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颇有心计(爆更2)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颇有心计(爆更2)

  哪怕是医者,也不敢说不会被患者感染,何况宫一波对医术从无涉及。

  在药物匮乏的时候,万一宫一波感染了瘟疫,死亡的几率有九成以上。

  但宫一波已经在疫区待了一个月,每天都会和患者打交道,这样的境界实在是太难得了。

  “杏老,宫一冷怎么会放你出来?”这是逸尘一直就想问的,只不过杏老不在,没办法询问而已。

  那天晚上,听杏老的口气是要和宫一冷告辞,但宫一冷并未答应。

  而现在,杏老出现在宫一冷竞争对手,宫一波的阵营之中,这件事情有些奇怪。

  就算宫一冷愿意让杏老帮忙,也会在宫一波求助的时候,高调答应,以显示自己的慷慨。

  “二殿下根本就不知道,我来到了平安镇。”

  杏老摇了摇头,解释道。

  宫一冷派人去花木济世堂请杏老的时候,是说王子殿下得了一种怪病,遍寻玄冰王国医者,并无一人能治。

  作为医者,杏老从来都是急病人之所急,闻听使者来意之后,未作他想便随即去了玄冰王国。

  到了王宫,杏老才现,需要医治的病人并非宫一冷,而是他身边的一位侍卫。

  宫一冷解释说,为了挽救属下的性命,不得已谎称自己病重,否则怕请不动杏老。

  对此,杏老没有计较,既然来了,就尽快医治病人。

  经过查探后得知,侍卫被阴寒之气侵扰,导致失去了阳刚之气,变成隐疾。

  在无法寻找病情来源的情况下,诊治变得非常困难。

  尽管杏老使出浑身解数,也只能缓解侍卫的病情,却不能做到将其根治。

  几个月下来,杏老用尽了所有办法,才勉强让侍卫恢复了一点阳刚之气,跟痊愈还有一段距离。

  杏老对医术的探索偏于执着,越是难以治愈的病症,他越是设法攻克,一来二去就在宫一冷的府中待了半年之久。

  多番的调整诊治方案,使得杏老明白了一个道理,侍卫的病不是目前的自己可以治愈的。

  究其原因,一来是没有找到行凶之人,没法探究根源,做不到对症下药。

  其次,杏老体内的木之精华,只能稍微激出侍卫的部分阳刚之气。

  只有生机之力,才能真正的驱除侵入侍卫体内的阴寒之气,以杏老的修为实力,暂时凝聚不了生机之力。

  所以,杏老所能做的,就只有缓解侍卫的病情而已。

  想明白了的杏老,不再纠结,将实际情况告诉了宫一冷,并提出离开王宫的想法。

  却不料,宫一冷百般挽留,说是自己对医术很有兴趣,希望杏老对其指点一番。

  真实的情况是,宫一冷对医术毫无研究,连最基本的病理药理都不懂。

  杏老来自于落英王国,并不会关心玄冰王国的储君之争,也不知道宫一冷此举,是为了阻止杏老对宫一波施救。

  偶尔听到宫一冷和别人的说话,杏老大概的得知了宫一波和宫一冷的竞争情况,便加剧了离去的想法。

  有一次,宫一冷半夜来请杏老救治一位病人,杏老趁机再一次提出辞行,得到了宫一冷的口头应允。

  说是只要杏老治好这位病人,就同意他离开王宫。

  然而,杏老并没有见到宫一冷所说的病人,从而也就被宫一冷留在府中。

  不久前,宫一冷抢得了剿灭爆冰强盗团的任务,回到府中得意至极。

  在属下面前讥讽宫一波的时候说漏了嘴,让杏老知道了平安镇瘟疫爆的消息。

  杏老心里清楚,若是主动提出前往平安镇,一定会遭到宫一冷的阻止。

  深思熟虑之后,杏老决定不告而别。

  以杏老的修为在不惊动宫一冷的情况下,悄然逃离王宫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只不过,行色匆匆,杏老没有时间准备更多的特效药物,只能将自己身边所有的药材,全部加以利用。

  “原来是这样,这个宫一冷还真是颇有心计。”逸尘恍然大悟,怪不得宫一冷抢先请走杏老,却只是为了自己的竞争获胜。

  宫一冷属下的侍卫,肯定是被玉蚌打伤,按照宫一波的病症,来试探杏老。

  尽管杏老没有治愈侍卫,但在宫一冷眼里,哪怕是一丝丝的病情改善,也是不能让宫一波得到的。

  强留杏老,不给杏老接触宫一波的机会,就是最好的方式。如果

  不是杏老偷偷跑出王宫,说不定宫一冷还会一直把杏老留住,或者是等他有了子嗣以后,再放走杏老不迟。

  “其实……二殿下本人,也受到了阴寒之气的侵袭,症状比侍卫还要严重得多。”

  杏老淡淡一笑,似乎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侍卫的伤病,应该是被某位拥有阴寒之气的战王强者打伤,而宫一冷则是被阴寒之气侵入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根据杏老的判断,宫一冷这一辈子,也不可能有一位子嗣,所谓的储君之争获胜,基本上与宫一冷无缘了。

  “宫一冷和冥河水族的玉蚌,有了长时间的肌肤之亲,阴寒之气早已侵入骨髓,就算是神医出手,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逸尘没有查探过宫一冷的病情,但玉蚌和虾王的谈话,明确的宣判了宫一冷终身无后的事实。

  正因为这样,玉蚌才要和虾王弄出身孕,以便冒充宫一冷的子嗣,从而获得对玄冰王国的控制。

  “这样说来,三殿下宫一波,也是被那个玉蚌打伤的……那,偌大的玄冰王国,岂不是要改名换姓了?”

  杏老忽然觉得,宫一冷害人害己,只知道宫一波难以治愈,却不会想到自己才是无药可治。

  按照这样的方式展下去,老国王所说的获胜条件,只是一句笑话。

  除非等那些尚未成年的王子殿下,一个个的长大,或许还有繁衍的可能。

  “杏老,宫一波的病已经痊愈,如果不是瘟疫蔓延牵扯了宫一波的精力,说不定这个时候,他身边的女人都怀上他的孩子了……”

  前几天,逸尘还问过宫一波,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宫一波一脸喜气的告诉逸尘,雄风威猛不减当年。

  要不了几个月,辛勤耕耘之后,弄出几位子嗣,应该没有问题。

  “我应该想到的,你可以释放生机之力,救治三殿下不算太难。”

  杏老用极为羡慕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逸尘。

  逸尘的疗伤圣手,在几年前就见识过,杏老感叹于逸尘的特殊体质,以及强的领悟能力。

  如果潜心钻研医术,迟早有一天,逸尘的水平要远远过杏老。

  “我那是碰巧,说到医术,我连皮毛都没有掌握,岂敢和杏老相提并论?”

  逸尘谦逊的笑了笑,转而说道:“这一次要是能控制疫情,杏老居功至伟。”

  要不是杏老的特效药物,以及配方,就算逸尘带来的医者再多,也未必能缓解瘟疫的蔓延。

  就目前而言,控制疫情难度极大,但缓解患者的痛苦,还是可以做到的。

  “二位仗义出手,是一波的福气,也是患者的造化。”

  办好事情回来的宫一波,一进大院就听到了逸尘和杏老的谈话,便插嘴说道。

  这段时间,宫一波亲眼见到,逸尘虽然年轻,却是遇事不慌,将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

  宫一波名义上是这里的总调度,但实际上,遇到棘手的事情,宫一波都会和逸尘商量,并尽可能的根据逸尘的意见行事。

  “我们大家就不用彼此恭维了,能早一天控制疫情,灾民也早一天脱离苦海。”

  逸尘看向宫一波,说道:“你从王宫带出来的粮食衣物,也是灾民生存下去的必要物资。

  即使疫情得到控制,缺衣少食的灾民,还需要朝廷的赈灾,到时候你可别忘记哦。”

  玄冰王国朝廷,为了帮助灾民渡过难关,也专门派出赈灾官员,随着宫一波来到平安镇。

  带来了大量的赈灾物资,给了灾民们活下去的勇气。

  逸尘虽然是跟宫一波说笑,但心里也为老国王的举动叫好。

  毕竟身居庙堂之上,能体恤民情,为百姓着想,这个国王陛下算是一位仁君了。

  “这是自然,百姓是国家的基础,只有百姓安居乐业,玄冰王国才能强大……”

  宫一波一直以为,自己的父王平时极少关心百姓疾苦,但这一次却做的如此漂亮,或许是因为大哥的缘故吧。

  宫一鸣还在王宫的时候,经常为了一些有关百姓的生计琐事,与老国王较真,多次遭到老国王的呵斥。

  特别是遇到天灾**,百姓难以生存之际,宫一鸣主张赈灾,老国王偏偏希望灾民自己设法克服困难,以自救的方式生存。

  尽管每次都会存在分歧,但老国王多少也会拿出一部分物资,交由官员前往灾区放。

  而宫一鸣则因此又和老国王‘言归于好’,只是嫌赈灾物资太少,不够解决困难。

  也许是习惯了,宫一波接受控制疫情的任务时,居然没有想到赈灾物资,就急匆匆的来到了平安镇。

  却不曾想,没过几天,朝廷的赈灾物资,就运送到了灾区。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6718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