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8章 坑爹的婚约

第8章 坑爹的婚约

  程墨很快现,胖肥如大水桶的人型是个女子,手挑灯笼的似乎是个婢女,提着灯笼走在侧,而那女子则飞快朝他冲过来。√ .

  “五郎……”声娇滴滴的呼唤在巷子里响起,程墨鸡皮疙瘩掉了地。

  女子如阵风般,眨眼就到了。程墨连连后退,低喝:“谁?”

  太诡异了,要不是这里是居民区,他就要怀疑女子是鬼是狐了。要不然,黑蒙蒙的跑他家里干嘛?

  女子不管不顾,直直朝他扑了过去。

  程墨侧身避开。

  女子在婢女的惊呼声跌倒。

  “我的五郎还是如此铁石心肠。”

  女子从地上爬起来,灯笼下双被胖肉挤得只剩条缝的眼睛幽怨地看着程墨。

  她张大饼脸上堆满了胖肉,脸上的粉最少三寸厚,刚才跑得急了,肌肉抖动,这会儿粉簌簌往下掉,看起来触目惊心。程墨强忍着才没有呕吐。

  婢女看不下去了,瞪了程墨眼,道:“姑娘在这里等你下午啦,你怎么这时候才回来?又去赌了?”

  在这里等他下午?程墨猜测女子可能与自己这具肉身有些关系,别过脸去不看她,语气淡淡的道:“以前的事我不记得了,请问你家姑娘是谁?”

  起码自报家门,说说与以前的程墨是什么关系吧。想到自己虽然幸运地得到这具身体,得以继续活下去,可这具身体的主人带给他的麻烦也不少,程墨也无奈了。

  女子呆住,无法接受程墨失忆。婢女不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她双眼亮,道:“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是。”程墨别过脸,没有看到她灼热的小眼神。

  女子轻轻叹息声,道:“我们有婚约,我是你未过门的妻子。你怎能把我忘了?”

  “啥?!”饶是程墨生性沉稳,经历无数风浪,这时也吓了跳。

  女子只是幽幽怨怨地看他,好象他是陈世美再世。

  “你别这么看我。天色不早,快回去吧。”程墨落荒而逃,三步并作两,飞快窜进小院,关紧柴门,小心脏怦怦跳个不停。真是太坑了,怎么能和这样的女人有婚约呢!程墨摸了摸自己的脸,苦笑不已。

  他不知道的是,女子看他狼狈逃窜,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和婢女捂着嘴笑起来。

  第二天早,武空派人送来请柬,邀程墨下午去醉仙楼喝酒。程墨答应了。

  出了巷道左转,过三条巷,有个面片儿摊。程墨天天喝白粥,嘴里早就淡得很了。以前兜里没有铜板,昨天武空借了钱,和武空去醉仙楼时,顺路兑了张十两银票。现在手里有铜板,自然要换换口味。

  面片儿摊前不少人捧着大海碗吃得香甜,掌勺的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见程墨在他摊前站住,招呼道:“五郎,来碗?”

  程墨点了点头。旁边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怀疑的小眼神直往程墨身上瞟,道:“带铜板没有?”

  朝廷规定,百姓日常消费,只能用铜钱和银票,只有官府才能用银子。这也是昨天程墨把银票兑开的原因了。

  程墨下巴高高扬起,高傲得很,看都不看青年。

  青年自觉无趣,转头对摊主道:“大叔,小心有人输光了腚没钱会钞。”

  摊主呵呵笑道:“没事没事,不就是碗面片儿吗?大家坊里乡亲,计较那么多做什么,等五郎手里宽裕再还就是。”

  也认为程墨无钱还帐。

  青年和摊主说话时,围在摊旁吃面片儿的人都看着程墨,目光复杂,有鄙视的,有憎恶的,有怜悯的,不而足。人道:“我这里有几个铜板,借给五郎吧。”

  程墨嘴角抽了抽,从荷包里抓了把铜钱放在冒着白烟的大锅旁。

  这些人见程墨随手就是把铜板,足足有十几,不由都“咦”了声,青年更是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程墨不知碗面片儿值多少钱,还在往外掏钱。他见摊主从面团上揪下片片大拇指宽,两寸长,薄薄的面片丢水里煮,有只加猪油葱花的,有加鸡肉鸭肉的,闻起来挺香,想必跟现代的面差不多。

  随着他掏钱的动作,瞪大眼的人越来越多了。

  摊主也没想到程墨居然有钱,忙道:“够了够了。”

  刚好捞起碗,在油腻腻的围裙上擦了手,数够了铜板,把剩下的还给程墨,道:“这些就够了。”

  青年脸色有些不好看,哼了声,道:“不会昨晚赌赢了吧?”

  有人交口接耳道:“看不出来啊,他身上还有铜板。”

  那要借钱给程墨的人叮嘱道:“五郎,手里有几个钱,可不能去赌。”

  程墨朝那人点点头,转头冷冷对青年道:“你管得着吗?”

  你管我钱哪来的!

  青年脸上阵红阵白,憋了半天,憋出句:“就算现在有几个钱,等会儿也输光。”

  程墨冷笑:“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有人低低笑出了声,个清脆的女子声音道:“可不是,他乐意,你管得着吗?”

  便有几人大声笑了起来。那青年脸上挂不住,狠狠瞪了程墨眼,端了碗走开几步,做出专心吃面片儿的样子,看都不看程墨眼。

  对这种人,程墨自然也不会理睬。就在这时,摊主把面片儿煮好,端了过来。程墨学着其他人的样子,端了碗,到旁边吃。

  碗里下的是鸡肉,还有个鸡蛋,些绿色的植物,象是茱萸,总之吃起来很香。

  多年养尊处优的习惯,让程墨吃东西很优雅。他长得好,身姿笔直如棵树,站在人群本就鹤立鸡群,这时优雅地吃着面片儿,简直就是道风景,众人瞩目的焦点。

  吃了小会儿,感觉有道视线直投在脸上,转头望过去,只见隔了两三人,个圆脸的少女脸痴迷看他。

  想必刚才帮声的就是她了。程墨朝她笑了笑。少女有些害羞地低下头。

  碗面片儿吃完,太阳也升得老高了。程墨步行去了买卖牲口的坊市,买了匹马代步。马很普通,价格并不贵,不过五十两银子也没剩多少了。

  前世他在欧洲的别墅养过几匹马,骑马还是会的,只是马术没有同僚那么娴熟罢了。程墨想着,为了适应新环境,接下来得练练马术,学学射箭,要不然,会露馅。

  他骑马去了皇宫,守卫见到他,难得地对他露出笑脸,道:“五郎来了。”

  程墨和他说笑两句,进了宫门。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2139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