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12章 一厢情愿

第12章 一厢情愿

  灯如豆,照在小小的几案上。く.√ 1 W.

  程墨从烧过的炭挑了支粗细合适的,又从褪色的小衣上剪下块布,就着微弱的灯光,画了张官帽椅的图纸。

  吴朝没有椅子,可不代表吴朝的达官贵人不喜欢椅子。程墨不习惯跽坐在席子上是方面,另方面,他深知,随着时代的展,椅子总有天会成为人们必不可少的家具。他只是将它出现的时间提前几百年而已。

  第二天,程墨再次进宫找刘淘甫销假。

  刘淘甫示意程墨坐:“五郎啊,你年纪不小了,家里又没有主事的人,自己再不争气,会被人笑话的。”

  他真是没办法了。女儿要死要活非程墨不嫁,闹得他头疼。

  程墨在席子上坐了,诚恳道:“属下自从进了羽林卫,多亏大人多方照料,属下感激涕零,自当痛改前非,不让大人失望。”

  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不管如何,先把关系搞好总没错。

  果然,刘淘甫大为满意,捋须颌,道:“你性子跳脱,同僚对你多有怨言,以后须戒赌戒躁。”

  如果程墨能改,把独生爱女许配他,又有何妨?他吩咐下去,安排程墨当差。

  程墨哪里知道他的心思,道了谢告辞,出宫直奔安仁坊,来到褚木匠家。程墨早打听清楚,安仁坊就数褚木匠手艺好,连做的马桶都是精品。

  褚木匠院子里堆满木料,马桶、几案、唾壶的半成品随处摆放。

  看了程墨的图纸,又听程墨细说番怎么制作,诸木匠沉吟半晌,道:“可以试试,只是这工钱……”

  图纸要求极高,得花费他不少时间,要是工钱不高,不如不接。

  程墨道:“只要保证质量,工钱大叔说了算。”

  褚木匠放心了,当下两人商量好工钱,程墨付了定金。

  刘思莹在小院门口等半天了,见程墨回来,提了裙裾迎上去,含情脉脉道:“五郎去哪里了?让人家好等。”

  程墨正色道:“前次姑娘说和我定亲,我特地问过族伯了,并没有这回事。还请姑娘不要乱开玩笑。”

  刘思莹厚唇涂得红艳艳的,咧嘴笑有如血盆大口,道:“人家和五郎私订终身了,五郎想反悔么?”

  程墨阵恶寒,道:“姑娘切勿乱说,我和姑娘只是萍水相逢。”

  大家把话说清楚,以后别再到我家门口堵我了。程墨示意刘思莹让开,迈步走向柴门。

  刘思莹壮实如墙的身躯把柴门堵得严严实实,娇声道:“人家和五郎两小无猜,五郎可不能狠心抛弃人家。”

  还狠心抛弃呢!程墨失笑,道:“姑娘家世显赫,就是嫁入皇室也不在话下,就不必和我来往了。传出去,有损姑娘清誉。”

  刘思莹满不在乎道:“人家就喜欢你嘛。”

  可是我不喜欢你啊。程墨严肃地道:“姑娘请自重。”

  “五郎!”刘思莹想继续表白,程墨不想听,转身走了。去外面逛了圈。临近午回来,门开着,门口站两个婢女,见程墨,含笑行礼,道:“郎君回来了。”

  不用说,这是刘家婢女。

  程墨大汗,道:“你家姑娘还没走吗?”

  厅堂里端坐的刘思莹跑出来,胖胖如级水桶的腰伎扭动着,道:“五郎回来了,还不快进来。”

  这是我家!程墨腹诽,蹙眉道:“刘姑娘,你再这样,我只好请令尊过来了。”

  “好啊。”刘思莹傲娇道:“人家要和你双宿双飞,待生米煮成熟饭,爹爹不答应也不成了。”

  程墨个趄趔差点没摔倒。

  “刘姑娘!你这样置令尊的颜面于何地?”程墨义正辞严道:“你出身名门,理该觅门当户对的良人,哪能找我这样家徒四壁的人家?传出去,令尊定会被弹劾。你怎忍心令尊为难?”

  赶紧走吧,他还要做午饭呢,快饿死了。

  刘思莹听就炸了:“难怪爹爹不同意这门亲事,原来是担心被弹劾啊。他太自私了,怎么能只顾自己,不为我们着想?人家这就回去告诉娘亲,让娘亲好好收拾收拾他。”

  刘淘甫怕老婆!程墨桃花眼亮了。

  刘大姑娘气冲冲摔门而去,院子的丫鬟婢女紧随其后,眨眼间走得干干净净。院子里多了不少用具摆设,都是刘思莹指使下人搬来,还来不及布置的。

  程墨把东西堆在院子角落,等刘思莹再来,让她派人搬回去。他正收拾,武空和张清来了,见他动手搬东西,武空笑道:“五郎怎么自己动手?我送几个小厮给你吧。”

  程墨已收拾得差不多了,整理下衣袍,道:“不用。”

  三人在厅堂坐了,张清兴奋道:“罗十缩在家里当乌龟,武四哥下帖子约他们打架,他们不敢接。”

  这是不战而胜啊,太有成就感了。

  程墨把昨晚的事说了,道:“陈三既做了保证,想必不会食言。”

  武空恍然,道:“这就难怪了。五郎拳脚功夫大有长进,我们应该上醉仙楼庆祝。”

  程墨深刻怀疑他是酒鬼,笑着婉拒:“我醒来后不知怎么的,手脚利索了很多,只是骑射上好象退步了。想请武四哥指点,不知武四哥可方便?”

  勋贵子弟最重骑射,这是他们从小就学的本事。

  武空并没有疑心,立即答应,和程墨去吉安侯府,悉心指导程墨射箭。

  张清却说有事,兴冲冲走了。

  程墨练到天黑,在吉安侯府吃过晚饭才回家,第二天早进宫当差。

  在御街上遇到的羽林卫大多会停下跟他打声招呼,进了宫,个个更是笑脸相迎。程墨可不认为自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他心里纳闷,举止更加小心。走了会儿,迎头遇到人,不仅没有笑脸相迎,反而狠狠瞪了他眼,大步走了。

  这人,是策马团成员。

  他们没有再挑衅,可这梁子却是结下了。

  “五哥。”张清从后面追上来,小脸光,大声道:“罗十连输两次,他们以后不敢再对五哥不敬了。”

  两个路过的羽林卫含笑和程墨、张清点头招呼,快步走了。

  程墨道:“你把事情传开了?”

  张清点头:“那是当然。”

  太解气了,以后靖海侯府见了安国公府,还不老老实实的。张清高兴坏了。

  罗安守在他家门口,为的是不在人前丢脸,这位倒好,唯恐天下不乱,半点面子不给人留。程墨无语。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2139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