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11章 误会

第11章 误会

  众目睽睽之下输给程墨这个废柴,靖海侯府深以罗安为耻。.他被抬回家,先挨了老爹顿揍,再被兄弟们各种鄙视嘲笑。如果不是头晕目眩,无法行动,他昨天就找上门了。

  这口气不出,他誓不为人。

  罗安紧握拳头,咬牙切齿,拳朝程墨面门轰去。策马团成员呈扇形堵住大门,以防他逃走。

  程墨后退两步,避过这拳。

  罗安拳不,第二拳紧接着到。

  黑暗,程墨听声辨形,把攥住罗安的手腕。

  又来这招!罗安手腕被攥住,半边身子都麻了,简直要哭了。他到底会不会别的啊,总是这招。

  出乎罗安意料的是,程墨没有把他抡起,拿他放风筝,而是带着笑音儿问:“还打么?”

  两次动手,两次败涂地,还打么?

  策马团成员也觉没脸见人,本来说好由罗安先出手挣回面子,他们再拥而上,把程墨打死,出了这口气。要不然为什么不光明正大挑战,而是守在这里等程墨回来呢?现在倒好,罗安又输了。黑暗,听程墨的声音,他们就明白,罗安差得远了。

  什么时候程墨这个废柴变这么强了?

  罗安气往上冲,腿踹去。他还真不信邪了。

  还真邪门了,程墨攥住他的脚腕,把他提了起来,笑道:“罗十来了,你们接住。”

  策马团成员大惊,纷纷摆好接人的架势。人道:“程五,不要欺人太甚!”

  程墨很光棍地道:“这是求饶吗?如果你们求饶的话,我可以考虑不和他计较。”

  到这时,谁看不出程墨手下留情?他要真下死手,罗安早就成为具尸体了。先前那人叹息道:“十郎,算了,大家同僚,别生分了。”

  程墨跟他们不熟,听不出这个声音是谁,对他这么识时务颇有好感,道:“十郎怎么说?”

  罗安气晕了。

  程墨问了两声,没得到回答,只好道:“你们把十郎接回去吧。”

  他可不敢这样松手,要是罗安不甘心,突然偷袭,他的小命就交待在这儿了。

  先前那人越众而出,道:“我陈三,会劝十郎不再为难五郎。”

  这是他能做到的保证。

  程墨不认识陈三,见他走来,把罗安抛了过去。罗安落入他的怀抱,他探鼻息,呼吸无碍,心里对程墨也颇有好感。

  黑暗,两人顿起惺惺相惜之感。

  “告辞了。”陈三把罗安交给同伴,向程墨抱拳,带策马团成员离开。

  巷子里个吃过晚饭准备去串门的邻居刚走出院门,见黑暗影影绰绰的,像有不少人,吃了惊,下意识大喊:“有贼!快捉贼啊。”

  呼啦啦,二三十个手持棍棒的男子叫喊着从各个院门冲了出来。

  陈三等人吓得魂都没了,看群情汹涌的样子,只怕没等他们解释,棍棒就下来,把他们打成肉泥了。他们飞奔出巷子,奔出坊门,来到系马匹的树下。随从见他们这么狼狈,都吃了惊,再见到晕迷的罗安,更是不知说什么好。

  被扛在肩头奔跑,罗安早就颠醒了,只是他实在没脸见众兄弟,唯有继续假装晕迷。

  程墨笑微微站在门口,看巷子里好通混乱。众人追赶阵,没捉到贼,推举出位老成持重的,去找里正,要求组织壮丁巡逻,要不然让贼人进来偷东西,可就不得了啦。

  邻居们议论阵,才回屋。

  程墨转身回院子,点了煤油灯,拿出唯个锅,准备淘米做饭,大开的柴门里探出张笑脸:“程大哥,你回来了?”

  赵雨菲无视程墨诧异的表情,笑吟吟走了进来。跟第次来相比,这次她熟络得多,好像两人已是多年好友。

  程墨很意外,两人没有交集,只有面之缘,上次送腊肉还说得过去,这次来做什么?他红润的薄唇微张,赵雨菲强自克制,才忍住没有上前亲口。

  “上次的腊肉吃完了吧?我再带些来。”赵雨菲扬扬手里的腊肉,道:“不知程大哥吃不吃腌菜,要是吃,我下次带些腌菜过来。”

  已经预约下次了。程墨几乎可以肯定,如果他说不吃,赵雨菲肯定有另样吃食等着他。

  “谢谢。”程墨笑笑接受姑娘家的好意,道:“要不要起吃饭?只是添把米。”

  赵雨菲看看他的俊脸,再看看他手里的空锅,捂嘴笑起来:“君子远疱厨,煮饭是女子的事,哪能让程大哥代劳?”不由分说抢过程墨手里的锅,走向井边。

  程墨也不客气,坐在旁看她烧火做饭。

  赵雨菲偶尔回头朝他笑笑,笑容温婉明亮。

  “有两天没见了呢,不知程大哥忙些什么?”饭快好时,赵雨菲抹了抹脸上的汗,有些紧张地道。

  白哲嫩滑的俏脸上两道乌黑的烟灰,像多了两道眉毛。

  赵雨菲见程墨笑看自己,有些狐疑地道:“你笑什么?”

  难道自己的话十分好笑?

  程墨指指自己的脸颊,示意她打水洗脸,道:“想必你在家里也没怎么做家务。”

  “不是,家务活都是我做的。”赵雨菲急急为自己分辩。

  程墨点头,道:“你们也不容易。这样而再接济我,实在令我汗颜。”

  看来,任何时代想轻轻松松过好日子都不容易,自己堂堂男子汉吃口肉还得人家女孩送,实在让人汗颜。

  赵雨菲急了,腊肉不过是她上门的手信和借口,怎么程墨却说得这样严重?

  “程大哥,不是这样的。”她想解释,却不知怎么解释好。

  程墨点点头,道:“我明白。”

  身为男人,理该有所作为。

  赵雨菲脸下子红了。她显然误会了,以为程墨明白她的心意。

  “我……”她局促了,再也坐不住,从小马扎上站起来,扭头就跑。

  这是?程墨追到门口,道:“怎么了?”

  赵雨菲听到他的声音,跑得更快。

  程墨头雾水,难道他说错了,男人就该吃软饭不成?这位赵姑娘,什么思维!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2139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