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4章 约架

第4章 约架

  来到宫门口,程墨掏出腰牌递给守卫。√. 1√W.守卫接过腰牌,漫不经心瞄了眼,笑道:“程五来了?最近还赌吗?”

  羽林卫是精英的精英,自建立至今几十年,从来没有人因为赌博和人大打出手被打晕,程墨不说绝后,也是空前了。

  程墨心里苦笑,表面上却若无其事,道:“怎么,你要和我赌?”

  守卫没想到程墨会这么问,吓了跳,双手连摇,道:“不是不是。”忙把腰牌还给他。

  程墨接过腰牌迈步进宫,走没几步,迎面走来群说说笑笑的羽林卫,看到程墨,有人啐了口,道:“丢人现眼!”

  程墨初来乍到,本不想惹事,装作没听见,径直往里走。双方擦肩而过时,又有人指名道姓道:“程五,你还有脸来啊!”

  这就不能忍了。程墨脚步顿,勾勾唇角,笑了:“你谁啊?”

  这话在这些人听来,嚣张到了极点,这是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啊。顿时大哗,个个横眉怒目。

  程墨还真不认识他们。今天来报告,本想扮失忆重新认识上司同僚,没想到他们对以前的程墨这么反感,简直当他是羽林卫们的耻辱。

  他笑得更欢畅了,双漂亮的桃花眼睥睨众人,道:“怎么,想打架?”

  以前的程墨是废物,出操掉队,当差失联,只会赌。要不是刘淘甫容忍他,早被开除了。现在这个废物点心居然敢挑衅他们,反了他了。

  这群羽林卫有十几人,先前出声讥讽程墨的名叫罗安,也是勋贵之后,最看不起程墨个旁支混进羽林卫,早就有心教训他了。不就是个旁支么,打了也就打了,能把他怎么样?同伴明白他的心意,看起了程墨的笑话。没想到程墨不怂了,还敢还嘴。这还得了!

  罗安越众而出,和程墨面对面,抬起下巴,高傲地道:“就你?信不信我伸根小指头就打得你满地找牙。”

  难得废物自己送上门,以他的身手,不用两拳,就把废物打趴下爬不起来。

  同伴个个大声哄笑,有人高声道:“程五,你有种别跑。”

  敢挑挑衅他们,这是找死!他们这么多人,人脚,踹也踹死他了。

  能进羽林卫的人,身手自然不差。可程墨没有被人欺上门的习惯,毫不畏惧道:“废话什么,找地方好好打场。”

  罗安气极反笑,道:“你小子等会儿可不要哭着求饶。”

  同伴大笑,纷纷道:“走,到校场去。今天非教训教训这小子不可,看这小子以后还敢不敢给我们羽林卫丢脸。”

  这几天,他们可让别的禁军笑话得抬不起头。

  守卫看群人磨拳擦拳,摆明要胖揍程墨,程墨还傻傻跟他们走,不由傻了眼。

  罗安和同伴朝校场走去。程墨施施然跟在他们身后。路上,他们防着程墨逃跑,不时回头看他,见他副欠揍的表情,又狠狠瞪他眼。

  听说罗安等人要揍程墨,不少人跟过来看热闹,还没到校场,程墨身后已跟了条长长的尾巴。

  来到校场,罗安等人站边,程墨站边,形成对峙之势。

  程墨不能用柔道对敌,不过法通,万法通,他是柔道九段,反应敏捷,身手灵活,无论打群架还是单打独斗,都有信心立于不败之地。以前的程墨身手很差,只要不败,也就足够了。

  罗安见程墨懒懒散散站在那儿,更不爽了。他骑射出众,剑术也好,曾在大比获得第三名,得刘淘甫夸奖。对上程墨这个废物,自然不用同伴帮手。他对同伴道:“兄弟们给我押阵。”

  同伴们笑嘻嘻退到旁,看起了热闹,有人还道:“别太用力,要把他打死,就麻烦了。”

  程墨再混蛋,也是勋贵之后,族人被打死,身为族长的会昌伯肯定不干。

  罗安哈哈大笑,道:“放心,只把他打残废,绝不打死他。”

  同伴们跟着大笑起来,围观党们也笑了,也有两个好心的,提醒程墨道:“快别逞强了,认个错,赶紧走吧。”

  也有人对罗安道:“大家同僚,可别下死手。”

  都不看好程墨。

  武空不知什么时候来了,扬声道:“罗十,大家兄弟场,可别较真。”

  罗安族排名十,大家称呼他十郎。

  “武四哥放心吧,不会真打死他的。”罗安笑嘻嘻道:“最多打得他在家里躺三个月。”

  武空翻了翻白眼,没再说话。

  程墨笑眯眯道:“这主意不错。如果我把你打得在家里躺三个月,你们都服了吧?”

  他话出口,围观党们便笑了,有人提醒道:“程五快别贫了。”

  程墨桃花眼往罗安身上扫,罗安突然心头颤,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心想,这小子真邪门,怎么跟以前不样了?

  罗安定定心神,道:“先接我腿。”

  两人相隔两丈,他腾身而起,飞腿踢出,直取程墨胸口。

  大家是同僚,是袍泽,程墨只想显露身手,让他们心服也就算了,没想到罗安上来直取要害,当下也恼了。他不避不让,在围观党们的惊呼声把攥住罗安的脚腕,手臂轮,罗安在空转了几圈,身子像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像坨屎堆摔在地上,动不动。

  脚腕被攥住,罗安只觉程墨虎口如铁,股无法抗拒的大力传来,整个身子就麻了。然后,不由自主飞了出去。

  两人的动作快如闪电,围观党们的惊呼声还没有停,罗安已摔在地上。场下子寂静得可怕,所有人都怔怔看着程墨,武空也很意外,时怔住了。

  程墨拍了拍手,道:“下面谁来?”

  罗安的同伴反应不过来,时竟没有人应声。

  “程五!”武空喝道:“还有完没完?”随着话声,他从人群挤了出来,指了两人:“还不把罗十扶起来?”

  被武空点到的两人才反应过来,先凶狠瞪了程墨眼,再飞奔过去察看罗安的伤势。余人大哗,立即便有三四人撸了袖子跑出来,要揍程墨。

  程墨朝他们笑了笑,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把几人气得爆跳如雷,叫嚣着要把程墨踏成肉泥。

  武空沉下了脸,道:“你们想把事情闹大,惊动刘大人出面处理吗?”

  刘淘甫直是强悍的存在。几人迟疑了下,人道:“武四哥,你也看到了,这小子出手有多狠。”

  “是啊武四哥,大家同僚之间切磋,用不用下死手啊。”另人也道:“他这是真想让十郎在家里躺三个月的节奏啊。”

  武空为人公正,在同僚有些影响力。他道:“你们也看到了,刚才罗十那脚直取程五胸口,要是踢实了,程五可就不是在家里躺三个月的事了。那会要了他的命。”

  两人哑口无言。他们刚才也看到了。

  人讪讪道:“程五实在太可恶了……”

  武空打断他:“你们又不是不知他的性子。”

  几人还要再说,先前去查看罗安伤势的人惊呼道:“不好了,十郎晕过去啦。”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2139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