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14章 守望相助

第14章 守望相助

  会昌伯快气疯了,他找条门路容易嘛,程墨招呼没打个,便给搅黄了。.

  程墨侧身避开,怪叫:“族伯,你这是做什么?”

  他又没傻到家,这种事,怎么能承认?

  会昌伯又是巴掌过去,程墨再次避开。他气得抖的手指着程墨道:“你小子真是要亡程氏族啊。”

  先是赌,气死亲爹,现在不赌了,却得罪权贵,这样下去,程氏真是容不得他了。

  “族伯消消气。”程墨劝道:“小侄最近有些赚钱的门路,正要和族伯商量……”

  话没说话,会昌伯差点气晕:“你小子又想骗钱?告诉你,再这样胡闹,马上开祠堂,把你除出族谱。”

  “呃……”程墨被口水呛了下,道:“族伯,你开玩笑的吧?”

  靖海侯以开除族谱相威胁,程墨不以为意。只有穷凶极恶的子弟才会被开除出族谱,他远远达不到标准。没想到这话竟然从会昌伯嘴里说出来。

  “怕了吧?”这小子总算有所忌惮了,会昌伯得意洋洋道:“你再到处惹事,我马上开祠堂。”

  程墨点头:“怕。真的有笔生意,投入少,回抱快,不知族伯有没有兴趣?如果有兴趣,不妨入股。”

  官帽椅经面世,必定轰动京城,到时银子将滚滚而来。看在会昌伯把他弄进羽林卫的份上,他投桃报李,想让他入股。

  会昌伯头摇得像拨浪鼓:“你小子能做什么生意?别不是又要骗我银子吧?告诉你,乖乖去给靖海侯赔罪,要不然,别问我要钱。”

  开除族谱不至于,上门赔礼道歉,让人奚落几句出出气也就是了。会昌伯在来的路上就想好了,只要程墨肯去赔礼,他再送上份礼,估计这事也就揭过去了。靖海侯自己儿子太怂,连程墨都打不过,怪谁?不过是给他个面子而已。

  会昌伯想得挺好,没想到程墨轻启薄唇,吐出两个字:“不去。”

  “不去?!”会昌伯又火大了,道:“不去,以后别上我的门。”

  这小子太不懂人情世故了,枉费自己片好心啊,他以为他是谁,得罪靖海侯,还能在羽林卫呆下去么?

  程墨用沉默表明自己的态度。

  会昌伯拂袖而去。他真的不想再管程墨的事了。

  程墨做事向专注,并没有受会昌伯的影响,吃过晚饭后,又去褚木质那儿。回来时已二更(九点),淡淡月光下,人站在门口。

  “赵姑娘?”程墨看清来人,有些意外,不知她这么晚来干什么。

  赵雨菲以为程墨看破她的心事,等了几天,没有等到程墨请媒人上门提亲。她鼓起勇气要亲自问程墨,来了几次,都是铁将军把门。实在不愿意再拖下去了,于是在门口等。这等,就等了大半个时辰。

  “程大哥,这么晚了,你去哪儿?”听到程墨声音那刹,赵雨菲心跳加,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程墨开门进去点了灯,才把她让进去,道:“去褚木匠家。”

  “程大哥要打造家具?”赵雨菲微微惊。程墨不事耕作,自然不会打造农具。他打造家具,是要娶亲吗?没听说他说亲了啊。

  “那倒不是。”程墨示意她坐,道:“你这么晚来找我,有事?”

  不是程墨不解风情,实在是两人没有到深夜独处的程度。话刚出口,灯光下,他收获赵雨菲幽怨眼神枚。

  赵雨菲不幽怨都不行,原来是自己想多了,他是木头。

  “我们是邻居,应该互相照顾。你家里连个收拾的人都没有,我……”赵雨菲咬了咬下唇,鼓起勇气道:“如果你不嫌弃,我有空的时候过来帮你收拾收拾。”

  屋子确实几天没有收拾了,院子里的杂草几天没有拔,冒出青青的茬,地上层浮尘,坐的席子上散落几件穿过没有洗的衣服。

  程墨睁大眼睛看她。

  赵雨菲脸红如苹果,低下头。

  姑娘家说出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程墨两世为人,如何不明白?可是他还是拒绝了:“我无所有,怎么可以麻烦姑娘?”

  他没有对赵雨菲动心。

  赵雨菲温温柔柔笑了,道:“程大哥说哪里话,以后我们母女麻烦你的时候多着呢,你可不要推托。”

  母女两人过日子,家里没有男丁,粗重的活没人干,要是有个男人时常搭把手,就省事多了。

  这姑娘聪明啊,这么来,便是邻里守望相助了。程墨扬了扬好看的剑眉,把钥匙递过去:“好。”

  赵雨菲依然笑得温柔,起身收拾他散在席子上的衣服,到井边打水,洗了起来。洗完了衣服,又收拾屋子,她手脚麻利得很,小半个时辰过去,屋子已窗明几净。做完切,她洗了手,望向几案边认真写着什么的男子,眼神有些痴迷。

  程墨并没有感觉到温柔目光的注视,完全融入到书写之。他写完,从纸上抬起头,鼻闻到食物的香气,碗热气腾腾的面片儿放在手边。

  “饿了吧?快吃。”赵雨菲含笑的眼睛看着他。

  几案上只有碗面片儿,上面浮着两个鸡蛋。程墨把碗推过去,道:“我不饿,你吃吧。”

  家里没有面,做面片儿的面肯定是赵雨菲回家拿来的。程墨心念动,取出串钱递过去,道:“你看看缺什么,帮我买吧。”

  赵雨菲捂着嘴儿笑了:“你这么不客气地支使我?”

  刚才还客气推辞,这会儿却当她是成朋友。赵雨菲心情大好,跟程墨开起玩笑。

  程墨也笑了,道:“总不能直让你出钱出力。”

  串铜钱是两银子,可以买很多日常用品和普通食物。程墨为人洒脱,既然同意和赵雨菲守望相助,自然不会和她客气。

  赵雨菲略犹豫,接了铜钱,道:“这里,可以由我布置吗?”

  如果这里是她以后的家,她定会尽心尽力布置得漂漂亮亮。

  程墨点头:“可以。”

  赵雨菲两眼放光,道:“你可不许反悔。”

  “不会。”程墨道。

  赵雨菲心里甜甜的,道:“快把面片儿吃了吧。”

  程墨要分半给她,她坚持不肯,只好全吃了。赵雨菲待程墨吃完,收拾了碗筷才走。程墨坚持送她回去。

  “就几步路,不用送。”赵雨菲嘴里说着不用送,眼里却充满渴望。

  程墨没说话,直把她送到家门口才回来。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2139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