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2章 古代版碰瓷

第2章 古代版碰瓷

  程墨勾了勾唇角,神色有些促狭,道:“姑娘闹市驾车飞驰,差点伤及无辜,是不是该向这个孩子道歉?”

  少女漂亮的大眼睛如泓清水,冷冷看了程墨息,转身上了马车,在侍卫们众星捧月般地拱卫远去。 ★√.√く1 くW .

  公主还没有这样的气势排场呢。

  程墨摸摸鼻子,正要去哄孩子,围观人群跑出个妇人,向他行礼道谢,把孩子搂在怀里。

  “不知那位姑娘什么来头?”程墨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客气,随即问起刚才的少女。她在这里时,围观的人很多,可没有人敢出头,妇人也不敢过来。

  妇人的脸立即白了,压低声音道:“恩公不知道么?那位,就是大将军家的千金。”

  大将军霍光,是武帝驾崩前指定的四位顾命大臣之,现在权倾朝野的权臣。昭帝尚年幼,政事由霍光说了算。他虽然没有皇帝之名,却有皇帝之实。这位少女,便是霍光的幼女霍书涵了。霍光的继室霍显怀她时曾梦见轮明月扑入怀里,生下她后,请术士为她相命,术士说她命格贵不可言。因此,霍光夫妻对她宠爱非常。

  既然是她,自有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的资格。

  程墨重活回,决定好好享受人生,自不会在意霍书涵的所作所为,待妇人说完,向她道了谢,继续逛了下去,到天晚才回小院。

  第二天早,程墨又继续出门。昨天往东边逛,今天走的是西面。长安是都城,热闹无比自不用说,他边走边欣赏这里的风土人情古建筑,自得自乐。

  临近午,程墨正想找家酒楼歇歇脚,吃点东西再逛,不远处传来悠扬的钟声,无数人朝钟响处涌去。

  程墨拉住个青年问,才知开市了,大家赶着去市上买东西呢。这里的集市每天午时开市,未时闭市,每天开市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百姓们有什么需要购买的,只能在这段时间采购。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去集市看看吧。程墨随人群往前走,不久看到座高大的建筑,高高的门楣上两个大字:西市。

  程墨随人群走进去,只见排排的商铺,有卖衣服饰的,也有卖房四宝刀剑的,还有卖粮食农具的。可以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

  他正间间店铺逛过去,前面家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的店铺,人群声喊,飞快退后,下子把通道占满了。声大喝如炸雷般响起:“****!你爷爷拳头无眼,被打死是你活该,可别怪你爷爷。”

  前世程墨直忙于工作,哪有时间看这种热闹?这时有时间又有闲心,趁着众人避开,便挤了进去。

  这是间百多平方的布店,店个膀大腰圆的大汉杀气腾腾,只粗粗的食指直指到个十五六岁少女的鼻尖上。少女长相清秀,皮肤白哲,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含了泡眼泪,粉嫩嫩的小嘴哆嗦着,要哭又不敢哭的样子,越楚楚动人。

  大汉身边还有个长相般的女子,睥睨间得意洋洋。

  程墨问围观党:“怎么啦?”

  围观党道:“那位娘子说小娘子撞了她,非要讨个说法。”

  店面虽然宽敞,但人很多,磕磕碰碰在所难免,可没见有人拿出钵大的拳头。迫于大汉拳头的压力,围观党不敢说得太明白,摇了摇头,叹息声。

  程墨秒懂,这是古代版的碰瓷。

  “这位兄台,”程墨开口,人群唰的闪开,远离他身边。他举步从容走进店里,道:“我们堂堂男子汉,如何能对个弱女子动拳脚?有什么事说来听听,我给你们做个和事佬。如何?”

  大汉看他只有十七岁,瘦高瘦的小身板,只怕自己拳就把他打趴下了,不屑道:“你?边儿去,别碍大爷的事。”

  程墨笑眯眯道:“我是比你帅,你眼红无可厚非,可不能说我碍事。”

  前世,他大学时已是柔道九段,后来忙于创立商业帝国,没有再练,但身手还在,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单薄。

  围观党们听程墨自夸,虽然是实话,可也没人这么自吹自擂的,便有人莞尔,有人笑出声,紧张的气氛变得轻快起来。也有人好心出声提醒:“小郎君,这人不好惹,快回来。”

  大汉听到笑声,在女子面前下不来台,更是气恼,呼的拳便朝程墨挥去。

  少女声惊呼,抢上就要拦在程墨身前,却见程墨踏上步,握住大汉粗壮的手腕,用力扭,大汉如杀猪般痛呼:“杀人了!杀人了!”

  “无耻!”围观党们纷纷指责。

  程墨依然笑眯眯的,道:“可听我调解?”

  大汉不知调解是什么意思,可他现在只求程墨松开手,无论程墨说什么都答应,迭声道:“听听听!”

  程墨松开手腕的同时把他甩开,对少女道:“姑娘请把刚才生的事说遍。”

  少女被大汉盯上,苦于无法脱身,程墨现身,又担心牵连他,担心得要命。见他招制住大汉,如被雨洗过的大眼睛睁得大大的,又是感激又是欢喜,向程墨行礼道:“我姓赵,小名雨菲,原想剪几尺布料做件春衫为娘亲贺寿,没想到她欺人太甚。”她手指大汉身边的女子,道:“先是说她看上那匹布,不许我买,接着又说我摸了她。”

  说到后来,她又是气愤又是害羞,张脸红如云霞。

  女子瞪了赵雨菲眼,道:“你就摸了,怎么着?”

  这就不讲理了。程墨咳了声,道:“夫人莫不是国色天香,连女人见了都春心萌动,想要亲芳泽?”

  围观党们哄堂大笑,个别人还出声嘲讽:“哎哟,真看不出来,这位娘子长得好啊。”

  女子脸现愠怒,狠狠瞪了程墨眼,对大汉道:“走!”

  程墨副慢走不送的欠揍表情,并没有注意到店铺里间,双似笑非笑的妙目扫了他眼,低头看起摊在面前几案上的帐册。

  这是霍家名下的店铺,由霍书涵打理,她这会儿刚好在里面盘帐。

  围观党们见大汉和女子灰溜溜走了,都哄笑起来,有人道:“小郎君真是好身手。”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2139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