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13章 威逼

第13章 威逼

  罗安遭遇恐程症的消息夜之间传遍羽林卫。.第次不到招被摔晕迷,第二次经过张清添油加醋的宣扬,罗安被说得更加不堪。因为有第次的亲眼目睹,绝大多数人对传言深信不疑。罗安已经成为羽林卫的笑话,而程墨却因为两次致罗安晕迷而洗刷了废柴的形象,再也没人敢小觊他了。

  羽林卫是皇帝亲军,以武力见长。在这里,力气大,骑射功夫好,便得同僚尊敬。现在再没人拿程墨好赌说事了,大家对他热络得多。

  不时有同僚借故过来搭讪,更有同僚提出要学把罗安摔晕那招。

  “程五,只要你教我那招,你借我的银子就算了,不用还。”有利诱的。

  “只要你教我那招,我马上派人把钱二的赌场拆了。”有威逼的。

  对于赌资,程墨倒真是无可奈何了,总不能说钱不是他借的。他对同僚们视同仁,概回答:“没空。”

  “怎么没空,又要去赌吗?我这里有百两银子,你拿去。”只要能学到招数,百两算什么,这位说着,马上豪气万分从荷包里抽出银票。

  旁边的张清看得目瞪口呆,以前谁见了程五不避着走啊,就怕他借钱,现在倒好,上赶着借钱给他。

  对这样的“好意”,程墨当然不可能接受,还是两个字:“没空。”

  他确实没空,还有大堆事要处理呢。

  天热热闹闹地过去,酉时末,程墨交了差使,走出宫门。御街上,个十四五岁的小厮拦住了他,道:“是程家五郎吗?”

  没有行礼,也没有用尊称。

  程墨目芒缩,道:“你是?”

  小厮显然认识程墨,道:“我家主人有请,程五郎请随小的来。”

  转身朝不远处的华丽马车走去。

  程墨对小厮的不敬淡然处之,随他走到马车前下马。小厮低声上前禀报,车帘掀起,露出张清癯的脸,个三络长须的年男子双眼炯炯有神盯着程墨看了会儿,道:“会昌伯四处托人,好不容易找到我这里。若是他得知你坏了他的事,不知他会不会开宗祠,行族法,将你族谱除名?”

  族谱除名,对勋贵子弟来说,是最重的惩罚了。

  年男子在看程墨时,程墨也在看年男子,待他说完,淡淡道:“恕我眼拙,不知尊驾是?”

  以前的程墨心扑在赌博大业上,想必不会招惹有身份的人物。眼前的年男子气质不凡,从他话里可知,会昌伯为了走他的门路,四处托人,可见他的身份地位比会昌伯高很多。

  这样的人,怎么会跟程墨为难?

  年男子自重身份没出声,小厮傲然道:“我家主人是靖海侯!”

  勋贵也分三六九等,靖海侯绝对是第等。他纡尊降贵,亲自见程墨这什么都不是的小子,实是给了程墨天大的面子。

  可惜,程墨并没有受宠若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道:“侯爷找我,有何贵干?”

  想像的恭敬谄媚没有出现,靖海侯老大不高兴,脸沉,冷哼声,道:“小子不知礼数。”

  程墨撇嘴,不就是打了儿子,老子出面找回场子么,他用得着客气?

  “侯爷有话快说,我还有事呢。”

  要怎么打划出道来吧。

  靖海侯显然没想到程墨这么光棍,有些意外,转念想,这小子是赌徒,除了赌没有别的能让他放在心上,又释然了。

  “和十郎再打场。”靖海侯露出蒙娜丽莎式的微笑,淡然道。

  程墨也笑,了然道:“然后输给他?”

  这样,传言不攻自破,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两场,各有胜负,罗安便能挣回名声了。

  靖海侯副孺子可教的表情,颌道:“要是这样,我会吩咐分摊些生意给会昌伯。”

  豪门大户有数不清的财富,并不是财富自己从天上掉下来,而是他们有资源,有手段,能聚拢人才。勋贵是帝国最大的豪门,靖海侯又是勋贵的佼佼者,手底下有数不清的产业,有最出色的掌柜为他经营。

  程墨明白,这是靖海侯的施舍,也是威胁。他是旁支,只能依傍身为家主的会昌伯。现在程家日渐没落,只能仰人鼻息。

  如果程墨不是从现代穿越过去,不曾白手起家建立庞大的商业帝国,或者他对靖海侯会有敬畏之心,会接受严酷的现实。不过是放水而已,赌徒程墨唯不需要的就是尊严名声了。可惜,他不是原来的程墨。

  靖海侯料定程墨会接受他的条件,倨傲而缓慢地道:“我会让会昌伯关照你。”

  有他这句话,会昌伯会不时资助程墨些赌资。

  程墨依然在笑,笑容温暖如三月春风:“我需要银子,自已会挣,就不劳侯爷费心了。”

  靖海侯双眼猛地睁大,第次正眼看程墨。然后,他便看到程墨那欠揍的笑脸。

  “嗯?这么说,是我多管闲事了?”靖海侯冷哼,周身慑人的气势压迫而来。

  这是上位者的气势,程墨不收敛的话,也有。

  “侯爷没有别的事的话,告辞。”程墨无视他的气势,淡淡说完,转身就走。

  小厮大怒,低声道:“侯爷,这小子无礼,不如……”手掌如刀,狠狠往下切。

  没想到这小子倒挺有骨气。靖海侯眼冷光闪而过,目送程墨人骑远去,摆了摆手。

  小厮会意,悄没声息退到旁,放下车帘。

  程墨并不知道刚才小命悬于线,他前世纵横商界,何曾被人威胁?面上不显,心里愠怒。果然,无论在任何时代,在什么地方,落后就要挨打。他不信,凭他的能力,不能在吴朝过上快意人生的生活。只要不像前世那么劳神就可以了。

  程墨没有回小院,而是去找褚木匠。

  接下来几天,他白天进宫当差,晚上和褚木匠研究制作官帽椅的办法。官帽椅的工艺越这个时代太多,饶是褚木匠手艺极好,还是无从着手。程墨虽然不懂木匠活,但他见多识广,提的建议往往语的。

  程墨没把靖海侯的威胁放在心上,直到会昌伯怒气冲冲找上门,进门挥手便打。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2139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