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7章 团体的重要性

第7章 团体的重要性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程墨让人心安,武空立即相信了,心下松了口气。★. 1W.五十两银子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可如果程墨拿去赌,他岂不成了笑话?羽林卫已经有了傻瓜才借钱给程五的说法了。

  程墨却哪里知道同僚们被以前的他坑怕了?小二上了酒和下酒菜,他再次问起羽林卫的情况。

  武空道:“众所周知,羽林卫是由勋贵世家子弟组成,能进羽林卫的,就没个平民百姓。大家都有背景,都肩负家族荣光,自然免不了明争暗斗,甚至拉帮结派。要在羽林卫混出头,不容易啊。”

  所以,他连程墨这样的烂赌鬼都瞄上了。程墨点头表示理解。

  武空喝了口酒,接着道:“罗十敢找上你,也是因为你平时独来独往。要是你有自己的兄弟,他哪里敢公然对你下手?”

  以前的程墨,胸无大志,忙着赌钱,实在没时间和同僚们沟通感情。会昌伯只是伯爵,在勋贵爵位低下,传到这代,只有空爵位,没有实权,是贵族圈的破落户,没几人看得起。程墨是程家旁支,自己不争气,在羽林卫不受待见就成了必然。

  今天罗安等人挑衅在先,随时准备围殴在后,便是因为这个原因。程墨早就猜到自己在羽林卫不受欢迎,却没想到不受欢迎不仅因为以前的自己好赌,还因为自己没有组织。

  他是什么样的人,哪里还听不出武空的弦外之音,马上道:“不知我能不能加入武四哥的圈子?”

  武空对他的机灵很是满意,道:“你确实比以前聪明多了。你我兄弟之间,自该多多亲近才是。”

  这就是答应了。

  两人碰了杯,仰脖子喝了酒,相对大笑起来。

  武空道:“羽林卫说是七百人,其实并没有这么多,不过人数也不少,团体也多。这些,刘大人是不管的,只要兄弟们能忠于职守就可以了。”

  其实刘淘甫要管也管不了,素性睁只眼闭只眼。

  羽林卫因为家族利益组成的团体还真不少,像罗安以及和他起的那十几人,都是个小团体的。如果不是程墨招出手震慑全场,他们会毫无顾忌地对程墨进行围殴,就算真把程墨打死了,由家族出面,也只是赔些钱了事。

  听武空细说原因,程墨眼芒微缩,道:“他们是欺我程家无人吗?”

  武空叹道:“是欺你没有亲近的兄弟。”

  只要加入他们,便是他们的员,罗安等人哪敢挑衅?程墨自然明白武空的意思,十分配合地道:“武四哥,参加团体要不要舔血为盟?我们什么时候摆香堂舔血?”

  副急不可待的样子。

  武空看在眼里,十分赞许,这小子还真是聪明,知道罗安定会找回场子,马上想借他的力量对抗罗安。他并不笨,如果不是看程墨背后的靠山,又怎么会站出来?从程墨和罗安去校场,他便看出程墨有些不同了。

  “不用,找个时间,兄弟们块儿吃个饭就行。大家都是老熟人了。”

  羽林卫无人不识程墨,要不是他是穿过来的,对同僚们也不陌生。因为,他们都被他借过钱。

  程墨点了点头,道:“好,请武四哥安排时间。这顿饭,让我做东。”

  武空见他十分上道,更是高兴,道:“那倒不用。你现在手头拮据,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说,只要我有的,定没有二话。”

  大家以后就是自己人了,哪有不尽力帮忙的道理。

  程墨连声道谢。

  两人相谈甚欢,直到日落西山,醉仙楼快要关门,才勾肩搭背从醉仙楼出来。走在街上,被风吹,程墨脚步踉跄,要不是武空扶着,就跌倒了。

  武空的随从牵马过来。武空道:“没看五郎这个样子骑不得马吗?快备车。”

  “不用。”程墨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挥了挥手,道:“今天喝得痛快,这就告辞了。”也不管武空,眯眼摇摇摆摆走了。

  武空微醺,还没有醉,见程墨走的方向,忙喊:“五郎走错了,你家在那边。”

  “哦——”程墨迷迷糊糊转身,往相反方向去了。

  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街口,武空笑了,这小子,开窍了。

  出了街口,程墨腰姿笔直,脚步也不踉跄,快步往小院的方向走。武空在观察他,他何曾不是在观察武空?他声名如此狼藉,武空为什么会对他高看眼,甚至不惜主动借钱给他?定有原因。

  他猜不透原因,只是感觉武空对他没有恶意,于是决定走步看步,先加入他的团体再说。

  走到小院巷口,天已快黑了,妇人们呼唤玩耍的孩子回家吃饭,看到程墨,便和程墨打声招呼。

  程墨好赌的名声在外,她们也只敢打声招呼,可不敢和他来往。

  还没走近门口,程墨便觉得有些不对,暮色四合,小院的柴门好象开着。他走近几步,看得清楚,柴门果然大开。接着,里面亮起灯光。

  股寒意从脊椎传遍全身。这个地方,难道闹鬼不成?

  程墨站的地方走来个妇人,手拎个五六岁孩子的耳朵,那孩子疼得呲牙咧嘴。妇人见程墨站在她家门口,吃了惊,道:“五郎,我家吃了上顿没下顿,真的没钱借你了。”

  这是以为他要借钱?程墨哭笑不得,道:“我随便站站。”

  妇人狐疑道:“你不借钱站我家门口干嘛?”

  程墨这才现站在人家门口,挡住人家的路,忙往前两步,让开地方。

  妇人拎着孩子的耳朵从他身边走过,程墨清晰地听到她长长松了口气的声音。以前的程墨到底有多混蛋啊。程墨摇了摇头。

  条苗条的身影从柴门里走了出来,在门口张望阵,现了程墨,声欢呼,转身跑进柴门。听声音,是女声。难道是女鬼?

  程墨本来不信鬼神,但死过次后,便有几份信了,要是没有灵魂,他哪能穿到这儿?

  就在他犹豫要走还是过去看看时,有人提了灯笼出来了,看身形,应该是刚才的“女鬼”,后面还跟着个胖胖的分不清男女的身影。

  这是谁?程墨睁大了眼。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2139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