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千零五十六章 休想

第二千零五十六章 休想

  就连王宫地下空间的结界阵法,也是阴无为后来补上,压根就没有一丁点的天雷炸。

  这样做,是宇文则的要求,阴无为则自信的认为,放眼整个萨特王国,估计也没人能破解的了。

  宇文则会通过派遣的方式,让一些官员感受到结界阵法的强势威压,却没有能力解除。

  如此一来,摧毁九幽城的说法,就会变成一种危机,一直压在萨特王国官员的身上。

  连九幽城的安全都不敢保证,宇文则就有了不出兵参与剿灭幽阴门的借口。

  把所有的官兵全部集中在九幽城内,说得好听点是坚守阵地,防止幽阴门卷土重来。

  实际上,宇文则和阴无为各有计较,彼此心照不宣,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下去。

  软禁白大将军,并剥夺他的兵权,也是宇文则计划的一部分。

  等幽阴门撤离九幽城,宇文则就会通过白大将军的‘大嘴巴’,将九幽城的危机说出去。

  宇文则以国王陛下的九五之尊,和朝臣们一起,冒着生命的危险,与九幽城共存亡。

  只要阴无为和宇文则不把真相说出去,就没人能知道其中的内情。

  宇文则博得了爱国爱民的好名声,一切都处在掌控之中。

  天衣无缝的计划,眼见就能顺利获得成功,宇文则做梦也不会想到,逸尘会横空出现,打乱了原有的部署。

  听到逸尘说破解了,阴无为布置的结界阵法,宇文则差点没吓趴下。

  但短暂的惊慌过后,宇文则开始怀疑起事情的真假来。

  耐着性子跟逸尘周旋,直至将惦记峡谷之战的逸尘打发走,宇文则才稍稍静下心来。

  经过萨特王国王宫内殿的秘密通道,宇文则悄悄潜入到王宫地下空间。

  远远地感受着阴无为布置的结界阵法气息,沮丧的发现,逸尘所说的完全是事实,并无半点捏造。

  只不过,逸尘并未提及传言中的天雷炸,给了宇文则实施第二部计划的机会。

  本以为,逸尘离开了王宫附近,宇文则的计划不会被人识破。

  可偏偏没有算到,逸尘早就把宇文锋留在了王宫地下空间。

  放置天雷炸,让简二当家潜入寻找并拿出,都被宇文锋看了个清楚明白。

  这还不算,宇文则自以为得计,在王宫地下空间‘真情流露’,发泄出内心情感,说出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居然一字不落的传进了宇文锋的耳中。

  更可恶的是,揭露阴谋的,还是宇文则的亲生儿子宇文锋,简直把宇文则给气了个半死。

  “既然如此,你就没有资格继续做萨特王国的国王陛下了。”

  阁老大人听完宇文则的话,脸色变得极为痛苦,比之前遭到简二当家的能量冲击更加难受。

  萨特王国有过规矩,但凡是国王陛下做出了,对国家或者百姓有重大伤害的事情,就会受到主事大臣的劝退。

  以阁老大人,白大将军等重臣组成的内阁成员,有资格罢免国王陛下的‘职务’,另立新君。

  在场的朝臣中,有不少内阁成员,只要大家一致同意,便可昭告天下,将宇文则从国王陛下的宝座上轰下来。

  当然,在此之前,所有对宇文则不利的事情,朝臣们都要分担。

  这也是简二当家出手,受到阁老大人以性命相搏的主要原因。

  萨特王国的国王陛下,要是被人斩杀,会极大的影响到王国的形象。

  阁老大人虽然对宇文则恨之入骨,却不得不阻止简二当家的出手。

  “阁老大人说得对,萨特王国不需要这样的国王陛下。”

  作为内阁成员之一的白大将军,第一个站出来表明立场。

  就算宇文则没有承认自己的所谓计划,白大将军也预感到了一些。

  经过逸尘的分析,以及亲赴峡谷战场见到的事实,使得白大将军对宇文则失去了最后的希望。

  宇文锋还没有出现,白大将军就已经在质问宇文则了。

  现在真相大白,唯有迅速作出决定,对宇文则采取措施,才有可能挽救萨特王国。

  否则,无论是幽阴门,还是四大王国,都有可能给萨特王国带来灭亡的下场。

  “阁老大人,白大将军,我们是另选时间,还是”

  在场的几位内阁成员,亲耳听见宇文则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自然不再犹豫。

  幽阴门尚未铲除,四大王国朝廷的诘问或许很快就要到来。

  若不能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只怕无法阻止四大王国联手对萨特王国的讨伐。

  “哈哈哈你们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群臣还在议论,就听见宇文则气焰嚣张的大笑声。

  像是看着一帮无知的孩童一般,宇文则的目光中,浮现出鄙夷的意味。

  双手扶在木椅的把手上,宇文则态度狂妄的说道:

  “只要把你们这些废物处理掉,就没有人知道我和阴无为的秘密了。

  想要罢免我,休想!”

  敢于在众目睽睽之下,‘坦然’说出自己的罪行,若不是有所依仗,宇文则才没这么大胆呢。

  王宫大殿之中,不仅有众位朝臣,还有逸尘和简二当家两位战王巅峰强者。

  以宇文则的修为实力,连一位刚刚晋升的初阶战王都对付不了。

  哪里有资格,面对如此众多的战王强者,除非存在外力相助。

  “事已至此,反抗已是徒劳,不如束手就擒,免得大家动手。”

  虽然确定了事情的结果,但阁老大人面对宇文则,多少还有些下不了手。

  如果就此认命不做抗争,或许等昭告天下以后,还能给宇文则留下一条性命。

  否则,就算在场的朝臣联手,一不小心杀了宇文则,也不会犯有罪行。

  “阁老大人,在这个时候,就没必要多说了吧”

  白大将军乃是武将,没有阁老大人那般温柔。

  说话的同时,便将体内的战王强者能量释放,鼓荡起强烈的能量涟漪,就往宇文则的头上罩去。

  控制住宇文则,其实也是留他性命的最好办法。

  不然的话,义愤填膺的朝臣们一起动手,说不定就有人不知轻重,将尚未步入到战王强者级别的宇文则斩杀。

  “白大将军”

  见白大将军仓促出手,宇文锋不由得惊叫一声。

  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哪怕是犯下了万恶不赦的罪行,宇文锋也不愿意亲眼看着宇文则受苦。

  只不过,宇文锋不是内阁成员,没有资格插手这件事。

  只能在一旁纠结万分,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嗡

  然而,让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白大将军的能量涟漪,还没触及到宇文则的身体,就被一股更强的能量威压化解。

  宇文则双手紧紧地按住木椅的把手,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而木椅的周围,忽然间散发出令人窒息的能量威压,将整个王宫大殿全部笼罩起来。

  “啊”

  几位修为实力较弱的文官,包括阁老大人在内,冷不丁的发出惨叫。

  滔天般的威压,将朝臣们死死的压制住,越是运功抵抗的,就越是伤得更重。

  就连修为达到高阶战王级别的白大将军,也在强大的威压面前,变成一脸痛苦的表情。

  木椅中释放出来的能量威压,在化解了白大将军的攻势之后余威不减,径直的向白大将军的身上汹涌而来。

  “怎么会这样?”

  身为隐世强者的简二当家,隐约有一种危机的气息迎面扑到。

  连忙催动自身的王者之气与之对抗,却依然未能化解眼前的危机。

  以简二当家的目前实力,逸尘是自叹不如,竟然也被宇文则木椅中的能量威压,强行打压得难受至极。

  波涛汹涌的能量涟漪,从简二当家体内宣泄而出,希望能遏制对方的攻势。

  可结果令人沮丧,简二当家的脸庞憋得通红,还是没能摆脱对方的打压。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傻啊,没有把握怎么敢说出秘密?”

  面对眼前的局势,宇文则很是满意,看起来不够牢固的木椅,竟然发挥出如此神奇的威力。

  尽管对此早有预料,但宇文则仍然被木椅的实际效果震撼了。

  简二当家是隐世强者,距离超级强者的境界,也就是一步之遥。

  要不是对西元大陆的恶劣环境有所顾忌,只怕简二当家几年前,就会设法冲皇成功了。

  如此强劲的实力,也要遭到木椅能量威压的笼罩,宇文则在惊讶之余,免不了要嘚瑟一番。

  “没错,我和阴无为之间的秘密,一旦传了出去,就会有很多人要赶我下位。

  要是连这点都想不到,我这些年的国王陛下,岂不是白做了。

  你们应该知道,死人是不会泄露秘密的,就像现在,所有知道秘密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

  宇文则腾出一只手,看似很随意的,对着王宫大殿的空中晃了一晃。

  轰隆隆

  先是王宫大殿的上空,闪过一道光芒,紧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众人耳边响起。

  萦绕在王宫大殿外围的结界阵法,被宇文则调动,巨大的能量震颤起来,连王宫大殿都在不断的摇晃。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8792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