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千零五十五章 跟我没关系

第二千零五十五章 跟我没关系

  费尽心机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让幽阴门顺利离开萨特王国境地。

  只有这样,阴无为才会面临更为强大的对手,无论胜负,恐怕也不能在一时半会儿之间,对九幽城施加压力。

  尽管有过约定,可宇文则从来就没有完全相信过,阴无为这个心狠手辣的阴险之徒。

  配合幽阴门陷害四大王国官兵,宇文则的目的,是想进一步激化四大王国和幽阴门的矛盾。

  若能顺利成功,宇文则就变成了坐山观虎斗的闲人,固守九幽城也更加轻松。

  相反,要是阻止了幽阴门的东进,把阴无为等人困在萨特王国的境内,对于宇文则来说威胁巨大。

  万一各方势力联手,逼得幽阴门无处安身,以阴无为的性格,重新返回九幽城,也不是不可能的。

  “要想保住九幽城,唯一的做法就是主动出击,将萨特王国官兵开赴战场,和各路大军一起铲除幽阴门。”

  这是逸尘之前的想法,现在未必完全可行。

  在没有发现宇文则勾结阴无为的时候,这样的措施,确实是保护九幽城的最好办法。

  破解王宫地下空间的结界阵法,化解九幽城的危机,并通过这些说服宇文则,恢复白大将军的官职和率军资格。

  但是,就目前而言,宇文则的卑劣行径被宇文锋揭穿,九幽城的存亡似乎和宇文则没啥关系了。

  不知道萨特王国朝廷众臣们,会如何处理宇文则这件事,逸尘也不想过问。

  不过,铲除幽阴门的行动刚刚开始,决不能半途而废。

  谁能代表萨特王国朝廷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继续按照宇文则的方式,进行固守九幽城。

  “哈哈,说得好听,能不能铲除幽阴门,那是四大王国和你们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反正萨特王国的官兵,要坚守九幽城,不会和幽阴门战斗!”

  宇文则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像是在讥讽逸尘一样。

  到目前的情势,宇文则已经没有必要辩解,或者隐藏什么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基本认清了宇文则的本来面目,所有的表面功夫均告失效。

  但是,面临众位朝臣,和逸尘以及简二当家的质疑,宇文则并非显示出害怕的神情。

  就连刚才的那一份紧张,也变成了满脸的不在乎。

  “这个恐怕不是你说了算的。”

  宇文则的笑声,被宇文锋极为冷峻的声音给打断了。

  掌握了宇文则的罪证,即使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宇文锋也要站在宇文则的对立面。

  逼迫宇文则出兵,或者是设法让他下台,才能将萨特王国官兵开赴到铲除幽阴门的战场之上。

  和整个王国甚至天罗大陆相比,原本就几乎不存在的父子之情,实在算不了什么。

  就算宇文锋念及亲情,宇文则也不一定卖帐,父子间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

  “哼,我是萨特王国的国王陛下,主宰者九幽城和所有百姓的命运,谁敢违抗我的命令?”

  宇文则两眼一翻,阴鸷的光芒激射而出,让宇文锋感觉到脊背发凉。

  这不是修为实力上的压制,而是从心底发出的仇恨之意,冰冷而阴森。

  “你这样的败类,哪有资格继续做萨特王国的国王,不如简某送你一程,赶紧和你的祖先忏悔去吧”

  一旁的简二当家,早就窝了一肚子的火,正没地方发泄呢。

  宇文则的一番大言不惭,深深地点燃了简二当家的怒火。

  当即右掌缓缓伸出,鼓动起一股能量威压,迅速往外扩散。

  以简二当家的战王巅峰级别修为,斩杀尚未晋升到初阶战王级别的宇文则,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嗡

  能量涟漪猛地汹涌而出,在王宫大殿的空中,凝聚起一道滔天般的威压。

  将木椅中的宇文则,紧紧地笼罩起来。

  要不是简二当家不愿随意杀人,恐怕此刻的宇文则,已经变成了一蓬血雾。

  不过,即便是手下留情,简二当家的能量威压,也不是一位战帅强者能够承受的。

  只要这一掌拍下,剧烈的能量涟漪,就足以将宇文则重创,侥幸留下性命的同时,这辈子也只能躺在床上了。

  “简前辈息怒”

  就在简二当家的能量涟漪,将要淹没宇文则之际,王宫大殿中的阁老大人,却飞一般的冲到了前面。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身为文臣,修为实力孱弱的阁老大人,竟然将自己的身躯,挡在了宇文则的身前。

  “阁老大人”

  众臣一阵惊呼,却已是无能为力。

  在战王巅峰强者的能量涟漪面前,不要说阁老大人这样的文臣,即使让白大将军上去,同样属于送死。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一个时辰之前,在场的绝大多数朝臣,都会和阁老大人一样,拼死护住宇文则。

  但此一时彼一时,众臣们再也不愿意,那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都知道宇文则不是一个好陛下,甚至是萨特王国的祸根,可阁老大人偏偏执迷不悟以卵击石。

  “你这是干什么?”

  不仅群臣惊慌,就连出手的简二当家,也没有料到眼前的变故发生。

  情急之下,连忙收回能量涟漪,免得直接轰杀了无辜的阁老大人。

  噗

  即便如此,强烈的劲风,依然将阁老大人重创。

  瘦弱的身躯,如同狂风中的树叶一样,毫无自控能力,完全随着能量涟漪的运行方向,不自禁的旋转着。

  等简二当家收回能量,解除了对阁老大人的压制,才看见阁老大人喷出一口老血,眉毛胡子都被染成红色。

  很多年不插手俗事,简二当家一时动了恻隐之心,才帮助宇文则化解危机。

  可硬是遭到了宇文则的利用,原本心里就不痛快。

  见到宇文则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如此嚣张,简二当家忍不住要教训宇文则,却不料误伤了阁老大人。

  还算收手得快,给阁老大人留下了一条老命,否则简二当家会自责一辈子。

  “简前辈,他还是萨特王国的国王陛下,不能就此丧命”

  阁老大人受到重创,身体摇摇晃晃,勉强支撑着没有倒下。

  但神智并未受创,依然能很清楚的明白,自己该做的事情。

  尽管宇文则罪该万死,就算在场的朝臣,都有不少对宇文则鄙视不已。

  不过,宇文则的身份并未改变,仍然是他们的国王陛下。

  国王代表着整个萨特王国,决不能轻易的惨死在简二当家的手上。

  更何况,除了在场的朝臣以外,所有萨特王国的王公贵族,以及平民百姓,都不知道宇文则的罪行。

  “阁老大人,你这是何苦呢?”

  变故突生,站在阁老大人不远处的白大将军,也没来得及出手营救。

  眼睁睁的看着阁老大人受伤,白大将军不由得难过至极。

  为了宇文则这样的陛下,阁老大人实在是犯不着以身犯险,差点把老命搭上。

  “陛陛下,锋王子和逸团长所说,都是真的?”

  颤颤巍巍的往前两步,看似随时倒要倒下。

  可阁老大人还是强撑着身躯,来到宇文则的身边。

  没有理睬白大将军的关心,只是把目光投向眼前的宇文则。

  想要听听,宇文则究竟会怎样回答。

  “不错!他们知道的不是全部,却也差不多了。”

  迎着阁老大人的目光,宇文则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

  瞄了一眼在场的朝臣,淡淡的说道:“只要坚守九幽城,我就不会输给任何人,萨特王国的王位永远归我所有。”

  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宇文则主动谈到了自己和阴无为的约定。

  简单地说,阴无为要的是整个天罗大陆,宇文则只需要萨特王国的国王之位。

  双方的利益冲突不算太大,彼此合作就成了双赢的选择。

  通过调动镇东将军府的兵力,给幽阴门冲出萨特王国提供了便利。

  而阴无为撤离萨特王国,也给了宇文则稳固王位的条件。

  在宇文则看来,幽阴门的实力再强,也不能轻易控制天罗大陆。

  毕竟四大王国的朝廷,拥有超出幽阴门数十倍以上的兵力,只要大家联手应对,阴无为想要成功难度相当大。

  越是这样,宇文则的机会越多,先确保九幽城的稳固,再根据战局的进展情况,考虑下一步的应对之策。

  和阴无为的约定中有一条,萨特王国的官兵不得参与到铲除幽阴门的行动之中。

  宇文则便是利用这一点,更加的觉得,自己的计划成功率极高。

  适当地牺牲一些百姓,能有效的减少阴无为的防范。

  崇武堂成员的贡献,也给了阴无为对宇文则足够的信任。

  双方的约定得以达成,完全是依仗着宇文则和阴无为多年以来的默契,以及宇文则的主动‘奉献’。

  阴无为从万余名崇武堂的强者能量中,收获了超过一百位的战王强者,这些都是拜宇文则所赐。

  宇文则和阴无为商量的时候,白大将军的潜入,让宇文则产生了利用的念头,并暗示阴无为配合行事。

  所谓的摧毁九幽城计划,实际上是用来蒙骗白大将军的。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8790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