惩。

  可逸尘心急如焚,根本顾不了许多,最起码,胖熊不会因此丧命,最多也就是被沙光之皇责罚而已。

  两权相害取其轻,逸尘斟酌再三,只得出此下策。

  “且不说沙光之皇这一关不好过,就说这些医者,在冰极之川呆习惯了,叫他们走还未必肯呢。”

  胖熊避开逸尘的眼神,接着说道:“最关键的是,这和宫主有什么关系?”

  医者救人是天经地义,胖熊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但他不明白的是,逸尘明明说可以立功,偏偏是要胖熊倒楣才对。

  到现在为止,逸尘还没有说清楚,要放走这些医者干嘛,是谁的主意,会对冥河水族有什么利弊。

  “实话说,对水姐姐个人并没有什么好处,但对于人类百姓,却意义重大。”

  逸尘告诉胖熊,他这样做是征求了水映月的意见之后,方才决定的。

  要求胖熊严格按照水映月的指示,配合自己的行动,否则就是对水映月的背叛。

  话说的很重,逸尘心里却在忐忑,万一胖熊就是不卖帐,那又该如何应对。

  “作为旁观者,我能够理解你,也希望数万灾民早日摆脱瘟疫的侵扰,但是这件事关系到冰极之川的生灵存亡,不可贸然行事。”

  心情可以理解,但职责所在,胖熊不敢擅自做主。

  还有一点,逸尘究竟有没有和水映月联系,如果联系了,为什么没有提到自己:

  “我说,你小子不会是蒙我的吧,你说过,不会轻易动用碧寒牌的……”

  在胖熊眼里,逸尘通过碧寒牌,就能跟水映月联系上,不过,逸尘明确说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这样做,因为碧寒牌也许只能联系一次。

  用过之后,碧寒牌蕴含的能量将会大幅度的减少,无论是疗伤功效,还是能量使用,都会受到非常大的限制。

  胖熊在怀疑,逸尘是假冒水映月之令,实则别有用心。

  即使相信逸尘没有恶意,但胖熊渴望得到水映月的消息,也不愿意轻易落入逸尘的圈套。

  “我没用过碧寒牌,是让水姐姐的弟子转告,这回你该相信了吧?”

  逸尘的脑子转得飞快,基本上能够保证,在胖熊提出问题的第一时间,就找到应对的方案。

  显得很无辜的样子,逸尘用抱怨的目光看了看胖熊,继续忽悠:

  “水姐姐的弟子,正在玄冰山脉边陲历练,见无数灾民饱受瘟疫折磨,心生恻隐之心,便将此事汇报给了水姐姐。

  水姐姐的夸赞弟子有德行,并鼓励她对灾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水姐姐的弟子一介女流,又是人生地不熟的,能做的事情十分有限。

  冰极之川留下数百名医者的事情,是我告诉水姐姐弟子的,这一点你可以怪我。

  不过,同意我来冰极之川的,由水姐姐弟子说出,却是水姐姐本尊的意思……”

  镇定自若,面色如常,连逸尘自己都佩服自己,胡编乱造的功夫简直是炉火纯青。

  压根就没有的事情,到了逸尘嘴里,就变得活灵活现,再说下去,恐怕逸尘自己都会相信这是真的。

  “你不是在骗我吧?”

  “我是在骗你。”

  “真的没骗?”

  “真的骗了。”

  “我就相信你一回。”

  胖熊很认真的说道:“看在宫主的面子上,我答应就是。”

  话说的勉强,胖熊心里却暗自得意,玉蚌上次来兴师问罪,说漏了一句话。

  说是医者的事情,已经没有威胁了,她有办法应付,就算胖熊故意放走了逸尘,也不会左右大局。

  有了玉蚌的这句话,胖熊早就心里笃定,有心放了这些医者,却由于其中大部分愿意再待一段时间,享受冰极之川内的修炼资源,致使胖熊的想法没有付诸于行动。

  答应逸尘,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即使逸尘是假传水映月的旨意,至少也给了逸尘一个面子。

  他日见到水映月,胖熊还可以拿这件事邀功,如此一来,岂不是好事一桩。

  “那好,你带我去找医者吧。”逸尘喜出望外,连忙说道。

  本以为这件事情不好办,逸尘心里想出了多种说服胖熊的对策,却不料对方答应得如此爽快。

  不管胖熊出于什么考虑,能带走医者,就千好万好。

  “可以,不过我得提醒你,人家要是不愿意走,你可不能怪我!”

  胖熊眼珠子一转,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为了留住这些医者,胖熊花了不少代价,如今要放走他们,还得下点功夫才行。

  既然玉蚌说医者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就说明沙光之皇不再纠结,医者的性命自然得以保全。

  只不过,逸尘能不能弄走他们,胖熊心里没底。

  “只要你没有逼迫他们,我就能带走。”逸尘想都没想,就随口说道。

  “他们要是一直待下去,冰极之川的兄弟们就要造反了。”

  以雪豹将军为的冰极之川成员,早就在胖熊面前提过多次。

  数百位医者,占用了本该由冰极之川成员享用的修炼资源,使得大家怨气颇多。

  尽管胖熊不厌其烦的解释,让雪豹将军等人打消了驱赶医者的念头,但他们心里还是觉得憋屈。

  冰极之川,某个大院之内,聚集了所有被胖熊留下的医者。

  当逸尘把来意说明之后,就有一大半医者表示,愿意前往玄冰山脉灾民区。

  却也有近百位医者,不肯离开冰极之川,理由是自己的修为境界,正处于突破瓶颈的关键时刻。

  一旦失去了冰极之川的修炼资源,要想晋升修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各位前辈,咱们身为医者,当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如今灾民染上瘟疫亟待救治,若是稍有延误,就会有更多的生命消失……”

  来自于花木济世堂的牧星,和逸尘进行了短暂的交流之后,大声的对医者们说道:

  “对于医者而言,修为实力重要,医术更重要,但救人的使命高于一切,为了一己之私,奢求修为实力的提升,而忘却了医者崇高的使命,根本就不配作为医者!”

  牧星的修为不高,医术也算不上精湛,这是大家伙都知道的。

  但是,牧星宁愿放弃冰极之川的修炼资源,也要和逸尘一起赶赴玄冰山脉灾民区,将自己的所能奉献给染病的灾民们。

  这样的举动,带来了一阵掌声,当场就有三十余位医者,涨红着脸,吞吞吐吐的表示,愿意以灾民的生命为重,离开冰极之川。

  余下的一部分医者,尽管被牧星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刺激得羞愧不已,却依然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一个个的低着脑袋,一言不,任由那些不屑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

  “我是花木济世堂杏老的弟子穆通,学医时间短,对于医术方面连皮毛都没有掌握,但是,我愿意和逸尘兄弟一起,为灾民献上自己的微薄之力。”

  穆通把目光转向那些不愿意离开冰极之川的医者,朗声说道:“我希望大家,在灾民最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不要玷污了医者的神圣称号……”

  花木济世堂,杏老,在天罗大6的医者行业中,简直就是最高的存在。

  牧星和穆通两位花木济世堂弟子,先后言,鼓动所有的医者,为灾民解除痛苦。

  那些低着脑袋的医者队伍中,有几位站了起来,走到更多的愿意参与救助灾民的医者身边。

  还有不到二十位的医者,依然还在犹豫,似乎要选择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方式。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7014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