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权臣风流 > 第15章 化身田螺姑娘

第15章 化身田螺姑娘

  第二天黄昏,程墨当差回来,推开院门,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程大哥回来了?饭很快就好。”小小的厨房探出张清秀的脸,笑靥如花。

  院子角落里几簇杂草被清除了,廊下的地擦得干干净净。程墨心里暖,含笑道:“雨菲,麻烦你了。”

  听到程墨称呼自己的名字,赵雨菲心里甜甜的,唇边两个小酒窝像盛满美酒,声音更温柔几分,道:“我们不是说好了么,守望相助。这是我应该做的。”

  几案上四样菜,三样素菜之外还有条鱼。

  程墨见赵雨菲只盛了碗饭,去拿了碗,再盛碗,道:“起吃吧。”

  赵雨菲挺想留下,但想到家里的娘亲,犹豫了下,摇头道:“不了,娘亲还等我回去呢。”

  “你忙了大半天,饭也没吃就走,我怎么过意得去?”程墨温声道:“不如把伯母请过来,块儿吃吧。”

  赵雨菲感动的同时很意外,怔了下才连连摇头,道:“不用不用,娘亲早就做好了饭,等我回去啦。我走了。”

  她想看程墨吃饭,等他吃完,收拾了碗筷再走。程墨这么说,她倒不好意思再留下来了。

  程墨看她做这么多,吃过饭,到赵家,拜见赵母。

  赵母四十岁左右,长相跟赵雨菲有几分相似,只是眉头深锁,面带愁容,道:“五郎不用客气,邻里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程墨道了谢,稍微坐坐,就回来了。赵雨菲送到门口,欲言又止。程墨道:“你每天要做针线活吧?我那里不用天天过去。”

  帮忙收拾院子做饭,总得花两个时辰,做针线活的时间也就少了两个时辰,人家是靠这个赚钱过日子的,难怪赵母会愁。

  赵雨菲含情脉脉看他,道:“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自这天起,程墨每天回家,都是饭菜飘香,窗明几净。有时在程墨盛情邀请下,赵雨菲也会留下吃饭。很快个月过去,两人从陌生到熟悉。

  这天,程墨不用当差,早起来,开始练弓箭。张清来了,兴冲冲道:“我想去西市逛逛,五郎有空么,起去。”

  程墨也打算午去西市,点头道:“好。”

  张清看程墨十环倒有六七环靶心,赞道:“难怪武四哥说五郎进步很快。”

  程墨开始跟武空学习弓箭时,拿弓的姿势都不会,弓也拉不开。他的解释还是失忆,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盛夏团很多人都不信,他们六七岁开始练习骑射,哪怕忘了爹娘都不会忘了射箭的本能。可要说眼前的人不是程墨,又长得模样。因为这个,盛夏团很多人注意他的举动。

  程墨也知道武空等人起疑,可他前世没有接触过射箭,怎么可能会?只好搪塞过去,然后苦练。

  张清现在这么说,也就是相信他真的忘了。要不是以前会,怎么可能进步这么快?十环有六七环靶心,学射箭年的人也做不到。

  程墨朝他笑笑,又是箭射出。

  张清看了会儿,不耐烦了,道:“天色不早啦,我们走吧。”

  看日影,大概上午十点左右,西市要午时,即十点才开市。程墨双眼瞄准靶子,又是箭射出,道:“你打算去西市买什么?”

  张清手里把玩枝花儿,那是赵雨菲新种的花,把花儿旁边的叶子撕下来,随手丢了,道:“听说黄金堂的镇店之宝是把叫承影的古剑,只能在白昼和黑夜交错的时候才能看到剑,其他时候只有剑柄。这样把奇特的宝剑,怎么能不收入囊?武四哥没空,只能我们两人起去了。”

  黄金堂专营刀剑。他昨晚听到十大古剑之承影出现,兴奋得睡不着,要不是午时开市,他早就拉程墨走了。

  程墨对剑没有研究,看张清说起承影时小脸光,想必此剑很是不凡。时辰也差不多了,程墨收起弓箭,洗了个澡,换了衣服,道:“走吧。”

  两人并驾齐驱,很快来到西市。

  西市门口围了很多人,里三层外三层的,还有人朝这里赶。

  张清骑在马上看得清楚,西市高大的门楣旁边,立着个巨大的家具,四条长腿,间块四方型的精致木板,木板里进上面是雕花的小型屏风。这东西做工精致,朱红色的漆在阳光下闪着金光,整个儿透着高贵。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家具做什么用。

  张清完全被它吸引了,翻身下马走了过去,摸摸朱漆,摸摸雕花,自言自语:“这是什么?好漂亮啊。”

  旁边个掌柜模样的人拱手道:“贵人有所不知,这是官帽椅,是富贵人家家里的坐具。”说着手扬,两个小厮抬了把正常尺寸的官帽椅过来,放在张清面前,掌柜伸手做请:“贵人请试坐。”

  “富贵人家家里的坐具?”张清不乐意了:“怎么我从来没见过这个?”

  安国公府算得上富贵人家吧?府里可没有这家具,难道得比安国公府地位更高的人才配有这样的椅子吗?

  掌柜模样的人是程墨请来的,姓华,是货真价实的掌柜。华掌柜今年五十二岁,原在家珠宝店当掌柜,前些日子生了场大病,无良东家生怕他把病传染给其他人,给他笔钱,炒了他的鱿鱼。

  遇到程墨时,他大病初愈,为了治病,欠了屁股债。程墨聘了他,对他来说,简直是遇到贵人了。当然,现在程墨还没有店铺,不过,这也是迟早的事。

  华掌柜道:“小郎君想成为第个拥有官帽椅的贵人吗?”

  眼前的少年衣着华贵,跟东家并辔而来,定非富即贵。华掌柜在珠宝店四十几年,见惯了形形色色的顾客,惯会把握顾客的心理,句话,立即激起张清的好胜心。

  “这把椅子我要了。”张清豪气道,向骑在马上,在人群外做围观状的程墨招手:“五郎快来试试这官帽椅。”

  程墨微微笑,翻身下马,把缰绳丢给张清的随从,挤开人群走了进去。

  他挑了今天在西市展示官帽椅,并没有料到张清会和他块过来。个多月了,褚木匠共制作两把官帽椅,把是正常尺寸,把是加大码,全在这儿了。能不能哄动京城,就在今天。
  浏览阅读地址:/quanchenfengliu/2139971.html