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千零五十八章 自相残杀

第二千零五十八章 自相残杀

  简二当家的怒骂,倒是打消了宇文则的疑虑。

  当下喜滋滋的说了一句,不再干涉简二当家和逸尘的纠缠。

  而是凝神静气的,把注意力都集中到,调动并融合两股超级强者的能量威压之上。

  不管逸尘和简二当家,最终由谁获得胜利,对于宇文则来说,都是减少了麻烦。

  不过,为了让简二当家和逸尘二人,能够打个你死我活,宇文则悄悄的将压制他们的能量,微微减弱了些许。

  砰!

  不愧为隐世强者,简二当家出手迅疾,身形一晃之下,一掌已是拍中了逸尘的胸口。

  “你”

  逸尘似乎没有料到,同为战王巅峰级别的修为,简二当家竟是如此强悍。

  稍不留神,身体便受到了简二当家的沉重一击。

  仓促间,逸尘想要奋力抵抗,却已然晚了一步。

  嗡

  一招得手,简二当家绝不给逸尘留下腾挪的机会。

  一股滔天般的能量,经由掌心渗透到逸尘体内,大有一掌击毙逸尘之势。

  “啊”

  在场的白大将军等人,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惊的呆若木鸡。

  按理说,逸尘也是战王巅峰强者,即便不是简二当家的对手,也不会连一招半式都无法抵挡吧。

  居然一个照面,就被简二当家牢牢地控制了局势,完全出乎了大家的预料。

  “卑鄙!”逸尘牙缝里蹦出两个字,咬紧牙关运功抵御。

  “哈哈,既然动手了,还讲什么规矩,胜者为王!”

  面对逸尘的怒骂,简二当家不以为然。

  偷袭也好,以大欺小也罢,反正这里的能量威压,把大家都笼罩起来。

  就算乖乖的啥也不干,也未必能逃脱宇文则的毒手。

  不管逸尘如何挣扎,简二当家的手掌始终都按在他的胸口,如同跗骨之蛆般的纠缠不放。

  一股股精纯的巅峰能量,将逸尘做出的反抗轻易化解,并渗透进去实施侵扰。

  “有本事把手拿开,我们好好较量一番”

  逸尘心有不甘,被简二当家压制,浑身难以动弹,甚至连真正的战斗还没展开,就失去了胜利的希望。

  “小小年纪,体内的能量倒是很充沛,也好,简某就用自己的能量来消耗你,看你能坚持多久。”

  简二当家脸上充满着不屑的神情,似乎很是嫉妒逸尘的能量储存。

  同时,不断地催动着自身能量,对逸尘实施打压,将逸尘还没酝酿出来的反击之力尽数阻止。

  “简明,你这个老不死的,什么狗屁的温文尔雅!”

  白大将军明白,逸尘失去了先机,就没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出言责骂,无非是扰乱简二当家的心神,以便给逸尘创造一丝机会。

  “简前辈,不要自相残杀呀!”

  就连重创难支的阁老大人,也不忍见到他们的厮杀。

  即使把在场所有人的能量,都集中在一起,也不够达到超级强者的层次。

  但是,若是大家齐心协力,联手出战,趁着宇文则尚未得手之际,倾势一击,或许能逃出去一两位。

  哪怕是吧宇文则的恶行公开,让萨特王国的臣民们见识到他的真面目,余下的丧命者也能死得瞑目了。

  以简二当家的处事经验,以及逸尘的聪明头脑,不致于看不出这一点来。

  偏偏实力最强的二人,选择了彼此不容,当场较量起来,给了宇文则更从容的布置时间。

  “叫什么叫,白雄,你要是闲得慌,也上去啊”

  正在酝酿能量融合的宇文则,心里得意,嘴上也揶揄起白大将军了。

  深陷的眼珠转了几圈,宇文则又把目光投向其余的朝臣,阴恻恻的说道:

  “你们谁愿意上的只管上,我会挑两位表现最好的,放在最后死,而且是不受痛苦的死。”

  掌控了整个局面,这种感觉果然很爽,怪不得阴无为老是意气风发。

  宇文则觉得,自己到了扬眉吐气的时候,就必须保留一份好心情。

  酝酿的能量达到了接近最强的程度,宇文则稍稍调整了一下释放的速度和力度。

  将更多的能量威压,传递到王宫大殿之内,对朝臣们施以严厉打击。

  “呜啊”

  “唉哟”

  “噗”

  随着能量威压的调整幅度加大,王宫大殿内的惨叫声连续不断。

  一些战帅级别修为的朝臣,经受不住宇文则的打击,一个个的倒在地上。

  与其消极的等死,不如奋力一搏。

  几位朝臣彼此间使了个眼色,各自催动自身的战气,同时向宇文则冲去。

  希望借此打开能量威压的缺口,哪怕是自己就此丧命,也要给同僚们争取活命的机会。

  然而,不等他们靠近宇文则,就被眼前的一道精光,刺得眼花缭乱。

  宇文则身下的木椅,忽然间绽放出凌厉的光芒。

  将几位猛冲过来的朝廷,狠狠地轰翻在地,再也没有了反抗之力。

  别看木椅不起眼,可其中蕴含着超级强者的能量,把宇文则稳稳地护在中间。

  任凭周围能量涌动,涟漪肆掠,都撼动不了宇文则的身躯。

  “不自量力,哼!”

  端坐在木椅之中,翘起个二郎腿,宇文则面带嘲讽的说道。

  这些原本都是有功之臣,只因为发现了宇文则的阴谋,就遭到了残酷的伤害。

  尽管目前不曾丧命,却也由于受到的能量冲击太大,能勉强活下来就是谢天谢地了。

  谁也别想着,伤愈之后还有完全恢复修为实力的可能。

  在场的所有人加起来,不足一百也不会低于八十,都被宇文则列为了必杀对象。

  只是考虑到逸尘和简二当家实力够强,宇文则颇为忌惮,这才没有主动出手。

  木椅中释放出来的能量,不完全受到宇文则的控制,却足以击溃这几位莽撞的朝臣。

  这比宇文则想象的还要厉害,看来这次危机根本就不足为惧。

  尝试着调动部分能量,对那些倒在地上无力对抗的朝臣,施加进一步的伤害。

  顺便感受一下,两股能量的融合,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嗖

  宇文则指尖一弹,像是很轻松的弹开身上的灰尘一样。

  却从木椅中引出一丝能量,在倒地的朝臣身边,形成一道屏障。

  通过能量威压的压制,将这些朝臣斩杀,给予逸尘和简二当家足够的震慑。

  “住手!”

  就在受伤的朝臣,就要惨死于宇文则调动的能量之下时,宇文锋疯了似的飞掠而来。

  稳固了修为之后的宇文锋,算得上名副其实的初阶战王,其体内蕴含的能量,也达到了正常初阶战王的程度。

  虽然没有办法摆脱宇文则的掌控,但在王宫大殿之内,宇文锋还具有一定的活动能力。

  忍受着被能量威压侵扰的痛苦,宇文锋强行冲到了宇文则的前面。

  要阻止宇文则,对已经受伤了的朝臣,实施最后的致命一击。

  即便是力有不逮,宇文锋也不会留有余力,而是尽数释放出自己的所有能量。

  轰

  宇文锋冲在前面的脑袋,仿佛受到了重锤猛击,整个人就停止了前进的步伐。

  一道精光闪耀而过,宇文锋释放出的,战王强者级别的能量,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宇文锋的身躯,经过短暂的停顿,又往后倒飞起来,速度并不低于之前的冲锋。

  “哇”

  突遭重击,宇文锋闷哼一声,一口气总算缓了过来。

  身体上的伤势不太严重,也不知道是宇文则手下留情,还是木椅内的能量消耗太大。

  但是,随着精光闪过的,还有一丝无上威压,悄无声息的化解了宇文锋的能量冲击,连感觉都没让宇文锋留下。

  就如同啥也没发生过,宇文锋就莫名其妙的,被一种来历不明的能量撞击,枯叶般的落到了地上。

  唯一能让宇文锋感觉得到的,就是胸口的滞塞和逆血的翻涌。

  沮丧的宇文锋,强行咽下逆血,不甘心的看着眼前的宇文则。

  “不孝之子,我要让你看着,这些受你牵连的大臣们,一个个的死在你的面前。”

  宇文则阴沉着脸,目光中的寒意愈加浓郁,刺到宇文锋的身上,简直比寻常的刀剑还要锋利。

  既然打着为百姓着想的旗号,宇文锋当着所有人的面,撕下了宇文则脸上的假面具。

  宇文则就不会,让得知真相的所有朝臣,活着离开王宫大殿。

  另外,由于宇文锋的忤逆,使得宇文则恶意顿生,要给宇文锋最严厉的打击。

  “这件事跟他们无关,你冲我来吧!”

  宇文锋从地上站起来,目光凝视着宇文则,一字一顿的说道。

  刚才的冲击,虽然没能突破宇文则催动的能量威压,还让宇文锋自己受了伤。

  但是,宇文锋的行动,起到了一定的侵扰作用,有效分散了宇文则的注意力。

  也就是这转瞬即逝的时间,倒在地上的朝臣们,多少感觉到了一阵轻松。

  压力尚未解除,可性命暂时保下了,至少朝臣们还在不断地挣扎,也证明了他们的生机尚未消失殆尽。

  在没有找到突围的办法之前,能拖一刻算一刻,或许会有奇迹发生的。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8797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